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三十四章 火焰猿
    /s日pt>当艾辉和其他学员赶到的时候,师雪漫他们正在和一头血猿激战。{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艾辉看到地面巨大的天坑吓了一跳,等他看清楚场内的血猿,更是吃惊。

    眼前这头血猿和其他血兽,有着明显的区别。

    它浑身毛发并非血色,而是呈现出淡灰色,这是艾辉见到过的第一只毛发并非通体血红的血兽。身上的血纹也要小得多,每一处血纹大约巴掌大小,对于一头高度超过六米的血猿来说,非常小。暗红的血纹优美形似火焰,分布在他周身,总共九处。艾辉在剑典中见过类似的灵纹,和火焰相关。

    更令人吃惊的是,九道血纹的表面覆盖厚厚的毛发,血纹上生长的毛发和其他地方毛发有些区别,坚硬茂密,就像一簇钢针。

    护甲!

    艾辉脑海中闪过这两个字,心中凛然,血兽蜕变的速度快得惊人,它们就像每天都在进步。

    战况异常激烈,其他人都第一时间上前帮忙,桑芷君和姜维的弓箭手,已经射出第一波箭雨。

    艾辉没有贸然冲上去,而是仔细观察。他体内的情况复杂,刚刚找到办法,血肉残留的闪电还没有去除干净,随时有可能出现意外,上去等于找死。

    六米高的个头并没有让这头血猿动作蠢笨,它的动作奇快无比,跳跃如飞。

    它的双臂非常灵活,而且力大无穷。

    一位元修闪避不及,被它一拳扫中,令人心惊肉跳的骨碎声,让诸人为之色变。

    姜维他们射出的箭雨,把它笼罩在内。

    血猿怒吼一声,一掌拍向天空。红色的火焰从它的手掌冒出来,在空中化作一片火光涟漪。

    呼啸的箭雨一头撞上火光涟漪之上,顿时如同大风扫过稻草。七零八落。

    看到这一幕,艾辉脸色不由一变。

    刚才血猿那一掌火光……

    艾辉感受到熟悉的感觉。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血灵力?越发觉得有可能,他的脸色糟糕无比,之前的血兽,大多都是身体的蜕变。如今的血兽,已经开始朝更高阶的方向发展。

    从万生园,到血蚂蚁,再到血纹兽。再到九纹血兽,而如今的血猿虽然也是九纹,但是显然更强大。

    亲眼目睹血兽的蜕变过程,艾辉心中充满恐惧。如此短暂的时间,血兽已经如此强大。如果时间更长,它们会变成什么模样?

    神之血难道就不害怕有一天血兽蜕变到人类都无法战胜的地步吗?

    血猿越战越勇,它浑身的毛发刀剑难伤,快如闪电,力大无穷,所向披靡。松间城的元修们刚刚经历大范围的突破提升。大家正是信心满满之际,这头血猿的出现,就像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大家才知道他们是多么天真。

    师雪漫看上去异常的狼狈。

    血猿非常狡猾,不断跳动,实力稍弱的元修,根本无法挡住它的攻击。连续出现伤亡,师雪漫就不得不出手相救。

    她的法势大力沉,和血猿硬拼不落下风,但是元力的消耗,便急剧提升。

    血猿一身铜皮铁骨,普通的攻击对它而言完全是挠痒。无法对它构成威胁。端木黄昏的【青花】落在它身上,没有任何作用。它亦知道师雪漫是场内对它威胁最大的敌人。对端木黄昏视而不理,全力对付师雪漫。不断硬碰硬,消耗师雪漫的元力。

    没有弱点!

    艾辉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他瞪大眼睛,绞尽脑汁寻找办法。

    如此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整个松间城,不断有光芒升空,那是拥有云翼的元修,从四面八方朝这边飞来。

    而罪魁祸首的田宽藏在暗处,看着这头血猿,他目光也忍不住闪过一丝炽热。

    可惜自己没有学会役兽诀,否则这头火焰猿,真是好打手!

    利用沙虫坍塌出地道是他计划之内,但是这头火焰猿却是意外之喜。形似火焰的血纹,是火焰纹,蕴含着火焰的力量,这是激发血脉的特征。

    激发血脉是血灵力的妙用之一。

    只不过如今野兽体内的血脉已经非常稀薄,哪怕血灵力能够极大挖掘鲜血内的力量,但是激发血脉的血兽也非常稀少。

    他记得那个疯女人身边有一头青狼,就是激发血脉的血兽。眼前的这头火焰猿的远古先祖,一定拥有强大的操控火焰的力量。

    激发血脉的血兽,有着更加广阔的成长空间,悉心培养,战力极为惊人。

    这个阶段的血兽,已经开始有一些古代灵兽的特征。比如毛发,在血灵力不断淬炼滋养之下,坚硬若铁。修真世界的高阶灵兽,甚至能够硬挡飞剑而不伤。

    田宽对组织充满敬畏,创造血灵力的人实在太伟大!

    容易消散的灵力,和血液结合,却变得如此稳定。田宽甚至觉得,如果千年以后,血灵力不断发展,会不会重新回归修真世界?

    一想及此,心神不由大为激荡。

    开创全新世界,此等伟业,能够参与其中,是何等荣幸。

    元力,注定成为过时的玩意!

    就像腐朽的五行天一样,注定要灭亡!

    田宽不自主攥紧拳头,感受到体内血气翻腾,才强自克制情绪,平静下来。体内的那一丝金元力异常顽固,他体内的血灵力竟然无法吞噬。

    想到那个悍勇异常的汉子,田宽的脸色阴沉下来。

    从这缕元力来看,如果那人没死,只怕很快便会突破,也许以后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不过想到此人的双臂已废,田宽心中稍安。

    就在此时,前来支援的元修已经抵达,看到天空的城主和院长,大家不由松一口气。

    院长看到血猿,不由脸色微变。

    王贞经验更加老到。没有一丝迟疑,便加入战斗。长啸连绵不绝,背后云翼一展。王贞身形陡然拔高,飞到百米高空。身形陡然反转,向下俯冲!

    借着冲势,一刀斩下!

    耀眼的刀光就像银色飞瀑,从天空飞流直下,肃杀之意就冰原之风散开。

    师雪漫毫不犹豫抽身急退,她心中暗自骇然,她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王贞之名。

    谁能想到如此凌厉的刀芒竟然出自一位辎重老兵之手!

    暗处的田宽脸色大变,他死死瞪着这道飞流直下的刀芒。心中惊骇绝伦。

    他现在心中充满庆幸自己足够谨慎。松间城这样的小地方,藏龙卧虎,一个比一个猛。这道刀芒,就像自己体内的那道元力,已经触碰到一丝更高境界的边缘。

    黎明血战的一个幸存辎重老兵,竟然能挥出如此可怕的一刀!

    五行天高手会有多少?

    他第一次发现,五行天比他想象得更加强大。

    被锁定的血猿,眼中第一次露出恐惧之色。但是从天而降的刀光,已经牢牢罩住它,它绝无逃脱的可能。

    生死关头。血猿也被记起凶性,浑身陡然冒出一层薄薄的火焰,晶莹的眼睛内化作一片火海。

    凶厉之气。席卷四方。

    血猿怒吼一声,一拳朝天空刀芒轰去。

    斗大的火焰拳芒轰然迎向银瀑刀光。

    轰!

    火焰爆裂,无数火光倒卷,刀芒银瀑也被炸成无数碎芒,向四周****。

    火焰洒落地面,到处被点,飞溅的刀芒,把地面射得千疮百孔。

    地面的血猿昂扬而立,周身无数伤痕。火焰黯淡。天空的王贞,眉发烧焦。手上的刀就像刚从火炉中取出,烧得通红。但是王贞浑然未觉。依然牢牢紧握刀柄。

    血猿猛地一踏地面,身形陡然消失。

    下一刻凭空出现在王贞身后,手掌抓向王贞。

    血猿的速度奇快,这一抓同样势大力沉,倘若被抓实,王贞肯定要被捏碎。

    就在此时,一个彩色的气泡,出现在血猿的手掌前。

    血猿的手掌抓破气泡,它的眼睛陡然变得恍惚,瞬间又回过神来。但是就这么片刻的分神,王贞就闪出几丈开外。

    却是院长及时出手,他知道王贞的刀法大开大合,需要足够的空间蓄势,这样的近身反而异常危险。

    院长和城主联手,和血猿激战成一团。

    师雪漫等人松一口气,血猿的凶悍,他们感受更加深刻。

    但是没有等他们休息,有人惊呼:“血兽!”

    所有人的心顿时为之一紧。

    天坑地底传来轰隆巨响,每个人的脸色不由大变。血猿的强悍,对大家造成的冲击实在太强烈,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

    就在大家一片慌乱的时候,忽然有个声音在大喊:“从天空攻击天坑!”

    大家的目光不由看向说话者。

    “艾辉!”

    “雷霆剑辉!”

    “他就是雷霆剑辉啊,好年轻!”

    ……

    艾辉哭笑不得,这个时候这些家伙居然讨论这个。他顾不得其他,挥舞手臂大喊:“俯冲攻击!俯冲攻击!天坑!”

    刚才城主的那一刀给了他灵感。

    他在蛮荒猎取荒兽的时候,见过元修俯冲攻击,威力惊人!但是一般对于非常灵活的目标收效甚微,但是对固定目标,却是效果绝佳。

    地面的天坑,反而局限了血兽逃逸,和固定目标没什么区别。

    天空元修们反应过来,大家对视一眼,开始整队。

    “年轻了点,但是脑子没得说,果然不愧是雷霆剑辉啊。”

    “要不然怎么是我们松间城的艾白衣呢?”

    “我觉得他比叶白衣更有前途。”

    “来点向我们的雷霆剑辉致敬!”

    “雷霆怎么样?”

    “哈哈哈好!”

    ……

    云翼全力催动散发的光芒,在夜晚异常明亮。

    一个个光点拖曳出长长的光尾,连绵不断,汇集成一片,他们不断急速升高,就像风暴推动的巨浪,在迅速爬高。当光点汇集的巨浪爬升到最高点,轰然倾泻而下。

    “雷霆!”有人扯着嗓子干嚎。

    很快有人响应,“雷霆”声此起彼伏。

    俯冲的速度和吹得眼睛都快睁不开的狂风,让他们的战意飙升,此起彼伏的“雷霆”也越来越整齐,很快演变成更加急促有力的单字。

    “雷!雷!雷!”

    每一次齐声怒吼,就像一道重锤狠狠砸在空中。

    “雷雷雷!”

    他们就像着魔了一样,所有的畏惧一扫而空,烈火烧过胸膛,所有压抑的愤怒和对生命的渴望像烈火一样注入一声声怒吼中。

    天空在无数怒吼和云翼颤动的啸音中颤抖。

    蕴含无尽仇恨和希望的攻击,汇集成光的洪流,瞬间淹没天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