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纹蚂蚁
    红色残影的速度奇快无比,艾辉的反应同样敏锐,闪电般斜踏半步,顺着冲势手中的龙脊火一记斜切,龙脊火带着蒙蒙光芒和红色残影狠狠撞在一切。

    铛!

    艾辉身体一颤,如遭雷击,巨大的力量从剑身传来,握剑的手掌如握烧红烙铁。

    闷哼一声,艾辉死死抓住剑柄,身体不受控制向后抛飞。

    但是艾辉的这一剑,让红色残影速度陡然下降,抛飞的艾辉这才看清楚它的模样。

    它的个头比一般的血蚂蚁要大许多,小狗般大小,红色的甲壳上布满黑色的斑纹,这些黑色的斑纹看上去十分凌乱,却又给人蕴含某种不明的神秘意味。

    看到这些斑纹,艾辉第一个感觉就是危险,他不敢多看,心神会被吸引!

    督战元修此时也反应过来,口中怒吼,手中的长弓以弦为刃,割向血纹蚂蚁。弓弦微颤,耀眼的光芒亮起,化作一抹光刃,如同绝世宝刀出鞘,锋锐刺骨的气息笼罩全场。

    一只手从后面接住艾辉,赫然是师雪漫。

    两人刚一落地,艾辉便急声大喊:“所有人后退!”

    这样的战斗,学员们根本插不上手,反而容易被血纹蚂蚁所乘。学员们早就吓得脸色发白,连艾辉都在一招之下被撞飞,那头怪物的实力该是何等可怕。

    眼看光刃就要击中血纹蚂蚁,忽然蚂蚁身上的斑纹陡然变亮,轰,耀眼的血光从它身上爆发。

    督战元修大骇,手中的弓弦光刃,就如同没入一片泥泞的血海之中,力量在急剧衰减。

    血光直逼眉间,犹如暴起的血海巨浪,仿佛要把他吞噬。

    元修脸色微微一变,他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此刻救了他。抓住弓身的手掌倏地松开五指,猛地一拍弓身。弓身传来的弹力,让他的身体猛地往后倒飞。

    他心中懊恼,血纹蚂蚁的强悍超出他的预期。他不该让自己陷入近战这种不利的局面。

    自己过于托大了!

    他忽然注意到,血光中一双凶狠暴戾的眼睛,正在死死瞪着他。

    呼!

    血光中的蚂蚁,身影陡然变得模糊,他脸色不由大变。

    一杆雪白的长枪。悄无声息从督战元修的身后探出。

    铛!

    云染天枪尖精准无比击中血纹蚂蚁,师雪漫闷哼一声,但是她的准备充分,旋转的枪身卸去大半力量。不仅半步不退,反而强自拧身上前,高速旋转的枪头,发出震慑人心的啸音,刺向血纹蚂蚁。

    她刚刚接住艾辉的时候就知道血蚂蚁的个头虽然不大,但是力量极其惊人。艾辉竟然在力量的对抗中落于下风,让她大吃一惊。

    血纹蚂蚁身形轻轻一闪。三个同时残影出现在空中,突然的变故,让师雪漫来不及反应,手中的云染天下意识没入其中一个残影。

    枪身前方传来的空荡荡感,让师雪漫暗叫不好。

    红色残影,就像利箭,浑身包裹这红色的血光,瞬间出现在师雪漫的面前。红色泛黑的颚齿,看上去就像沾满无数鲜血的剪刀。

    师雪漫头皮发麻,她毫不怀疑。血纹蚂蚁的剪刀状颚齿会轻而易举地把她雪白纤细的脖子剪断。

    一抹耀眼的光芒,就像流星,擦着她的脖子,准确击中前方血纹蚂蚁的剪刀颚齿。

    烟闪!

    尖锐的撞击声。就像刀兵相交,血纹蚂蚁身体一颤,倒飞回去。

    艾辉顺势把半空中的长弓挑向督战元修。

    师雪漫心有余悸地落地,刚才那一刻,她感觉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握住枪杆的手掌微微颤抖。

    “发什么呆?”艾辉的喝斥让师雪漫回过神来。

    师雪漫的脸刷地红了。

    弓弦声纷纷响起!

    姜维的重弓。桑芷君的合箭术,但是威力最大,声势最骇人的还是督战元修。刚才险些被干掉,这一箭是含愤出手,他松开弓弦要比两人晚一点,正是血纹蚂蚁身体失控之时。

    弦如惊雷,强烈的元力波动,从督战元修身上骤然爆发。

    银光骤亮,整个听涛街一片雪亮。

    没有啸音,笼罩银光的天锋箭,后发先至,倏地出现在血蚂蚁面前。

    血光再次从血蚂蚁身体爆发。

    天锋箭去势微微一滞,但是这次血光没有再能彻底阻挡这一箭,锋锐无比的银光硬生生破开血光。眼看血纹蚂蚁就要被这一箭洞穿,令人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半空中翻滚的血纹蚂蚁,硕大的腹部,突然喷出几道红色高速气流。

    它的身体陡然朝另一个方向一滚,险而又险地避开天锋箭。

    紧接着又是几个气孔喷出红色气流,它的身体以极为诡异的姿态不断闪避,就像提线木偶,身体连着很多根线。

    桑芷君和姜维的箭矢全都落空。

    所有人都被这样诡异的事情给惊得呆住,他们这才发现,血纹蚂蚁硕大的腹部,有好几个气孔,红色气流就是从这些气孔中喷出。

    噗噗噗!

    气流从不同的气孔中喷出,血纹蚂蚁的身体重新平衡,它平稳地从空中降落。

    红色的复眼不带一丝情感地盯着面前这些家伙,它意识到眼前的这些家伙,比它以前遇到的猎物更加危险而难缠。

    听涛街陷入安静。

    大家被这只血纹蚂蚁的战斗力给震住,刚才连续的杀招,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间,一些反应慢的学员,甚至都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太快了!

    血纹蚂蚁面朝艾辉他们,缓缓后退。

    天空的督战元修,没有直接下令追击,他也被震住。自己势在必得的一箭,竟然被它如此轻巧地躲过,他几乎不敢相信,又深深忌惮,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艾辉的眼睛紧紧盯着血纹蚂蚁。

    当血纹蚂蚁开始缓缓往后退,他的眼中就闪过一道异光。他在蛮荒,和各种野兽、荒兽战斗,他对野兽的秉性非常了解,当它开始后退,他猜测它开始感觉到疲倦。

    尤其是当艾辉看到血纹蚂蚁浑身的斑纹光泽黯淡许多,更加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也让他下定决心。

    “准备上。”艾辉沉声道。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自主地看向艾辉。

    艾辉不为所动:“师雪漫和我走前面,端木黄昏、楼兰,在我们身后十米,桑芷君、姜维,和我们保持五十米的距离。桑芷君准备兔毫。楼兰准备辣椒水。”

    师雪漫毫不犹豫,走到艾辉身边,两人对视一眼。

    “以守为主,缠住它。”艾辉低声道。

    “好。”师雪漫点头。

    两人开始朝前方的血纹蚂蚁走去,他们的速度不快,但是很坚决。

    血纹蚂蚁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朝它逼近,顿时凶性大发,愤怒闪动膜翅,发出刺耳难听的尖叫。

    艾辉咧嘴一笑,森然道:“它累了。”

    师雪漫不知道艾辉是如何判断而出,但是她对艾辉的判断充满信心,紧了紧手中的云染天,步履坚定。

    楼兰嘭地变成一架喷水沙车,长长的喷水管,架在车上,直指前方。

    楼兰的变身,引起一片的惊呼。

    变身是沙偶的常用技能,也是非常实用的技能,但是一般都是变狮子老虎之类,厉害点的变成陷阱之类,变成喷水车……

    制造他的土修的口味到底有多怪啊?

    跟着喷水车一起,端木黄昏略感有点压力,艾辉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沙偶?

    他眯起眼睛,刚才血纹蚂蚁的交锋他没有插上手,但是他一直在想这破解的办法。他看上去就像闲庭信步,说不出的从容潇洒,只有指尖一缕纤细的青色缠枝,犹如灵巧的小青蛇在游走不定。

    楼兰和端木黄昏跟进,让血纹蚂蚁压力倍增,它更加躁动。

    当姜维和桑芷君开始跟进的时候,血纹蚂蚁终于平息下来,它开始继续往后退。

    天空督战元修看到这一幕,心中生出几分羞愧之情,自己竟然连一个没从感应场毕业的学员都不如!

    多年的闲散,让自己的勇气也被侵蚀。

    他深吸一口气,蓦地浑身元力鼓荡,强烈的元力波动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他手中的弓,忽然光芒暴涨,强烈的银光让这把再平凡不过的制式长弓有如宝弓,散发着惊人的气势。

    缓缓后退的血纹蚂蚁停了下来,它感觉到自己被锁定,而且感觉到强烈的危险,本能告诉它,这个时候再后退,只会让自己陷入更深的危险之中。

    督战元修发须皆张,缓缓拉开空无一物的弓弦,银光如同针雨般朝弓弦汇集,一根银色的光矢在缓缓拉开的弓弦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形,他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地上的血纹蚂蚁知道危险,身上的黑色斑纹,再度爆发出红色的血光。强烈的红光,包裹着血纹蚂蚁,甚至难以看清它的身体,唯独那双没有半点情感的眼睛,是如此清晰,仿佛能看穿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和怯懦。

    它脚下的地面,在红光下不断腐蚀,转眼间就被腐蚀出一个大坑,血纹蚂蚁悬浮在大坑的上方。

    师雪漫情不自禁抬头,但是艾辉却是浑若未觉,双目紧紧盯着血红蚂蚁。

    崩!

    天空弓弦声动。

    银色的光矢在天空划出一道笔直的光痕,从天而降。

    天弓·束光箭!

    而就在同时,艾辉陡然厉喝:“楼兰!”

    话音未落,脚掌猛地一踏地面,他悍然提剑蹂身而上。

    (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