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各种残留
    “阿辉会变成什么样?会更厉害吗?”

    胖子看着刚刚灌下一整盆元力汤的艾辉,忍不住问楼兰。¢£¢£,

    “一定会的。”楼兰说得很肯定:“因为艾辉一直都有变得更厉害啊,不管什么时候。”

    师雪漫没有吭声,她的目光紧紧盯着艾辉。不光是她,大家全都盯着场内盘坐的艾辉,他们屏住呼吸,唯恐惊动了艾辉。艾辉的状态和他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如今的艾辉早就是队伍当之无愧的核心,他的状态好坏将直接决定了大家的生死。

    这一点都不夸张,在战场上稍微有一点的失误,就有可能导致生命的陨落。

    他们已经见过太多的死亡,松间院的学员,现在活下来的不知道有没有一半。院甲一号队的存活率在所有的队伍之中已经是非常高,但是如果长街之战没有艾辉一夫当关,他们只怕也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哪怕看艾辉再不顺眼的学员,此刻都是衷心拥戴艾辉。

    艾辉现在已经说不出话。

    灌入肚子里的元力汤,化作精纯的元力,游走在艾辉身体的每个部位。

    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元力汤化作丝丝缕缕的金元力,在他体内游走,金元力所特有的锋锐气息,刺激得他体内隐隐作痛。但是随着金元力不断的游走,它们被逐渐凝聚成剑芒的形状,锋锐的气息陡然提升数十倍,艾辉立即感受到什么叫做身如刀割。

    金元力的数量众多,形成的剑芒也数量众多,艾辉现在就感觉无数小剑在自己体内钻来钻去。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颤抖,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胖子有些紧张起来:“楼兰。这是什么情况?”

    楼兰也非常意外,他双目的黄光在不断的闪动,如果仔细看,会注意到楼兰眼中的黄光比以前更加明亮。

    “艾辉体内残留有一种很特殊的气息,它在把金元力变成像剑一样的特殊形态。除了这股独特的气息,还有很多电流。现在艾辉体内的情况很复杂,楼兰还没有想到好办法。艾辉加油!”

    艾辉如果听到楼兰所说,一定会对楼兰大家夸赞。

    楼兰看得完全正确,艾辉体内的剑胎虽然爆裂消亡,但是它所释放的精气神,还残留在艾辉体内。正是这些剑胎残留的无形波动,让在艾辉体内游走的金元力,变成一道道类似剑芒的形态。

    对艾辉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

    纯粹的金元力。艾辉可以把它们很容易吸收储存在八宫之中。形成剑芒之后,金元力就会变得更加稳定,也变得更加难以吸收。

    更麻烦的是,艾辉体内有大量残留的闪电。

    最后一招闪电版的【落尘】固然让艾辉赢得【雷霆剑辉】的名头,但是对他的身体也造成极大的破坏。大量的细微电流,充斥在艾辉血肉之中,这些细微的电流不时迸发,让艾辉的肌肉处于麻痹状态。

    这给艾辉控制身体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还好艾辉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任何超出能力的爆发都不会没有代价,比如剑胎破碎。比如电流入体。但是和死亡比起来,这些代价都不值一提。

    更何况眼下的处境虽然糟糕,但是在艾辉看来,却比他想象得要好许多。

    起码他的身体保持完整,没有缺胳膊少腿,五府八宫没有被破坏。还能完好的运转。这两点保持完好,其他的问题总能够想办法解决。

    元力剑流转,锋芒的气息刺激得艾辉体内的残余电流不时闪线,割裂的痛楚和电流特有的麻痹交织在一起。

    元力剑越来越多,楼兰熬制的元力汤效果惊人。充沛的金元力不断化作元力剑,元力剑在艾辉体内乱窜。

    怎么办?

    艾辉苦苦思索。

    很快,艾辉就决定了方案,首先不能让它们乱窜。锋锐、有破坏力从来不是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原因,锋锐、有破坏力而且混乱失控,才是伤害自己的原因。

    怎么才能把它们控制起来?

    艾辉想了想,既然是元力剑,那就用剑的那一套。以前的时候有剑胎,剑胎会自发帮他理顺所有和剑相关的元力,但是现在没有剑胎,并不意味着自己没有办法可想。

    长街之战,和剑相关的海量细节冲刷之下,艾辉对剑术的理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剑胎爆裂,精气神贯体之下的艾辉,更是短暂地攀升到他无法想象的高度。

    他就像一位学徒,短暂地大师附体,感受了一下更高境界。

    这并不能立马给他带来最直接的提高,但是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他看到更远的地方,看到更高境界的剑术,是什么模样。这些影响,会逐渐体现在他未来的修炼之中。

    而艾辉认为能够元力剑并非不能控制,就源于他对剑的理解。

    浑身不断颤抖脸色苍白如纸的艾辉忽然开口,沙哑低沉带着强烈痛楚的声音吐出一个字:“剑!”

    剑?

    大家一愣,师雪漫反应最快,右手在腰间闪电抹过,一道寒光飞向艾辉,冷冷道:“接住!”

    艾辉面容扭曲地扬起手掌,他不动还好,一动顿时体内有如刀割。他闭着眼睛,但是手掌却是准确接住师雪漫扔过来的剑。

    桑芷君嘴角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师雪漫擅长的是枪术,可没有佩剑的习惯,现在腰上竟然挂着佩剑。

    当艾辉的手掌触碰到剑柄的瞬间,扭曲痛楚的脸庞陡然变得安宁平和下来。

    如此奇异的一幕,看的大家大为惊讶。

    师雪漫面若冰山,看不出喜怒,目光却微微发亮。

    这就是艾辉的独特之处。

    他身上总是隐藏着某些特别之处,平时丝毫不显露,有的时候无赖,有的时候市侩,有的时候疏离,更多的时候是事不关己的懒得搭理。但是一旦发生危险,他的表现就会判若两人,必然峥嵘显露,不自主吸引所有的目光。

    这只是个小细节,但是却有着莫名的力量。

    剑一入手,艾辉的心便安定下来,体内躁动的元力剑,也变得安静许多。

    这把剑的无数细节就像潮水般从他心头淌过,材质、重心、锋锐度等等,在他心中纤毫毕现。

    艾辉注意到这一点,以前他可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这让他心中微微有些欣喜,看来自己不光付出代价,也大有收获啊。

    可惜不是龙脊火……

    这样的感慨不自主在他心头升起,龙脊火是到目前为止他用得最长,也是最顺手的剑。可惜龙脊火在最后一招的【落尘】中已经被彻底破坏。威力巨大的闪电,把龙脊火的剑身摧毁殆尽,唯一留下的是七颗菱晶。

    手中的长剑质地非常普通,是师雪漫是从一位死去的元修身上摘下的。

    不过,它总归是剑。

    艾辉的注意力集中在剑上,没有办法做到长街时那般神奇的状态,但是他明显感受到体力的元力剑微微一滞。

    有作用!

    艾辉强自按捺心中的欣喜,缓缓舞动手中的长剑。

    他的动作很慢,肌肉不受控制,让他看上去就像迟钝蠢笨的木偶,动作说不出的僵硬难看。

    艾辉没有管他,他专注地挥动长剑。

    体内的元力剑不自主随着他的剑招而变化,很快,越来越多的元力剑,开始跟随艾辉挥动的长剑而流转。

    果然猜得没错!

    艾辉心中大定,愈发认真地挥动长剑。

    元力剑是因为体内残留的剑胎波动影响元力所致,对于剑胎艾辉有着颇深的了解。剑胎对于和剑相关的任何东西,都有着极为直接的反应。艾辉就在想,那这些受残留剑胎波动影响汇集的元力剑,会不会保留剑胎的这个特性?

    现实印证了艾辉的猜测。

    随着剑招不断挥动,体内充沛的元力剑,不断汇集,就像密集的鱼群,虽然密集却非常有序。艾辉体内的痛楚立即大为消减。

    元力一遍遍的运转,艾辉很快就面临一个全新的难题,如何把这些元力导入八宫?

    元力剑虽然流转不休,但是经过八宫的时候,却丝毫不停留。

    一般而言,八宫对元力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元力会主动停留在八宫,只有通过特殊的运转方法,才能把它们从八宫中导引出来,形成招式。

    然而艾辉艾辉的情况截然相反。

    数量惊人的元力在他体内流转不休,却丝毫不在八宫中停留,八宫内空荡荡。元力一旦无法储存在八宫,很快就会散逸。

    艾辉知道,这都是他体内的元力已经被演化成剑芒形态所导致。八宫对于纯粹的元力,是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但是对这种已经被赋予形态的元力,却没有任何吸引力。

    可是,只要自己体内的剑胎残留波动没有消失,元力就会第一时间演化成元力剑。

    而如果没有元力充满,时间一长,八宫就会萎缩,甚至重新关闭,自己的境界会直线倒退。

    怎么办?

    艾辉一边挥动长剑,一边努力思索。

    他想到一个大胆的办法,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有效。

    只是这次,他罕见的有些犹豫,没有马上开始。

    这个办法有点冒险……

    *****************************************************************************************

    又到新的一月,各位大大的月票,快快砸过来呀!(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