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零一章 龙脊火之变
    “楼兰,有什么发现吗?”艾辉有些期待地问楼兰。

    他之所以坚持把血晶带回来,就是因为他有一个万能的楼兰,说不定楼兰会有所发现呢。

    “很抱歉没有,艾辉。”楼兰摇头:“这种晶体和楼兰见过的所有晶体都不相同。晶体内的毒性已经消失,转化成一种非常奇怪的力量,可能就是艾辉你说的血灵力。但是楼兰的沙核中没有此种力量的记载。艾辉,全新的材料是需要长时间的研究,才能发现它的用途。”

    艾辉心中有些失望,但是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那么容易,城主府早就发现。

    “不需要抱歉,楼兰,你已经很厉害了,大家都很佩服和喜欢你。”艾辉真诚道。

    “真的吗?艾辉。”楼兰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艾辉忽然扯着喉咙喊:“大家说,楼兰好不好?有谁喜欢楼兰?”

    “当然好!”

    “楼兰是最棒的沙偶!”

    “楼兰我爱你!”

    “楼兰我要带你回家!”

    ……

    楼兰呆了一下,但是随之眼睛就笑成两道弯弯的月牙,他很欢快道:“楼兰也爱大家!”

    兴奋的楼兰嘭地变成一个个沙滚轮:“楼兰大保健来了!”

    沙滚轮呼啦一下散开,滚上大家的背上,在大家身上滚来滚去。

    “哈哈哈,好痒!”

    “哈哈哈!”

    ……

    看着眼前玩闹的一幕,艾辉清冷的目光柔和许多。楼兰说过的那句话始终让他难以忘记

    ——谁会记得一个沙偶呢?

    很多人会记得你的,楼兰。

    艾辉在心中轻声道。

    师雪漫有些无奈的摇头,她给大家制定的训练计划全都被艾辉打乱,眼前欢腾无比的场面,却让她舍不得打扰。

    ****夜夜残酷的战斗,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横死当场,时刻存在的死亡威胁,就像笼罩黑烟的冰冷天空。无处可逃。每个人都绷紧着神经,为自己的生存而战。

    眼前嬉戏打闹的学员,才让人猛然间想起,他们还是一群孩子。

    她不自主看向艾辉。少年冰冷苍凉的眼眸,此时就像阳光染过的天空,和煦温暖。

    她怔了一下,她第一次在艾辉身上看到到这样的温暖。

    察觉到注视自己目光,艾辉扭过脖子。一看是蓝白铁妞,他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嘀咕:“要不要说呢?”

    “说什么?”师雪漫脱口而出,话一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我就说了。”艾辉径直朝师雪漫走去,神情严肃,就像刚刚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

    师雪漫莫名地有些紧张,她强自保持平静和镇定,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加速。

    艾辉走到师雪漫身边,轻咳一声:“那个铁……呃。女神啊……”

    “女神”两个字对师雪漫来说,是最平常的两个字。从小到大,她不知道被多少人这么叫过,就连现在的队伍里,大家也都这么称呼她。她知道这两字更多的是对容貌的夸赞,她谈不上厌恶,但也谈不上喜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艾辉说“女神”两个字,她心跳得更快了,砰砰砰。仿佛带着回音。

    “我也救了你不少次了。”艾辉一脸深沉:“俗话说得好,救命之恩当用钱相报。我不是讹你啊,都是过命的交情,我要是狮子大开口那也说不过去。你呢,意思意思……”

    师雪漫脸黑得像锅底,手中的云染天刷地直指艾辉,冷冷道:“来打一场吧!”

    “有话好好说!”艾辉打着哈哈:“所谓生意不在人情在,人间自有真情在,哈哈哈。不行就算了,就算了,哈哈哈……”

    和蓝白铁妞打架?艾辉觉得自己脑袋不正常才会做这样的傻事!

    在师雪漫愤怒的目光中,艾辉灰溜溜跑到房间。

    哎,发财的梦想破灭了。

    想赚点钱容易么!

    艾辉的目光落在桌上的血晶,不由感叹生活的艰辛,血晶也是他像赚一笔才要来,如今也同样破灭。

    把玩着血晶,内心哀叹的艾辉,注意力不自主放在血晶上面。

    晶莹剔透的血晶呈现出暗红的色泽,如果放到近处,便能看到里面极细的红色血丝。血晶的质地坚硬沉重,敲击的声音和石头类似。

    最让艾辉感到意外的莫过于血毒特有的香甜,血晶上一点都没有。

    楼兰说血晶没有毒性。

    很难想象,这块红色的宝石,竟然是由鲜血结晶而成。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变化,让艾辉对神之血更增几分畏惧。

    神之血颠覆了太多太多,而创造这一切的那个人,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

    难怪老头他们被打得那么惨。

    想起老头说的血晶里面蕴含着血灵力,他心中一动,或者试试自己的血绷带?他试着用血晶碰一下血绷带,让他失望的是,血绷带没有半点反应。

    难道是上次吃太饱?

    血炼的那次之后,血绷带就对毒血半点兴趣都没有。艾辉知道绷带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他同样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血绷带。现在血绷带对他唯一的作用就是防具,利用它刀剑难伤的特性,给艾辉阻挡了不少行的伤害。

    血灵力……灵力?

    自己还有什么东西和灵力扯得上关系?剑胎?艾辉可不敢吸收血晶,万一出事了,神仙也救不了自己。

    那还有什么?

    艾辉眼前一亮,龙脊火!

    龙脊火的剑身上镶嵌着七颗海宝,海宝是什么?海宝就是以前的修真法宝,在银雾海被腐蚀之后留下的无法被腐蚀的部分。既然是法宝,那当然是和灵力有关。

    海宝和海渣这两个称呼,体现出大家对它的两种态度。艾辉还是更喜欢海宝这个称呼,能够经历千年的腐蚀还没有消亡的,未必有多大的用处,但是质地坚硬是毋庸置疑的。

    艾辉把龙脊火拿起来。

    龙脊火的剑身上,七颗红色的菱晶,一字排列。

    龙脊火的菱晶和血晶都是红色,但是两者的色泽和光泽差异很大。龙脊火菱晶的形状更加规则,而血晶的形状一点都不规整。

    由于菱晶是从银雾海打捞而来,它源自什么法宝,已经无处可知。但是从光泽质地来看,应该是出自同一件法宝。

    艾辉试着把血晶放在靠近剑柄的第一颗菱晶上。

    滋!

    一缕的电流,从血晶传来,艾辉指尖一麻。

    艾辉却顾不得发麻的手指,他瞪大眼睛盯着剑身,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暗红的血晶开始融化,化作一滩鲜血,沿着剑身蔓延流淌,一缕独特的波动吸引着艾辉的心神。

    这就是灵力吗?

    红色血晶液体,包裹整个剑身,缓缓像菱晶内渗透进去。

    滋滋滋!

    细小的电流,在剑身上游走不定。

    菱晶就像贪婪饥渴的野兽,不断吸纳血晶液体。

    当最后一缕暗红的血晶液体渗入菱晶,滋,从第一颗菱晶到最后一颗菱晶,一道比刚才更长的电流束闪现。

    当这缕电流的消失,龙脊火重归于安静。

    艾辉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龙脊火,一抹笑容在他的嘴角越来越大,他忍不住仰天长笑。

    “哈哈哈……”

    长笑过后,艾辉终于平静下来,仔细打量自己的龙脊火。

    原本红色的菱晶,颜色变浅了一些。如果不是艾辉对自己的龙脊火熟的不能再熟,这其中的细微变化,只怕很难察觉。凑到近处,艾辉发现一道细小的闪电,这缕闪电非常细小,需要仔细才能看到,就像凝固在菱晶中,每一颗都有,恰好连成一道直线。

    仔细盯了半天,艾辉才注意到,这缕闪电是在七颗菱晶中穿行往返,只不过它的速度太快了,才给人仿佛贯穿所有的菱晶。

    艾辉心中惊叹,怎么做到的?

    七颗菱晶并非首尾相连,而是每一颗都间隔着不少距离,中间是剑身。然而这缕细若发丝的闪电,却能够无视阻隔,穿梭往返。

    这就是修真时代的法宝吗?

    真是神奇啊!艾辉不禁悠然神往,和修真时代的辉煌想比,现在的五行天,只是个初生的婴儿。

    他跳起来,抓起龙脊火,挥舞了两下。

    没有什么变化。

    他试着一招斜切,剑身上陡然亮起光芒,就在此时,一缕电芒在剑光中一闪而逝。

    果然有用!

    艾辉心中大喜过望,如果剑招带有闪电的效果,那是如虎添翼。刚刚自己被电的那一下,手指微麻。麻痹的效果虽然不够强烈,但是同样有用。在激烈的战斗中,任何细小的变化,都可能打破平衡。

    战斗经验丰富的艾辉脑海中已经浮现好几种可以利用电流的办法。而且从刚才变化的过程中,艾辉相信,只要有更多的血晶,闪电可以变得更加强烈。

    他还要试一招。

    他想看看,用元力催动剑招的时候,龙脊火会发生什么变化?

    那有什么比【弦月】更合适?

    他提着龙脊火,走到院子里,大家已经恢复修炼。

    艾辉沉声道:“我要试招了,大家散开一点。”

    胖子的动作最快,屁颠屁颠抱着重盾坐在角落,借机偷懒。

    大家不由停下手上的动作,散开让出地方。

    所有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场内提剑而立的艾辉身上。(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