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零五章 青花·冰裂纹
    “没想到城主竟然是黎明血战的幸存者。”

    说话的夫子,是陶一伟,也是王守川最好的朋友之一。

    陶一伟是整个松间院表现最好的夫子,不仅在战斗中表现得很沉稳,而且带领学员的战果都非常出色。连续的战斗,把他身上的书卷气几乎一扫而空。现在的老陶就像换了一个人,大概就是最熟悉他的王守川,看到他都很难一眼认出来。

    如果陶一伟看到王守川,同样难以认出来。

    这场血灾就是座大熔炉,大家都被丢进去,很快就会换了模样。

    陶一伟之前对王贞非常不感冒,但是这次,他的语气罕见多了几分尊敬。

    两人一边全力飞行,一边道。

    “是啊。”院长也有些感慨,他之前也只以为王贞只是个普通前线退役的老兵,没想到却有这么大的来历。

    他忽然想起,他曾经问过王贞的腿什么时候受伤的,王贞但是说的是十年前。

    十年前,最轰动的莫过于黎明血战。

    十年前,叶白衣,于弱冠之年,率领冷焰部精锐四十二人,辅兵八十人,面对茫茫兽潮,坚守火峡谷十五天。

    此战始于黎明,结束于黎明,故称之为黎明血战。

    战斗结束,幸存者六。

    火峡谷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从此终年血腥不散,寸草不生。

    叶白衣一战成名,从此青云直上,最终取代不得人心的乐不语,在二十二岁是登上冷焰部部首之位,天下尊称叶冷焰。

    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十三部部首。

    黎明血战是近二十年来最著名的战斗之一,此战之惨烈,五十年来无出其右者。

    五行天面对蛮荒,早就开始逐渐占据优势。逐步扩张才是五行天近几百年来的主调。黎明血战的特殊之处,便在于兽潮的发动,来得没有半点预兆,才陷入如此艰难的局面。

    当院长和陶一伟听到王贞竟然是黎明血战的幸存者,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难怪王贞始终没有说,自己是出自哪一部。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陶一伟摇头感慨:“黎明血战的英雄,竟然跑到我们松间城,我们松间城看来真是个福地啊。”

    “对我们来说是好事。”院长之前觉得弯王贞的指挥不好,现在明白王贞的身份。立即觉得是情况的危急程度超过他的想象。

    陶一伟道:“他对院甲一号队的信心很足。”

    他想到了老王的学生艾辉,这是院甲一号队中他唯一熟悉的队员。再想到王守川的设计稿,对自己多年的老友,他打心眼里佩服,老师和学生都很厉害。

    “我不是对他们信心不足。”院长想到自己刚才的反对,辩解道:“他们还是孩子,怎么承担得了?”

    “说不定他是觉得院甲一号队里面能出个叶冷焰呢。”陶一伟笑道。

    院长哈哈两声:“哪有那么好的事。”

    说的人只是开个玩笑,听的人也是当个玩笑。

    十三部部首,哪一个不是了不得的人物?说他们是五行天最强大的十三个人。那可肯定是不对的,但是说他们十三个都是五行天最强大的元修之一,那一点都不会错。

    每一位成为部首的人,天下便会在其姓之后。以部首之名来称呼他,以示尊敬。

    部首不仅仅是一个部的首领,行使着生杀大权,还是这一部的精神象征。想成为一部部首。顶尖的实力只是其中条件之一,其次还需要有独特的人格魅力,麾下强者愿意追随。为其卖命。一旦部首所为,不被大家的认同,他同样无法在部首之位呆多久。

    大家对王贞的所有不信任,此刻全都消失。

    有一位历经过黎明血战这般惨烈战斗的老兵坐镇指挥,还无法胜利,那就只能说明情况确实超过他们的能力范围。

    忽然,前方强烈的波动吸引两人的心神。

    “木元力……是青花!”院长的脸色微变,脱口而出:“端木黄昏!”

    院长对端木黄昏的了解比其他人要深得多,才能第一时间辨认。端木家的天才,为他的松间院赚足了声望,是松间院的第一天才。

    如此强烈的元力,远超过端木黄昏的境界。

    院长顿时心急如焚。

    端木黄昏定格的十指,指向血蚯蚓。

    围绕端木黄昏高速旋转的青花,骤然消失,下一刻,砰地一声轻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无数青花炸开,就像青色的雪花,把血蚯蚓笼罩。

    端木黄昏的眼神却变得更加犀利狂傲,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冷,定格的十指遽然收紧。

    噗!

    他喷出一口血雾,脸上神情却没有半点改变,就像是喷血的不是自己一般。

    刚刚炸开的青花,突然消失,而血蚯蚓通红的身体上,布满青色的花纹。杂乱错落的青花布满血蚯蚓全身,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青花瓷蚯蚓。

    天空中的端木黄昏忽然站直身体,嘴角的鲜血也不擦拭,挺拔的身姿在空中说不出的潇洒不羁。

    就像是干坏事的小朋友,露出的不怀好意的笑容,在俊美无双的脸庞绽放。

    从容洒脱轻轻一拍手掌。

    【青花·冰裂纹】!

    咔咔咔!

    无数裂纹就血蚯蚓身上的粘液层蔓延,就像冰川上冰层碎裂的声音。

    血蚯蚓受到寒冷的刺激,疯狂扭动。

    咔咔咔!

    碎裂的声音越发密集,天空的端木黄昏,就像一位彬彬有礼的魔术师,在等待表演的谢幕。

    大快快的冰块,从血蚯蚓的身体掉落,那是冻成冰块的粘液。

    血蚯蚓的身体,终于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铁妞,血纹!”

    艾辉怒吼着冲上去。

    师雪漫听到“铁妞”两个字,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只有死死攥住云染天的手指暴露她心中的怒火。

    斜切、烟闪,艾辉疯狂不顾一切地吧龙脊火刺入血蚯蚓的血纹中。

    师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同样如同狂风暴雨,每一枪都缠绕着雪白的云雾,而带出来的,是不知道膨胀多少遍的血雾。

    还有余力的桑芷君此刻也咬牙抽出兔毫箭,射出的兔毫箭,化作一蓬如同牛毛细雨的光芒,没入血纹之中。

    血蚯蚓惊人的生命力,在此时展现无遗,它疯狂扭动身体,二十多米如同水桶粗的身体,只要抽中什么,什么就粉碎。

    艾辉此时完全陷入疯狂,烟闪的穿刺效果在这个时候不是很好用,他便一边上跳下蹿闪躲血蚯蚓的攻击,一边不断对着血纹使用斜切。

    一剑接一剑,斩在同一道血纹。

    啪!

    忽然,龙脊火落空,水桶粗的血蚯蚓,被他硬生生切断。

    远处的学员们响起一片欢呼声。

    身体被砍成两截,血蚯蚓依然不死,两截身体都在扭动。但是艾辉立即发现,切断身体之后,两半截血蚯蚓的力量锐减。

    啪,师雪漫也斩断了一截。

    那些没有什么发挥机会的近战学员们,此时一哄而上,就连胖子都提着一把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破刀,砍向血蚯蚓。

    人多力量大,学员们严格按照艾辉的命令,只砍血纹。九道血纹的血蚯蚓,被硬生生砍成十截。强大的血蚯蚓,终于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

    匆匆赶来的院长老陶和精锐组,恰好看到大家最后呼啦蜂拥而上的场面。

    再看到地上完完整整的十截蚯蚓残尸,大家心里有些发毛。

    都说院甲一号队实力超群,如今一看,实在有点吓人……

    所有人都累得半死,瘫坐在地上。

    连天空落下元修,大家都没有力气搭理。只有艾辉看到这些人凑到血蚯蚓的尸体前的时候,提醒道:“别乱动啊,血晶是我们的。”

    精英组队长对艾辉的语气也不生气:“放心,血晶有谁要?不错啊,居然能干掉一只,不能小看你们。”

    艾辉有气无力应道:“好说,老兄怎么称呼?”

    “我姓张,你喊我老张就行。”老张笑嘻嘻道:“你们不用介绍,院甲一号队,现在可是大名鼎鼎。以后老张我们遇到麻烦,各位遇到的话,还请帮衬帮衬。这几颗血晶,我们之前的战利品,和小兄弟们交个朋友。”

    艾辉有些意外地打量了两眼老张,觉得这人不错,点头道:“那多谢老张你了。只有我们遇到,能帮忙一定帮忙。”

    他可不会把话说死,血晶虽然是好东西,但是不值得搭上自己的小命。

    对方也不介意,笑道:“好说,大家也算认识了。我这边还有任务,先走了。”

    看着对方远去,艾辉扯着喉咙:“楼兰,打扫血晶。”

    “没问题,艾辉!”楼兰欢快道。

    艾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端木黄昏:“白眼狼,实力不行就不要逞强,啧啧,我还以为你有把握。原来只是赌一把。”

    端木黄昏懒得理会艾辉,他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心中只觉得说不出的亢奋。

    虽然受伤,而且还是受伤不轻,但是刚才的战斗,却是一扫他心中郁结的火气,说不出酣畅淋漓,他全身都舒爽至极。

    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这才是他端木黄昏!

    可以死,却一定要光芒万丈!

    可以死,也一定要在天空之上接受世人的仰望!(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