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一十七章 一夫当关
    田宽没有顺着兽潮进城,而是注视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城。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松间城,感应场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城。

    他抵达松间城的时候,赫然发现松间城的防御完好无损。这让他立即变得谨慎起来,他路过几个比松间城更大的城市,虽然还有抵抗,但是城防已经是千疮百孔。

    仔细观察之后他才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松间城附近的血纹兽等级都比较低。

    他不由恍然大悟,难怪松间城的城防还能保持完整。

    他沿途走来,不断地猎取血纹兽,对血纹兽的等级有着最直观的判断。感应场的野兽众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纹兽不断蜕变,等阶就会越来越高。

    庞大的数量,会让它们最终成为感应场的主人。

    组织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大规模圈养血兽,最后的情况会演变成什么样,大概上面也没有底吧。

    田宽很清楚,他们不仅需要和五行天的时间赛跑,还需要和血兽赛跑。血兽蜕变的速度如果比血修进步的速度更快,对他们来说,这可不是好事。

    血毒一旦爆发,就会从根本上改变一切。这种改变是不可逆转、不可控制的,魔盒一旦打开,说什么都晚了。

    不过什么没有风险呢?机会总是隐藏在风险之中,而且做大事的人,怎么可以畏首畏尾?

    死人?做什么不死人?

    田宽嗤之以鼻,只有那些假仁假义之辈,才会有这样可笑的念头。

    他忽然想起来,那天就自己的时候,那个疯女人就是从这个方向跑过来?这里血兽蜕变程度比较低,是不是和她有关系?

    不过附近已经没有那个疯女人的气息,她离开的时间不短。

    田宽皱着眉头苦思,这附近一定发生了什么,虽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无比肯定这样特殊的情况。绝对不可能自然形成。

    血炼?

    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况,血炼需要汲取大量的血灵力。植物的血灵力浓度非常低,很难满足血炼的需要,需要大量的血兽。才能够提供足够的血灵力。

    但是,造成如此大范围的蜕变缓慢,疯女人需要汲取多少血灵力?

    田宽哪怕随便计算一下,也知道疯女人绝对承受不了数量如此惊人的血灵力。

    那会是什么?

    田宽想不出来,眼前这座看上去很平常的小城。在他眼中也变得有些莫测高深。所以他选择了一种非常谨慎的方式,破坏城门,引血兽入城。

    如果城内有什么危险的人物,在这样的兽潮面前,也会暴露出来。

    城门突然破碎,让松间城顿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街道上准备猎杀的元修们,顿时死伤无数。

    老张看到疯狂涌来的血兽,眼睛顿时红了:“快跑!”

    身后的云翼一展,就冲上天空,其他元修也慌忙跟上。从天空看下去。血色的洪流沿着街道飞快推进,地动山摇,威势骇人。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惊呼:“院甲一号队,他们没有云翼!”

    老张下意识低头,便看到地面的院甲一号队,在恐怖的血色洪流面前瑟瑟发抖。他能看到那些年轻稚嫩的脸庞上,如纸般的苍白写满无尽的惊慌恐惧和绝望。

    “该死!”

    他忍不住骂一句,心中同样是绝望。

    可是街道上滚滚前进的洪流,一眼望不到尽头。没有人敢下去救人。

    来不及了!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

    地面上的院甲一号队此刻乱成一团,每个人都是面无人色。他们比起以前当然进步巨大,但是面对如此摧枯拉朽的血兽洪流,他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大脑一片空白。

    无数沉重的脚步践踏在砖石铺成的街道,就像无数重鼓敲在师雪漫他们心中,震动的大地在兽蹄下哀鸣摇晃,他们几乎站立不稳。

    轰隆声汇集成一片,所有阻挡在这股洪流前方的一切,都化作乌有。血兽们就像没有看到挡在它们面前的房屋、废墟。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脆弱不堪。

    庞大的身躯、坚硬的鳞片、沉重的脚步、狰狞锋利的獠牙、冰冷的目光,它们仿佛从地狱而来,带着死亡和毁灭。

    此刻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准备战斗!”

    师雪漫声嘶力竭的高呼淹没在这片如雷霆的轰隆声中,是如此无力,是如此苍白。

    但是还有清醒的人,端木黄昏的脸色看上去比平时更苍白一点,但是眼中的疯狂之色,却是更加炽烈、肆无忌惮,他明白这是自己死亡前最后的挣扎。

    连垂死挣扎都无力的话,就太丢人了!

    全身的元力轰然爆发,危险的青花悄然在地面绽放,它们就像黑暗中的绊马索,不起眼却是充满危险。

    扑通声不绝于耳。

    不断有血兽被绊倒,在如此密集狂奔的队伍中,一旦失去平衡,结果不言而喻。摔倒的血兽,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踩成肉酱。

    师雪漫手中所有的冰露云珠,全都被她毫不心疼地扔出去。冰露云珠一飞出去,就化作一面雾墙,朝兽群迎面扑去。

    两者碰撞,雾气渗入最前方的十多只血兽体内,它们的身体一僵。

    没有等冰露云珠发挥作用,后面的血兽,就已经毫不留情从它们身上碾压践踏而过。

    血色的洪流前冲之势没有丝毫减弱。

    “射!”

    姜维和桑芷君带着大家疯狂拉动弓弦,箭矢就像雨点般没入兽群,不断有血兽倒下,但是依然无法阻止血色洪流片刻。

    无以伦比疯狂的突进,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这些发狂的血兽。

    地面的震动变得更加强烈,双方的距离在飞快拉近,兽群已经冲到离他们不到五十米处。

    师雪漫他们甚至能够看清楚它们的一片血红的眼睛,所有人心中都是最深沉的绝望,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睁大的眼睛内是无边的恐惧。

    浑身颤抖害怕到极点的胖子。突然冲着前方像木偶般呆立的艾辉,带着哭音嘶声干嚎:“艾辉!快跑!”

    师雪漫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她的视野正中心,那个消瘦的身影依然像木偶一样挺立在原地。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和死亡浑然未觉。

    不!

    她仿佛看到脆弱的木偶,在这股洪流面前,像纸片一样被撕裂。

    混蛋我们的账还没算啊……你欠我的钱还没还啊……

    师雪漫的视野瞬间被眼泪模糊,好吧,反正大家都要死……

    从天空望下去。兽群和少年之间的距离在飞快拉近,二十米、十米、五米……

    势不可挡、可以碾压一切的力量,和那个一动不动恍如木偶的身影,在此刻形成极为强烈的视觉冲突。

    强大和孱弱,奔腾狂暴和呆滞静止,无数强壮身影汇集的洪流和单薄孤单的身影。

    谁也不知道,当血兽群进入艾辉二十米的范围,眉心的剑胎似乎察觉到危险,开始跳动。

    在极短的时间,剑胎的跳动频率疯狂暴涨。瞬间便突破历史最高水平。

    当剑胎以前所未有的频率疯狂跳动,心神完全放在剑上的艾辉,感知暴涨。许多之前无法察觉的细节,就像岛屿浮出水面。

    握着长剑的手掌微微一颤,就像是从万年沉睡中醒来。

    三米……两米……一米!

    红色的洪流狠狠撞上那个消瘦的身影,时间仿佛在此刻定格。

    没有任何思考,手掌的中的剑做出最直接的反应。一缕奇异的啸音的忽然从剑身响起,剑身的颤动,汹涌的电光从龙脊火密密麻麻的细孔中喷涌而出,瞬间龙脊火就被耀眼的银光包裹。浓郁的银色闪电彻底淹没剑身。

    握着剑柄的手掌五指,就像轮流按下琴键,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韵律,握紧剑柄。龙脊火就这样轻轻被拎起来横在胸前。

    然后,艾辉手中的龙脊火消失。

    一道无比耀眼绚烂的剑光绽放,巨大的【弦月】笼罩粗壮的闪电,就像套着精致银编笼子的弯月,结结实实没入艾辉面前的兽群。

    就像太阳无声爆炸,瞬间点亮的炽目光芒充斥天地。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眼睛当场失明。

    距离艾辉最近的十多只血兽,当场殒命。

    锋利的弦月,是死神的镰刀。

    爆发的闪电,就像无数电蛇在血兽间乱窜,被击中的血兽身体一麻。

    突如其来的失明和闪电的麻痹,让许多血兽下意识减速。在如此密集而高速狂奔的队伍,突然减速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后面的血兽硬生生撞上来,场面顿时乱成一片。

    艾辉丝毫不受银光的影响,他无悲无喜的心神,是铺天盖地的跳动声。剑胎以惊人频率疯狂的跳动,艾辉的心脏也在以同样疯狂的频率跳动,心神世界全都密集得让人疯狂的跳动。

    但是在这疯狂的跳动,艾辉觉得时间变得异常缓慢,剑的世界扩大许多。

    失去生命的血兽庞大的身躯,带着惊人的惯性,撞向艾辉。

    艾辉的剑尖一挑,血兽的身躯就飞到一边。

    他的动作极快,快到肉眼难以捕捉,手中的龙脊火化作一团虚幻。他就像不可撼动的礁石,所有冲到他面前的血兽,就像被分开的洪水,鲜血、残肢、尸体组成的洪流,以惊人的速度朝两边倾泻。

    急促得令人崩溃的跳动声。

    手掌快得难以捕捉的出剑。

    两者的频率竟然完全一致!

    当光芒散尽。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汹涌奔腾的血色洪流中,那个持剑少年,背影单薄,却巍峨如山。

    一夫当关,半步未退。(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