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一章 保卫艾辉
    胖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血晶在自己身边不断堆高,就像守在田地里的肥兔子眼睁睁看着鲜嫩欲滴的胡萝卜从地里蹭蹭蹭一根根冒出来。》,

    楼兰勤勤恳恳,效率惊人。

    他们就像蚂蚁搬家,迅速把战场的血晶分离,搬到胖子身旁。迷你的体型,让他们打扫战场的动作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混在血兽群的田宽注意力全都在朝这边飞来的七只九纹血隼身上。七只九纹血隼迅速占领了天空,周围的天空看不到元修。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些九纹血隼并没有立即对艾辉发起攻击,而是在其头顶盘旋。

    田宽心中有些着急,但是他也知道,越是强大的血纹兽越聪明。十有**是艾辉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让九纹血隼感到忌惮。

    田宽猜得很准,天空七只九纹血隼的头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艾辉。看到艾辉切瓜砍菜一样消灭潮水般的血兽,它非常忌惮。

    飞行类的血兽能够在天空翱翔,这让它们极为强大。和地面的生物战斗,它们总是占据着优势。广阔的天空,是它们最大的依仗,它们可以从任何角度发起攻击,哪怕失败,也能够振翅逃离,而那些没有翅膀的敌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消失在天空。

    但是万物是平衡的,它们能够飞行,能够借助天空的力量,但是它们也并非没有缺点。它们身体往往非常脆弱,对地面生物来说仅仅是无关紧要的攻击,对它们来说很有可能致命。

    因此对于艾辉,这只已经开启灵智的九纹血隼,非常忌惮。它们的飞行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下面那个危险少年的剑。

    但是它的狩猎经验很丰富,能够走在其他血隼前面,它并不缺乏狡猾。

    它们在艾辉头顶悠然盘旋。再厉害的敌人,在不断的冲击下,都会疲倦。而它们只需要在目标疲倦的时候发动致命一击,就能收获胜利的果实。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鲜美的目标,它嗅到了突破的美味。只要把这个少年吞食,那些富含独特元力的血肉,就能够让它踏入八纹的境界,它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为了这个目标,它有足够的耐心。

    然而它并不知道,下方有人比它们更着急。

    田宽一看那些盘旋的九纹血隼。就知道这些扁毛畜生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却等不了,他亲眼看到艾辉的剑术是如何发生巨大的变化。

    他担心再拖下去,艾辉的剑术很有可能突破。

    眼前的剑术就已经如此危险而可怕,在这个基础上再次突破,那会是什么概念?

    田宽不知道,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强大的剑术。剑术的传承在五形天都早已经不是主流,没听说过有什么厉害的传承,但是眼前的少年一旦突破,那一定会非常厉害。

    更让他心惊肉跳的是萦绕在他心头的危险预感。危险的预感是如此强烈,让他哪怕付出一些代价,他也愿意。

    哪怕他不会役兽诀,但是他依然有办法。只要他愿意付出代价。

    田宽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

    他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小刀闪动寒光,显然并非凡品。他手腕一翻,小刀砍在手臂上。

    他的动作很慢。刀切入肌肉之中,没有鲜血飞溅,田宽的表情闪过一丝痛苦。

    但是他的动作没有半点迟疑。一块两指宽的血肉被他硬生生切下。诡异的是,他的手臂并没有流血,血肉模糊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转眼间他的手臂的伤口就愈合,生长出淡红的皮肤,只是少了一块。

    被他切下的那快血肉,呈现出妖异的鲜红,散发着极为诱人的香甜。

    田宽周围的血兽一阵骚动,它们的鼻子在拼命抽动,在寻找香味的来源。但是田宽早就预料到可能出现的情况,血灵力迅速包裹着他自己的这块血肉。

    他现在需要把自己的这块血肉扔到艾辉身上,他的血肉对血兽来说有着无法抵抗的诱惑力。

    他们六个人体内的神之血,是当时组织最出色的一批试验品,当时和他们一起植入神之血的种子有一百多个,但是只有他们六个人活下来。

    在很长的时间内,他们的特别之处都没有显露出来,但是后来所有种子参加竞争,最后胜出的,却恰好是他们六个。

    这件事,他也是后来才知道。

    他们六个人,每个人在神之血引导下发生的变化都完全不同,谁都没有想到大家是同一批种子。

    田宽知道得更多一点,因为他经常受伤,受伤身体的变化也是组织非常感兴趣的内容。从帮他治疗和观察的医生只言片语中,他知道一些非常隐秘的内幕。

    比如那批种子的配方不知道为什么被人销毁,虽然组织已经尝试了无数次,也没有再制造出来和他们一样的种子。

    正是他们的独一无二,他们才能得到一些独一无二的机会。

    田宽发现自己的血肉对血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是因为他经常受伤。元修和其他的竞争种子,都对他的受伤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如果有血兽在场,血兽的反应会变得非常惊人。

    那一次他差点被死在疯狂的血兽手上,也是从那次之后,他学会如何掩盖自己伤口的气息。

    他习惯了用伤来换取机会,怎么会忽视自己血肉的特性?他不知一次思考过如何才能利用自己血肉的这个特点。

    只要他把自己的这团血肉扔到艾辉身上,就会立即引爆全场的血兽。血兽会变得更加疯狂,更加暴躁,它们会变得更加可怕。而天空的九纹血隼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它们同样无法抵抗血兽的诱惑。

    可是该如何扔过去呢?

    田宽想了一下,从头顶扔过去的话,很有可能便宜了九纹血隼,还没有扔到艾辉身上,就会被狡猾的九纹血隼叼走。

    那就只能从地面了。

    血兽粗壮的四肢之间,还是有不少的空隙,对于他来说,只要有一点的空隙,他就能够把血肉扔到艾辉身上。

    哪怕对方反应敏锐,但是只要他的剑沾上血肉的气息,他也会被疯狂的血兽淹没。

    为了保证成功率,他决定拉近双方的距离。

    在血兽的皮毛伪装下,他悄然前进,然而他没有注意到,他跨过一只像蚂蚁大小的迷你小楼兰。

    这个迷你小楼兰是最前方的一个,在田宽从他头顶跨过的时候,迷你小楼兰的身形忽然顿住。迷你小楼兰的双眼黄光突然开始闪动,他小小的脑袋随着那个对他来说无疑是巨人山峰般的身影转动。

    “发现可疑气息。”

    这道心念经过沙核,立即传播到每一位迷你小楼兰。楼兰的子夜沙核,分解成无数微小的沙粒,每个迷你小楼兰身上都有一粒,彼此能够传递心念,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那么默契高效的配合。

    所有的迷你小楼兰都停下手上动作。

    被跨过的迷你小楼兰,并没有追击,他的小短腿显然速度不够。但是他不断闪动黄光的眼睛,却是牢牢锁定那个巨大的身影。

    不光是他,所有的迷你小楼兰都牢牢锁定田宽,每双眼睛的黄光都在闪动。

    无数道心念在他们彼此间传播。

    “楼兰来了,光线分析!”

    “楼兰来了,气味分析!”

    “楼兰来了,元力分析!”

    “楼兰来来,血灵力分析!”

    ……

    “发现特殊血灵力!”

    “名称未知!”

    “特性未知!”

    “来源未知!”

    哗,所有的迷你小楼兰全都跑起来,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地面,就会看到就地面的流沙就像一条条细蛇在飞快游动。

    当田宽停下脚步,这些飞快游动的流沙陡然全都静止不动,他们分布在艾辉和田宽之间。

    静止不动的迷你小楼兰们看上去真是文静极了,但是他们之间的交流,却像一片海洋般浩瀚壮观。

    “他会干嘛?”

    “好担心!”

    “那是秘密武器吗?”

    “他肯定是想对付艾辉!”

    “楼兰来了,保卫艾辉!”

    “楼兰来了,保卫艾辉!”

    “楼兰来了,保卫艾辉!”

    ……

    沙核之间的传导的信息已经变成异口同声的“保卫艾辉”。

    田宽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无数小家伙瞄准,他估计了一下距离,七米,他露出满意之色。这么近的距离,虽然目光所及还是不断涌动的兽群,但是他已经能够清晰捕捉到不时出现的缝隙。

    他有足够的把握把自己的这团血肉扔到艾辉身上。

    就在此时,前方密密麻麻的兽群,一道缝隙出现,田宽看到对面的艾辉。

    就是现在!

    田宽眼中的精光陡然暴绽,手中掩盖气息的血肉,刷地朝艾辉扔去。

    “就是现在!”

    沙核之间的信息碰撞,顿时迸溅出无数火花。

    只见无数迷你小楼兰迎着那团高速飞行的血肉高高跃起。

    田宽对时机的把握非常精准,对力量的控制也非常强悍,那团血肉就像一道寂然无声的暗箭,射向艾辉。

    眼看它就要击中艾辉,田宽心中有些兴奋,为了干掉这个家伙,他付出的代价一点都不小,但是他觉得非常值得。

    一张沙盆大口突然出现在血肉飞行的前方,一口把这团血肉吞掉。

    嗖地一声,沙盆大口带着血肉,闪电般消失在茫茫兽海。

    田宽就像被闪电劈中,呆若木鸡,满脸发懵。

    (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