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对称也是一种美
    刚才那是什么?

    田宽差点去揉自己的眼睛,以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是最后一丝理智让他没有做出这么丢脸的动作。{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頂點小說,

    可是心中的疑惑并未因此有半点减轻,刚才那是什么?

    突然张开的大嘴,像是沙子构成的,难道是……沙偶?

    它是什么时候潜伏的?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而且它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接下来的动作?

    眼前除了密密麻麻的血兽背影,他找不到半点沙偶的踪影。

    还有……为什么会有沙偶?

    田宽忍不住再朝正在战斗的艾辉望去,浓郁的金元力散发着其独有的锋锐气息,田宽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金修带沙偶战斗?这太可笑了……

    还是有土修藏在暗处?

    田宽警惕地四下张望,但是没有任何发现。他的感知非常敏锐,假如有人藏在暗处,他一定能够发现。

    但是想到刚才自己对沙偶的一无所觉,他的信心又有些动摇。他和沙偶打过不少交道,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沙偶呢?

    入目所见全都是血兽,他的探知范围内,依然没有半点沙偶的气息。真是奇怪!田宽觉得很纳闷,之前没有察觉,现在也找不到,难道对方会隐身?

    迷你楼兰们并不知道田宽正在找他们。

    他们现在围着那团奇异的血肉,把它包裹得严严实实。每个迷你小楼兰眼睛的黄光都在急速的闪动,这团血肉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蕴含奇异神之血的血肉。

    因为研究血晶的缘故,楼兰对神之血同样有着深刻的研究。眼前这团血肉,却和他们之前见过的任何血兽都不相同。

    包裹在血肉外层的血灵力,很快就被迷你楼兰吸收殆尽。

    把血肉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迷你楼兰们身上,很快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田宽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明白为什么自己找不到楼兰。

    因为迷你楼兰们模拟的赫然正是刚才包裹血肉的血灵力。那是田宽从无数次受伤中感悟出来的血灵力。能够封锁和掩盖自己的气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种技巧,被田宽命名为【无影】,这一招不仅仅可以掩盖他血肉散发的气息,还能够遮掩他的气息,让他躲过敌人的搜寻。

    吸收了这种血灵力,迷你楼兰们迅速破解了【无影】的奥妙。

    【无影】把迷你楼兰们和血肉彻底于外界隔开,田宽怎么也找不到,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无影】会被人学去。更没有想过该如何破解自己的【无影】。

    在之前的时候,由于楼兰被分解成无数个迷你小楼兰,每个迷你小楼兰的气息微弱无比,又十分分散,田宽同样一无所觉。

    模拟了【无影】之后,迷你楼兰们正在不断的分析这团奇异的血肉。

    “沙核开始记录,未知神之血,来源,血修。姓名未知……”

    沙团仿佛面团一样的被无形之手不断揉动。被包裹在沙团正中心的血肉,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地缩小。

    每个迷你小楼兰的眼睛黄光闪动得更加频繁,大量的心念在他们沙核之间传递流通。

    【子夜】沙核的运转速度,也变得极为惊人。血肉蕴含的神秘力量,让沙核全负荷运转。迷你小楼兰们一动不动,沙团内部迷你小楼兰眼睛亮起的黄光汇集成一道道波浪,正在一遍遍扫过血肉。

    血肉在黄光的扫描下。就像冰雪般开始融化蒸发,最终成为一团红色的鲜血。这团红色的鲜血,混杂着淡淡的银色。在黄光中异常明亮。

    泛着银色的血团在不断变幻着形状,它仿佛有生命一般,察觉到危险,不断蠕动,抵抗黄光的侵蚀。

    迷你楼兰们的黄光,不断扫过泛着银光的血团,他们就像不知疲倦一般。

    全力破解血团的迷你楼兰们失去对外界的反应。

    沙团仿佛变成一块石头,在地上一动不动。

    疑神疑鬼的田宽仔细在周围搜寻了很多次,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沙偶离开了?

    他不太确定后,这让他很犹豫。藏着暗处的沙偶,让他心中很不安,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突然杀出来。

    但是田宽很快下定决心,再试一次,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自己都必须撤退。

    那个冷酷的少年,让他感觉到危险,但是对方值不值得他冒那么大的风险,搭上自己的性命?

    当然不值得!

    做出决断的田宽,咬牙从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臂上割下一块肉。

    对称也是一种美,他含着热泪安慰自己。

    这次他用更加浓郁的血灵力包裹它,为了能够从上空扔过去。刚才沙偶缩回去的地方,是在下方,他不敢保证沙偶是不是蛰伏在地面。

    更加浓郁的血灵力催动的【无影】,能够保证在击中持剑少年之前,不被天空九纹血隼叼走。

    一旦做出决断的田宽没有任何迟疑,一扬手,血团就划出一道抛物线,混在漫天飞舞的碎石之中,朝艾辉飞去。

    甩出血肉的田宽没有半点迟疑转身,就像一条滑溜的泥鳅,朝外冲去。

    艾辉此时已经有些强弩之末,体内的元力不断的消耗,现在的他,处境开始变得危险。在元力没有消耗殆尽之前,他上升的势头已经回落,随着元力的不断消耗,他的处境会更加糟糕。

    好在他并没有被回落的势头动摇而脱离现在的状态,他依然保持着专注,对剑的专注。他还沉浸在海量的细节之中,虽然他对剑胎状态非常熟悉,但是像如此众多的细节,他第一次遇到。

    全新的体验,让原本就异常的专注的艾辉,更是着迷。

    他大有收获。

    除了剑术愈发纯熟,动作更趋于合理,剑的感知范围也有了相当的提升。

    之前只有在对方进入半米范围之内,他手中的剑才会有所反应,但是随着他剑术的不断进步,这个范围已经被他扩展到一米范围,比之前整整大了一倍。

    和剑胎感知范围不同,在剑的感知范围,细节几乎是百倍之多。当然,从战斗的角度来说,剑的感知范围能够大幅度提升艾辉的战斗力,否则艾辉绝对不可能挡下血兽洪流。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艾辉的负荷,也大大增加。艾辉必须保持更加专注的状态,才能够面对海量的细节。

    一旦艾辉的注意力稍有涣散,他就会从这种特殊状态脱离出来。

    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剑的范围,艾辉没有任何迟疑,本能化剑为拍,闪电朝目标拍去。

    当剑身触及到目标,艾辉立即察觉到不对,目标表面有一层特别的血灵力。

    眼看艾辉这一拍,就要把表面的血灵力拍散,艾辉手中的剑此时宛如活过来一般,突然诡异一折,就像掠过水面,紧贴着表面的血灵力掠过。

    无数细节浮现在艾辉心中,剑身一声微不可察的轻颤。

    这是兴奋!

    突然有大量没有见过的细节出现,让艾辉感到兴奋。剑身紧贴着这层血灵力转动,无数细节像流水般流过。

    艾辉展现出高超的剑术,手中的剑光就像蚕吐出的晶莹蚕丝,一圈圈缠住目标,却始终没有让它破碎。

    都快要逃离兽群的田宽,发现身后的暴动始终没有动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他就看到这一幕,差点吐血。

    没破?这是什么鬼剑术?

    今天到处透着诡异,刚才那快血肉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次扔是扔到了,外面那层血灵力竟然没有破碎!

    田宽从来都觉得自己是擅长隐忍之辈,但是此刻他心中却觉得难以言喻的憋屈。

    自己为了干掉敌人,从自己身上硬切了两块肉下来,他觉得自己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惨重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还没有干掉对方,他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

    如果他从一开始,知道会变成眼前这般景象,他绝对会离这个疯子远一点,管对方是不是危险。

    眼看自己就要血本无归,田宽此刻是打碎了牙也要往肚里咽,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催动血灵力,刚刚切肉的那只手尾指啪地炸成一团血雾。

    几乎同时,艾辉剑光缠绕的那团血肉啪地炸成一团血雾。

    长街所有的血兽突然停下来,天空的血隼目光骤然一凝,杀声震天的长街陷入诡异的死寂。

    但是死寂仅仅持续了一秒,轰然声浪陡然炸开,所有血兽包括天空飞舞的眼睛都泛着红光,它们疯狂冲向艾辉。

    哈哈哈……

    田宽心中狂笑,他怨毒地看着艾辉被疯狂的血兽淹没,天空的九纹血隼就像利箭般呼啸俯冲,他就像负伤的狼,露出森然冷笑,转身离去。

    死吧!

    这下谁也救不了你!

    你会被血兽们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所有的花招此刻都没有任何用处。

    田宽心满意足地悄然远离,虽然付出的代价不低,但是能够把一个如此危险的家伙扼杀在摇篮中,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现在的松间城,对他来说,就像自己家的后花园。

    他没有停留欣赏自己的杰作,无数次的经验告诉他,一旦得手,最需要做的是趁早脱离战场。

    反正他想不出来对方能够有什么办法破解。

    忽然,他脚步一滞,眼睛陡然睁大,脸上的表情凝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