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一十三章 反差和定格
    艾辉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拖后腿的人,他现在的状态确实非常糟糕。 他很想说换人来,但是没人能够胜任。胖子的重盾第一下就被轰碎,现在肯定吓破了胆。艾辉很了解胖子,胖子距离合格的重盾手还很遥远,能够撑这么久没有怂已经是难能可贵。

    这一下实在冲击太大,超过胖子的承受能力。

    放在刚刚接触这些学员的时候,他肯定把他们当做炮灰,自己先跑了再说。但是现在,这么多天下来,大家在一起也经历过不少战斗,再让艾辉无视他们的生死,他做不到。

    九纹蜥蜴的速度比不上九纹猫,但是也绝对比大多数的学员要快。它的攻击力更加惊人,就连艾辉也不敢保证自己哪怕全胜之时,能够抵挡它的正面攻击。

    其他人更没有这个能力,倘若九纹蜥蜴闯入队伍之中,那绝对是虎入羊群。

    艾辉必须挡住九纹蜥蜴。

    他现在靠的是手上的龙脊火,龙脊火不时闪动着闪电的光芒,发挥了无比重要的作用。除非像座云鲸那样庞大而强大的荒兽,绝大数生灵对于闪电的恐惧,就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否则的话,按艾辉凌乱的攻击,他现在早就被九纹蜥蜴吞得连渣都不剩。

    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艾辉不知道,九纹蜥蜴固然强大,但是还不到让他感到绝望的地步。他的状态,却差到从未有过的地步。

    艾辉遇到过敌人过于强大而被逼到绝境,也遇到过自己的反应跟不上自己敏锐的剑胎状态,但是像今天这样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对于擅长控制的家伙来说,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就像是剑客失掉手中的剑。

    他依然保持冷静,剑胎能够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名剑客,而历经生死锤炼出来的冷静,才是他最后的武器。

    他努力让自己无视头重脚轻的感觉。努力让自己无视天宫里晃荡的元力,涣散的精神一点点被他努力集中,汇集在自己手掌中的龙脊火。

    这是他的经验,当遇到干扰很多的时候,把注意力集中在一点,才有可能排除干扰。

    他忘了北斗,忘了元力。忘了剑招,他所有的心神全都在龙脊火上。

    比如龙脊火与九纹蜥蜴血光撞击瞬间剑身的颤动。比如薄薄的剑刃破开空气时。气流掠过菱晶产生的细小漩涡。

    他第一次如此专注于龙脊火,他发现了很多以前他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比如龙脊火的剑身并非笔直,而是有着微小的波浪弧度。比以前更轻盈的剑身,是因为电芒不断淬炼剑的本身,原本的木质剑身有着无数有如蜂巢却比针尖更加细小的孔洞。大量细小的电芒,从这些密密麻麻的细小孔洞流窜而出,在剑身表面汇集,形成肉眼可见的闪电。

    当龙脊火与九纹蜥蜴周身的血光碰撞的瞬间,他看到闪电就像铁树银花一样炸开。无数电芒就像银蛇一样,在血光中游走,破坏着血光。

    但是比起浓郁的血光,闪电要弱小得多。

    九纹蜥蜴的血光,并非肉眼看到的一团红光,而是一团不断高速旋转的血芒。血芒是锯齿状,高速旋转之下。充满破坏力。

    连续观察几次交锋,当龙脊火又要和血光接触时,艾辉心神一动,角度不对!

    几乎想也没想,手中龙脊火顺着血芒旋转的方向切入,龙脊火一下子没入血芒正中。剑身的电芒陡然在血纹内炸开。

    几道细小的电芒分叉,落在九纹蜥蜴的鳞片上,九纹蜥蜴吓一跳,仓皇后退。

    艾辉也不追击,而是呆呆地立在远处,他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在剑上。

    桑芷君他们惊喜地发现,艾辉的表现比之前要好了许多。他居然挡住了九纹蜥蜴的进攻。只是场面看上去有点古怪,艾辉没有半点平日的灵气,而是看上非常的呆滞。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木偶一样。只有九纹蜥蜴攻击他的时候,他才会做出反应。

    而这时的反应,却如同换了一个人,奇快无比做出恰到好处的反应,有的时候是格挡,有的时候顺势反击。有的时候,甚至不是剑招,看上去就像是随手一挥,然而效果却是极佳。

    在这短暂的电光火石之间,艾辉展现出的是一位绝世剑客的风采。

    偶尔两次,艾辉甚至占据优势,桑芷君他们都能看到是绝好的机会,但是只要九纹蜥蜴一后退,艾辉又重新陷入呆滞状态。

    屡屡错失良机,让桑芷君好几次都想大声提醒艾辉,但是她也看得出来艾辉的状态有些奇怪,不敢乱喊。

    木偶般的呆滞和接触瞬间的高水准,两者之间巨大的反差,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而且还是出现一场危险至极的战斗之中,目睹这一幕的其他人心中浮现怪异的感觉。

    怪异归怪异,但是艾辉已经从正面缠住九纹蜥蜴,对其他人来说,这已经足够。

    所有人的攻击,没有任何顾忌地轰向九纹蜥蜴。

    楼兰的血晶元力汤,效果极其出色,整个队伍现在境界最低的都有六宫,大部分七宫,而像姜维这样本来实力就不错的,已经开启八宫,距离小圆满只有一步之遥。

    虽然靠外力提升境界,是许多人不屑的事情,对未来的修炼也非常不利。但是对于在生死间挣扎的大家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

    先活下来再说。

    突然提升这么多的境界,他们还没有适应。现在有艾辉挡在最前面,大家的心态要放松许多,没有那么紧张,发挥也在不断变得更好。

    学员们的变化从九纹蜥蜴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攻击凌乱不堪,看上去声势骇人,但是九纹蜥蜴丝毫不以为意。现在学员们的招式更加娴熟,元力更加凝聚,攻击也变得更加有条理,威胁立即激增。

    九纹蜥蜴周身的血光很快变得残缺不齐,它也察觉到危险。

    它突然转身,一下子蹿了出去。

    桑芷君他们被血纹蜥蜴这样的突然变故给惊呆了,这是……逃跑?

    艾辉就像木偶一样呆在原地,对九纹蜥蜴的逃跑混若未觉。

    九纹蜥蜴一直跑出去两百米才停下来,它转过身体,面朝艾辉。

    它的眼中闪动着凶厉的光芒,身体伏在地上,蓄势待发。

    四肢猛地蹬踏地面,九纹蜥蜴就像离弦之箭,朝艾辉冲去。每一步,地面都是一颤。它的速度开始不断增加,越来越快,随着它速度的激增,周身的血光也随之激增。

    轰隆声不绝于耳,桑芷君他们就像站在不断震荡的鼓面,几乎难以站立。

    转眼间,九纹蜥蜴周身的血光浓郁到把它的身体都彻底遮住。红色的光影开始变得模糊,低沉的啸音不但拔高,它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带着摄人心魄的呼啸,拖着长长的红色残影,以无可抵挡的威势轰向艾辉,

    桑芷君姜维等人的脸色大变。

    “拦住它!”

    两手空空的胖子突然疯了一样从人群冲出去,朝艾辉扑去。

    但是为时已晚,宛如流光呼啸的九纹蜥蜴,准确击中艾辉。

    不……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每个人的瞳孔,都被耀眼的红色流光淹没。

    轰!

    充满毁灭性的力量,在这一刻爆炸,巨大的音波和气浪就像海啸一样席卷全场。每个人下意识护住自己,****的碎石就像密集的箭雨,反应稍慢的学员,身上暴绽几朵血花,想起一片的闷哼。

    但是没有人管这些,所有人此时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完了。

    再乐观的人也不敢想象,倘若没有艾辉这支队伍会成什么样。艾辉早就成为这支松散队伍的核心,成为大家的主心骨。

    艾辉……

    气浪带着碎石烟尘,像一面呼啸的墙,从他们身上碾压而过。

    场内的情况,呈现在大家眼前。

    等等!

    几乎在瞬间,所有停止跳动的心脏,突然疯狂跳动。

    直径朝过五十米的巨大蛛网状裂痕正中心,一个少年横在身前的剑,抵住满脸惊愕的九纹蜥蜴像匕首一样的牙齿。

    九纹蜥蜴冰冷的眼睛几乎快凸出来,流露出惊愕、恐惧和不解,它不明白为什么。

    画面再次定格,全场鸦雀无声。

    桑芷君姜维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幕,他们忘记做出任何反应,眼前的画面,好像有一种异样的魔力,陡然攥住他们的心脏,疯狂跳动的心脏又是一紧。

    在这片寂静中,胖子呼啦的脚步声异常清晰。

    顶着气浪的胖子视野恢复清楚,脚步下意识地减速。

    不断抖动的视野中央,是一个熟悉的背影,在蛮荒的时候出现过无数次的背影。

    阿……阿辉……没死……

    呆了一下的胖子,一下子没刹住身形,硬生生冲到艾辉的身后两米。

    然后……他看到了艾辉的剑挡住的九纹蜥蜴……犬牙交错的森森白牙,上面还挂着丝丝缕缕血丝……

    它离自己好像有点近……

    有点近……

    胖子的脸从白变红,由红再变白,他猛地转身,干嚎惨叫着连滚带爬手脚并用往回冲。(未完待续。)

    p</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