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锁定目标
    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刺破云霄,端木黄昏等人脸色一变,是师雪漫!

    难道房间有血兽?

    几个人顾不得其他,身形暴起,就像闪电,出现在房间的门前。▲∴▲∴,

    砰!

    门被重重推开。

    房间内正中心,师雪漫失魂落魄坐在地上。角落里,艾辉一脸戒备做出防御姿态,不停四下张望,目光有些茫然。

    “怎么了?”桑芷君关切而焦急地问。

    其他人的目光刷地全都看向两人。

    “不知道。”艾辉神情冷静地摇头:“我刚醒,听到蓝白铁妞的尖叫,以为有敌袭。”

    刚才自己是在做梦啊……

    艾辉也清醒了许多,他隐约记得梦境里自己当时在开宝箱,好不容易剥开宝箱外面的铠甲,结果被铁妞的尖叫惊醒。他以为遇到袭击,下意识拉开距离,做出戒备状态。

    其他人的目光汇集在师雪漫身上。

    “没……没什么。”师雪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神情有些恍惚:“可能刚才有点太紧张。”

    大家不约而同松一口气,艾辉听到这句话,也长舒一口气。

    “艾辉,你背上的伤?”姜维有些担忧地问。

    “背上的伤?”取消戒备的艾辉站直身体,活动了一下酸软的四肢,感觉手脚都不像自己的,摇头道:“我有绷带,没有受伤。”

    他转过后背,果然,刚才还血迹斑斑的后背,不见一丝血迹。所有人大吃一惊,要不是衣服背部还有密密麻麻的孔洞,大家肯定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不过艾辉没有受伤。让大家提起的心放下来,彻底松一口气。艾辉如今是他们的主心骨,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大家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下去。

    “大家抓紧时间休息。”艾辉恢复平静。

    其他人纷纷点头,各自散开找地方入定。刚才的战斗,把他们的元力消耗干净。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再加上刚才的一惊一乍,他们现在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疲倦。

    艾辉也同样准备入定,他要检查自己体内的伤势。

    忽然他注意到师雪漫一动不动,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师雪漫此刻已经平静下来,脸上看不出喜怒:“没事。”

    “抓紧时间休息,血兽随时可能会来。”艾辉提醒她。

    师雪漫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忽然话题一转:“你刚才叫我蓝白铁妞?”

    满脸严肃的艾辉表情一滞,心中暗叫不妙。要命!怎么就把自己心里的叫法给说出来了?这么凶猛的女人,躲都来不及,自己怎么还主动招惹?这不是找死吗?

    怎么办……怎么办……

    艾辉脑子转得飞快,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一脸淡定从容:“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蓝白甜妞。”

    “是吗?”师雪漫似笑非笑地看着艾辉。

    艾辉被蓝白铁妞看得心里发毛,但是他深知此刻打死都不能承认,脸上神情不动反问:“有什么问题?”

    “你觉得我甜?”师雪漫依然用那种极度诡异的目光看着艾辉。

    艾辉已经不是心里发毛。而是全身都发毛,根根汗毛直树。但是经历过无数生死关头的艾辉。展现出他强大的心里素质,越是这样的时刻,越是要沉得住气。

    今天要是不把这件事糊弄过去,铁妞绝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铁!

    他的脑袋在高速运转,说实话,他也不觉得“甜妞”这两个字和师雪漫扯得上半点关系。可偏偏是他自己说的。现在不管怎么样,都必须扯上关系!

    怎么扯……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心中大定,神情自若,看不出任何异常:“你是水修。让我想到山里的云雾和泉水,我们旧土人都说,云间山泉有点甜。”

    本来一脸戏谑的师雪漫,脸腾地一下红了。

    艾辉见状,连忙趁机道:“咳,你要觉得不好当我没说。我先看看伤势。”

    要离铁妞远一点!

    神情如常走出房间的艾辉,几乎是火烧屁股一般,远离这个房间。

    姜维告诉他,柴房里的几个家伙,只剩下骨头渣。艾辉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自己的死活都管不过来,他才懒得管那些家伙的死活。连姜维和桑芷君他们都能够比较从容对待,在艾辉眼中更是不值一提。

    今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在消息树下坐了下来,艾辉长舒一口气,这才发现就刚才那么两句话的功夫,自己浑身出了一层细汗。

    不过总算把这件事糊弄过去,过去就好过去就好。

    房间内,阳光从窗户投进来,浮尘在笔直的光束中缓缓飘动,说不出的幽静。

    师雪漫微微阖起的眼睛,光芒闪动,就像是猎人发现自己寻觅已久的猎物,微不可察的呢喃带着凛冽的杀机:“终于找到你了。”

    胸部的隐隐作痛,提醒她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刚才进来的众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铠甲几处活扣都已经被解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她知道为什么自己被艾辉缠上的时候,反应会如此激烈,不仅仅是上次的记忆深刻。而是在自己还没有发现真相的时候,自己的潜意识已经发现两次惊人的相似。真正让她百分百肯定艾辉就是上次道场盲战的那人,是艾辉解铠甲的手法,真是如出一辙。

    同样如出一辙的,还有那可恶的一抓……

    她的脸刷地再次通红,咬牙切齿,不用检查,她就知道绝对是十个指印!

    十个……比上次还多五个!

    可恶!该死!

    她胸中的气息急剧翻腾,恨不得出去把那个该死的家伙,用枪扎成筛子。

    不,那太便宜他了!

    师雪漫眼中浮动着愤怒的流焰,两次同样的屈辱,加诸她身上,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她要艾辉千百倍还回来!

    没错,就是这样!

    师雪漫感受到自己无比坚决的意志,她在心中发下誓言,铭记此刻。

    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一抹得意的笑意,浮现在她嘴角。这次吃了大亏,但是终于把目标锁定。目标弄清楚了,她有的是办法,有的是手段。

    眼下先要做的,是度过这次血灾。

    怎么能让艾辉死在这次血灾?不管怎么说,艾辉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救命之恩,当然要涌泉相报,慢慢来报……呵呵,云间山泉,会让你知道有多甜……

    师雪漫斗志昂扬,精神振奋。

    消息树下,艾辉仔细检查了自己体内的伤势,让他心中稍安的是,体内的七宫并没有崩溃。这是他最担心的地方,毕竟是修复后的七宫,能不能承受较大的压力,他也不清楚。

    在他运转【鱼拱背】突防的时候,他运转的是【北斗】,所以遭受的攻击也被平均地分摊给七宫。

    现在来看,七宫比他想象得要可靠。

    确定自己没有受伤,他并没有马上入定。他呆呆看着消息树出神了一会,找来一支笔,在消息树的那片树叶上开始写字。

    “血浪开始,血灾变得更加严重。城外的森林,成为血兽的巢。森林能吞噬弱小的血兽,把它们的力量灌注进某只血兽,从而打造更强大的血兽。他们称之为血炼。整个城市被攻击,我们刚刚遭遇两群血蚂蚁,幸运的是,我们还活着。”

    不知道为什么,艾辉就是想告诉那个自称囚徒的家伙。差点死亡的战斗,烽烟四起的城市,他并不害怕,只是心中莫名苍凉和难过。

    他想写点什么,想说点什么。

    什么保密,什么不要去招惹神之血,被他抛之脑后。也许今天他们就会死在这里,谁管得了那么多呢?

    看着树叶上的字迹,逐渐隐没,艾辉又出神了一会。

    他打起精神,还没死不是吗?

    他想起刚才的那个梦境,自己还在鼓励胖子不要放弃求生的信念……嗯?胖子?

    呼呼的喷火声传入他的耳中,不用费力他就能找到胖子。胖子就像一根不知疲倦的喷火柱,依然在顽强地喷着火焰。

    忽然艾辉想起刚才战斗中一闪而逝的某个场景。

    胖子完好无损……自己掩护姜维桑芷君王小山躲在胖子的周围……

    他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光芒,没错,血兽攻击了柴房的几个家伙,攻击他们所有人,但是没有攻击胖子!

    难道胖子身上有什么它们讨厌的东西?

    如果能找到这些东西,岂不是就可以克制血蚂蚁,让血蚂蚁主动避让他们?

    艾辉精神一振!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火焰,害怕火焰是许多野兽的本能,难道血蚂蚁也讨厌火焰?

    不对!柴房里的几个人里面就有火修,但是同样被吃得只剩下骨头渣子。就连蕴含火元的装备,都被血蚂蚁啃食得干干净净。

    不是火焰的话,那是什么?

    难道是……辣椒?

    艾辉忽然大声问楼兰:“楼兰,你给胖子喝的龙汤里面除了火翼蛇蛋和辣椒还有什么?”

    “星剑草、三角茴香和嫩木粉。”楼兰给出精准的答案。

    都是一些很常见的材料,艾辉愈发肯定心中的猜测,急声问:“家里还有辣椒吗?”

    “还有一些,艾辉。”楼兰有些不明白地看着艾辉。

    艾辉大喜过望,连忙道:“全都拿出来!”

    “没问题,艾辉。”(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