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微弧刺加剑柄烟
    艾辉回来的时候,看到端木黄昏正在抽学员鞭子。▲∴▲∴,

    哦,那个学员好像有点眼熟。

    看了一眼艾辉便收回目光,他对这些人没什么兴趣。在对待师雪漫他们,和对待这批学员,艾辉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

    他很现实,理所当然的现实。

    把学员丢给师雪漫和姜维,他就没有打算插手,他的时间很宝贵,没时间浪费在学员身上。把蛛网铁弹丢给桑芷君,放下背上的大缸,他便开始自己的修炼。

    艾辉进入状态很快,这和他对时间的观念有关。

    七宫的状态,他还称不上娴熟,他不喜欢当下的这种感觉。以前体内的元力远比现在要少,但是每一分元力他都能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现在体内的元力要多得多,但是却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

    他觉得这是浪费,他讨厌浪费,打心眼里讨厌。

    从艾辉进来开始,他就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有不屑、轻视,也有好奇和若有所思。霍元龙的五十鞭还没有抽完便已经昏迷过去,端木黄昏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前车之鉴让大家很识趣地没有去碰霉头。

    师雪漫和端木黄昏态度之坚决,让每个人都感到惊诧和不可思议。

    艾辉旁若无人地修炼着,他的修炼看上去和其他人截然不同。不管是持剑的周天运转,还是磕磕巴巴的剑招演练,都只是让人群中不屑、轻蔑的目光增多。

    是剑术啊……

    许多原本充满好奇的学员,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没落的剑术早没前途了。

    艾辉没有去修炼从师父那得来的剑丸三招,而是不断地修炼自己琢磨出来的那些不成系统的散招。剑丸三招的元力运转非常复杂,【弦月】已经是其中最简单的一招。另外两招元力的运转更加复杂精细。在对体内元力控制还不熟悉的情况下,去修炼剑丸三招,无异于竹篮打水。

    而且艾辉发现,面对血蚂蚁这样数目庞大的群体,有持续性的普通攻击,远比消耗大量元力的杀招攻击。安全而且有效得多。

    体内元力比以前雄厚许多,零碎的剑招,似乎也变得不一样。

    更不一样的是剑胎。

    以前艾辉演练剑术的时候,剑胎总是会蠢蠢欲动。但是自从上次剑胎变强大之后,似乎安静许多,就像吃饱喝足的野兽,趴在天宫打盹。

    若非艾辉的六识比以前更加敏锐,艾辉肯定以为剑胎出了什么问题。

    艾辉手上的剑招不断变换,很零碎。但是因为是他自己整理出来的,修炼的时间不短,每个动作都非常的娴熟和标准。

    手上的龙脊火一个微弧刺,就像低空掠过水面的海鸟,带着微小的弧度刺向前方。

    这是他从一本剑典中的一招杀招中截取的半招。艾辉举得这半招很有用,敌人眼中的这一刺,看上去是笔直的,实际上它有个微小的弧度。

    他体内始终安静的剑胎。忽然微微一跳。

    嗯?

    艾辉有点意外,但是他摸不太准。剑胎的跳动有的时候非常有规律,但是有的时候,又很乱来。

    他又试了一次微弧刺,然而这次剑胎没有任何动静。

    艾辉见状,也索性不去理会,一招一招练自己的。熟悉的剑招。让艾辉很快熟悉体内的元力。

    沉重的龙脊火轻若无物,元力提升的一个好处是艾辉原本就不弱的力量,增加了不少。练起兴致的艾辉也玩出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他极快地摆动手中的剑柄,剑尖却是定在半空中纹丝不动。高速摆动的剑柄,在空中形成六道清晰的残影。

    这一招有个名字。叫做【剑柄烟】,是古代剑修用来修炼剑术的一种手法。剑尖在空中无所依托,如此高速摆动剑柄之下,剑尖能定在空中纹丝不动,说明手腕的灵活性和对剑的控制力惊人。出色的剑修,不仅仅左右摆动剑柄,还能够上下左右摇动剑柄,高速运动的剑柄就像烟雾一般虚幻,所以才称之为【剑柄烟】。

    剑柄烟是古代许多修真剑派用来考核的招式。

    艾辉以前无法完成【剑柄烟】,今天心念一动,没想到竟然完成,当下又惊又喜。

    安静的剑胎,再次跳动。

    嗯?

    艾辉心中的惊喜冲淡,他的注意力被剑胎吸引。两次的跳动,让他脑海中闪过一丝灵感。

    他再试了试刚才的微弧刺,剑胎不动。他又试了试【剑柄烟】,剑胎还是不动。

    那是什么原因?

    艾辉提着龙脊火,站在原地,陷入沉思。剑胎捉摸不定,然而这么长的时间,艾辉对剑胎的规律,心中也有一点经验。剑胎对和剑相关的一切,敏感程度都很高。比如自己第一次握住龙脊火的时候,比如自己施展剑招的时候。

    忽然艾辉心中一动,手中的龙脊火的剑柄化作团虚影,当剑柄回落至他最舒服的位置,静止不动的剑尖倏地刺出,赫然是微弧刺!

    几乎同时,艾辉眉心的剑胎猛地跳动。

    他手中的龙脊火陡然亮起蒙蒙光芒,一道剑光在空中一闪而逝。

    突然亮起的光芒,就像流星掠过天空,暗中观察艾辉的众人,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这是什么剑术?

    剑光凝聚不散,倒也不是特别吓人,但是好像没有感受到元力的波动?

    师雪漫同样被这道剑光吸引,她有些吃惊,刚才这一剑没有动用元力,为什么会有剑芒?

    所有的招式,没有元力的灌注,是不可能有光芒的产生,这是最基础的常识。别人只是怀疑艾辉动用的元力很微弱,但是师雪漫却能肯定,艾辉刚才那一剑,没有动用元力。

    端木黄昏神色一怔,看着艾辉。

    艾辉陷入兴奋!

    刚才那一剑,完全是他自创,没有动用元力,却能产生剑芒!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是却知道刚才这一剑是非常出色的一剑。他没有停,剑柄烟和微弧刺,再次联合施展,没有剑芒。他没有气馁,刚才那一剑完成度不高,两招之间的衔接没有把握好。

    他反复练习。

    破空声不绝于耳,如乱箭穿空,艾辉的神情专注,浑然忘我。

    一些学员的目光渐渐发生变化,专注是一种令人信服的品质,尤其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人心惶惶的当下,还能如此专注忘我。

    黑色的龙脊火带起黑色的剑影,暗红的剑刃和镶嵌在剑身的七枚海宝,把黑色的剑影染上如血红色,就像松间城带着血腥味的夜晚。

    艾辉不知疲倦挥剑。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缕剑芒亮起,照亮空中还未消散的黑红剑影。但是就像黑暗中的流星,一闪即灭。

    惋惜之声不约而同响起。

    过了一会,又是一道剑芒一闪而逝,剑芒开始增多,就仿佛流星越来越多。

    一闪而逝的剑芒,此生彼灭,却如那流星雨,照亮黑色的夜幕。

    道场内安静无比,目睹这一幕的人,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感动。也许是希望一闪而逝的剑芒,照亮黑暗血红的夜幕,也许是看到一招不知名的剑招,从无到有如何产生。

    也许是剑芒后,那张布满汗水却泛着由衷喜悦的脸。

    在放眼所见悲伤、绝望、惊惶、恐惧的一张张脸庞中,这张泛着由衷喜悦的脸庞是多么扎眼,多么另类,多么吸引人,多么令人心生希望。

    端木黄昏怔怔看着艾辉,有些失神。

    他心中受到触动,他觉得大概在很就以后,自己也会记得这一幕。他看到的是一颗强大的心,哪怕在绝境,也依然强大的心。

    除了强大,他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他仿佛看到,不远处那个大汗淋漓的身影,身后蜿蜒到远处虚空的道路尽头,一个巍峨如山的身影隐约可见。

    那就是宗师吗?

    那就是宗师!

    恍惚中端木黄昏无比笃定地回答自己,一股豪气从他的胸间迸发,冲刷着他的身体每个角落,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

    那不就是自己的向往吗?俯瞰众生!凌绝云巅!

    光是背影就令人为之战栗,为之热血沸腾。

    想要铸就不受外物撼动的巍峨身影,就必须先铸造一颗不受外物撼动的强者之心,何谓强者之心?本我唯我!

    从没有一刻,端木黄昏的思路如此清晰。

    死亡依然可怕,但是却并不像之前那样牵动他的神经,像操作提线木偶一样操作他。

    紧绷的身体自然而然的放松,就仿佛身体的无形桎梏突然消失不见。

    勃勃生机在他身体内源源不断涌现,体内的元力在悄然发生着某种神秘的变化。

    然而他一动不动,他无比享受这一刻,享受此时的轻松和宁静。

    师雪漫注意到端木黄昏的变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之前的端木黄昏虽然也非常惊艳,但是始终给她一种被束缚和拘谨之感,加上内心柔弱敏感易变,有天才的傲气,却缺乏天才的霸气。

    没想到他竟然能这么快有所突破……

    艾辉察觉到周围气息有一丝奇妙的变化,但是他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才懒得理会。微弧刺和剑柄烟的结合,创造出新的剑招。

    意味着艾辉淘了这么多年的垃圾,终于被他找到办法变废为宝!

    他推开窗户,看到院子里堆积如山的垃圾,就仿佛看到一座金山。(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