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零三章 新血兽
    “严海,你来晚了。【鴓凰 更新快  请搜索f/h/x/s/c/o/m】”队长有些不满。

    “遇到一只血蚂蚁,受了点内伤。”严海解释道。

    虽然城市的血蚂蚁大多被肃清,但是零星的血蚂蚁还是经常出没,容易伤到人。

    他苍白的脸色,让队长的脸色放缓许多:“没受外伤就行。要不然只能送你去隔离了。大家都小心点,总是会有零星的血蚂蚁。今天我们的任务不重,血蚂蚁清除得差不多,咱们就是守住地下的通道口,遭遇袭击我们就示警。明白吗?”

    “明白。”稀稀落落的回答响起,大家的士气都不高。

    队长没说什么,他自己也没什么士气。就在昨天的战斗,他们队伍死了大半,只有三十多个活下来。虽然补充了新人,依然无法给他带来半点安全感。

    仿佛坐在那里等待死亡的感觉,令人绝望。

    他们今天驻守的位置是位于城西的一处小山丘,那里有许多的地道,全都是血蚂蚁的杰作。松间城的下方,已经是千疮百孔。城主府对这些地下通道也束手无策,连封石都没用,还有什么能够抵挡?

    大家只能祈祷其他的血兽,并不喜欢挖洞。好在血蚂蚁的个头比较小,体积稍大的血兽无法顺着这些拳头大小的血洞潜入。但是依然有着许多潜在的危险份子,比如那些个头不大的昆虫,很有可能借助血蚂蚁的地洞潜入。

    围绕地洞城主府布置了大量的陷阱之类,至于能不能抵挡血兽的脚步,谁也不知道。所以每个地洞周围,都有人值守,哪怕不能抵挡,也能起到示警的作用。

    小山丘的位置背风,大家都缩在没有风的角落。

    “今天是第五天吧?”忽然有人问:“我们真的会有支援吗?再过十天?”

    大家沉默一片,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也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

    城主府一直宣称,只要大家能坚守十五天。就能等到救援的队伍,五行天高层不会对他们见死不救。

    严海看了一眼队长。

    两人的是邻居,关系很好,他刚到松间城的时候。受过队长很多的照顾。如果说整个松间城,他最不想谁死的话,那就是队长。

    队长的为人,严海心中非常敬佩。和自己的胆小懦弱相比,他觉得队长各方面都比他强。他天赋平平。性格懦弱,否则又怎么会那么早的淘汰出局?

    他不止一次在想,也许自己把队长变成血修?

    他有些犹豫,他不知道队长愿不愿意接受?

    严海无比坚信,神之血才是最好的道路,以队长的才能,很快就能够在组织里脱颖而出。可是,和他不一样,队长有家人。

    严海加入神之血很长时间,他很清楚血修和元修之间那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这种鸿沟。当出现在和亲人之间,是世间最残酷的事情。

    有些痛苦,比死亡更加痛苦。

    不到最后关头,他是绝对不会把队长变成血修。队长重情重义,在此时反而成为他的软肋,会更加痛苦。

    他不想队长怨恨自己,无论出于什么原因。

    死亡挣脱一切,活着承受一切,有些时候,很难说哪个更好。

    “你好好休息。我帮你值守。”队长对严海道。

    严海望着队长,嗫嚅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队长拍拍他的肩膀,朝他笑了笑。

    说完便转身走到一处地洞口附近。盘坐下来。

    严海在胡思乱想中昏昏沉沉睡去,小鬼被斩杀,对他心神的伤害极大。

    忽然,凄厉的警报声把他惊醒,他猛地弹地而起。

    “小心!有东西来了!”队长站起来,大声提醒大家。

    一道红光。从地洞里飞出,穿过队长的胸膛。

    “不!”严海尖叫一声,面容扭曲,他呆呆站着,看着队长眼睛的光采一点点黯淡,变得空洞,身体轰然倒下,扬起一蓬尘土。

    周围的惨叫不绝于耳,严海充耳不闻。他苍白瘦削的脸庞,此刻像失了魂一样,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倒下的队长,一动不动。

    红光就像诡异的剑光,在空中转折变向自如,快如闪电。

    转眼间,地下就尽是尸体。

    红光才落在地上,赫然是一只胳膊粗的血蛇,通红的鳞片上,布满清晰的黑色血纹。冰冷的血瞳,没有半点情感。它盯着呆若木鸡的严海,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眼前猎物身上有它们的气息。

    血蛇盯着严海一会,便弹射消失不见。

    凄厉的警报在城内几个地方同时响起,立即拨动所有人的神经,血蚂蚁才刚刚清剿完,新一波的血兽也开始出现。

    “我们根本没有缓冲!”院长神色愠怒:“五到七天?你不是说他们的蜕变需要五到七天?该死!血蚂蚁从第一天就开始进攻我们!”

    “说明我们错误预估了形势。”王贞淡淡道:“现在这波,可能就是完成蜕变的第一波吧。”

    “报告!有六处发出警报,驻守的队伍……全都覆灭了。”前来汇报的元修颤声道。

    王贞沉默片刻,沉声道:“是什么血兽?”

    “暂时我们能确定的是,有血蛇,血鼠和血蝴蝶。”元修道。

    王贞自言自语:“上一波全都是血蚂蚁,这一波已经开始出现不同的物种。看来它们要开始完成新一轮的蜕变,我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血纹呢?”

    “血纹很清晰。”元修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比血蚂蚁的血纹还要清楚。”

    “派精锐组猎杀它们。”王贞断然道,哪怕形势越来越危急,他心中也没有放弃:“组织学员和一般的民众,在城市的各个位置,我们都要安排岗哨。我们要知道,血兽到底在什么位置。”

    “是!”元修连忙道。

    精锐组是松间城最核心的力量,是各家道场的护卫之类,实力比学员和民众组织起来的队伍,要强大得多。

    院长倒抽一口冷气,他知道王贞原本的计划,王贞本来预计在第九天左右,才会全面投入精锐组。

    比计划整整提前了四天。

    “通知院甲一号队,让他们准备出击。”王贞突然道。

    “不行!”院长下意识反对:“他们还是孩子!还有,别忘了他们的身份!”

    王贞突然暴怒:“身份!现在谁的身份都没用!所有人都要战斗,他们要战斗,你要战斗,我也要战斗!所有人都在为自己战斗!”

    院长第一次看到王贞如此暴跳如雷,他反而冷静下来:“你觉得他们有能力胜任?”

    院长的冷静,让王贞的怒火平息不少,他努力放缓语气:“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们有潜力。我一直在关注他们。他们的进步,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快,他们的适应能力,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好。他们是表现最好的小队,是最具潜力的小队。他们有可能变成我们手上最好的牌!”

    院长大吃一惊:“你把赌注压在他们身上?”

    “没错。”王贞沉声道:“我想过所有的可能,我们都撑不过十五天。直到昨天,我才意识到,这个必死之局,有两个变数。一个变数是韩师和王守川,我没有想到,王守川真的能够完成设计。现在的问题是,韩师能不能实现?我们能不能坚持到韩师封镇松间城的那天?”

    院长下意识地问:“还有一个变数是院甲一号队?“

    “没错!我是从上次他们打败血纹蚂蚁,才突然意识到,院甲一号队同样是个变数。他们的潜力可能比我们想象得更大,成长性惊人。艾辉现在已经七宫,战前是多少?师雪漫的战斗力开始要爆发了,她的实力是所有人最强,只要适应战斗,她就是我们的王牌。端木黄昏呢?看看他这次的表现,脱胎换骨。还有其他学员,实力都是突飞猛进。我为什么把那么多的资源给他们?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才是他们的极限,他们是一群天才,也许他们能创造奇迹。”

    院长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也许他们会死,他们能不能适应这么高强度的战斗?是个未知数。”

    “但是值得赌一把。”王贞深深看了他一眼:“如果他们死了,就说明他们不是变数,我们谁也逃不掉。战斗,然后不断胜利,越变越强,他们必须闯过去,我们才能看到希望。”

    院长摇头:“没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能提升那么多。”

    “你忘了黎明血战。”王贞淡淡道:“你看,也是十五天,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院长呆了一下:“那是传说……”

    “那不是传说。”王贞看了他一眼:“因为我就是幸存者。”

    院长呆若木鸡。

    就在此时,忽然一位元修急匆匆赶回来:“报告,疑似院甲一号队遭遇血兽袭击,正在激战!”

    院长和王贞脸色同时色变。

    “没有支援吗?”院长急声问。

    “支援正在朝那边进发。他们的驻地离精英组比较远。”元修看了两位大人一眼:“最近的元修,赶过去大概需要五分钟。”

    五分钟……

    院长的脸色刷地白了,五分钟对于一场激烈的战斗,已经足够它结束。哪怕他现在从城主府飞过去,也需要十分钟。

    王贞反而笑了:“你看,不用选了。”

    院长恨恨瞪了王贞一眼,腾空而起,他还是放不下这些学员。

    王贞脸上的笑容消失,目光中充满担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