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艾辉的办法
    王小山的动作很迅速,他双手按在地面,土元力延伸进入店铺。

    噗,几声爆音同时在店铺内响起,完好无损的店铺就像酥脆的饼干,轰然倒塌。

    师雪漫素手轻挥,刚刚扬起的灰尘被激荡的气流横扫而过,眼前线恢复如常,店铺果然成为一堆废墟。

    “好厉害!”胖子的表情有些呆滞,张大嘴巴:“小山你怎么做到的?”

    王小山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道:“很简单,每个房屋都会有一些很关键的……节点,呃,只要找对这些节点,同时爆破节点,就能摧毁房屋……再利用房屋本身的重量……”

    王小山的描述有些语无伦次,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人小看他。

    摧毁这间店铺不是什么难事,在场每个人都能做到,但是做到像王小山这样干脆利落,没有几个。垮塌的房屋看不到大型的结构,称得上粉碎性垮塌。

    师雪漫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当时艾辉选人的时候选择了王小山,她就有点奇怪。王小山的实力实在太差劲,和其他人之间的差别非常大。眼前的景象让她情不自禁想,难道那家伙之前就看中了王小山这一手?

    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艾辉其实心里也有点吃惊,王小山这一手实在太漂亮,这家伙玩泥巴的水平比自己想得还高!

    “干得好!”

    艾辉朝王小山竖起大拇指。

    听到艾辉的赞扬,王小山的脸刷地通红,激动得手都不知道哪里放。这些天,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实力是众人之中最弱小,战斗帮不上忙,胆子又小。一到战斗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发抖,老是拖后腿。

    自己拙劣的表现令他无比沮丧。他不知道艾辉为什么会选择自己。随着危险不断加深,他开始害怕。害怕自己被队友抛弃。在如此危险的处境,如果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如果不能帮助大家,没有谁会无条件照顾你。

    他第一次得到艾辉的赞扬,这让他激动无比,就像灌了一口热酒下肚。

    王小山的表现超出预期,对艾辉的计划帮助很大,艾辉依然保持冷静:“胖子走在前面。王小山跟在胖子后面,继续拆房子,前进速度慢一点,注意血蚂蚁。”

    师雪漫呆了一下:“我们拆房子前进?”

    她被艾辉这个古怪的计划搞得一头雾水,不光是她,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

    “房屋结构复杂,有利于血蚂蚁藏匿和偷袭,对我们很不利。”艾辉解释道。

    师雪漫接着问:“那为什么不和其他小队一样沿着街道推进?”

    艾辉就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师雪漫:“那会让我们两面受敌。”

    “有道理,可是……”师雪漫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承认艾辉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拆房子前进,这个方法……实在闻所未闻!她从来没有在哪本兵书上见过类似的案例战法。

    艾辉懒得理她,而是紧紧跟在王小山身边。这样做有太多的好处。比如房屋垮塌的动静,会惊动血蚂蚁,打草惊蛇,让血蚂蚁露出行迹。比如对于一群菜鸟来说,开阔的地形,更适合他们的发挥,虽然艾辉觉得估计也是糟糕的发挥。

    最重要的一点,身为炮灰,首先想到的不应该是立功。而是如何在战场上保护自己。

    轰隆!

    又是一座房屋垮塌。

    大家踩着废墟前进,但是就这么会功夫。前方的几个小队早就把他们甩出一大截,不见踪影。

    艾辉一行依然不紧不慢地前进。所过之处,在身后留下成片的废墟。

    王小山愈发游刃有余,就这么十多分钟,他拆过的房子已经超过他老爹。他把握更加精准,垮塌的效果更加出色。

    看到眼前的房屋轰然垮塌,他心中充满成就感。

    嗤嗤嗤!

    几道红影突然从灰尘中****而出,直扑像艾辉一行。

    其中有一道撞上胖子手上的重盾,发出咚地一声闷响,胖子身形一晃。胖子和王小山两人都怕死得很,胖子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王小山紧紧躲在胖子身后。

    “小心!”

    师雪漫一声清喝,手中云染天,拦下三只血蚂蚁。

    学员们混乱不堪,惊慌失措,尖叫声不绝于耳。

    艾辉看得直摇头,但是他没有理会,眼下这般强度,都无法闯过去,那后面只会死得更惨。

    他手中的龙脊火忽然一个斜切,微微光芒从他的剑身亮起,准确击中一只血蚂蚁。艾辉看得仔细,这一记斜切在血蚂蚁身上留了一道清晰可见的伤口。

    艾辉的精神一振,之前的时候,他不动用元力,很难在血蚂蚁身上留下伤口。

    他信心大涨,不退反进,手中的龙脊火,又是一记斜切。

    斜切的招式简单,笼罩的范围不大,但是艾辉用灵活的步伐,弥补这一点。

    连续在血蚂蚁身上留下几道伤口,血蚂蚁动作变得迟缓,但是它体内的凶性让它继续扑向艾辉。

    艾辉的剑柄仿佛化作一团烟雾,一道剑光从烟雾中****而出。

    【烟闪】!

    血蚂蚁的身体被龙脊火从中一分为二,跌落尘土。

    但是艾辉的目光很快被端木黄昏吸引,他眼中闪过一抹讶色。

    端木黄昏的【青花】变化多端,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始终给艾辉柔弱之感。现在端木黄昏手中的【青花】依然变化多端,柔弱感却是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阴狠诡异。

    当青花缠上血蚂蚁,突然长出一根突刺,刺入血蚂蚁的双眼。血蚂蚁身体一僵,青色从红色的身体浮现,转眼便仿若变成一只浑身绘满吉祥如意的青花蚂蚁。

    艾辉心中暗凛,【青花】真是妖异莫测。

    端木黄昏旁若无人地收回青花,朝艾辉微微一笑,毫不掩饰眼中的战意,气势惊人。自见本心之后,他就像换了一个人,精气神焕然一新。

    “你打算什么还钱?”艾辉冷不丁问。

    端木黄昏脸上笑容僵住,气势凝固。

    “世风日下,欠钱还这么一副要上天的模样儿,还有没有廉耻之心?”

    艾辉自言自语,压根没有看端木黄昏青筋跳动的脸,直接转过身子,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他浑然忘记自己还欠着八千万这件事。

    可惜债主这个时候很忙,飞出来的血蚂蚁只有五只,有三只被师雪漫的云染天卷走。然而师雪漫没有自己解决,而是把它们丢进队伍之中。

    “冷静,不要慌!”

    “注意保持距离!”

    “配合,你们的配合!”

    ……

    师雪漫、桑芷君和姜维每个人带着一群人,和一只血蚂蚁周旋。他们并没有直接杀死血蚂蚁,而是让学员动手。师雪漫明白,如果不能尽快让这些学员适应战斗,他们的死伤一定会很惨重。

    艾辉看到鸡飞狗跳的场面,摇了摇头,也不催促,索性在一旁练剑。

    刚刚击杀一只血蚂蚁,体内的战意正要起来,却无处宣泄,只好练剑。

    端木黄昏也同样不理会,径直盘坐在地上,青花莲纹在他身下流转不休,双目紧闭。

    “傍晚同学好像变了蛮多哦。”楼兰小声说。

    “嗯,变狠了,对自己也狠。”胖子摸着下巴,然后满是感慨道:“但是再狠的角色,欠了钱那也是虎落平阳,你看看我,当年我胖子也是一条好汉,蛮荒那么可怕的地狱,也被我硬生生闯出来。结果呢,一时不慎,欠了阿辉的钱,现在也只能当苦力当小弟。所以啊,钱是英雄胆!”

    王小山看着混乱的场面,不由道:“师女神是好人。”

    明眼人看得出来,师雪漫完全是为了帮助这些学员适应战斗。

    不过她的功夫没有白费。

    原本闹哄哄的场面,渐渐开始稳定下来。霍元龙他们是松间院筛选出来最优秀的一批学员,实力、天赋都不错。排名高的学员平日的切磋比试自然也多,虽然不是真刀真枪的战斗,但是随着他们逐渐克服心理的障碍,变形的动作也逐渐恢复如常,水平逐渐恢复。

    师雪漫松一口气,额头浮现细密的汗水,她感觉带队比自己战斗还要累。

    但是她不得不做,接下来的战斗只会更激烈残酷。他们几个经历过的适应期,这批学员同样需要经历。

    弱者将会被淘汰,没有任何余地,谁也无法改变。

    艾辉停下来,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学员,道:“继续前进。”

    “能不能休息一下?”学员中有人喊。

    “我不想因为消极抵抗的罪名被上面执行军法。”艾辉看了一眼天空。

    大家转过脸,看到天空的元修在缓缓朝这边逼近,他们到嘴的话顿时吞回去。

    师雪漫率先道:“走吧。”

    她知道,上面可以容忍他们适应战斗,但绝对不会容忍他们消极抵抗。一旦他们有这样的苗头,会被当场执行军法,杀一儆百。

    艾辉一行,缓慢而坚定向前推进。

    师雪漫很快体会到艾辉这个办法的好处,他们遭遇的血蚂蚁数量不多,应该是之前队伍清剿的残余。零星的血蚂蚁,用来给菜鸟们适应战斗,再好不过。而且如果他们撤退的时候,遇到这些血蚂蚁的偷袭,那绝对是场噩梦。

    前方又出现血蚂蚁,但是这次,学员们的反应要比上次好很多。

    他们也在拼命适应战斗。

    没有人想死。

    (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