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沙虫
    突然的求援,让大家大吃一惊。…,

    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松间城对血兽的了解逐渐增多,和血兽的战斗也变得更加有技巧。凶残危险的血兽,正在逐渐失去它们的优势。大家开始学会如何分割开血兽,如何协同作战,如果寻找血兽的弱点。

    人类擅长学习和总结的特点,在松间城体现得淋漓尽致。每一种血兽的弱点被找到之后,城主府会迅速全城公布。人们找到办法对付飞溅的毒血,伤亡在迅速降低。

    血兽体内的血晶,也让人们看到了抗争的馈赠,不断有元修因为使用血晶而实力暴涨。再蠢笨的人也明白,越强大的人,活下来的可能性越大。

    松间城的状况在朝着稳定的方向发展。

    一大批的元修们实力暴涨,这也让他们越来越游刃有余对付血兽,很少出现紧急求援的信号。哪怕遇到比较厉害的血兽,大家会呼叫附近的同伴支援,实施狼群战术。

    现在甚至有些胆子大的元修开始主动布置诱饵和陷阱,希望能够猎取血晶。

    但是求援和紧急求援有着非常大的差别,紧急求援只会出现在非常危急的时刻。发出紧急求援就意味着场面已经失控,十万火急。

    师雪漫没有半犹豫,手中云枪一提,宛如星辰的眸子坚定无比,她沉声道:“谁还有力气?”

    学员们纷纷站出来,师雪漫在队内非常有威信,每个人都在战斗中被她帮助过,或者被她救过命,当她出声,所有人都响应。

    “我!”

    “加我一个!”

    ……

    师雪漫没有拖泥带水,连续点了十多个人:“你们跟我走,其他人留守。注意警戒。”

    被选中者走到师雪漫身边,大家神情沉着镇定,没有半点慌乱。

    姜维则在一旁迅速安排警戒岗哨。

    师雪漫转过脸,冷冰冰对艾辉道:“好好养伤。”

    她深深看了艾辉一眼,带着学员们转身离去,身形如电,消失在黑暗中。

    艾辉怔怔地看着师雪漫雷厉风行的背影,师雪漫展现出的干练,让他有些意外。回想起血灾刚刚爆发时的师雪漫,现在就像换了一个人。

    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艾辉哑然是失笑,谁的变化不大呢?

    就连胖子现在都知道认真修炼!

    和师雪漫随行的还有端木黄昏,他很放心。端木黄昏、师雪漫这样的天才少年,在境界不够的时候,他们的战斗就可以媲美一般的元修。而如今他们境界大幅度提升,实力提升之大,远超过一般的元修。

    在五行天,强者的作用永远不是堆积人数可以实现。就好比现在的松间城,所有的元修加起来。都不如一位战斗类大师发挥的作用大。

    这是人们为什么对艾辉身上寄予厚望。

    不光是艾辉放心,其他学员也非常放心,大家都各忙各的。有的在修炼,有的在思考。也有三五成群讨论,还有彼此切磋的,大家已经开始像个老手一样习惯战斗。

    艾辉也在思考如何解决自身的“残留问题”。

    师雪漫和端木黄昏一行赶到现场时,已经有不少元修抵达。

    “这是我们上次猎杀血纹蚯蚓的地方。”学员中有人道。

    但是大家却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大家的目光落在场内,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坚硬的地面现在就像淤泥流沙一般,一个巨大的流沙漩涡。在缓缓流动,里面隐隐可见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周围废墟的碎石不断被卷入其中,但是不断被绞碎,越来越小,直至变成砂砾。

    流沙漩涡直径超过一百米,如此巨大的漩涡,带来的冲击和震撼无比强烈。

    更令人震惊的是,它在不断吞噬周围的地面,流沙漩涡在不断的增加。

    其他赶来的元修,也目瞪口呆,满脸骇然。

    师雪漫反应过来,扬声问:“谁发的信号?”

    “是我们。”

    几名元修认出师雪漫,连忙过来汇报。

    院甲一号队是如今松间城最强大的小队,几位主要人物无人不识。

    师雪漫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我们听到伏地伞铃的警报声,便赶过来。就发现洞里面好像有东西,我们就对里面攻击,但是没有什么用。然后我们可就看到地面变软,变得像面团,后来开始有漩涡。当时漩涡很小……”

    师雪漫毫不犹豫打断问:“多大?”

    “大概直径只有二十米。”元修们脸上残留这惊恐:“我们对漩涡攻击,但是没有任何用处。漩涡不断扩大,速度很快,我们没有办法,就马上发动紧急求援信号。”

    “从二十米到现在,总共多长时间?”师雪漫细心地问。

    “十多分钟。”

    师雪漫心中安静,十多分钟便从二十米扩展到一百米,而且现在还没有半点停止的迹象。她的目光紧紧盯着旋转的砂石漩涡,仿佛要看穿里面到底什么。

    忽然,她注意到,好像有东西在里面游动,体积不大。

    她转过脸问端木黄昏:“有没有办法抓一只出来?”

    端木黄昏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的面色凝重,旋转的流沙漩涡,他感受到非常厚重的土元力。他也很好奇里面游动的小东西是什么。

    十指像鲜花绽放,一连串的残影定格在空中,带着难言的律动。

    流沙漩涡上方,忽然一道青色缠枝凭空出现,闪电般没入漩涡之中。

    青花缠枝蓦地拉紧,绷得笔直。就在大家担心青花缠枝要被拉断的时候,青花缠枝收紧,哗啦一声,一个缠得死死的小虫子被拉起来,身体在空中不断挣扎。

    当看清楚小虫子,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沙虫!”

    沙虫约巴掌大小,扁平的身体由许多节肢构成。这使得它的身体能够随意扭曲。沙虫是一种可怕的群居生物。它们扁平的身体非常坚硬,就像钢铁打造的弹簧片,能够以惊人的频率震动。当数万只或者更多的沙虫一起震动,地面就会不断碎裂,直至粉碎成极为细小的沙尘。

    在沙子中,它们能够灵活地游动。

    沙虫是可怕的捕食者,它们的捕食方式和其他的野兽完全不同。它们成片成片沙化土壤、岩石,沙化区域内所有的一切,无论是植物还是野兽,都会成为它们的食物。

    这些沙虫的身体呈现暗红色。感染血毒的特征。

    可是,沙虫一般很少出现在地面,因为它们不喜欢光。它们的捕食区域大多是地底,那里的食物虽然没有地面丰富,但是没有让它们讨厌的光。

    师雪漫的脸色很糟糕,如果说沙虫什么时候可能出现,那就是晚上。

    现在正好是晚上。

    地面的流沙漩涡在不断扩大,现在的直径,已经超过六十米。

    被青花缠枝缠住的沙虫发出吱吱的叫声。缓缓转动的沙漩涡陡然****一道沙流,就像吐出的沙舌,速度奇快无比,精准击中半空中被缠住的沙虫。

    端木黄昏身体一震。青花缠枝崩断,沙虫消失不见。

    大家忍不住再次倒抽一口冷气,露出骇然之色。

    沙虫是控土的高手,它们数量庞大。在流沙中没有什么生物能够威胁到它们。这也是为什么大家看到沙虫的时候,脸色奇差无比。

    看到流沙漩涡不断增大,大家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缓缓流动的流沙是沙虫最好的保护层。想要击穿厚厚的流沙,对沙虫构成威胁,非常困难。

    师雪漫心中充满不安,沙虫来得实在有点太蹊跷,沙虫生活在两千米以下的地底深处,很少会出现在地面。

    在这节骨眼上,却出现在松间城,实在有点太凑巧。

    师雪漫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就是觉得不安。

    必须马上制止沙虫,否则的话,整个松间城都有可能会沦为流沙,到时候大家可无处可躲。

    在自然界,沙虫几乎没有什么天敌,但是这绝对不包括人类。对于这种可怕的生物,人类怎么会没有研究?地底有许多的资源,而沙虫几乎吞噬一切,在元修眼中绝对是属于有害的虫子。

    师家也有这方面的记载,而师雪漫恰好记得。

    她手中的云染天陡然散作一团云雾,漂浮在流沙漩涡上空,天空的云气受到吸引,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转眼间,流沙上的云雾就变得沉甸甸,就像吸饱了水的棉花。

    越来越多的云气没入云雾。

    哗啦哗啦。

    水流从云雾中倾泻而下,就像瀑布。

    水流进流沙之中,流沙被打湿,变成淤泥,转动的速度立即变慢。

    沙虫察觉到危险,疯狂震动,但是无论它们怎么震动,除了在淤泥上产生无数波纹,依然无法阻止水流倾泻,反而加快水在沙子中的渗透。

    师雪漫记得很清楚,沙虫不喜欢水,它们喜欢干燥。

    源源不断的水汽汇集,变成水,流入流沙漩涡之中,不对,现在已经是泥潭。

    在流沙中灵动无比的沙虫,在淤泥中无所适从,更致命的是它们难以呼吸。很快,不断有沙虫窒息而死,沙虫们开始惊慌地朝地底深处逃命。

    但是它们震动的身体,让水流几乎跟着它们朝地底渗透。干燥的沙子,迅速变成淤泥,变得更稀更软。

    大泥潭周围响起众人的欢呼声,谁也没有想到可怕的沙虫,竟然这么轻易被杀死。

    所有人看向师雪漫的目光都充满崇拜。

    但是他们惊讶地发现,师雪漫脸色一片煞白,眼中流露出恐惧。(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