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霍元龙
    “……他的目光冷漠,看我们就像看一群即将上屠宰场的羊羔。据说他是我们学院的学员,但是我敢肯定,我从来没有在前两百名内见过他。或许他有独到之处?天知道!我觉得他是个冷酷的家伙,说不定他会让我们去送命。我更希望尊贵的师雪漫小姐来带领我们,而不是这个无名之辈。”

    摘自《霍元龙的日记》

    看着面前稚嫩的少年们,艾辉像是看到三年前的自己,就像看到了另外一支苦力。

    没有元力的苦力,在蛮荒脆弱得就像纸人,是炮灰。实力微薄经验苍白的学员,在血灾中的松间城也不比纸人强韧多少,同样是炮灰。

    堆砌人数的时代早就过去,如今是高手的时代。

    一位宗师的作用,比整个松间城所有人加起来都有用。倘若松间城,有一位宗师,早就带着他们安全离开感应场了吧。

    可惜松间城没有。

    除了堆砌人数,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人海战术是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血蚂蚁成群结队,人类也用样的方式回敬,在如今的松间城,人类和野兽并无区别。

    走在街道上,到处可以看到刚刚组织起来的队伍,百人一队。为首者声嘶力竭高喊,挥舞着手臂,试图激发起大家的士气。

    他们慷慨激昂的表情下,艾辉看到的是深深的恐惧。

    无数慌乱、绝望的目光,像海水漫过街道,天空的黑烟和逐渐降临的黑夜融为一体。

    街道上随处散落着砖头,倒塌的墙、房屋经常把路堵住,干涸的血迹混迹其中,空气弥漫着血腥味和烟味。街道两旁整齐排列的南瓜灯,如今就像是缺齿的梳子,稀稀落落残缺不齐,散发出微弱黯淡的光芒,如今的松间城是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场面。他在蛮荒也从来没有见过。

    仓库的官员非常忙碌,艾辉排队排了大概半个小时才见到他。他一眼就认出艾辉,艾辉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耳的印象。

    “现在没有啥什么好东西了,你可以挑两件。速度最好快一点。”

    官员朝门口长长的队伍示意。

    艾辉知道像上次那样挑选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他很直接道:“好的。我需要一件火修的武器,火坛子之类。”

    “上次那个胖子用的?”官员的记忆力很好,能够披上【不动山】重甲的胖子,同样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是他。”艾辉点头。

    “哈。你们的运气真不错。”官员笑道:“火坛子早就没了,火缸倒是有一个,因为太大太重,一直没人用。其实上次我就觉得适合那个胖子用。”

    官员把艾辉带到角落,指着一个差不多一人高的大缸。艾辉顿时明白为什么没人用,这东西实在太大。火修用的火缸越小越贵,比如火葫芦。普通的火修,用的都是一个火坛子。

    而眼前的半人高的火缸,简直就是一个大酒缸。

    “这东西有用吗?”艾辉有些怀疑。

    “当然。”官员嘿然:“别看它个头大,但是个好东西。除了重一点大一点。没有其他的缺点。”

    艾辉听得都像翻白眼,重一点大一点,就是很大的缺点。想到胖子穿着【不动山】重甲,举着厚实如墙的重盾,背上背着半人高的大酒缸,那造型实在有点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真的是好东西!”官员看艾辉一脸不信的模样,有些不满:“它的工匠本来准备打造一件天兵,结果失败了。就用原来的胎子,重新打造了这个火缸。你看上面还有铭文,非是我胡说。”

    他指着火缸旁的小字。示意艾辉看。

    倘若换一个人,如此质疑自己,他早就把对方轰出去。但是他记得艾辉,而且如今看来。艾辉他们能活下来,还是有本事的。

    艾辉一听是打造天兵失败的产物,二话不说当场便要了:“就这个!”

    所谓天兵,是专门给元修使用的高端兵器装备。因为产自五行天,也为了和历史上的法宝区分开来,故取名为天兵。

    师雪漫手上的那把。就是天兵。

    天兵有着诸多神妙,能够大大提高元修的战斗力。天兵对使用者的要求很高,最普通的天兵也需要完成八宫小圆满,也就是符合登记注册的元修。

    师雪漫手中的,她现在能发挥出的威力不足百分之一。

    打造天兵对材料的要求非常之高,所以艾辉一听打造天兵失败的产物,就知道大缸的用料绝佳。

    天兵对材料的要求高,加上需要复杂的打造技艺,所以价格一直是居高不下。艾辉在蛮荒见过很多元修大人,但是拥有天兵的,屈指可数。

    官员看艾辉回答的很干脆,才露出几分满意之色:“你还需要什么?”

    “蛛网铁弹、狼牙重箭,还有辣椒。”

    “蛛网铁弹?给桑小姐用的?以她的弓术,应该可以用。”官员点头:“仓库里还有两百多粒,都给你了。这么偏门的东西,你们能想起来,也够厉害。”

    蛛网铁弹每一颗大约拇指大小,看上去和普通的铁弹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它实际上是用蛛网压缩而成,用元力触发射出,它在击中敌人的时候,会变成一张蛛网。

    官员的眼光很老辣,艾辉确实是给桑芷君准备的。桑芷君的弓术其实是比姜维高超的,发挥的战斗力还不如姜维,艾辉想到蛛网铁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询问,没想到还真的有。

    蛛网铁弹非常偏门,因为蛛网的强度不是很高。如果很高,那价格也会变得很昂贵。

    但是艾辉不在意,用来扰敌完全足够了。

    “狼牙重箭只能给你们两壶。”官员看艾辉张口欲言,态度很坚决打断他:“很多人需要补充它。能给你们两壶,已经是照顾你们了,别人都是只能领一壶。”

    好吧,两壶就两壶,艾辉也知道是实情,后面还有那么多人排队。

    “辣椒仓库没有。”官员满脸纳闷:“你们要辣椒?真是古怪!自己到香料店去买吧。谁没事在仓库放辣椒,城主吃甜不吃辣。”

    辣椒没有拿到,艾辉有些失望。

    但是对方已经转身去应付其他人,艾辉知道再讨不了好处。也拖着大酒缸离开。

    排队的人群看着艾辉扛着的大酒缸,无不侧目。

    兵锋道场,所有的学员刚刚经历一场苦练,正在享受片刻的休息。

    负责排练的是师雪漫,艾辉对于带学员没有任何兴趣。直接丢给了师雪漫。

    师雪漫在很短的时间,就赢得大家的信任,实力高超,声名卓著,家学渊源,没人不服。

    因为父亲的缘故,她从小就曾自己偷偷学习过父亲的一些书籍,对于纸上谈兵,她比其他几个人要强得多。

    艾辉把这些人都交给她时,师雪漫内心是有一点点兴奋的。从小看了那么多兵书。能有个实践的机会,能不兴奋么?

    唯一让她觉得不满的是自己的副手,她本来觉得副手应该是端木黄昏,然而艾辉却指派姜维。

    她看了一眼坐在那休息的姜维,不得不承认,艾辉的眼光似乎比自己要好。

    姜维看上去远没有端木黄昏那么突出亮眼,但是作风稳健细心,沉着而且有耐心。倘若没有姜维的帮忙,菜鸟的师雪漫肯定是手忙脚乱。

    端木黄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修炼中。

    其实是不太愿意干的,他的理想是成为宗师。

    以前他还有点浑浑噩噩。但是经历了残酷的战斗和死亡的威胁,他心中的理想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要成为宗师,成为最强大的宗师!

    休息的时候,气氛很沉闷。大家的情绪低落,有对未来的迷茫,也有对即将到来战斗的恐惧。

    迷茫和恐惧令他们躁动不安。

    “为什么我们要听艾辉的命令?”霍元龙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恰好大家都能听到。

    霍元龙是故意的,在松间院,他大大小下也是一号人物。学院的排名从来没有掉出过十名。现在让他无条件听从一位一年级生的命令,如果是端木黄昏也就算了,还是什么他从来没有停过名字的艾辉。

    当时院长说话的时候,他就在暗中观察艾辉,没有看出来半点不同寻常之处。

    唯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艾辉冷漠的目光,但也就是这冷漠且浑不在意的目光,让他更加不爽。被一个从来没有听说名字的无名之辈,用这样的目光打量,他心中的火气很大。

    师雪漫皱起眉头,正在休息的姜维睁开眼睛,桑芷君瞥了一眼过来,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手指在金丝软弓的弓弦上轻捻,就像拨动琴弦。

    气氛陡然变得凝重。

    有学员向霍元龙道:“元龙,少说两句!”

    霍元龙梗着脖子,提高音量:“我说错了吗?”

    沉浸在修炼中的端木黄昏被打断,脸色沉了下来。

    “我愿意听师小姐和黄昏的命令,艾辉他有什么资格?”霍元龙大声道。

    许多人心中的想法被说中,顿时**动起来。

    “就是,师小姐和黄昏才有资格!”

    “什么艾辉?从哪冒出来的?”

    ……

    “闭嘴!”师雪漫脸色冷下来,站了起来,提着云染天,朝霍元龙走去:“你,出列,带头闹事,罚五十鞭!”

    霍元龙脸色大变,他怎么也想不通,师小姐为什么会服艾辉?

    他五十鞭……他一个哆嗦,连忙向端木黄昏求助:“黄昏,难道你就没意见?”

    “有意见。”端木黄昏走过来。

    端木黄昏的话让霍元龙喜出望外:“就是啊!黄昏你有啥意见就说啊,大家都听你的。”

    “我的意见很简单。”端木黄昏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这五十鞭我来执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