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三章 剑胎爆裂
    剑光缠绕中的物体突然爆开,艾辉手中的剑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剑光浑然如墙,挡住爆炸的血肉。

    他周围一米范围内,干净如新。而在一米外,被爆炸的血肉喷得到处都是碎肉血点。

    如果艾辉的神智清醒,他一定会立即意识到有阴谋,但是此刻艾辉的心神全都专注于剑上,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事实上也没有时间给他思考。

    血兽突然变疯狂,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刚才血兽那股冲击的势头固然骇人,但是如今血兽却仿佛失去所有的理智,就像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刺激发狂。

    发狂的野兽都会攻击力暴增,发狂的血兽更加骇人。

    但是变故来得太突然,他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发狂的血兽轰然朝艾辉冲去。血兽完全失去理智,它们在相互践踏冲撞,转眼间就有一半的血兽浑身带伤。但是这依然无法阻止它们不顾一切地朝艾辉冲去。

    艾辉……

    刚才胜利的欣喜瞬间烟消云散,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糟糕无比,满脸的惊恐。

    天空盘旋的九纹血隼发出尖厉的长啸,双翅一展,就像红色的怒矢,从天空向艾辉****而去。可怕的速度,让尖啸也变得异常尖锐。

    艾辉周围被血兽淹没。

    之前的时候,随着元力的大量消耗,血兽变得稀疏导致的威胁降低,艾辉的剑胎跳动正在逐渐衰减。但是当这波发狂的血兽蜂拥而至,好几只血兽同时进入艾辉周身一米,剑胎仿佛受到威胁,开始疯狂跳动。

    艾辉手上的动作随着剑胎跳动的加快而加快。

    任何血兽进入他周围一米的范围,迎来的都是一道一闪而逝的致命剑光。艾辉就像他的剑,没有任何情感,同样没有半点害怕。

    转眼间,他周围血兽的尸体就堆积如山。

    但是血兽的数量不减反增,剑胎跳动的频率也在不断提升。越跳越快。

    咚咚咚!

    艾辉就像机器一样,出剑越来越快,剑光就像一道道闪电,在空中交织纵横。剑光消逝的速度跟不上艾辉出剑的速度。艾辉周围的剑光越来越浓郁,耀眼的剑光汇集成浮动的光影。

    但是即使如此,艾辉的控制范围依然在不断被压迫。

    不到十秒,艾辉手中龙脊火的控制范围,已经被压缩到只有半米。就是十秒的功夫倒下的血兽不知凡几。艾辉就像一架效率惊人的收割机械,疯狂收割着生命。

    然而他的控制范围,或者说剑的范围,或者说是剑胎的控制范围,依然在一点一点被压迫。

    汹涌凛冽的剑光,挡不住这些发狂的血兽,它们失去对死亡的畏惧。

    剑胎的跳动频率不断提高,它就像被逼到绝境的野兽,同样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艾辉手中的剑光陡然暴涨,把控制范围往外推了十厘米。

    但是转眼间。剑光又被压制得往内收缩。

    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被压缩,半米、四十厘米、三十厘米……

    当剑光被压缩到只有三十厘米时,越跳越快的剑胎,就像承受不住的琴弦,陡然断裂!

    轰!

    剑胎陡然爆裂,一道无形的风暴,冲刷艾辉身体的每个部分。

    艾辉专注在剑身的心神,一下子被扯了回来。

    艾辉感觉就像做了一个漫长而离奇的梦,突然梦醒了。

    他满脸茫然……

    几乎快贴到他脸上的血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他能够清晰地看到森森白牙上残留的血迹,恶心的口水从嘴角滴下,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

    身后不知道是什么血兽,粗重的呼吸就像小型龙卷风。喷得他脖子上,他浑身汗毛直竖。

    头顶尖厉的呼啸风声,光听那声音,艾辉的心就哆嗦,难道有谁在上面往下投掷重标枪?

    艾辉一个激灵,心里就想骂娘。做了一个梦就变成这样?

    但是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甚至没有给他骂娘的时间,没有犹豫的时间,生死关头,艾辉无比冷静。

    体内的元力空空如也,唯独让他心中稍安的是手中龙脊火带来的莫名信心。

    现在能够反击的……

    还没有等他有任何动作,忽然体内一股无形的波动,充斥他身体的每个角落。

    轰!

    艾辉眼睛陡然变得异常明亮,他不知道自己的瞳孔变成凛冽的剑刃状,锋锐的气息让他的目光恍如实质,锐利如剑。他的头皮一阵发麻,感觉有一只无形之手,在有力地扯着他的头发。丝丝缕缕的剑气,从他身体皮肤的毛孔散逸开来。

    艾辉身上的衣服,瞬间多了无数针尖大小的细孔。

    怎么回事?

    锋锐的气息,冲天而起,就像一把绝世宝剑出鞘。

    冲到艾辉身边的血兽身体一僵,它们就像感觉有一把剑,抵在它们的喉咙、眉心、眼睛。

    轰隆,头顶天空雷声滚滚,无数厚实的乌云,从四面八方忽倏滚滚而至。厚实如铅无边无际的乌云内,银蛇乱舞,电走雷鸣,松间城头顶的天空立即便暗下来,有如夜晚。

    所有的变故,都发生在一瞬间。

    天空的异象惊动整个松间城,人们呆呆地看着天空几乎要轰然碾压而来的滚滚乌云,谁也没有见过眼下这般恍如末世的景象。那些在松间城四处乱跑的血兽,此刻四肢发软,瘫坐在地。

    这是什么情况?

    师雪漫他们呆呆地看着天空,那股冲天而起的气势,好像是从……是从艾辉那里爆发的……

    端木黄昏眼中的疯狂之色更加炽烈,自言自语语无伦次:“天生异象,必有妖孽!原来你这么厉害!哈哈哈,好好好,只有你这样的妖孽,才配做我端木黄昏的对手!哈哈哈……”

    没有人理他。

    师雪漫他们个个目瞪口呆,但是大家都有一种预感,要有什么惊人的事情发生。

    剑术吗?这世上有这么厉害的剑术吗?

    已经逃离长街的田宽就像施了定身法,过了足足两秒,他才动作迟缓地抬头。头顶的滚滚乌云仿佛触手可及,粗壮的闪电在乌云中若隐若现,就像银龙在游走穿梭,但是闪电绽放时流露的毁灭性气息,依然令人心悸神摇。

    闪电的威能,对所有的生物,都充满威慑力。

    实力稍差的血兽此刻都像一滩烂泥瘫在地上,屎尿齐流。

    为什么……

    怎么可能……

    田宽心神同样在战栗,他的目光中充满恐惧和不可置信,刚才自己对付的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家伙啊?

    艾辉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感受。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把剑,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剑的一部分。他觉得自己的心神,就像剑一样纯粹凝练,锋锐而无物可挡。他感觉自己随手一抓,空中的风、光、乌云中的闪电,都可为剑。

    但是他一点都不高兴,因为他的剑胎爆裂。

    剑胎是精气神所化,他花费了无数的努力和时间,还有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机遇,才让剑胎成长到现在这地步。

    现在,全都没有了。

    他体内充斥的波动,都是他长久蓄养凝结的精气神。

    他此刻的精气神处在最巅峰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强大,哪怕体内的元力空荡荡,对他而言依然没有任何问题。专注于剑的那段时间,海量的细节冲刷之下,他对剑的理解,剑术的理解,元力的理解,都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艾辉仰着脸,看着头顶滚滚乌云和雷霆,这样的异象只会出现在剑胎突破和破灭的时候。

    大概是因为都是剑胎最耀眼的时刻吧。

    艾辉仔细感受着一切,感受着每个细节,这是剑胎留给他最后的财富。爆裂的剑胎释放了所有的精气神,从某种意义来说,同样实现了更高境界的精气神贯体,那是剑胎的更高境界。

    虽然眼下的状态很短暂,但是却能让艾辉一窥其中的奥妙。哪怕一点感悟,对艾辉都是极大的帮助。

    艾辉感受到大量平时感受不到的细节。

    比如手中的龙脊火和乌云中的闪电有着微妙的呼应。

    时间快到了,艾辉心中无声叹息,他心情很复杂,剑胎是他进入蛮荒为了生存的自救。在他三年的蛮荒岁月,剑胎发挥了无以伦比重要的作用,没有剑胎他根本不可能活着出来。

    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吗?

    艾辉心中莫名有些伤感,仿佛感受到他心中的伤感,手中的龙脊火悲鸣。

    听到剑鸣,艾辉哑然失笑,自己竟然这么多愁善感。

    既然别离,那就用最华丽的姿态来告别吧!

    艾辉蓦地高高举起手中的龙脊火。

    轰隆!

    粗壮耀眼的闪电,从乌云中落下,击中龙脊火。

    龙脊火无法承受如此惊人的闪电,它的外表就像蜡烛一样融化,唯独七颗菱晶在在闪电中巍然不动,无数闪电缠绕着它们,艾辉手中就像举着一把闪电之剑。

    明明脚踏大地,却如飞翔在天空。

    汹涌的闪电从剑身没入艾辉的身体,被他顺势导入双手宫和地宫。呼吸此刻分明得就像蘸满墨汁的毛笔在雪白的宣纸上游走,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像最精细的机械,注入了闪电之后,轰然运转。

    师傅肯定想不到自己会用闪电来运转剑丸三招……

    一剑落下,无数闪电从乌云中轰然落下。

    尘归尘,土归土。

    【落尘】!(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