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两百章 残酷的真相
    兵锋道场。¥℉,

    胖子正在绘声绘色描述刚才发生的一切。

    “……当时我就立马反应过来,外面有人,偷窥我们,肯定是贼!我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出去,就看到那贼往巷子口跑。我二话不说,扔了重盾,拔腿就追过去!谁想到那个贼跑得特别快,我当时来不及脱掉身上的重甲,我就用我的喷火夺命追,那速度简直绝了……哪知道那贼非常滑溜,反而借着我的力量弹飞。我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摔了一跤。哼,不过他肯定也不好受,断几根骨头起码……”

    “就是说没追到吗?”楼兰眨着眼睛。

    “追到了啊。”胖子一本正经,摊了摊手:“是没抓到!”

    ……

    艾辉没有听两人的讨论,他的目光牢牢落在斗笠上的那株牛毛草。他算得上半个植物专家,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牛毛草。把牛毛草放到鼻子前嗅了嗅,他闻到了淡淡的甜香。

    他的面色凝重。

    在听到胖子说有贼的时候,他心里就咯噔一下。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消息树是不是被人盯上。这棵消息树大有来历,另一头的囚徒老人背景也深不可测,双方是死敌,神之血十有**在暗中寻找他们。

    难道城里有神之血的人潜伏?

    “看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师雪漫凑过来。

    她脸上带着几分笑容,显然心情不错。今天的战斗比她预期更顺利,重要的是没有伤亡,这让她很开心。

    “没有。”艾辉摇头:“有血毒的气息,但不是很强烈。”

    他把牛毛草递给师雪漫。

    血毒在城内的蔓延已经很难阻挡,数量巨大的血蚂蚁是其根源。战斗时飞溅的毒血,对植物的感染非常严重。城主府不得不专门派人除掉那些感染血毒的植物,到后来发展到但凡是植物。全都被清除。

    由于城主府的反应很迅速,血毒蔓延的速度比起野外要缓慢许多,没有酿成灾难。

    师雪漫看了一下,也没看出什么特别。

    因为担心这株牛毛草蕴含血毒,艾辉让胖子把它给烧了。

    “实力进步很快啊,这都六宫了?”艾辉上下打量胖子,有些诧异。

    “天赋好,没办法!”胖子想保持矜持淡定的表情,但是弯起的嘴角和眯成缝的眼睛都暴露他心中的得意。

    “好样的!”艾辉眼中满是赞赏,接着转过脸问师雪漫:“他好像不适应现在的境界。有没有什么办法?”

    艾辉知道师雪漫见多识广家学渊源,对修炼的认识,要比他们强得多。

    “没有人可以适应得了。”师雪漫道,接着给出中肯的建议:“像他这样的情况,我也遇到过。只要熟悉一段时间,就能够适应过来。现在的话,建议做一些比较针对性的元力修炼,比如在重盾表面形成一层火焰,努力让它保持平稳。坚持时间越长越好,最少需要维持两分钟以上。”

    艾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胖子优点是力量,如果能够在盾面形成一层火焰。那作用确实明显。

    “楼兰,监督胖子,火盾训练,两百组。”艾辉道。

    “没问题。艾辉!”楼兰欢快道。

    胖子心肝一颤,尖声抗议:“阿辉,你杀了我吧。两百组!我哪有那么多的元力?”

    楼兰欢快道:“有办法的!可以吃辣椒。胖子对辣椒的火元力非常敏感亲和,可以通过吃辣椒补充元力,还可以改善胖子的体质。我们的辣椒存量足够。”

    胖子用几乎要杀人的目光看着楼兰,悲声道:“楼兰!你为什么老是要害我?什么助火汤,什么龙汤,辣椒火油,我我我我……”

    艾辉打断胖子杀猪般的哀嚎,断然道:“好,就用这个办法。楼兰,两百组!”

    “没问题,艾辉!”楼兰欢快接下任务。

    把胖子的哀嚎抛到身后,艾辉走到消息树下,他把挂在脖子上的树叶重新连接,想了想在上面写道。

    “很庆幸我还能和你联系。今天干掉了一只血纹蚂蚁,血纹蚂蚁身上的血纹非常模糊。奇特的是,它的鲜血能够结晶成红色的晶体,像宝石一样,被成为血晶,暂时还没有发现有什么用处。还有一件糟糕的事情,我们好像被人盯上了。”

    他坐在消息树下等候对方的回信。

    正在修炼的学员们之间,不断有突破的光芒亮起。没有什么比战斗更加锻炼人,没有什么比战斗更加激发人的潜能。

    消息树下的艾辉没有惹来大家好奇的目光,同一件事多做了几次,大家就会习以为常。

    “很高兴你们还活着。血兽身上的血纹和它们的实力有着直接的关系,血纹越清楚,实力就越强。关于血晶,我想我大概能够明白一些东西。对于血修来说,血晶就像我们的元食,或者修真时代的灵石。它蕴含丰富的血灵力,能够大大加快血修的修炼。我怀疑,神之血之所以制造血兽,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血晶。而血植的目的,是能够帮助血兽实现血炼,使血兽能够生成血纹,从而能够生产血晶。至于元修能不能使用血晶,我没有样品,无法给出答案。如果有人在暗中观察你们,你需要尽量减少和我联系。请务必保护好自己,血灾不可能在短期结束,只有活着才有机会,无论做任何事。”

    艾辉认真看完之后,便摘下树叶,直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的动作从容,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端倪。然而在他心中,却如同掀起惊涛骇浪。

    囚徒老人的猜测让他感到震撼,可偏偏理智又告诉自己,或许这才是神之血的真正目的?

    生产血植是为了能够给血兽血炼,使其能够生产出血晶。无论是血兽,还是血植,都是生产血晶的材料。

    不对,还包括元修……

    血蚂蚁吞食元修,完成新一轮的蜕变,才生长出血纹,成为血纹蚂蚁,才制造出血晶。

    艾辉浑身发冷,感觉自己揭开灾难表层的面纱,看到里面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真相。

    多么疯狂、冷血的家伙,才能想到这么可怕的想法,才能制造出如此可怕的血毒?

    他呆呆坐在地上,精神恍惚。

    “你没事吧?”师雪漫关切地问。

    艾辉坐在消息树下发了十多分钟的呆,引起她的注意,她第一次在艾辉脸上看到现在的表情,混杂着恐惧、茫然和不安。

    艾辉如梦初醒:“没事。”

    他忽然问师雪漫:“你不害怕吗?”

    “害怕?”师雪漫愣了一下:“一开始的时候挺害怕,现在好多了。害怕也没用,反正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没什么可想。”

    艾辉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从恐惧中脱离出来。

    没错,反正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啊,从一开始就是!被视作材料又如何?敌人再强大、再疯狂,那又怎么样?

    束手就擒?引颈待戮?

    没什么不同!

    艾辉下意识拍了拍师雪漫的肩膀,赞道:“蓝白铁妞有一颗铁心脏。”

    艾辉的手掌拍在她肩膀上,师雪漫身体一僵,但是后面那句话,让她的脸刷地黑下来。

    蓝白铁妞……

    艾辉也反应过来,打着哈哈闪电远离。

    玉绣坊。

    韩玉芩一张张地翻阅稿纸,非常仔细。

    工坊内一片安静,城主和院长恭敬坐在她的面前,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她的手掌轻轻抚平稿纸,就像抚过夫君的面容。稿纸上每个字,在她眼中,都浸透着心血,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她有些出神。

    为什么被他吸引?是什么让她总是无法挪开自己的目光?是什么让她把自己交到那双并不宽大的手掌?是什么让他平凡一生,她却无怨无悔?

    全都在这字眼行间里。

    她认认真真看完每个字,才把稿纸递到城主:“就按照这个来吧。”

    平静的语气却透着不容置疑。

    “是!”

    城主王贞和院长不约而同应道,现在韩师是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贞接着道:“有什么需要我们做,请尽快开口。”

    “打造所需要的物件,只怕需要不少时间。”韩玉芩神色平静:“老身也需要闭关入定,蓄神养势。所有的阵点全都完成,再来通知老身吧。”

    “是。”两人连忙从房间退出来。

    “明秀,为师要闭关,你来值守。”韩玉芩道。

    “是,师傅。”明秀乖巧道,不知道为何,她心中有些不安。

    从绣坊出来的王贞和院长以最快的速度飞回城主府,两人细细阅读完所有的稿纸,不约而同露出喜色。

    “巧夺天工!真是巧夺天工!没想到啊,太让人没想到了,守川胸中有大才啊!”院长激动得语无伦次,稿纸中有很多他看不懂的地方,但是他明白,方案有非常大的成功希望。

    之前韩玉芩虽然放出豪言,但是大家也只是抱着多一份机会更好的心态,实际也不敢抱有太多的希望。

    直到看到稿纸,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有希望!

    没有什么比在如此绝望的状态,忽然看到希望,更令人激动。

    从激动中平复下来的院长目光落在稿纸上复杂的设计,有些担忧:“就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造出来?实在太复杂了。得问问工匠?”

    “必须造出来!”王贞断然道:“召集所有工匠,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

    整个松间城轰然运转。(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