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二十章 迷你小楼兰
    说实话,田宽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整个松间城最危险的那个人。

    在城外的时候,他见到周围的血兽明显比其他地方蜕变缓慢,就在心中暗自留神。他觉得松间城一定有着某种特殊的原因,或者某些特殊的人,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现在他所有的心神,全都在艾辉身上。

    无论艾辉是不是导致松间城附近血兽蜕变缓慢的原因,他此刻眼中,艾辉是最危险的份子。他觉得危险,并非因为艾辉的强大,说实话,虽然艾辉表现出强悍的战斗力,但是在他见过的强者之中,艾辉排不上号。

    不管是郁鸣秋,还是组织内那些神秘的强者,都远远超出艾辉的实力。

    但是在艾辉身上,他感受到一种危险。

    田宽和其他人选择的道路不一样,经历层层筛选获得的资源,他全都投入到自己的身体。他只相信自己,自己的身体,他从来没有想过依赖其他力量。

    这是一个笨选择。

    他为这个选择吃尽了苦头,在初期的时候,他没有任何优势,每一次的胜出都是带着伤痕累累。好几次伤势之重,距离死亡只不过一线之间。但是他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不断把资源投入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参加血炼。

    他的付出渐渐得到回报。

    他的身体能够承受血炼的等级在不断的提升,而他更加疯狂,每次血炼的强度,都超出身体承受的安全范围。他的固执和疯狂,给他带来了很多的麻烦,比如受伤就是家常便饭。但是同样给他带来许多的好处,他的身体强度远超过其他人,尤其是他身体的愈合能力,也大大超过其他人。

    换句话说,他的生命力更顽强。

    他的对手们总是惊讶地发现,每次都把他打成重伤。但是每次他都总能活下来。他甚至学会了如何用受伤换取机会,这让他经常得手。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还有一处不为人知的能力。

    那就是对危险的直觉。

    他的身体在他坚持不懈的投入之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常年在生死间徘徊。也使得他对于危险有着更加敏锐的直觉。

    这种能力很多次都救了他一命,让他险而又险地与死亡擦肩而过。

    他第一时间察觉到艾辉的危险,那时他还在为艾辉的华丽表演而赞叹,但是心中已经隐隐感觉到危险。

    田宽对于自己身体的伤势并不担心,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他遇到过很多次。只要给他时间,他很快就能恢复完全,而且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如果这次他能够恢复,他的实力将有巨大的飞跃。

    感谢兵人部的那个凶悍的家伙。

    那个家伙最后的舍命一击,已经突破元力的边界,融入极为强烈的意志,元力发生了田宽难以理解的变化。

    田宽在最后关头,察觉到对方的突破。

    几乎瞬间,他就决定冒险让对方的元力注入到自己的体内。

    李维的元力确实不同寻常。对田宽身体的破坏惊人。伤势比他预期的要重得多,他不仅不怒,反而心中欣喜。至于脸上的愤怒,只不过是做给那个疯女人看罢了。

    他的身体至今未痊愈,是因他的身体,依然在顽强地蚕食这缕蕴含强烈意志的元力。当他把这缕奇异的元力蚕食殆尽,他的身体便能够再次蜕变。

    那是以后的事情,他现在的目光,全都放在长街那位持剑少年的身上。

    因为他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比兵人部那个断臂元修更强烈的危险气息。其他人没有察觉到艾辉在剑术上的变化。但是田宽却察觉到。

    还有冷酷至极的杀戮,彻底颠覆了田宽的认知。田宽对于杀人没有半点心理障碍,死在他手上的人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但是哪怕他现在杀死一名敌人,他的心神都会出现波动。或者兴奋,或者如释重负等等。

    哪怕再老练的杀手,都无法做心神无波。

    但是田宽在长街少年身上看到,绝对的静止,没有半点波动,没有兴奋。没有紧张,而是没有任何情感的机械杀戮。仿若他收割的不是生命,而是修炼场内的草靶。

    田宽感受到危险,异常强烈的危险。

    如果他现在身上没有伤,他现在就直接悄然摸上去,把对方干掉。但是现在不行,长街少年的剑术,让他非常忌惮。

    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剑术,一种危险的气息。

    藏在暗处的田宽,苦苦思索怎么对付那个可怕的杀戮机械。在这样的杀戮机械面前,任何的花招没有任何意义。

    当天空出现血禽,田宽眼前一亮。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附近的血兽蜕变比较缓慢,田宽怀疑很有可能是曾经发生过大规模血炼,抽走附近血林太多神之血的缘故。

    随着血兽的实力不断蜕变提升,血兽的领地意识也会变得更加强烈。强大的野兽,比弱小的野兽,领地意识更加强烈。

    这就会造成两个结果。

    一个是它们会对侵犯自己领地的外来者表现出强烈的敌意,这也是他们用来对付五行天元修的办法。

    领地意识增强的另一个变化,就是这些越变越强大的血兽,它们会更趋于守卫自己的领地,而不会随意迁徙。

    松间城周围的血兽发展缓慢,对松间城的威胁相当有限,但是更远处的血兽,却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领地。

    但是也有例外,那就是会飞行的血兽。

    松间城方圆一百公里,对于血兽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范围。方圆五百公里,那已经能够容纳非常强大的血纹兽。但是对于天空的血纹兽来说,几百公里不过弹指间而已。

    地面血纹兽前来的难度很大,但是天空的血禽,却随时可能会来。

    这些血禽,绝对是从远处飞来,它们的实力要比潜入松间城的地面血兽强大得多。清一色都是九纹,而地面的血兽中,绝大多血兽都没有凝结出血纹。凝结出血纹对血兽和血修来说,都是踏入门槛的标志。

    这是一批血隼,数量总共有七只,身上的血纹都是九道。为首的那只血隼,身上有一道血纹明显比其他八道血纹颜色要淡许多,这是它要蜕变的标志。

    无论是血兽还是血修,第一次凝结出的血纹,都会是九道。而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蜕变,血纹的数量会逐渐减少,血纹大小也会大幅度的缩小,血纹变得更加精致。

    血纹是弱点。

    实力粗浅的血修,往往会全身披甲,把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而随着实力的提升,血纹的数量和大小都会急剧缩小,也变得难以发现,大家的穿着也会变得正常。

    七只血隼一出现,就成为整场战斗的焦点。

    它们的速度快若闪电,没有一个元修能够追得上,甚至能够逃得性命的都很少,它们所向披靡。

    但是田宽再次苦恼地发现,自己没有修炼役兽诀,怎么让这些血隼攻击长街少年?

    他想到一个办法,但是……

    他一咬牙,决定干了!

    只要能干掉这个危险的家伙,自己付出点代价也没什么。

    他绕过废墟,不动神色杀死一只血兽,吸干血兽的精血,血兽剩下干瘪的皮囊,被他撕开,他潜入其中,伪装成一只血兽,混入血兽群之中。

    艾辉的动作虽然变慢,但是街道上的血兽数量比以前要少许多,胜利在望。

    累得精疲力尽的胖子杵着膝盖,一边喘气一边盯着尸横遍野的长街,嚷道:“这该多少血晶啊!咱们可不能便宜别人啊!”

    一旁一直在记录艾辉状态的楼兰,眼睛不断闪动的黄光突然停止闪动。

    听到胖子的牢骚,楼兰停止记录。

    他觉得胖子说得很有道理,而且血晶对艾辉很重要!

    “交给楼兰!”

    楼兰欢快道,在胖子呆滞的目光中,化作一滩流沙。流沙变幻成无数小楼兰,每个小楼兰比米粒还小,却个个都惟妙惟肖,异常精细。

    迷你小楼兰们绕过艾辉,蹬蹬蹬冲进战场。只不过由于小短腿,他们的动作看上有点……滑稽。

    数量庞大的迷你小楼兰就像一团沙渗入战场。

    迷你小楼兰就像蚁群一样包围地面的尸体,他们彼此合作,相互接力,很快就瓦解一具血兽的尸体,得到血晶。

    一名迷你小楼兰,双臂扛着比他身体要大得多的血晶,吭哧吭哧往回跑。

    忽然一团阴影笼罩他的天空。

    一只强有力的兽腿从天而降,噗,迷你小楼兰立即被踩成一团沙饼,坚硬的血晶被踩进地面。血兽浑然不知自己刚刚自己踩扁了什么,径直离去。

    地面的一滩沙饼迅速汇集,重新变成迷你小楼兰,抱着卡在地面的血晶,吭哧吭哧用力。

    血晶卡得很紧,他抱不出来,十多秒后,几十个迷你小楼兰从四面八方蹬蹬蹬跑过来,他们一起用力,把血晶从地面拔出来。

    迷你小楼兰集体欢呼,彼此拍掌庆祝。

    最开始的那只迷你小楼兰,继续扛着血晶吭哧吭哧往回跑。

    没有人和血兽注意到地面这些小东西的存在。(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