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八章 田宽在行动
    夜色中,田宽就像一道鬼影,沿着废墟中的阴影蛇形前进。≥≥,

    上次在艾辉身上的失利,让他意识到自己太轻敌。那个少年,哦,叫做艾辉,比自己想象得更加强大。简单粗暴的方式,是很难战胜这样的强大敌人。

    田宽从来不避讳自己的失误,总结自己的错误,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而应该值得庆祝。死人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能够从那么惨烈的厮杀和竞争中活到最后,怎么可能是个无脑之辈?

    厮杀从来是勇气、实力和智慧的对抗,当战斗的数量增多,这些特征会更加明显。

    反省和思考,这两天田宽没有片刻中断。

    通过严海,他对松间城的情报了如指掌,他对艾辉更加重视。

    师雪漫、端木黄昏这些天之骄子的光芒都被艾辉遮掩,他们甚至直接服从艾辉的命令。得知这一点的田宽非常震惊,尤其是得知艾辉身世来历,苦力出身,感应场一年级生等等。

    作为五行天的死敌,神之血对五行天的研究非常深刻。

    新民和世家之间的矛盾早就渗透进五行天的各个角落,就连十三部都无法避免。有的战部遵循传统,非世家子弟不能担任部首,而另外一些战部却恰恰相反,担任部首者都是新民。

    没有背景的新民,能够领导师雪漫和端木黄昏这样的天之骄子,完全违背常识。世家的骄傲,让他们可以接受有本事的新民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却无法接受对方成为自己的上司。

    田宽对艾辉更加重视,这件事也更加说明了艾辉的强大,艾辉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少年。

    冷静下来的田宽,很快找到办法。他完全没有必要直接和艾辉对抗,这样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天才的对手是难以预测的。他们往往能在常人视作绝境之时爆发,从而扭转战局。

    和艾辉此类的天才战斗,直接的拼杀是下下策。

    田宽有足够的帮手。

    松间城的布防在他眼中是漏洞百出。和严海这样的外围人员不同,身为神之血悉心培养出来的种子,他们有很多的长老。这些长老总结五行天的各个方面,比起研究新民和世家矛盾之类的长老,研究五府八宫修炼体系、城市布防的长老更多,毕竟这些东西是会直接用于战斗。

    长老们的研究成果,全都灌输给他们,他们各有精专。

    长老制是五行天的传统。却被神之血复制,用来对付五行天,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田宽精通城市布防,在王贞等人看来坚不可摧的城门,在他眼中和豆腐渣没什么区别。如果他想破开城防,非常容易。谨慎的田宽没有那么做,上次破开城门很有可能已经在敌人心中引起警惕,如果城内再出现人为破坏的痕迹,王贞一定会意识到城内潜伏了敌人。

    黎明血战的幸存老兵。田宽一点都不敢小看。

    城内的力量也比之前大有提高,随着入城的血兽被不断捕杀,大量的血晶被元修获得,松间城最精锐的一批元修因此实力暴涨。

    田宽没有想到。血晶竟然可以用于元修提高实力,而且效果还如此明显。据说血晶的这个功效也是院甲一号队的贡献。不知道身为院甲一号队的队长,艾辉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不断的研究之下,田宽惊讶地发现。松间城能够保持现在的完好,和艾辉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田宽更加小心。

    好在松间城的漏洞实在太多,田宽很快就找到新的目标。那就是地下。松间城的地底早已经千疮百孔,第一波进攻的血蚂蚁,再到后来的血纹蚯蚓,都已经把松间城地底的封石破坏殆尽,而且留下了许多的孔洞。

    田宽的目标就是这些与城外连通的孔洞。

    他来到一处空无一人的废墟,一处幽深不见底的大洞清晰可见。这是艾辉他们战胜的九纹蚯蚓留下的大洞。

    田宽立即注意到洞口旁的那棵伏地伞铃。

    伏地伞铃是一种常用的警戒植物,植株低矮,像一把打开的伞趴在地上,伞尖位置长有一颗不起眼的示警铃花。伏地伞铃灰黄的颜色和石头相近,混在废墟中非常不起眼,但是田宽还是一眼便认出来。

    伏地伞铃能够释放一种类似蝙蝠超声波的无形波动,非常微弱,别的生物很难察觉。当有生物进入它的波动范围,就会引起它的警觉,伞尖的示警铃花就会发出急促的铃声。

    田宽收敛身上气息,脸色透着诡异的苍白,唯独瞳孔中央有一抹血色。他的体温立即变得冰冷,心跳的速度接近停止,他身上的生机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落在伏地伞铃旁,伏地伞铃没有半点动静。这就是伏地伞铃的弱点,它的无形波动只能对生物起作用,对没有生命的物体没有任何用处。

    他谨慎地四下张望,没有发现人影。

    如今城内早就没有人值守地洞,因为地洞的数量实在太多,大多动用伏地伞铃这类植物示警,或者经过专门改装强化的沙偶,日夜看守。沙偶不知道疲倦,执行这样的任务再合适不过。

    战斗的持续,松间城伤亡在不断攀升,但是幸存的元修们也在不断进步。

    没有什么比一条条陨落的生命缔造的教训更加深刻。

    远处的战斗声遥遥传来,城内的血兽还没有彻底肃清,战斗一直在持续。

    田宽取出一包早就准备好饵料,这是他精心配制而成,他从怀中取出一颗血晶,眼中闪过一丝肉痛,但是还是把血晶包在饵料之中,一起丢进深不见底的大洞。

    看了一下手腕的向日小葵,十二片花瓣,只有两片是黄色,其他十片花瓣都是绿色。

    凌晨两点。

    田宽一点都不排斥使用五行天的物品,五行天已经把他们的元力体系渗透进生活的各个角落,制造出许多实用之物。光是用来计算时间的物品就多如牛毛,翡翠森的向日小葵便宜轻巧好戴,黄沙角的微尘沙漏精确无比,火燎原的火山时樽每到准点都可以喷发出各种奇妙美丽的幻象,银雾海的银雾钟塔号称能够在任何严苛的环境下分毫不差,彩云乡的过眼云笺不仅可以吸附在身体任何部位,还能显示时间、记录心得等等。

    包括组织的长老们,也早就习惯使用五行天的各种物品。

    田宽觉得五行天的这些行为实在有点本末倒置。这些东西再精巧,也只是日常使用。只要力量足够强大,大可以把这些东西全都抢过来。

    组织把绝大多数力量全都投入在提高血修上,实力强大才是根本。

    等天亮,松间城就能享受一顿大餐。

    田宽没有半点停留,消失在夜色中。

    兵锋道场。

    整整十二个小时过去,艾辉依然没有停止下来,他就像沙偶一样不知疲倦。

    休息完毕的学员们,都三三两两远远观摩着艾辉的修炼。大家眼中充满好奇和敬佩,十二个小时,艾辉没有半刻休息。

    雷霆剑辉和艾白衣的说法,也同样是队内最热的话题,他们每个人都深感与有荣焉。

    实力的提高和战斗经验的增加,这些稚嫩的学员们如今看上去要沉稳许多。他们一边观摩一边低声讨论,交流着彼此的战斗心得。

    “他在进步,速度很快。”

    忽然一个声音从师雪漫身后传来,是端木黄昏。

    师雪漫头也不回道:“你进步也不小。”

    现在她已经不会把端木黄昏当做需要照顾的黄昏弟。完成小圆满的端木黄昏,超出所有人的预料。除了艾辉,端木黄昏进步之大,甚至让师雪漫都感到压力。

    现在端木黄昏已经是队伍中,除了艾辉、师雪漫之后的第三高手。

    小圆满是成为元修的分水岭,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旦形成八宫小圆满,人和天地元力之间的隔阂就会被打破,大量的天地元力入体,淬炼身体,元修的身体会因此有着全面大幅度的提高。

    但是最大的改变,不是身体,而是元力修炼的效率大幅度提高。

    元修和天地元力之间的亲和度会大幅度提高,吸纳元力的效率大增。

    元修也从此进入【内元】阶段,俗称【养八宫】。在这个阶段,元修的任务是借助数量大增的元力不断拓展扩大自己的八宫,使之储存更多的元力。

    而随着八宫不断壮大,逐渐融为一体,元修的身体基本都呈现元力化,这个时候就是炼宫化府的时候,从而踏入【外元】之境。

    端木黄昏的八宫壮大速度惊人,对元力敏感程度大幅度提升,对端木黄昏的【青花】帮助极大,他几乎每一天都在进步。

    比起端木黄昏的进步,师雪漫的进步没有那么快,她知道原因,并不着急。

    她是众人之中第一个恢复的,从一开始,她就在关注艾辉的状况,对他们这个队伍来说,艾辉的重要性配得上这样的关注。

    师雪漫的目光忽然一凝,身边的端木黄昏身体不自主挺直,其他人也发现这边的状况。

    连续挥动十二个小时之后,艾辉的剑招,终于开始发生变化。(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