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一十八章 华丽的演奏
    田宽混在血兽之中,大摇大摆走进松间城,听到远处的厮杀声,看到升腾而起的滚滚黑烟,他嘴角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

    看到郁鸣秋强横的实力,他愈发谨慎。在没有受伤的时候,哪怕打不过,逃跑的信心还是有的。但是现在重伤之身,倘若遇到郁鸣秋这个级别的强者,处境会非常危险。

    郁鸣秋展现的实力大大超出田宽的预期。本来以为血纹兽会让副部首级别的强者陷入危险,现在看来,普通的血纹兽,对这个级别的强者无法产生威胁。

    还需要时间。

    这也是他为何选择混入一座城市,现在的血纹兽,还不足以对付郁鸣秋这样的强者。

    然而眼下的状况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纹兽不断蜕变,会越来越强大,感应场会变得越来越危险。而像郁鸣秋这样的强者,实力在短期内根本无法出现大幅度的上涨。

    田宽觉得血纹兽真是好东西,既能够帮助他修炼,又能够对付元修。

    映入视野的到处都是废墟,一片狼藉。

    亲手缔造的混乱,让他心中产生莫名的快感,只不过小小一击,便毁掉一座城市,这样的感觉,这是太迷人了!

    此刻他感觉自己仿佛俯瞰众生的神祗,掌握着无数人命运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这才是强大的本质啊!

    田宽的眼睛浮现一抹狂热之色,但是他很快就掩饰下去,他暗自警告自己,还不到得意忘形的时候。

    他仔细检查全身,确保身上的血纹全都被遮住。血修的血纹,在平时的时候不会显露,但是一旦催动血灵力,血纹就会浮现。

    血纹对血修和血纹兽来说,是一个非常头痛的存在。血纹既是他们的力量源泉,但又是他们的弱点。

    实力越强的血修。血纹的数量会越小,这一点对血纹兽也是一样。

    据说修炼到最高境界,血纹就会彻底消失。当然,这是传说。对于一种开发出来没有多久的新力量来说,所谓的最高境界只不过是理论上而言,没有多少参考价值。

    田宽让自己看上去和普通的元修没有什么区别。

    忽然,他听到前方传来激烈的战斗声,他心中一动。悄然朝那边靠近。进城之后,沿途都没有发现抵抗,想想也是,什么人能够抵挡如此恐怖的兽潮?

    前方的激战声,表明抵抗非常的激烈。田宽想到周围血纹兽蜕变比较慢的特殊情况,眼前一亮,会不会……

    他的动作很轻,仿若幽灵。

    和其他人修炼了役兽诀不一样,他始终只相信自己的力量。他所有的精力和从竞争中获取的资源全都投入到自己身上,对身体的控制力。他最为出色。

    借助环境的掩护,他不时调整姿势,身影变得非常淡,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是他修炼的【影身】,是从修真时代的【血影分身诀】演化而来。血灵力是一种灵力,但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灵力,很多法诀不能用,只能从以前的血炼门派法诀中摸索。

    血灵力已经具备了催动法诀的基本条件,但是想要恢复修真时代的法诀,依然不可能。这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经脉。经脉学说早就废弃。修真者对经脉的淬炼,从小就开始,这是血修不可能是实现的。没有不断淬炼的经脉,就无法做到像修真者那样催动复杂的法诀。

    不过。能够演化法诀的一部分,威力都足以令人满意。

    当田宽借助废墟的掩护靠近,看清场内的战斗,瞳孔陡然睁圆!

    被震惊的,不仅仅是田宽。

    老张他们呆呆看着下方疯狂的一幕,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是不能置信。

    “太……太快了!”一位元修喃喃。他失神地看着下方的艾辉。

    所有人心中都不自主回荡着这句感慨,下方的艾辉,动作快到肉眼难以捕捉,手中的长剑完全如同虚影,看不到剑身。

    和第一道耀眼刺目到极致的剑光截然不同,艾辉现在诠释的快、精准!

    银色的龙脊火,以快到肉眼难以捕捉的频率,不断变幻,挑、抹、拍……

    每个动作都是快若闪电,干脆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而且精准异常。如同洪水般冲过来的血纹兽,在电光火石间,要害便会受到致命的攻击。狂奔而来的血纹兽,哪怕受到致命的攻击,高速和庞大的身躯依然带来惊人的冲击力。

    令人打开眼界的是艾辉如何化解这样的冲击。

    龙脊火总是会出现在最关键的位置,恰到好处的力量,或者弯曲如弓,或者做轴,或者杠杆,或者剑身拍打等等,各种千奇百怪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出现。狂冲而来的血纹兽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失去抵抗之力。

    如果此时有人在艾辉面前,就会惊人的一幕。艾辉的瞳孔,在以极为惊人的频率收缩扩张,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没有半点情感的杀戮机器。

    快如闪电的速度,毫厘不差的精准,令人绝望的稳定。

    嘈杂的战场,艾辉耳中只有剑胎疯狂跳动的声音,血兽的怒吼狰狞,没有让他的心神有一丝波动。

    “老天!”

    胖子双手抱头,无法置信。

    地面依然在颤动,地动山摇,奔腾的兽潮就像永远没有尽头。但是那股势不可挡、能够摧毁一切的气势,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艾辉周围的地面,鲜血流淌,汇集成河。血毒特有的浓郁甜香,在空气中弥漫,甚至有些呛人。肆意横流的鲜血,到艾辉跟前受到无形的阻力,艾辉脚下一米范围内,不见一滴血迹。

    师雪漫大脑一片空白,她怔怔地看着艾辉的背影。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剑术也可以如此可怕,消失的剑身,模糊的剑影,炫目的剑芒,还有那令人恐惧的非人精准,此刻的艾辉,让她有些害怕。

    冷酷的背影在疯狂收割生命,没有半点波动,飞扬的鲜血和狰狞的怒吼,都没有让他的动作有一丝偏移,没有让他的节奏有一丝的波动。

    她脑海中浮现艾辉和胖子抢面吃的小人得志,浮现艾辉腆着脸为八千万的讨好卖乖,浮现艾辉想着法子损端木黄昏的无良嘴脸……

    和眼前冰冷的杀戮机器,形成强烈的对比,但是,真的好厉害……

    端木黄昏瞪大的眼睛中全是亢奋的疯狂,喔喔喔,太棒了!就是这样!好快!精准!这一剑,嘶,太狠了……太喜欢了!

    原来你是如此强大!

    端木黄昏觉得自己快疯啦,刚刚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还是被如此凌厉疯狂而且精准冷酷的剑术拉回来,难以言喻的刺激,他想放声仰天长啸。

    于是……他就做了!

    “啊啊啊啊啊……”

    他仰着脸张开双臂,伸长脖子,对着天空,就夜晚看到月亮的狼,放声长啸!

    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那样冷酷的剑术,那样冷酷的杀戮,刺激到他神经最深处,所有的克制冷静在此刻都被粉碎。

    端木黄昏的疯狂打破寂静,顿时疯狂就像一种病,迅速蔓延。其他的学员,也疯狂长啸,劫后余生的喜悦和艾辉震撼人心的华丽杀戮,把他们所有积累的恐惧、绝望全都引爆。

    他们想宣泄,肆意宣泄!宣泄他们心中的恐惧,宣泄他们心中的绝望,但不仅仅只有恐惧和绝望,还有希望、热情和向往。

    用尽全身力气声嘶力竭的狂喊和尖叫,是他们向那个单薄、冷酷、强大带着他们前进的背影致敬!

    就连淑女的师雪漫和桑芷君,此时也丝毫不顾及形象,她们涨得脸通红,放声尖叫,跟着做出她们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做出来的疯狂举动。

    突然爆发的尖啸像风暴一样席卷整条长街,甚至盖过轰隆奔腾的洪流。

    老张被艾辉彻底震撼到。

    除了第一招,艾辉此时的剑招都非常简洁,不,应该说没有一丝多余,每一剑都像尺子量过一般。

    他的经验老辣,有更多的发现。除了高超的剑术,艾辉的元力控制能力,让他更加震惊。

    快得目不暇接的高节奏剑招变换,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剑术,还需要多么惊人的元力控制能力。

    威力惊人的招式,往往需要非常复杂的元力运转,很多人把这种能力视作对元力的控制能力。

    而像他这样战斗经验丰富的元修,知道在很多时候,不需要那么复杂的招式。而简单的招式,也同样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比如艾辉。

    艾辉此时招式没有复杂华丽的招式,但是变换之快,超乎现象。老张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练成这样的剑术,但是他知道,元力如此高速的切换,难度之高……反正他做不到!

    当院甲一号队的呐喊狂啸陡然响起。

    天空的老张笑了,他身边的队员也笑了。他们也有年轻的时候,知道少年们此刻的心情。

    老张吹了个口哨:“我觉得我们身为前辈,有义务教教菜鸟们怎么喝彩。”

    大家哈哈大笑。

    “来吧!小家伙值得我们喝彩!”

    老张拍打自己的铠甲,其他队员也拍打自己的铠甲,拍打自己的护盾,敲击自己的武器,声音整齐划一。

    少年们充满热情意气风发的呐喊狂啸,老家伙们整齐一致的拍打,血兽奔腾如雷的轰隆和不时的哀嚎怒吼,激烈而精准的剑胎跳动声,构成一场恢弘大气的华丽演奏。

    少年手中的剑,在悄然变化,就像风暴在酝酿。(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