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一十五章 受惊的田宽
    一秒记住【神馬小說網 】,最快更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他们竟然真的能找到血晶的用法?”

    院长满脸不能置信,城主府研究血晶的都是松间院的一些夫子,然而却一无所得。|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夫子没有研究出来的东西,被学生研究出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还是令院长大吃一惊。

    “已经验证过了。”王贞嘿然道:“有效。”

    其实他心中也很吃惊,艾辉他们希望能够研究血晶的时候,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结果却让人感到意外。

    “因为他们没有上报具体的研究者,所以上面视为他们的团队功劳。艾辉几个核心骨干将得到400点天勋,普通的队员100点天勋。除此之外,每人可以挑选一部传承。”

    宣布院甲一号队的奖赏,王贞也不由有些羡慕。果然乱世才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换在平时,400点天勋,需要多大的功劳!

    这份贡献确实当得了这样的奖赏。

    不同于上次他树立典型的报告,这次的功劳是实打实的大功一件。血晶的用法被发现出来,对整个战局,或者说对这场血灾,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400点的天勋,其实并不足以完全奖赏这么大的功劳,但是眼下的局面,上面也无法给出更好的奖赏,但是王贞相信,艾辉他们一定已经进入高层的视野。

    只要他们能从血灾中活着出去,他们的未来一定不可限量。

    “上面还要求我给他们符合表现的奖赏。”王贞露出苦笑之色:“我这里哪还有什么好东西?剩下的物资,都没什么好东西。看来只能奖励他们一些血晶了。”

    “真是一群出人意料的小家伙。”院长不由感慨,但是他很快又振奋道:“血晶既然有这么大的好处,那可是好事。”

    “没错!”王贞连连点头:“那些出工不出力认钱不认人的家伙,知道血晶的用处,不用我们说,他们都会下死力气去猎杀血纹兽。上面已经发布公告,血晶可以换取天勋值。”

    血晶所蕴含的巨大价值,足以改变许多的东西。

    “金针打造得怎么样?”院长关切地问:“这个才是我们取胜的关键啊。”

    “进度不是很好。”王贞并没有遮掩,而是面带愁色:“我们很多材料不足,那些店铺都变成废墟,很多材料都得在废墟里找。现在城内的血纹兽,数量比之前也要多很多,经常发生战斗,也拖累了我们的进度。”

    “唉,我们得加快了。”院长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援军怎么还不到,真是急死人了。”

    王贞也只有苦笑。

    血林之中,正在养伤的田宽被天空的动静惊醒。

    他摇摇头,估计是两只血禽正在争斗,可惜血禽是他现在力有未逮的猎物。

    田宽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上次那个兵人部的小子,付出了一双手臂的代价,对他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倘若不是在这血纹兽数不清的血林,他的伤势会更加麻烦。

    这几天他吞噬了超过二十只九纹血兽,才堪堪补足自己一半的血灵力。九纹血兽已经开始有自己的意识,所以它们也会有领地意识。这也意味着九纹血兽更加分散,他必须走更多的路,才能找到更多的九纹血兽。

    在身上的伤势没有痊愈之前,他无法使用血炼之法。

    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学习役兽诀,否则的话,早就汇集足够的九纹血兽,那就可以大快朵颐饱餐一顿,自己的伤也不会拖到如此境地。

    其他人的进度,已经远远超过自己了吧。

    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爆炸,闪亮的火光和强烈的元力波动,让田宽一惊,是元修!

    这个时候还敢深入血林的元修,绝对不是无名之辈。如果是一群人,那就是哪一部的精锐,如果是孤身一人,更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他身形一跃,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树干上,借助树冠的掩护,小心地大量着天空。

    当他看清楚天空正在激战的身影,不由大吃一惊。

    身形修长的元修他认识,草杀部副部首郁鸣秋。这可是个大人物,田宽顿时心中有些蠢蠢欲动,如果能够杀死一名副部首,那份功劳……

    田宽眼中闪过一抹贪婪和炽热,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

    哪怕自己在全盛之时,也未必是郁鸣秋的对手。如今自己有伤在身,更非动手的好时机。

    田宽阴冷的目光盯着郁鸣秋的对手,那个人他同样认识,司徒钟。他们六个人之中,田宽最不喜欢的一位,司徒钟阴险狡诈,刻薄寡恩,完全没有一点信用可言。

    司徒钟一身黑色长袍翻飞,就像一只黑色的蝙蝠,在空中不断飞舞。宽大的袖子,上面绣满神秘的血色花纹,田宽知道那才是司徒钟的杀招。

    司徒钟非常狡猾,他的身形隐藏在血禽之中,飘忽不定。

    数目惊人的血禽,就像一团血云,把郁鸣秋围得水泄不通。

    但是郁鸣秋的展现出来的实力,把田宽吓一跳。

    超过百道绿色光箭汇集的球形光雨,毫无征兆从密密麻麻的血禽爆发,血云瞬间被刺破。司徒钟脸色发白,转身就逃,他看上去狼狈不堪,身上的黑袍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孔,看得田宽都心惊胆战。

    田宽大气也不敢出,身体缩在树干后面,直到天空失去两人的踪影,他才小心翼翼出来。

    实在太可怕了!

    那就副部首的实力吗?难怪上面让他们不要与副部首以上的元修正面战斗,而是要把他们引诱进血林深处,用血兽大军去淹没他们。

    他定了定神,他必须尽快把自己的伤养好。而且,刚才那一幕,也让他明白自己之前的计划,只怕也难以成功。就算自己能够完成这个阶段的血炼,也不足以对付郁鸣秋这个级别的强者。

    自己必须要有帮手。

    田宽是个很固执倔强的人,但是能够从如此残酷的筛选中笑道最后,他的脑袋自然不傻。自己需要帮手,而且是听话的帮手,然而他并没有修炼役兽诀。

    他心中一动,有个想法。

    想明白之后,他便立即动身。

    玉绣坊。

    明秀守在师傅的门口,低声汇报:“师弟又立下大功,被奖赏了四百天勋。”

    她的眼中有些哀伤,一开始她还有些不明白,但是毕竟跟着师傅那么久,对师傅十分了解。她知道师傅已经下定决心。

    “你师弟这方面比你强。”韩玉芩平淡清冷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明秀笑道:“师弟自然比弟子强多了。”

    门后沉默了片刻,韩玉芩才缓缓开口:“你师伯怎么样?说实话。”

    明秀心神一震,咬着嘴唇:“师伯衰老许多。”

    韩玉芩幽幽叹息一声,沉默良久,突然开口:“不要告诉你师弟。”

    明秀的娇躯又是一震,眼中的哀伤更浓,她低着头:“师伯也是这样吩咐的。”

    门后的韩玉芩轻笑一声,重归寂静。

    城主府的奖赏,被送到街道上,前来宣布的元修表情很古怪。

    但这却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艾辉像木偶一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任何人只要靠近,就会引起艾辉的攻击。

    端木黄昏不信邪,上去想试一下,结果差点被艾辉一剑刺中咽喉。

    傍晚同学吓得魂飞魄散,还好他最近的实力提升很大,险而又险地闪过,但是后背全都湿透。刚刚干掉九纹血狐带来的豪情壮志,瞬间被粉碎。

    有傍晚同学以身试剑,其他学员很识趣地和木偶辉保持足够的距离。

    “这是顿悟?”前来的元修小声问。

    “没错。”师雪漫摊了摊手,一脸无奈:“所以只能这样了。”

    “明白明白!”前来的元修连连点头,开什么玩笑,地上三具血纹兽尸骨未寒,这院甲一号队的实力,真是强得离谱。

    天勋什么的,大家已经有点麻木,无法马上兑现的奖励在绝大多数学员们眼中看来,是没有多大的意义。明天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知道,天勋再多也没什么用。

    反倒是传承和血晶,惹来大家的一片欢呼。

    这两种东西,都是大家眼下最需要的东西。

    师雪漫制止了大家马上挑选的举动,指了指艾辉,解释道:“等他醒过来,我们再一起挑选。”

    本来准备冲过去的学员,立即制住身形,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挑选。

    看不过眼的傍晚同学实在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我不是等他,我是不需要传承。”

    说完转身走到一旁,自顾自修炼起来。

    城主府元修大吃一惊,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像木偶一样呆立的艾辉,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这些人中如此有威望!

    对于一个松散的队伍来说,这是多么难得。

    “没问题,时间截止到今天晚上十二点,在这之前可以随时到城主府去挑选。”城主府元修叮嘱完才转身离开。

    看到元修离开,师雪漫问楼兰:“楼兰,我们现在有多少颗血晶?”

    “二十六颗。”楼兰给出精准的数字:“奖励的血晶品质比较低,有十颗。九纹血兽的血晶品质更高,有十六颗。”

    师雪漫脑海中浮现刚才艾辉对端木黄昏挥出那一剑,那一剑换作自己也很危险。

    这个家伙有点强悍得离谱吧?

    等等,这么强悍的木偶,不好好利用一下,有点亏啊……

    想想她和傍晚,哦,她也开始叫傍晚了,杀血兽杀得那么费劲。

    师雪漫眼前一亮,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