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晶
    看似纤细的笔直光束有着惊人的破坏力,血纹蚂蚁周身的血光就像脆弱的纸板,瞬间被洞穿。

    光束没入血纹蚂蚁的后背,从腹部贯穿而出,在地面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血纹蚂蚁凄厉的惨叫声撕裂云霄,血光就像剧烈搅动的水波,冰冷的复眼迅速浮现猩红。

    楼兰沙管喷出的一团红雾,忽倏而至。绝大部分被血光蒸腾消融,但是急剧波动的血光还是让少量的辣椒水沾上血纹蚂蚁的后背。

    新配出来的辣椒水,辣椒味反而没有那么浓烈,但是效果更为出色。

    血纹蚂蚁就像疯了一样在地上翻滚,轰轰轰,砂石乱飞,坚硬的地面在它面前脆弱不堪。它的双目赤红,腹部的伤口鲜血流淌而下,空气中弥漫着血毒浓烈的香甜。

    艾辉就像一道闪电,闯入飞舞的砂石之中,手中的龙脊火微微摆动。

    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眼前的世界仿佛变得缓慢下来,擦着他脸颊飞过的砂石,他甚至能看清楚上面的每一道纹路。

    他能看到血纹蚂蚁眼中的狂暴混乱在一点点的消退,辣椒水的干扰在逐渐失效。

    辣椒水的数量太少,沾上血纹蚂蚁身上的更少。其实能够有效,他已经觉得庆幸,血纹蚂蚁要比一般的血蚂蚁要强大得太多。

    周围的一切是从此清晰倒映在艾辉心中,他知道自己只有一剑的机会。

    北斗全力运转,体内的元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流转,手足宫之间的元力弦瞬间成形。

    【弦月】!

    艾辉最强的杀招,在这个时刻,他毫不犹豫用出来。

    一道月形的剑光,从他的龙脊火飞出。

    剑光没入血纹蚂蚁的身体,血纹蚂蚁的半个背部。几乎都艾辉这一剑削掉。

    但是血纹蚂蚁依然没死,它拖着血淋淋的身子,不顾一切扑向艾辉,掀掉半个背的剧痛,让血纹蚂蚁陷入更疯狂。

    眼看悍不畏死直冲而来的血蚂蚁,艾辉脚╦╦,尖点地,身形暴退。

    即使艾辉的反应够快,还是能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甜香味,还有快若闪电的一咬。

    一缕青花缠枝,忽然从地面钻出来。出现在血纹蚂蚁的前方。

    猝不及防的血纹蚂蚁身体失去平衡,原本冲向艾辉,变成翻滚着飞向艾辉。

    好机会!

    艾辉眼前一亮,白眼狼水平提升得很快啊,这一绊恰到好处,颇有几分四两拨千斤的味道。他抓住机会,原本倒退的身形陡然刹住,手中的龙脊火,迎着翻滚而来的血蚂蚁。一记斜切。

    一杆雪白长枪,就像钻出云层的雪白巨鲸,带着滚滚碾压而至的气势冲向血纹蚂蚁。

    师雪漫的云染天后发先至,带着惊人的力量。狠狠扎入血纹蚂蚁体内。

    噗!

    长枪再次贯穿血纹蚂蚁的身体。

    但是艾辉的脸色一变,暗叫不好。

    挂在枪杆上的血纹蚂蚁浑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疯狂扑向师雪漫,雪白的枪杆上瞬间被涂得鲜红。形如剪刀的颚齿。带着风声,朝师雪漫的手臂咬去。

    师雪漫他虽然开始适应战斗,但是没有想到如此致命的伤口。血蚂蚁还能做出这么疯狂的攻击,脸色一下子煞白。

    砰!

    灵机一动的艾辉手中龙脊火化斜切为拍,就像拿着一个木棍,狠狠抽中血纹蚂蚁的颚齿。

    火花四溅!

    艾辉手掌一颤,死死抓住几乎要弹飞的剑柄,巨大的力量让他闷哼一声,身形倒飞出去。他本来只是想用斜切占些便宜,没想到变成硬碰硬,顿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在空中连翻好几个跟头。

    眼看就要砸在地面,楼兰喷水车骨碌骨碌冲过啦。

    “艾辉,楼兰来了!”

    楼兰欢快的声音,落在艾辉耳中,艾辉身体立即放松。

    冲到艾辉身下的楼兰喷水车,忽然车顶上方伸出一面沙网,准确接住艾辉。

    紧接着沙网变成一只手掌,把艾辉放在车上,原本的喷水管变成了座位。

    血纹蚂蚁就像被艾辉拍飞的皮球,嗖地从云染天枪杆滑出去。

    还在发懵的师雪漫满脸茫然地看着在空中变小的血纹蚂蚁。

    骨碌骨碌,艾辉坐在楼兰车上,缓缓驶到精神恍惚的师雪漫身边,淡淡道:“快死的野兽,不要让它离你太近,除非你想和它一起死。”

    他刚刚看到师雪漫的长枪洞穿血纹蚂蚁的身体就知道不妙。

    不管是人还是野兽,临死前的反扑是最凶狠最凌厉的攻击,因为它汇集所有的力量、仇恨和不顾一切。

    忽然转过脸,对端木黄昏大加赞赏:“白眼狼刚才那一下够阴险!”

    端木黄昏满脸的云淡风轻僵住。

    白眼狼……

    声音还这么大,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顿时端木黄昏就感觉无数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他身上。

    该死!可恶!混蛋!

    端木黄昏心中怒火中烧,额头青筋跳动,他几次想冲上去给那家伙后脑勺一板砖,但是每每想到自己是真的欠这个混蛋的钱,硬生生按捺住。

    他是崇尚完美的人,绝对无法容忍自己有这样的污点。打人不需要理由,他干得多了,但是欠钱打债主自己做不出来。

    他心中下定决心,一出去就算到处借钱也要把这笔钱先还掉。

    还钱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该死的混蛋狠狠揍一顿。

    绝对!一定!

    端木黄昏死死攥住拳头,脑海中浮现艾辉倒在他的脚下痛哭流涕哀嚎的场面,他浑身觉得说不出的舒爽。

    督战元修从天空降落,他落地的瞬间,脚步有些踉跄。

    用出束光箭,他体内的元力几乎消耗一空。

    “你们这次又立功劳了。”督战元修看了艾辉一眼,艾辉刚才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对时机的把握,比他这个多年的老兵都要厉害得多。

    想起艾辉是苦力出身。他心中不由感慨真是妖孽啊。

    他觉得艾辉就像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人。

    乱世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场灾难,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却是最好的舞台。

    他们是为这个时代而生。

    艾辉就给他这种感觉。

    “多谢大人提携。”艾辉恭敬道。

    刚才那记光矢,穿透力之强悍,艾辉从未见过。只要能够击中要害,对方必死无疑。他想起师雪漫说的天锋部传承,十三部的力量也比自己想的更加强大。他忽然有点信心,倘若十三部的退役老兵都有这样的实力,那十三部的精锐,战斗力该多么惊人。

    如此强大的十三部。对上神之血,也不是没有胜算吧。

    五行天的未来,也许不是自己想的那么渺茫。

    他目光落在远处地面的血纹蚂蚁。哪怕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血纹蚂蚁还在不断挣扎扭曲,顽强的生命力让每个人都心中暗自惊异。空气中的香甜格外诱人,学员们虽然知道血毒的可怕,但是闻到香味,还是有不少人暗自吞口水。

    魔鬼从来和诱惑同行。

    艾辉他们没有上前,而是等血纹蚂蚁死透。尸体一动不动,才小心翼翼走过去。

    血纹蚂蚁身上的鲜血已经凝固,空气中的香甜逐渐消散。

    “艾辉,血块在变硬。”楼兰忽然道。他的双眼黄光闪动。

    变硬?

    所有人一愣,艾辉从旁边找了根小木棍,在凝结的血块上面戳了戳。

    果然,血块变得硬邦邦。

    “它在晶化。”双目黄光闪动了一会的楼兰又道。

    “晶化?那是什么?”桑芷君忍不住问。

    “血块的性质在发生变化。它正在变成晶体。”楼兰解释道。

    血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暗红色的晶体,像宝石一样剔透。艾辉的小木棍敲在上面。声音就像敲在玻璃上。

    “有毒吗?”艾辉问楼兰。

    “没有。”楼兰摇头。

    艾辉顿时眼前一亮,看向血纹蚂蚁的尸体,就像在看轰然倒下的荒兽,那可是一座座金山。他在蛮荒的时候,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荒兽。每一头荒兽浑身都是宝,无论是毛发,还是皮、肉、骨、筋、脏器等等,就没有没用的地方。

    换句话说,就没有不能换钱的部位。

    莫非,这血兽的尸体,也别有奇妙?

    看着血块晶莹剔透,论卖相就像是值钱货!

    “大人,这具血纹蚂蚁的尸体,能不能给我们研究一下?”艾辉主动出击。

    元修哑然失笑:“这是血晶,我们杀死前几只血纹蚂蚁都有发现,只有血纹蚂蚁的鲜血才能晶化,普通血蚂蚁的鲜血无法晶化。血晶城主府一直在研究,但是没有什么发现,对我们元修来说没什么用处。血蚂蚁的壳很坚硬,但是死后会变软,肌肉骨骼也是如此,死后会变得很脆弱。”

    “我们试试呢,大人,能给我们吗?”艾辉依然不死心地问。

    “都给你们。”督战元修很大方笑道:“反正没什么用,你们也不用担心,血纹蚂蚁的血,凝固晶化之后,毒性也随之消失。也许你们能找到它的用处。”

    艾辉顿时眉开眼笑把地上的血晶全都收拾起来:“谢谢大人。”

    把地上的血晶收拾一空,然后指挥队伍上前,刚才那场战斗消耗最大的是督战元修和艾辉,其他人的消耗不大。而且督战元修说,一个地方只要之前发现了血纹蚂蚁,附近就不会有另外一只血纹蚂蚁。

    血纹蚂蚁就像是蚁群的国王,国王就是孤独。

    师雪漫开始指挥院甲一号队,又开始拆房战斗。

    院甲一号队的表现立即震住旁观的学员们。(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