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伤亡和隐患
    “来点实际的,两百点天勋,能买什么?”

    “应该不少吧,第一次得天勋。╦,你那是什么眼神?”

    “你看,前提是我们能活着出去,所以这种空口许诺最没意义,就不能来点干货?”

    “你得城主有。”

    ……

    师雪漫对绝学的阐述让艾辉颇为触动。

    天才的闪耀就像鲜花的怒放,一代代先辈的默默积累,则是深埋土壤的根系无声汲取。然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本质,是对先辈的尊重,是我辈挺起脊柱的自信和勇敢。

    一代接一代的钻研沉淀的感觉,真好。

    艾辉有点羡慕,然后继续自己在一堆过时的垃圾中寻找营养。好吧,虽然没有什么可以依循之处,过程也孤独无援,但是没有什么局限自己,自己可以肆意挥洒。

    开拓者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孤独无援而又心怀万千豪气。

    艾辉无言失笑,这种把自己描绘成大人物的感觉,蛮激励人心。

    师雪漫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艾辉为何突然发笑,但是看艾辉开始练剑,她收回目光,注意力放在和大家的讨论上。

    讨论卓有成效,她的本子上密密麻麻记着很多的讨论内容。有很多内容她对应自己看过的兵书,不时地给出自己的建议。大家赞叹连连,都觉得她是天生的指挥者,她很不好意思,上次的战斗让她深刻明白纸上谈兵没有什么用处。

    随着大家的讨论深入,一分粗陋的训练计划出炉。

    明天还要参加战斗,大家也没有废话,直接开始训练。

    在学员们的心目中,师雪漫和艾辉完全是不同的类型。对艾辉,大家是对权威的畏惧和信服。对师雪漫,大家是信任。像朋友一样的信任。

    “胖子,你怎么不修炼?”楼兰大声问。

    正在角落里睡得正香的胖子魂飞魄散,一个骨碌爬起来。

    “楼兰,监督胖子,两百组全负重冲刺!”

    艾辉冷冰冰的声音如期而至。

    “没问题,艾辉。”楼兰欢快道。

    胖子垮着脸,带着哭音:“楼兰,你为什么要害我?”

    “胖子,楼兰是为了你好。”楼兰欢快道,嘭。变出了一根沙鞭,挥舞着:“胖子,两百组!”

    城主府。

    “……到目前为止,战果斐然。我们推进的进度,大大超过战前的预期。明天我们甚至有可能不需要动用所有的精锐。不过要注意的是,今天我们遭遇三只完成新一轮蜕变的血蚂蚁,给我们带来的巨大的伤亡。预计明天完成蜕变的血蚂蚁数目游戏可能增加,建议明天的攻势,我们事先各个街区预先布置精锐元修。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危险。”

    “……今天死亡人数五千七百二十一人,受伤人数一千六百五十五人,已经被全部隔离。伤亡巨大,存活下来的学员和民众。战斗力大大增强。需要注意的是,我们隔离的人数已经达到三千一百人。我们的医师还没有找到解毒的办法,已经出现二十六例……”

    声音带着颤抖,冰冷的数字。是一条条生命。

    “二十六例什么?”城主王贞第一次抬起头,厉声问道。

    “他们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肌肉开始变得粗壮,毛发浓密,力量增强到非常惊人的地步,体内的元力被血毒吞噬,转化成一种不知名的力量。这种神秘的力量,是改变他们身体的罪魁祸首,但同时也赋予他们独特能力,我们有几位木修差点被杀死。”

    “长老会也一直在研究这种力量,它和修真时代血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血祭、黄泉、炼魂、僵尸等等,血炼被视作生者所拥有的死亡力量。血毒对身体的变化被命名为兽化,到现在为止,长老会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兽化……”城主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恐。

    一旁的院长已是满脸骇然。

    大厅一片静寂。

    “现在的问题是,兽化得不到遏制的话,我们有三千一百人,怎么办?”

    所有人的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不自主屏住,大厅里是令人窒息的死寂。

    兵锋道场。

    这次的运气不是太好,一夜的摸索和尝试,没有收获到一招半式,就像出海的渔船带着空网而回。

    艾辉也不气馁,这才是正常的状态。

    抬起头,月朗星稀,院子里却是一片热火朝天。

    胖子全身披甲,手举重盾,背上扛着火缸,全力冲刺时发出野猪般的怒吼。放在以前,艾辉肯定嫌弃难听,这个时候听起来还是蛮提神。

    另一边,师雪漫带着大家不断尝试训练,姜维沉稳的呼喊,桑芷君清冷的呵斥不绝于耳。稚嫩的脸庞布满专注和汗水,为自己的生存,没有谁抱怨什么。

    艾辉莫名有些感动。

    这里和蛮荒不一样,在蛮荒,看不到这样的专注和拼搏,他看到的更多的是麻木、空洞还有深深的恐惧,他们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而这里,每个人都不愿意束手待毙。对命运的抗争也需要实力吧,或许更多的是习惯对自我尊严的坚持?

    好吧,自己越来越有多愁善感的趋势,看来身体还不够累。

    艾辉活动一下手脚,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不少,表情重新变得严肃。

    他想尝试一下用【北斗】来驭使烟闪和斜切,会是什么效果?

    体内的七宫蓦地齐震,同时释放一缕元力,七道元力合而为一,进入他的手臂,而此时他的斜切已经结束。

    元力运转慢了一拍。

    艾辉停下来,回想刚才每个细节,失败的原因很容易找到。他对【北斗】的元力方式还是不太熟悉,以前元力运转的都是最简单的方式,唯一复杂的,便只有【弦月】。

    找到原因的艾辉,继续运转元力我,继续挥剑。

    失败。失败,失败……

    艾辉如同岩石雕刻而成的脸庞纹丝不动,他就像没有情感的沙偶,不断重复着斜切。

    目睹这一幕的学员,总是会情不自禁看一眼楼兰。

    “胖子,加快哦,加油!”

    “胖子,你能行的!”

    “胖子,跑慢喝龙汤!”

    ……

    楼兰的打气声,简直称得上激情澎湃。花样百出。

    这大概是最奇怪的一对主人和沙偶,主人比沙偶都更像沙偶,沙偶比人更像人类。

    胖子一定同意大家的这个说法,完成两百组全披甲冲刺,他就像一滩烂泥躺在地上,浑身流淌下来的汗水,很快在他身下形成一个小水洼。粗重的喘息,就像带着火星,摩擦着他的喉咙。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体力被压榨到极致产生的现象。

    楼兰好心打来一桶水,变戏法一样手上多了根空心藤条,一头插在水里。一头放在胖子的嘴里。

    “胖子好样的!休息一下,楼兰也要去干活了。”

    血蚂蚁最讨厌的配方他已经找到,对于擅长元食,懂得医术的沙偶。只要找到方向,他能够异常精准地找到最合适的配方。

    天亮之后有战斗,他要先配好足够的楼兰牌辣椒水。

    他要努力帮助艾辉!

    楼兰握起小拳头。

    咕嘟咕嘟。水桶里面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直至见底。

    胖子终于喘口气,挣扎着坐起来,刚想哀嚎两句,但是看到艾辉面无表情一剑接一剑,他立即闭上嘴巴。

    没有人比胖子更了解艾辉有多狠。艾辉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狠,对自己的狠,他可以反复蹂躏自己,折磨自己。艾辉的修炼,从来都是非人类级别。

    一个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对别人那能多狠?

    千万别惹艾辉!

    这是艾辉跟在艾辉屁股后面多年后得出的结论,所以艾辉提的修炼要求,胖子咬牙也要坚持。因为他知道,完成修炼的痛苦,绝对比不上没完成艾辉给他带来的痛苦,那个家伙是不会有半点恻隐之心。

    他的鼻子忽然抽动。

    好诱人的香味……有点熟悉,但是又有点说不上来……

    胖子手脚并用地起身,循着香味,朝里面走去。砰,一声轻响,把他吓一跳。过了一会,又是砰地一声。

    楼兰在搞什么鬼?

    他心中充满好奇,等他走近,才看到楼兰在正在点燃一个前头大小的绿色刺球。砰,刺球突然爆烈,一蓬闪闪发亮的红色粉末带着通红的火焰,纷洒而下。

    诱人的香味,就是从这些闪亮的粉末散发而来。

    胖子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楼兰,你这是干嘛?”

    楼兰注意到胖子,头也不抬道:“提取辣椒粉和辣椒火油。”

    他手上动作不停,往打开的绿色刺球里放一个辣椒,然后合拢,把它点着。砰地一声,刺球爆裂,优势一蓬闪闪发光的红色粉末带着暗红的火焰,倾泄而下,落在挖空的紫色竹筒内。

    “把辣椒放在空心苍耳内,然后点燃。空心苍耳的木元力,就能够渗透进入辣椒,木生火,辣椒的火元力会被进一步的激发,爆裂的力量可以让辣椒粉碎,尤其是辣椒籽表皮破碎,从而收集到独有的辣椒火油。胖子你看,暗红的火焰,就是辣椒火油,我们可以通过紫火竹竹筒来收集。紫火竹是木火双生,不仅可以盛放辣椒火油,还能够有醇化的功效,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一只肉乎乎的胖手就像猫爪一样悄无声息伸过来,闪动般抓起紫色竹筒。

    楼兰一愣,他转过脸。

    胖子对着竹筒咕嘟咕嘟,当最后一滴辣椒火油,带着火焰落入他的嘴里,他才意犹未尽地放下竹筒,习惯性地喊了一句。

    “再来一碗!”(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