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一十九章 血禽入城
    长街的欢呼在整个松间城,只是少数能够振奋人心的场景。⊙,

    在艾辉这里受阻的血兽,开始沿着四通八达的街巷,朝松间城的各个角落进发。最直接的遭遇战就这样在松间城各个角落同时爆发,无论是元修还是血兽,伤亡都在急剧增加。

    值得庆幸的是,涌向长街的血兽最多,艾辉拦下了绝大多数的血兽。血晶蕴含的巨大利益,也大大消减了元修对于血兽的害怕和恐惧。

    否则的话,伤亡会更惨重,但即便如此,激烈的战斗随处可见,无数生命在凋零。

    人们一开始的伤亡极为惨重,付出大量的生命之后,大家开始学会如何与这些强大的血纹兽战斗。人们对血纹兽的畏惧并非它们的强大,而是它们代表的未知,比如血毒,比如它们独特的力量,比如它们身体奇异的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和血纹兽之间的战斗不断增多,未知的部分在不断的减少,笼罩在血兽身上的神秘在逐渐褪去,大家对血纹兽的恐惧也在迅速减少。

    荒兽也同样强大,但是人们却没有如此强烈的畏惧。

    元修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血兽群切割开来,形成围攻的局面,就像在蛮荒狩猎荒兽。不断有人倒下,却没有人后退,所有人此刻都杀红了眼。

    退?还能往哪里退?无路可退!

    除了战斗和死亡,别无选择。想活下去只有一个选择,杀死血兽。

    城主府一片肃然,远处隐隐传来的疯狂呐喊和整齐的甲盾拍打声,都没有让王贞有丝毫动容。他注视面前的精锐。

    没错,在他面前站着的是整个松间城最精锐的力量,血火磨砺幸存的夫子,经验丰富的狩猎团老兵。退役的曾经十三精锐。

    站在他身边的是院长。

    松间城没有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绝世强者,这已经是他们最精华的力量。在王贞看来,实在孱弱得可怜。黎明血战的时候,他们起码还有叶白衣,起码还有四十二名草杀精锐。

    他只是个辅兵,一个退役的辅兵,居然成为首领。

    王贞心中苦笑。

    他没有预料到会这么快把他们投入战斗,但是形势危急,他必须作出决断。

    他可以动员全城,把松间城变成一个绞肉场。可以让实力孱弱的学员民众消耗血兽,当需要他们投入危局的时刻,他同样没有半点犹豫把自己丢进去。

    上过战场的他深知,在这样的血战之中,仁慈是没有任何用处,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在战场,怕死者总是最先死。

    “我们的任务是重新封闭城门。现在血兽正面被院甲一号队吸引,我们沿着城墙内侧。从侧面切入。土修和木修准备好修补城门,如果无法修补,那就彻底封死。我不管你们用任何手段,留给我们的时间很短。”

    王贞语速飞快。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只有在说到院甲一号队的时候,微不可察的停顿半秒。院甲一号队的表现,实在超出他的预期太多。他必须得承认。艾辉独自挡住整条街的血兽,让他几乎不敢相信眼睛。

    如果没有艾辉……

    如果没有艾辉,兽潮就会摧枯拉朽踏平它们面前所有的一切。整个松间城就会成为这群红色畜生收割生命的乐园。

    经历过黎明血战的王贞知道,兽潮最可怕的地方,就在那股疯狂、碾压一切的可怕气势。兽潮最难抵挡的就是冲击的第一波,那是死伤最惨重的地方。

    可是,艾辉挡住了。

    王贞不知艾辉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他知道艾辉确实是挡住了。

    他忽然想到黎明血战,那个突然爆发、恍如战神的叶白衣,或许艾辉就是松间城的叶白衣?

    这个可笑的想法,竟然在他脑海中盘旋了好几秒才消失。

    在和院长聊的时候,他会讲说不定有奇迹呢?但是他知道,把希望寄托在奇迹上,是可笑而愚蠢的,所有的希望,都是鲜血和战斗获得的。

    他的目光扫过大家,沉身道:“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堵住城门,现在涌入城的还没有能够飞行的血兽。我们趁在飞行类的血兽进来之前……”

    就在此时,他看到天远处空的血鸟,脸色微变,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好吧,它们已经来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它们潜入数量还不多的时候,尽早封闭城门。这次的行动,我和院长带队,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出发。”

    松间城的城防一直很完整,尤其是防空,这也是他们坚守到现在的原因。

    上次被血蝙蝠潜入的事件,让城主府下定决心,彻底改造防空。王贞也接过布置大权,在他的精心布置之下,松间城再也没有出现血禽入侵的事件。

    现在城内的天空竟然出现血禽……

    比起地上奔跑的血纹兽,会飞的血禽对他们的威胁更大。它们能够更灵活,从更多的角度发起进攻。哪怕有云翼,在天空想要战胜能够飞行的血兽,只有高手能够做到。云翼对于一般的元修来说,只是一种技能,但是对于会飞的血兽来说,这是它们经历亿万年进化的本能。

    更糟糕的是,保护松间城的对空防御,针对的是来自外面天空的攻击,而对来自城内攻击的防御并不算强。

    王贞心中充满担忧,但是此刻,他却无心顾及。时间越拖到后面,封住城门的可能性就越低。如果城门不被封住,那大家就等死吧。

    他咬牙,索性不看天空,带着大家朝城门方向摸去。

    此刻的松间城恍如一个巨大的战场。

    包括刚才还在欢呼的院甲一号队、老张他们,此时都纷纷投入战斗。他们开始,不顾一切向被艾辉阻挡的血兽群攻击。

    不需要担心闪避和防御,只需要把自己所有的元力,都丢进血兽群。

    长街的兽群开始变得稀疏起来,后面的血兽此刻也从一开始的狂热中恢复过来。发现此路不通,便主动调转方向。

    艾辉的压力大减,剑胎的跳动也开始变慢下来。

    这一点表现在艾辉身上,就会发现他的动作开始变慢,之前快得肉眼难以捕捉的剑招,此刻已经能够看清许多。

    所有人都松一口气,战况没有那么危急。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艾辉,却感觉有点别扭。

    艾辉的心神全都专注在剑上,但是身体的变化,依然影响他的心神。随着他体内元力的不断消耗,身体头重脚轻的症状在不断的减轻。尤其是剑胎的疯狂跳动,消耗了天宫内大量的元力。

    艾辉体内的元力已经见底。

    哪怕他绝大多数时候,剑招都不复杂,消耗的元力都很少。但是架不住他击杀血兽的数量实在太多,整条长街用血流成河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但是于体内元力枯竭相反,艾辉的精气神在不断攀升。

    为了能够控制身体,艾辉强迫自己心神专注于剑,而且是前所未有的专注。如果不是逼到绝境,艾辉绝对想不到这个办法,也绝对做不到这般程度。

    专注忘我,使艾辉进入一种非常特别的状态。

    在修真时代的剑典中,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入微。

    剑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被他清晰地捕捉。同样一招最普通的斜切,艾辉现在所看到的细节,是以前的百倍之多。剑身的颤动、元力的流淌、空气的流动、切入肌肤瞬间时的变化……

    大量以前被忽视,或者说无法看到的细节,就这么生动鲜活呈现在他面前。

    源源不断的血兽洪流,迫使艾辉不断战斗,高强度持续的战斗,更是放大了艾辉的感受。如果树一招剑招蕴含的细节是一条河流,那么连续不断的剑招,蕴含的细节足以汇集成大海。

    海量的细节在艾辉心神中不断流淌而过,他在逐渐消化吸收,不断修正自己的剑术。他的剑术,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极为细微,在场没有人察觉,就连艾辉自己都没有察觉。

    艾辉剑术的第一个转折点,就这么突然的来临。

    随着消化吸收这些细微的细节,艾辉的剑术在发生变化,威力悄然增强,而他的气势也在不断的攀升。

    在别人看来,艾辉身上的杀戮气息愈发浓郁,更加冷酷。

    但是就在艾辉隐隐感觉要突破的时候,长街的血兽变得稀疏,他的战斗强度在逐渐的变低,这也导致,他的气势在回落。

    任何突破,永远都需要一鼓作气。

    气势的回落同样会反应在剑上,艾辉也在第一时间察觉,所以他感觉有点别扭。

    就仿佛眼看就要酝酿成形的风暴,忽然天气一变,风暴开始缓缓散开。

    而就在此时,忽然老张身边的一名队员惊呼:“不好,血鸟!”

    老张一个激灵,他转过脸,当他看到天空的血禽,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几名元修离得比较近,来不及逃跑,就被血禽洞穿。这些血禽的速度之快,就像一道红色的箭矢。

    松间城漂浮着空中的元修数量不多,老张他们十分扎眼,血禽立即注意到他们,翅膀一张,便气势汹汹朝这边飞来。

    老张的脸刷地白了。

    而躲在暗处的田宽,眼睛却亮了。(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