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李掌柜和兔毫箭
    当艾辉从忘我状态脱离,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他瘫坐在地上呵呵傻笑,他看上去狼狈不堪,浑身湿透,脸上、头发都是汗,胳膊累得动弹不得。

    两个小时的成果是两招,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全都很简单。微弧刺和剑柄烟的组合,已经算比较复杂。另一招斜切,唯一变化的是斜切的角度,他试遍了几乎所有的角度,终于找到最佳的角度。微弧刺加剑柄烟被他取名【烟闪】,而斜切那招被他命名为……【斜切】。

    面目全非的两招剑招,然而即使没有剑胎的跳动,艾辉也能感受到它们脱胎换骨的变化。

    曾经的剑招,更像是舞蹈,动作优美,而威力全无。失去灵力的剑诀,就像失去水的鱼,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都早化作灰泥。而把海鱼放在河里,也是死路一条。

    换了一个环境,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来。

    无论曾经的剑修多么辉煌,无论那些遗留的剑典多么的浩瀚,不改变它们,终究是难以适应这个时代。

    艾辉还没有弄清楚原因,些许的变化,竟然让剑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许是剑与元力的共鸣?

    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找到剑术缺失的关键。

    还有很多的剑招,等着被他发掘改变,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摸索和探寻,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以前他也曾经化用【风蝠剑】的技巧,但是这次更进一步。他看过无数剑典,虽然不知道该如何修炼它们,但是却知道在修真世界,剑修们是如何修炼它们。

    今天的【烟流星】和【斜切】,让他忽然意识到,所有的剑招,需要从最基础的剑招开始改变。才能适应元力时代。

    这才是他今晚最大的收获。

    如果不是突然的灵机一动,他也绝对想不到,还有剑招能够在不动用元力的情况下,有这样的威力。

    他寻思着等以后把这套剑术完善,得起个响亮的名字。

    至于现在……完全不~≈~≈,想动啊!

    他躺在地上,看着漆黑的天空。

    胖子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这个梦有点长。他梦到自己在望不到尽头的岩浆海里面游泳,游啊游啊,游了不知道多久,还没有脱离火海。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楼兰那张几乎被面具完全遮住的脸挡在他面前。

    “胖子,你真的很厉害啊!”楼兰语气中带着赞叹,眼睛黄光闪动:“效果非常出色。胖子,恭喜你,四宫了哦!看来龙汤的效果,和一次性服用多少有关,嗯,这一点楼兰要记下来。胖子请放心,楼兰一定会研究出更厉害的龙汤!”

    满脸茫然的胖子听到“龙汤”两个字。身体不受控制地一个哆嗦,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干了什么。

    等他反应过来,看向楼兰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魔鬼。他很干脆地摇头。无比气愤道:“楼兰,我再也不会喝你的汤了,我还想多活一阵子。”

    “为什么?龙汤没有毒性,虽然效果会有衰减。但是还是会非常有效。可以短时间提升胖子的境界哦,再喝一次,肯定可以到五宫。”楼兰语气笃定。

    再喝一次……

    想到刚才可怕的经历。胖子就一阵哆嗦,打死他也不会再喝第二次。

    就在此时,一位浑身是血的人跌跌撞撞跑进来,艾辉看清来人,浑身一震坐了起来!

    “李掌柜!”

    李掌柜浑身都是血,摇摇欲坠,怀里抱着一个袋子。看到艾辉,李掌柜空洞的眼睛陡然焕发出光芒:“老弟……”

    他撑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山穷水尽,脚下一软,就要往前一栽。

    艾辉弹地而起,一个箭步上前,扶住李掌柜。然后看到李掌柜几乎快被啃光、露出白森森骨头的后背,艾辉心中默然。

    “这是兔毫箭……”李掌柜看着艾辉,露出惨然和歉意的笑容:“对不住,没法给你结账了……”

    李掌柜睁大着眼睛,最后一缕神采消散,气息全无。

    艾辉扶着李掌柜,一动不动,就像座雕塑。

    过了一会,他回过神来,脸上看不出悲伤。他腾出一只手,小心取下李掌柜怀中的袋子,里面是二十支兔毫箭。把箭放在地上,他背起李掌柜,转身走院子深处。

    恍惚间,艾辉仿若回到蛮荒,看着周围的同伴一个个倒下。深深的无力和绝望,笼罩着艾辉。

    他一言不发都开始挖坑,胖子以前埋葬其他队友的时候,他从来不帮手。

    其实他和李掌柜不是什么深交,大家只能算得上生意上的伙伴,手中的龙脊火每一下都能带起一大块泥土。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难过?

    没什么值得难过的,谁都会死,说不定下一个就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死的时候是谁埋。好吧,死了都一样,被埋和被血兽吃点没什么区别。

    把李掌柜埋好,艾辉的情绪也恢复如常,他见惯了生离死别。

    “没事吧?”师雪漫走到他身边,语气中透着一丝关切。

    “没事。”艾辉神情看不出异样。

    师雪漫话题一转:“你把学员丢给我,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

    艾辉反问:“我为什么要负责任?”

    师雪漫被艾辉这种无赖的态度气乐了:“所以你和院长说的都是鬼话?”

    “我只是答应他们跟着。”艾辉理所当然:“要我负责,院长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师雪漫简直哭笑不得,她盯着艾辉的眼睛,真是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市侩无赖的家伙,和那个带着他们战斗的艾辉,竟然是同一个人!

    好吧,其实是这两天这个家伙的高光表现,混淆了这家伙在自己心中的形象。

    帮女同学买单一百五十块还死活要别人还的家伙……

    欠了别人八千万还骂别人是赔钱货的家伙……

    赔!钱!货!

    三个字从师雪漫的眼前飘过,握着云染天的手青筋跳动,恨不得在眼前这家伙身上扎三个窟窿!

    冲动是魔鬼……这才是这家伙的本来面貌。

    冷静下来的师雪漫冷冷道:“不要说,你对他们没有任何建议?”

    “建议就是努力活下来。”艾辉一脸认真地说了句废话。

    师雪漫已经不想理艾辉了,索性直接道:“芷君也给我。”

    “她同意就没问题。”艾辉无所谓道,接着把染血的箭袋丢给桑芷君,喊了句:“省着点用!”

    桑芷君一把接住,郑重回道:“我会的!”

    说实话,刚才李掌柜那一幕,对她的震撼挺大的。

    师雪漫看也不看艾辉一眼,朝桑芷君走去。她有点看不透艾辉,说他市侩无赖吧,二十支兔毫箭,他却大方地给了桑芷君。师雪漫目睹桑芷君买兔毫箭的过程,知道兔毫箭的昂贵,桑芷君不到最后关头不舍得用。

    二十支说给就给了。

    一百五十块的面钱却死活都要……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居然敢说她是“赔钱货”!

    师雪漫每一步都带着杀气。

    本来对艾辉颇为惊讶的学员们,此时个个瞪大眼睛,对艾辉怒目而视,显然刚才艾辉满不在乎的回答激怒了他们。

    面对师雪漫的邀请,桑芷君很爽快答应。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她现在更多的是辅助作用,在团队里才能够发挥更大的价值。

    “好厉害的妞!”清醒过来的胖子,凑到艾辉身边,低声道。

    艾辉上下打量两下胖子:“不错,四宫了,给你弄了件贵东西!”

    胖子一听“贵”,两眼就放光:“我就知道阿辉你不会忘了自己人!什么东西?”

    艾辉指了指院子里放的半人高大缸:“喏,火修专用的火缸。”

    胖子听到火缸脸上顿时露出喜色,火缸是火修最常用的武器之一。火缸里一般是地火岩浆,不仅能够帮助火修的日常修炼,而且在战斗中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火缸……是不是有点太早?”胖子两眼放光地搓着手,嘴上不好意思,当他看到院子里半人高的大缸,表情凝固:“阿辉你说的是这个缸?”

    胖子被这个缸的体积吓到了,他身上的【不动山】重甲,加上铁木重盾,五六百斤,眼前这个大缸怎么看也有两百斤……再来了三百斤岩浆……

    胖子顿时觉得人生灰暗。

    “不要?”艾辉看了一眼胖子,接着道:“那正好。这火缸的底子本来是用来炼制天兵的,结果不小心失败了,太大了,给你我还担心拖累你的速度。”

    胖子一听到底子是炼制天兵失败的材料,小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要!谁说不要了!太适合我啊!除了我,没人用得了啊。难怪我看这缸的材料就不一样……”

    胖子整张脸差点贴在火缸的外壁上,一脸陶醉,尤其是他看到火缸上的铭文,更是兴奋。

    天空一名元修降落:“谁是艾辉?”

    “我是。”艾辉站出来。

    “六点请准时带领你的队员,到听涛街与明华街交叉路口集合。届时会安排你们的攻击目标和序号。迟到者军法处置。”

    元修面无表情,不带一丝情感地宣布命令,说罢便急匆匆转身离去。

    气氛陡然变得凝重压抑。(未完待续。)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