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剑丸
    艾辉想到的办法虽然有点冒险,但并不复杂。

    体内的元力虽然受到剑胎残留波动的影响,演化成类似剑芒的元力剑。但是这些类似剑芒的,是不完整的形态。

    这种元力剑艾辉一点都不陌生,以前他修炼的元力就是类似的性质。不同的地方在于,以前有剑胎,跳动的剑胎就像心脏一样,引导着这些元力剑。

    在剑胎面前,这些元力剑驯服无比,可以完成各种精细的运转,而且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影响。

    艾辉对元力的控制,非常依赖剑胎,尤其是后期他的剑胎状态愈发强悍,不知不觉中,他更习惯于用剑胎状态来控制元力。

    如今剑胎爆裂破碎,他无法控制这些危险的元力剑,才是他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剑胎是控制元力剑的钥匙,如今钥匙没了,元力剑却变得更多。

    再造一个剑胎,已经不可能。

    他得到的剑胎修炼之法,本来就是个残篇。当时自己机缘巧合,种下剑胎的种子,他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许并不是坏事。剑胎能够成长到之前的地步,已经是意外之喜,今后该如何修炼,他茫然不知。

    剑胎爆裂导致短暂的境界提升,给艾辉带来的体验,是永久的。

    剑胎残留波动虽然会影响元力,但是到底已经很微弱。这些金元力,有着一部分剑的属性,但是仅仅只有一部分。

    艾辉的想法是,既然它们已经变成不完整的元力剑,那如果把它们改造成完整的元力剑呢?

    如果说,现在的艾辉有什么地方,比以前更强?那就是对剑的理解。

    对剑的理解是一个很广泛的层面,包括剑、剑术、剑招的元力运转等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艾辉现在自己就相当于以前的剑胎。

    当然。艾辉现在还无法做到剑胎那样,对所有和剑相关的东西都异常敏锐和强烈的本能。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拿元力剑没有什么办法。

    可是,如果这些元力剑更大一点?更像一把剑?形态更完整一点?

    自己会不会更好控制一点?

    之所以连艾辉也觉得这个想法很冒险,因为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

    八宫内的元力。都是没有赋予形态的纯粹元力。此类的元力非常容易控制,而且对身体没有伤害,元力还会不断渗透身体血肉,使身体变得更加强悍。血肉的淬炼,就是这个原理。

    而元力变化剑的形态越完整。就会越锋锐,越容易伤害自己,谁都想自己体内流淌的是像河水一样柔和的元力,而不是像锋利的刀剑。

    艾辉的担心就是这一点,这个方法会不会先伤到自己?

    五府八宫从来不是坚固牢靠的地方,一旦宫府受伤,那就和残废没什么区别。

    至于形态更完整的元力剑,无法催动或者很难控制,艾辉反倒是觉得这个问题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只要他手上有剑,他就有办法控制它们。这是艾辉现在最大的自信。

    这个方案是以前别人没有想过的,没有人可以给他指导。

    艾辉只犹豫了两分钟,便做出决定。

    如果换在血灾发生之前,他一定不会冒这个险。去向老师和师娘求助,去向院长求助,或者等待学识更渊博的高手给他指点,都比他自己冒险更安全。

    修炼从来不是小孩过家家,一旦失败了,很有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宫府受伤、身体残疾、性情大变。甚至丢掉性命,都不足为奇。

    有足够的时间,艾辉一定不会冒如此大的风险。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没有时间。

    他不是在和平安详的松间城。而是在血灾之中,他随时可能死亡。如果不能迅速恢复实力,他的处境会非常的危险。

    现在可不是他能够优哉游哉摸索探寻的时候,也许下一刻,一头血兽冲进来,他就横死当场。

    经历蛮荒的艾辉深知世事的残酷。越是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越是需要体现自己的价值。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才能活下来。

    失去力量的兽王,很快也会被族群驱逐。

    兽王尚且如此,何况自己这样的小人物?

    他知道楼兰会保护自己,胖子会保护自己,师雪漫会保护自己,可是大家都自身难保,一只厉害点的血兽可能就会让他们全军覆没。

    命运就是就一场赌博,手上筹码多的人,可以从容,可以慢条斯理,犯一次错对他们来说无伤大雅。但是对于筹码少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从容可言,除了把自己押上赌桌,别无他途。

    好在艾辉已经习惯了没有筹码的窘迫,习惯了所谓的选择,只不过是一种假象。

    从来没有选择可言。

    当生活和命运如此,那就如此,哀嚎和悲鸣除了让自己看上去更懦弱,换不来任何怜悯和帮助。人生是战场,每个人都迎着枪林箭雨,怕死者总是最先死,勇敢者爬过尸体前行。

    反正无法更糟。

    艾辉这么安慰自己,暂时他想不出比这更好的方案。也许会有什么问题或者后遗症,但是先让自己有点自保的力量再说。

    艾辉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丝不挂,风吹屁屁凉,没有半点安全感。

    他不再犹豫,手上的剑招开始变化,体内的元力剑也随着开始运转。按照以前修炼元力的办法,把元力引导进手中的长剑,然后再把它们导入自己的体内,加入周天运转。

    以前轻轻松松可以完成的动作,现在没有剑胎,难度陡然增加。

    过程并不算顺利,艾辉需要不断挥动手中的长剑,通过剑招来引导体内的元力剑。

    艾辉所有的心神全都在元力的运转上,他无比专注。手上的剑招磕磕碰碰,但他就像没有感觉到一样,磕磕碰碰却固执地施展下去。

    从长剑缓缓回流的元力剑,缓慢地沿着八宫进行周天运转。

    一个完整的周天下来,艾辉能够感觉到,体内的元力剑锋锐度,有细微的提升。虽然提升的程度很细微,但是却让艾辉大受鼓励,和自己的想法很吻合。

    体内的元力剑实在数量太多,参加周天运转的,只是其中的极小部分。

    但对艾辉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

    当第九个周天,艾辉终于感受到这些元力剑的变化巨大。它们也变得更加灵活滑溜,艾辉手中的长剑,就像磁石一样,对它们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艾辉发现,这些更加锋锐的元力剑,更好控制。艾辉心念一动,它们就会瞬间作出运转,速度比他以前的元力更快。

    然而他很快发现一个问题,这些元力剑太细小,他需要同时控制的数量实在太多,这给他心神带来的负荷非常大。

    或者自己需要把它们汇集成大一点的元力剑?这样就可以减少它们的数量?

    已经豁出去的艾辉想到就做。

    细如牛毛的元力剑不断汇集、融合,形成一道更粗大的元力剑。这道元力剑看上就像一把真正的剑,艾辉模仿的是青铜剑匣里面的短剑,这让它们看上去灵动异常。

    青铜剑匣也在长街之战中毁了。

    艾辉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元力剑更强大,意味着更危险。若是现在他突然停下来,艾辉怀疑自己体内会不会立即多了一个血窟窿?

    新的问题再次出现,元力剑如何才能储存在八宫中?

    神经高度紧绷的艾辉没有时间哀叹,他拼命想办法。尝试了几种办法,都没有太多的效果,元力剑滑溜异常,对剑异常的敏感。艾辉手中的长剑一个细微的动作,它可能就嗖地在艾辉体内转了半圈。

    艾辉用剑来控制体内的元力剑,比剑胎差远了。

    空荡荡的八宫,根本留不住元力剑。

    艾辉忽然想到师傅给他的剑丸。

    【弦月】和【落尘】两招,都是源自于此。

    艾辉读过很多的剑典,对剑丸有点了解。

    最早的剑丸,就是修真者把细长而且薄如蝉翼的软剑卷成一团,大小有如蜡丸,可以藏着身上或者体内,难以察觉,所以才称之为剑丸。

    这些元力剑如此不好控制,可不可把它们炼制成剑丸?

    艾辉这个时候已经早就没有半点顾及,继续尝试。

    剑术没落多年,很多人连剑丸听都没有听说过,更别说做剑丸,还是把自己的元力做成剑丸。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艾辉自己摸索。他只能从他读过的剑典内,寻找剑丸修炼之法,照着修炼肯定是不成的,却可以借鉴一下思路。

    当他把一道元力剑卷成剑丸,很快发现,剑丸太小,非常飘忽,不好控制。而且一道元力剑卷成的剑丸,非常不稳定。

    艾辉对剑的理解确实要比以前深很多,没多时便找到原因。

    当下也不气馁,从头开始。

    重新修炼更粗壮的元力剑,修炼出更多数量的元力剑。

    然后他控制这些元力剑,同时像一个点集中,就像一个漩涡,这些元力剑高速的旋转、压缩,逐渐形成一个浑圆的剑丸。

    剑丸静静悬浮在艾辉的左手宫,滴溜溜地转动。

    空荡荡的左手宫,剑丸小的可怜,但是艾辉的嘴角,不由绽放一丝笑容。

    他觉自己找对了方法。(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