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零八章 微弱的气息
    郁鸣秋呸吐了口唾沫,看着远处游弋的猛禽,脸色阴沉。

    战斗的艰难,超出他的想象。

    这些猛禽,比他想象得更加难缠,最难缠的是它们的数量。短短的半天时间内,九纹血禽,他就击杀超过十只。各种品种,鹰隼、秃鹫等等,还有很多他不知名的血禽。大概是因为中了血毒之后,模样变化太大,他认不出来。

    模样千奇百怪,但是有一点却非常统一,身上的血纹都是九道。

    他嘴上大大咧咧,但是毕竟经历过血火的精锐,这么明显的特征他当然不会视若不见。他猜测血纹的数量很有可能和它们的等级有关,荒兽也有类似的特征标记。

    九纹血禽的实力不弱,但是在身为部首的郁鸣秋眼中,还是不够看。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而且非常狡猾,在他不远处游弋。没想到,他修炼的是弓术,一连射杀了几只之后,这些血禽飞到更远的地方吊着。

    为了摆脱这些血禽,郁鸣秋钻入下方的血林。然而情况更加糟糕,血兽简直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

    不得已,他只能又飞上天空。

    为了摆脱血禽,他全速飞行。但是每次他快要甩掉屁股后面的血禽,前方就会飞来黑压压一片的血禽,铺天盖地,他不得不迎战。

    一迎战,速度就降下来。

    花了不少力气把阻击的血禽干掉,身后的血禽又追上来。结果导致,他身边环绕的血禽越来越多。

    “这么抢手?难道小爷其实是血禽界的美男子?”

    郁鸣秋自言自语,一脸无奈。

    他始终怀疑有人在暗中指挥,但是他想尽办法,都没有找到对方踪影。大大小小的战斗他经历的不知凡几,但是这么诡异邪门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遭遇。

    把大鸟都杀干净,看你出不出来!

    “美男子的宿命,从来都是辣手摧花啊!”

    郁鸣秋满是对命运的感慨和无奈。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几十丈外,手中大弓满月,一箭射爆一头九纹血禽的脑袋。

    “血禽界又岂能例外?哦。你是公的,不好意思,真正的美男子从来都是男女通杀,雌雄皆伏。”

    一箭双雕!

    “完美的弓术!完美的男人!连明秀都无法拒绝的男人!还好大师兄不在……”

    郁鸣秋嘴里噼里啪啦,手上没有一点手软。身形如电,左突右冲,手中的箭光神出鬼没,却又从不落空。

    转眼间,天空洒血,羽毛乱飞。

    花了整整十分钟,全场被他肃清,他喘着粗气,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真难为自己了,这么完美的男人干这种粗活。实在太不合适。”

    这次似乎把暗中的敌人震住,他飞了几十分钟,也没有在遇到一只血禽。

    飞着飞着,他觉得不对劲。

    停下来,四下张望,入目所及,全都是起伏不定的森林血海,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的脸色一点点发白,该死,自己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美男子从来都不认路……

    师雪漫对城主府的了解非常到位。她和端木黄昏一同前往城主府。王贞虽然很意外院甲一号队竟然对血晶感兴趣,但是给予最大的支持。

    不仅把各队的血晶全都交给院甲一号队,还拨了一批人帮他们搜集法宝和海宝。

    唯独工匠,一个也没有。

    这个时候。师雪漫他们才知道城主府接下来的计划,围绕着韩玉芩大师的“以城为布”。

    战斗状态的效率都很快,没有谁会浪费时间。

    当师雪漫他们返回兵锋道场的时候,第一批血晶和法宝海宝都送到道场。

    血晶的工作,全都交给楼兰。

    “以城为布。”师雪漫看了一眼艾辉:“计划的设计者,是你的师傅王守川。执行者是你师娘韩玉芩大师。”

    当她知道“以城为布”的时候非常吃惊,以城为布,这是什么样的气魄!如果不是这个计划已经得到刺绣大师韩玉芩的亲自认可,她一定以为这是胡闹。

    从来没有人做过类似的事情。

    设计方案的是王守川,韩玉芩的丈夫,艾辉的老师,除此之外,她对此人一无所知,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她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但是看上去城主和院长,对“以城为布”赞不绝口,而且所有的布置全都围绕这个计划进行,可见对此信心何等充足。

    “师傅师娘!”艾辉大吃一惊,但是很快冷静下来,毫不犹豫道:“我相信师傅师娘,说说织以城为布。”

    师傅师娘出手,艾辉顿时心中大定。师傅师娘都是骄傲的人,会伸手那一定是有一些把握。艾辉有些激动,想着能看到师傅师娘大发神威。

    师雪漫道:“大致来说,整个计划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需要打造九根巨大的金针,据说九根金针的非常精细,现在工匠正在全力赶造,这阶段我们帮不上忙。金针打造好了,需要钉在松间城的九个节点,才能引导松间城的元力,使之连接起来。我们的任务估计主要集中在这一阶段。”

    艾辉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真希望金针快点打造好。”

    身为弟子,怎么也不能错过这次大事啊!

    师雪漫第一次在艾辉身上看到这样的神情,在她的印象中,无论什么时候,艾辉都是从容不迫,镇定沉稳,很多时候甚至冷酷得不近人情。

    只有这次,她才在他身上看到属于这个年龄的情绪。

    “我们需要先坚持过这段时间。”师雪漫提醒道:“血纹兽的攻击会越来越猛烈,我们的处境会越来越艰难,精锐组的伤亡很大,我们起码需要先坚持到韩师出手的那天。”

    她心中有些伤心,师家道场已经有好几人牺牲。

    师家道场护卫的水平比较高,都编进了精锐组,这次的死伤很大。

    她有些担心永正叔,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去影响城主。也许城主会看在她的面子上,保全永正叔,但这是越权的行为,只会让永正叔和家族蒙羞。

    全城******意味着每个人都需要贡献自己的力量和生命,无人可免。

    刚刚经历了一场苦战,每个人都是疲倦到极点,解决完最主要的问题,大家心神松懈下来,就连师雪漫这样的铁人,都感觉吃不消。

    端木黄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个木桩。仔细看,才发现这个家伙已经睡着,嘴角隐约可见一条晶莹的水线。

    他今天彻底透支。

    大家东倒西歪,全都陷入沉睡。

    艾辉没有沉睡,而是盘坐在地,扶着手中焕然一新的龙脊火。越是劳累,越是修炼的好时机,只要能承受极度的疲倦,修炼的效果会出奇地好。

    极度疲倦状态,人的精神和思维是极度发散,想要把它集中起来非常困难。

    拥有剑胎的艾辉却不一样,剑胎修炼的就是精气神。

    精气神是无形之物,无形之物从来都是孕育自有形之物,艾辉平时的修炼奠定良好的基础。

    艾辉很快就感受到,这次入定,剑胎和平时不一样。

    它缓缓的跳动,艾辉仿佛置身在山谷溪水之间,汩汩的水声,传入耳中。但是很快,汩汩的水声消失,艾辉感受到另一个心跳。

    极其微弱的心跳,就像风中随时可能熄灭的残烛。

    那是……

    艾辉定下心神,仔细感悟,把元力运转的波动滤去,在一片茫茫虚空中去寻找这微弱至极的心跳。

    龙脊火!

    当艾辉找心跳的来源时,心神虚空出,浮现七个微弱的光点。

    它们的光芒是如此微弱,微弱到几乎难以分辨。

    同样微弱的,还有它们的气息。

    淡淡的气息……有点熟悉的气息……剑的气息!

    艾辉的心猛地一跳,心神差点失守。

    这七块海宝来自一把飞剑,或者一件和剑有关的法宝,哪怕经历银雾海千年的腐蚀,残留之物受到微弱的灵力激活,依然散发出淡淡的剑意。仿佛蒙尘千年的宝物,拭去表面的尘埃,露出属于它的光芒。

    艾辉心中狂喜。

    对他而言,能够揣摩来自修真时代的剑意,是一件多么奢侈,多么梦寐以求的事!

    强自按捺心中的狂喜,他的心神渐渐归于平静。

    感受着那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微弱剑意。

    道场一片安静。

    道场的深处,单独的房间灯火通明。

    被赋予重任的楼兰正在进行着忙碌的实验。

    “血晶解构尝试12,沙核开始记录,媒介,海宝编号12,尝试导出未知力量,失败!”

    ……

    “血晶解构尝试37,沙核开始记录,媒介,海宝编号37,尝试导出未知力量,成功导出,开始力量分析,分析中,力量属性未知,建立模板,名称血灵力。进行深度分析……”

    ……

    “血灵力和元力对比分析方案19,沙核开始记录……”

    ……

    “血灵力与木元力触碰反应,沙核开始记录……”

    ……

    “血灵力与土元力碰撞反应,沙核开始记录……警报!血灵力侵入沙核!沙核防御开启!沙核防御失败!沙核封印受到破坏!沙核封印部分解除!警报!沙核元力干涸……替代方案,沙核开始吸收血灵力……血灵力吸收中……吸收中……吸收中……”

    ……

    “吸收完毕。”

    “子夜激活。”(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