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损失惨重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艾辉现在做的事情都不靠谱得很,但是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大家还是吞了吞口水,没有吱声。连续几场战斗,让他们无比深刻了解他们和艾辉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这也让他们不敢随意质疑艾辉。

    楼兰把还剩下的所有辣椒全都拿出来。

    辣椒是最常见的食材之一,尤其是火修最爱。

    在修真时代,修真者往往是性情淡泊,喜爱的也是清淡高雅之物。要么是灵谷,灵茶,身家丰厚者则追求年份,往往以万年为单位,除了功效外,还能彰显身份。

    而对于新生的五行天,只有短短的千年历史,而五行天开始对蛮荒占据优势的历史更加短暂。五行天的饮食讲究的是实用,比如元食,对于绝大多数元修来说,是修炼的重要辅助手段,对修炼提升多少才是最关键之处。

    元食的流行,大大增加木修们对食材的培养和选育,辣椒便是其中成功的典范。

    辣椒蕴含丰富而独特的火元力,它并不算强大,但是却能够大大增强火修体内火元力的活跃度。

    火元力是五行元力中最活跃的元力,火元力对活跃度有着永恒的最求,活跃度越高的火元力,转换而来的火焰,温度更炽热。倘若是冷焰,温度就会更低。

    木修对辣椒的培养也是不遗余力,不断有着优秀的品种推出。

    比如【红颜】,每一颗辣椒只有小指那么大,有着微翘的弧度,通体就像红色的水晶雕刻而成,没有一丝杂质,非常剔透,能够清晰看到里面一颗颗排列整齐的辣椒籽。不时有火焰从某粒辣椒籽喷涌而出,划出红色的焰流桥,在红色透明的腔体内流淌。

    当然,像【红颜】这样的辣椒也不是想吃就吃。

    虽然辣椒元力有着诸多的好处。但是它的刺激性之强,对是食用者是巨大的考验。越是优秀品种的辣椒,所蕴含的辣椒元力越强,对身体的刺激也越大。经过木修培养优化的辣椒。把“辣”这种特性,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它早已经不是一种味觉体验。

    你会感觉整个身体都在燃烧,每个毛孔都在喷发火焰,感觉自己掉进了岩浆河。或者经历火刑。

    这也逐渐把辣椒从一种常用的食材,变成火修的专用食材,只有火修才能够承受如此可怕的辣椒元力。现在某些极品的辣椒品种,就连元修也不敢随便食用,在植物培养方面无比执着和变态的木修努力之下,许多食材都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用辣椒来抵挡血蚂蚁,一点都不可笑。

    在蛮荒,艾辉做过和见识过更多比这还要可笑的事情。比如用淤泥涂抹全身,来掩盖自己的气息,用各种奇怪的草木汁液来驱走毒虫。都是家常便饭。

    用辣椒有什么奇怪?

    楼兰蹲在艾辉身边,好奇地问:“艾辉想吃辣椒了吗?”

    “不想。”艾辉头也不抬解释:“我怀疑血蚂蚁不喜欢辣椒的气味。”

    “真的吗?”楼兰顿时大感兴趣。

    “不知道,要试试才知道。”艾辉仔细检查这些辣椒,但是很快他就犯难了,眼前花花绿绿的都是辣椒,有红有绿有黑,有大有小,还有一些奇形怪状。

    血蚂蚁是对所有的辣椒都不喜欢,还只是不喜欢某种辣椒?

    不管了,先试了再说。

    艾辉每一种辣椒都取出一些。把它们分别碾碎,浓郁的辣味弥漫开来。像【红颜】这样的辣椒,碾碎之后的粉末,能够看到微弱的红色火焰在缓缓流动。

    道场的四周被他洒了一圈辣椒粉末。为了观察哪种辣椒更有效果,他分别标记好每一处的辣椒品种。就连道场的地下,都让楼兰带着许多辣椒粉洒播在里面。

    血蚂蚁的战斗并不算强,但是数量多,成群活动,还喜欢从地下偷袭。

    做完这一切。艾辉的体力终于到了极限。

    他没有坐下来,而是保持握剑的姿势,开始运转周天。终于可以入定了,能做的他都做了,有没有效果,不是他说了算。

    人事已尽,天命随他去。

    浑身没有一处不酸痛,疲倦就像潮水般快把他淹没,眼皮沉重得像灌铅一样。但是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他强自让自己的注意力专注在体内的周天运转。

    酸痛、疲倦、风、远处的激战声,就像退潮的海水,划过沙滩。周围的世界,在一点点远去,他的内心变得宁静平和,只有元力的运转和剑胎的跳动。

    城主府。

    王贞面沉如水在听取下属的报告。

    “……西二条街已经稳住,我们赶到的时后,死亡两百七十余人,受伤的一百二十人,失踪人口不详。我们组织当地的居民开始围剿残余的血蚂蚁,到目前为止,西二条街已经全部肃清。因为封条石被破坏,我们很难重新布置地底防御,属下已经让他们布置预警机关,伤员已经全部隔离监管。”

    “听涛街的情况很严重,进攻的蚁群超过四个,总数超过五百只。我们抵挡的时候,整条街道几乎都完了,死亡人口不详……我们只救下六十四人。其中有二十四名伤员,都已经安排进入隔离区。我们损失惨重,伤亡近半,无力继续行动。属下建议能够调集一些松间院的学员,对这片区域清查,以免有漏网之鱼。”

    ……

    空气几乎凝固,大家的心情无比压抑,一连串血淋淋的数字,从开始的恐惧,到后来的麻木。整个松间城,短短的时间,近三分之一的区域失去控制。

    院长满脸疲倦,他到处救火,累得不行。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哪里经历过如此高密度的战斗?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

    无路可退,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无路可退。

    经历近半的损失,还没有崩溃,在战场上那已经精锐才有可能做到。

    并非这些乌合之众一夜之间,就变成精锐。是所有人多知道,如果不想成为血兽腹中的食物,除了战斗之外,别无他途。

    院长缓缓开口,他的声音沙哑:“松间院的情况要好一点,夫子的伤亡比较大,学员死亡大概一百多人,我们没有时间去详细统计。整个学院的夫子,损失超过两成。”

    始终保持平静的王贞脸色微微一变,夫子的重要性,要比学员高得多。在他眼中,学员的战斗力小得可怜,而夫子们还是具备相当的水平,只要参加几次战斗,就能够适应战斗,发挥出更重要的作用。

    “为什么这么多?”他忍不住问,学员伤亡比例要比夫子低得多。

    “他们是夫子。”院长哑着声音解释道:“没有哪个夫子会看着自己的学生被吃掉而无动于衷。”

    王贞眼中闪过一道怒色,从牙缝中挤出四个字:“妇人之仁!”

    “他们是夫子。”院长毫不躲避王贞的目光,声音也带着一丝怒意:“不是士兵。”

    松间院不是什么名院,夫子们的流动性很小,许多夫子都和院长共事几十年,与其说是同事,其实大家更像是朋友。

    这一天接到的噩耗,目睹的死亡,超过他参加过的所有葬礼,心中悲痛几乎把他压垮。

    教书育人那么多年,有些东西早就沉淀在骨子里。

    他很现实,在他眼中其他学员就没有师雪漫端木黄昏重要,所以他重点照顾他们。可是,当他看到学员被攻击,看到他们在血蚂蚁面前瑟瑟发抖,看到他们苍白恐惧的连,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出手。

    他们只是一群孩子。

    他知道自己一点都不理智,自己的元力,应该放在更重要的地方,但是……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自己一直是个小分院的院长吧,他心中苦笑。

    王贞沉默,他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虽然夫子们的行为在他看来愚蠢幼稚,但是不得不说,令人尊敬。

    “抱歉,我失礼了,学员会以他们为荣。”王贞忽然一躬身,语气诚恳。

    “没什么,你压力也很大。”院长能够理解王贞的焦急:“现在怎么办?韩师那边有什么消息。”

    王贞恢复平静:“全城的地形图已经派人送到绣坊,韩师穿回来消息,她们已经在全力研究。”

    院长点头:“以前从来没有人做过,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也就是韩师,有这样的底气和胆魄。”

    “所以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韩师身上。”王贞断然道:“我们需要在韩师准备好之前,夺回血兽占领的区域。所以我准备组织所有人,参加这场战斗,包括所有的学员。”

    “为什么?”院长脸色微变:“那会死多少人?他们实力都很差,上去就是送死!”

    王贞坦然面对院长的目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没人手,必须所有人都上,大家都是送死。另一个,已经有血蚂蚁完成蜕变。”

    “蜕变?”院长脸色大变。

    “我们的元力,似乎能够帮助它们完成蜕变。我们现在只遇到一只已经完成蜕变的血蚂蚁,死了很多人,才把它干掉。我们发现三只处在蜕变中的血蚂蚁,类似冬眠,被我们杀掉。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知道这几只血蚂蚁的蜕变和吃人有没有关系。但既然蜕变不是个例,时间越拖得久,对我们越不利。等更多血蚂蚁完成蜕变,我们的处境会更危险。所以我准备组织所有的元修和学员,全面进攻,用最短的时间,夺回所有失去的区域,把进城的蚂蚁,赶尽杀绝!”

    王贞面色狰狞。(~^~)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