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八十章 为什么不是宝箱
    师雪漫缓缓恢复意识。

    战斗中的突破,让她猝不及防,差点陷入危险。突破是每一位元修都渴望出现的时刻,但是也因为很容易出现难以预料的情况,事先准备就变得非常重要。

    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师雪漫的经验不足,接近突破时总是会有所预兆,有经验的元修会提前做好准备。

    逐渐恢复意识的师雪漫,还没有睁开眼睛,便察觉到身上的异状。

    她的四肢被人从身后死死缠住,几乎动弹不得。

    这是……

    她有些失神,身上熟悉的感觉,让记忆深处某些她刻意忘却的片段,无比清晰浮现在脑海中。

    黑暗中,每个细节都是如此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难言的屈辱和羞耻,就像流传的电流,遍及全身,以至于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

    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这一幕,可是当相似的一幕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熟悉的感觉再次笼罩她。

    时间并没有让那份强烈的屈辱和羞耻淡化,反而赋予了它更加浓烈的情绪,一杯水变成一杯烈酒。

    刚刚突破的师雪漫,正是精气神最强大最完足的时刻,当记忆深处这些浓烈的情绪出现,处于最强大的状态下的师雪漫,爆发出的愤怒同样前所未有。

    身在半空中眼睛还没有睁开的师雪漫,单手抓住手中的长枪,全身的元力激荡,她就仿佛要把所有的怒火都汇集在这一枪!

    没有花巧的一枪!

    雪白的云染天嗡地一颤,汹涌雄浑的云雾从枪身喷涌而出,从枪尖呼啸飞出,就像一条轰然前进的白色巨鲸。

    被云雾碰到的血蚂蚁。就像脆弱的气泡,一触即破!

    无数血花同时绽放,雪白的云团。就像无暇的白布,把那一朵朵血海。映衬得愈发娇艳,美得惊心动魄。但是这绝美的画面,连一秒都没有坚持住,娇艳怒放的血花就被震碎成细碎的血雾,被激荡的气流吹得无影无踪。

    轰轰轰!

    有如巨鲸般的雪白云团,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没有丝毫停留,带着势不可挡的强横力量前进。摧枯拉朽,碾碎沿途它所遇一切。

    艾辉刚才撞出一个大缺口的围墙,直接崩碎,化作齑粉。余势未绝的枪云团,冲过巷子,一头扎入对面的围墙,碎石崩飞。

    轰隆隆,地动山摇,就像怪物在远去。

    端木黄昏他们被突然的变故看得彻底傻眼,刚刚两人还岌岌可危。转眼间,场内的血蚂蚁,瞬间就几乎全灭。

    这前后巨大的逆转。让刚刚还提心吊胆的端木黄昏等人,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这一枪也消耗师雪漫体内大半的元力,她睁开眼睛,眼中的怒火消散许多,经过刚才那一枪的发泄,她也恢复几分平静。

    视野内倒掠的景物,提醒她还没落地。

    剩下的零星几只血蚂蚁,正在拼命逃离这件可怕的道场。

    原来血兽也会怕……师雪漫心中忽然生出这个念头。

    等等!

    她这才注意到,缠住自己背上的家伙还没下来。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是脖子的血腥味,让她的神情变得缓和许多。

    当时发生的一切。她并非一无所知。

    艾辉所做都是为了救自己,还受了不轻的伤。昏迷不醒。

    怒意迅速消退,师雪漫心中升起强烈自责和歉意,艾辉刚刚救了她一命,自己把一腔怒火发在他身上,实在太不应该。冷静下来,她对自己的反应之激烈,也大吃一惊。完全是身体的本能,没有经过思考的下意识行为。

    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足以说明那次盲战在她心中留下多么深刻的烙印。

    手中的长枪在地上一点,她灵巧地稳住身形,准备把艾辉从背上取下来大,然而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扳不开艾辉的手脚。

    背上的艾辉陷入昏迷,但是手脚还是死死缠住自己身上,力量惊人。师雪漫以前听说过在前线,有些战士在死后和敌人的尸体都无法分开。她以前还不太相信,没想道自己竟然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真是个执着的家伙……

    师雪漫心中又是佩服,又是苦恼。

    这样的情况,如果硬扳,很容易对艾辉的身体造成损伤,手脚的关节容易被折断。

    但是艾辉这个样子……实在太不雅观……

    尤其是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还个个张大嘴巴,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师雪漫的脸刷地红了。

    “我……我进去一下。”

    脸都快烧起来的师雪漫丢下这句,就像屁股被烧着的兔子,一下子冲进道场的房间里。

    突然恢复的平静,让大家脑子里的那根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弛下来。大家早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东倒西歪全都瘫在地上,只有桑芷君顾及到女孩的形象,勉强坐在地上。

    “真没想到,我们还活着。”

    王小山有些神经质地突然说出这句话,脸色神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没有人开口说话,大家都在享受这珍贵的宁静。

    战斗的激烈程度,让每个人甚至不愿意回忆刚刚的细节,好几次他们都以为自己要葬身在这里。然而大家心中却没有什么劫后余生的喜悦,因为他们都知道,血灾才刚刚开始。

    远处激战的声音遥遥传来,一道道火光和烟柱,在朝阳中升腾而起。

    哪怕隔得这么远,他们都能看到。

    天刚刚亮,初升的太阳散发的阳光不再熏人的温暖,而是惨白冰冷,渗得人心慌。

    一个杀戮的白天,就这样开始。

    桑芷君失神地看着远处不断升起的黑色烟柱,在风中飘扬。犹如葬礼上的黑纱。

    她喃喃自语:“不知道这次要死多少人?”

    没有人可以回答。

    姜维忽然想到柴房的几人,脸色不由微变:“柴房的那几个呢?”

    大家面面相觑,心中都升起不祥的预感。

    楼兰打开柴房的大门。呛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大家心中咯噔一下。

    柴房内什么都没剩下。只有随处可见的血迹,还有一些碎肉和骨头渣。不用想,大家也能猜到,在他们战斗的时候,有血蚂蚁闻到了这里的人味,在这里饱餐一顿。

    桑芷君猛地冲出去,扶着墙狂呕。

    姜维和端木黄昏虽然脸色也不是太好,但是还是能保持镇定。两人对视一眼。都读懂彼此眼中的意思,不管如何,这件事情一定要烂在肚子里。

    桑芷君呕了片刻,就停了下来,脸色还是惨白,但是情绪已经稳定下来:“死了也好,一了百了。”

    可怕的血灾,噩梦般的战斗,生死之间的挣扎,让这些脆弱的学员迅速成长。也让他们的神经,变得粗大坚强。

    这是求生的本能,无论他们的出身背景。对于生的渴望是人最原始的本能。在这场灾难中,同情、怜悯、畏惧、犹豫,只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是幸运儿,在最初的几场战斗中生存下来,这样她们才有时间逐渐觉悟和蜕变。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这份幸运,是从何而来。

    想到艾辉背上的血迹斑斑,大家的心不禁提起来,受伤就会感染血毒。

    如果艾辉感染血毒……

    大家不寒而栗。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师雪漫冲进去的房间。

    房间内的光线有点暗。房门被师雪漫关上。没办法,自己现在的姿势实在不是太雅观。她没有勇气让大家看到。

    因为她是坐在地上,艾辉就像从后面抱着她,双腿还缠住她的大腿上。

    哪怕知道对方救了自己一命,她还是恨不得把艾辉的四个爪子都敲断。

    好吧,她还是小心地一点点挪动艾辉的腿,艾辉的腿缠得太紧,她没办法直起身体,只能选择这个姿势。

    为了不伤到艾辉,她用指尖小心渡入微弱的元力,刺激艾辉腿部紧绷的肌肉。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既不伤害艾辉,又能够把他弄下来的办法。

    艾辉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胖子抱着一根树干,在狂风巨浪中飘摇挣扎,楼兰在树干中间。

    滔天的怒涛,就像一座座悬崖孤壁,不断拔地而起,不断倾斜倒塌,不断把他们掩埋。

    大家死死抱住木头,不敢松手。

    胖子说阿辉我不行了我没力气了。

    他说胖子坚持住!

    胖子神智已经变得不清楚,和他说阿辉我死在海里好,以后你给我烧纸钱,随便找个海滩就行,反正海是连着的,肯定能收到。

    楼兰说胖子你放心,你要死了,楼兰帮你烧纸,还会帮你烧辣椒,还有修炼计划表,每年一份。

    胖子说算了我不想死了。

    他刚想说话,一个浪头把他们砸进海里。他笑得眼泪流出来,和海水混在一起。

    他们浮出水面。

    楼兰说艾辉楼兰可以变成一个宝箱,把大家装进去,艾辉抱着宝箱游过这片海就可以把大家救出来啦。

    迷迷糊糊中,艾辉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他死死抱着一个宝箱。

    宝箱外面不知道为什么包着一层铠甲,铠甲很眼熟,这不是蓝白铁妞的铠甲吗?难道蓝白铁妞也在里面?

    铠甲扣得很紧,不过这难不倒艾辉,比这扣得更紧的铠甲他不知道剥开过多少。

    身后的艾辉忽然动了一下,小心控制元力的师雪漫一惊,但是很快露出喜色,他要醒了吗?

    果然,他的手动了!

    “你终于醒……”

    师雪漫带着喜悦的话戛然而止,她的表情凝固,身体僵住。

    梦境中的艾辉剥开铠甲,不是宝箱,还有一层!他顿时急了,手上动作更快,干脆利落闪电解开第二层。

    咦,这是什么……

    为什么不是宝箱!

    大怒之下的艾辉,猛地抓起……(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