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来
    艾辉先掩护三人,撤到胖子身边。∈♀,

    他注意到血蚂蚁似乎非常不喜欢接近胖子,看了一眼还在孜孜不倦喷火的胖子,艾辉心想,难道血蚂蚁也怕火?

    这是好事。

    姜维几乎完全脱力,他的重弓杀伤力惊人,但是消耗也非常惊人。桑芷君还是有一部分战斗力,但是她的金丝软弓威力不够,除非用到特殊的箭矢或者招式,但是对于眼前密密麻麻的血蚂蚁,作用有限得很。

    王小山瘫坐在地上,这些人之中他的实力最弱。

    果然,血蚂蚁不攻击姜维三人,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胖子的火焰,对血蚂蚁有克制作用,好样的胖子!放心大胆继续喷!

    艾辉满脸赞赏看了一眼胖子,然后喊了句:“楼兰!跟上我!”

    “艾辉,楼兰来了!”

    早就跃跃欲试的楼兰,大喊一声,就嘭地变成一团沙云,跟在艾辉身边。

    飘扬的长发下,师雪漫眼睛一片赤红,蓝白铠甲沾满血毒和尘埃,手中的长枪,如同狂暴的怒涛。

    她修炼的传承是【问水】,以变化而著称的【问水】,并不是枪术。

    但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她对枪术有着独特的喜爱,从小就苦练不辍。手中这把如同白云般纤尘不染的长枪,是父亲在她十岁时从前线寄回来的礼物。

    长枪的名字叫做【云染天】。

    当时父亲击杀了一头座云鲸,分解完座云鲸之后,在高耸如城墙的鲸鱼骨中,父亲挑选最笔直最美丽的一根做成枪身。

    座云鲸是生活在苍穹高空深处的强大荒兽,拥有长达数里的庞大身躯。它们浑身雪白,就像一座在天空飞行的雪白岛屿,但是更容易被人们视作在高空飘荡的云朵。

    它们拥有极为出色的飞行能力,不知疲倦。终生都在寻找云海。它们以云为食,那些寄生在云层中的荒兽,会连同云朵被它们吸入腹中,成为它们的食物。

    一般而言,座云鲸不会离开天空深处,也不会主动攻击元修,但是在少数时候,它们会出现在低空,破坏它们能见到的所有一切。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一场灾难。

    以云为食的座云鲸。鲸骨会自发散发丝丝缕缕的云气。

    如同水晶般剔透的蓝色枪头,却是父亲轰动五行天的杰作。

    在父亲的驻地附近,有个湖泊名为宝蓝湖,风景秀丽,他喜欢在湖畔修炼。每天,父亲会提一桶湖水,倒在水缸里,再用元力把湖水锻造压缩,到不能再压缩的地步。

    第二日继续往水缸加一桶水。继续压缩。清澈碧蓝的湖水,不断被压缩,质地也变得越来越坚硬。

    日日重复,三年来。一千多桶湖水,被他压缩锻造成一块半人高的蓝色晶体。这是一种全新的材料,一种完全由他所创造出来的材料,因为它像天空一样蔚蓝而且质地极沉重。被称为【苍穹铁】。

    苍穹铁引发巨大的轰动,当时无数人疯狂涌向驻地,愿意花重金购买一小块苍穹铁。然而全都被父亲拒绝。半人高的蓝色晶体因为不够完美而不断被打磨,最终剩一小块,被他认为完美无缺,就是师雪漫手中【云染天】的枪头。

    无论是枪身的座云鲸鲸骨,还是枪头的苍穹铁,都是极品的水行材料,云染天一出世,变成为五行天最顶尖的水行兵器之一。

    哪怕在鲜血横飞的此时,云染天的都依然纤尘不染。无论什么时候,云染天都在激励着她,她能够感受到父亲对她的厚望。在她的心中,父亲就像一个保护神,保护着大家。

    她希望自己能够像父亲一样,帮助大家,保护大家。

    门外变得微弱的哀嚎、血蚂蚁咀嚼的声音,深深刺激了她,让她无比的愤怒。

    是的,她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愤怒。

    她曾以自己的实力为傲,坚信自己可以变得像父亲那样。可是当危险真的到来,自己根本无法像父亲一样无力保护大家,就连自己……都成了别人的累赘。

    一个修炼水行的少女,此刻却如同一团无所畏惧熊熊燃烧的火焰。

    师雪漫发威,艾辉顿时感觉压力小了许多,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完全打疯了的师雪漫,心中暗自咂舌,好凶猛的妞!

    简直就是人形野兽啊!

    艾辉决定离师雪漫远一点,这妞已经杀红了眼,这要是靠近,不小心被一枪刺了个糖葫芦,都没地方说理去。

    比起师雪漫,端木黄昏的表现没有那么暴力,反而有些从容的味道。端木黄昏的表现和前几天判若两人,虽然还没有做到像艾辉效率那么惊人,但是基本已经不会落空。

    端木黄昏手中的【青花】,让艾辉生出一丝惊艳之感。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白眼狼的【青花】,但是以前的时候,【青花】和白眼狼这个渣没什么区别,徒有其表。看上去各种绚丽,但是实际的杀伤性却不怎么样,起码艾辉看不上。

    但是今天白眼狼手上的【青花】,却大不一样,一个字,贼!

    死贼死贼!

    不知道从哪里就冒出来了,也不知道缩回到哪里去。明明以为要攻左侧,青花缠枝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右边,贼得不行!

    开窍了啊这家伙!

    人品不好脑袋瓜子倒是不错啊。

    没一会,艾辉就看出【青花】的厉害,变幻莫测,几乎能够从任意角度发起攻击,而且可以笼罩相当大的范围。

    如果这家伙懂得一点配合……

    这个念头在艾辉脑海中一闪而过,端木黄昏的【青花】看上去软绵绵,偏偏又贼又溜,控制的范围又大,实在太适合和其他人配合。

    “白眼狼!注意配合!”艾辉暴喝

    突然听到听到艾辉的暴喝,端木黄昏一口气差点岔了。

    白眼狼……该死的混蛋!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他白眼狼!

    该死!该死!该死!

    内心的咆哮,就像沸腾的岩浆。直冲九霄,到嘴边却变成:“怎……怎么配合?”

    该死!该死!该死!

    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么该死的话?端木黄昏全身雪白的皮肤都气得通红。

    “傍晚同学,楼兰会配合哦,可以这样。”

    漂浮在空中像沙云一样的楼兰,忽然汇集成一道细流,变成空中绊马索,朝艾辉扑去的血蚂蚁没有半点防备,身体猛地一折,一跟头朝艾辉脚下栽去。

    刷!

    一道剑光自下而上,血蚂蚁被剑光从中一分为二。

    “还可以这样!”

    楼兰的声音还没有停止。一力猛冲的血蚂蚁,突然眼前多了一道沙幕,遮挡了视线。但是薄薄的沙幕怎么可以挡住它的路?

    砰,血蚂蚁凶悍霸气冲破沙幕。

    迎接它的是一道剑光。

    “还可以这样!”

    “这样!”

    “这样!”

    ……

    端木黄昏目瞪口呆看着楼兰表演,简直层出不穷的损招,每一招都没有什么威力可言,但是都会让血蚂蚁出现意外。

    艾辉更是厉害,只要有一点偏差,他的剑光就像是闻到腥味的鲨鱼。闻到钱味的债主……

    该死!自己怎么会想到债主……

    端木黄昏心中破口大骂,但是不得不承认,艾辉和楼兰配合无间,默契得让人吃惊。

    艾辉之前的效率已经非常高。手中的龙脊火没有半点停顿,抡起一个又一个的光圈,低沉的颤音不绝于耳,一只只血蚂蚁在光圈中被绞碎。

    现在……杀鸡吗?

    短短的时间。地上的血蚂蚁尸体就多了十多只。楼兰的损招,千奇百怪,五花八门。防不胜防。而艾辉对破绽的捕捉能力,令人叹为观止,没有一剑落空后。

    让端木黄昏感到疑惑的是,现在土修已经厉害到能够造成这么阴险的沙偶了吗?难道是自己太久没有关注土修当下最新动态落伍了?

    不过好像也不是太让人惊讶,只有这么阴险的沙偶,才会和那个该死的混蛋狼狈为奸臭味相投。

    亏自己以前还认为楼兰是个阳光沙偶!

    端木黄昏阴沉着脸,心中冷笑,你们的伪装终于被我看破了!

    我端木黄昏光明磊落的男子汉,是绝对不会和你们这些阴暗肮脏的生物为伍!

    “看明白了吗?学会了吗?来试试!”艾辉一边挥剑一边大声问。

    端木黄昏不为所动,心中冷笑。

    “这都学不会?”艾辉有些吃惊端木黄昏的悟性,这家伙真的是天才吗?

    呵呵,激将法,这么低级幼稚的激将法,用在我身上,真是愚蠢!端木黄昏心中冷笑。

    “楼兰我们再来一遍,他悟性差。”艾辉只好道。

    呵呵,你以为我会上当吗?我早就看穿了!端木黄昏心中继续冷笑。

    “没问题。楼兰来了!傍晚同学,要仔细看哦,一次学不会没有关系,楼兰可以继续演示!”楼兰大声鼓励。

    “我们可以这样!”

    “这样!”

    “这样!”

    ……

    “傍晚同学还没有学会吗?不要丧气!楼兰再来……咦,没有血蚂蚁了……”

    快疯掉的端木黄昏终于忍不住,爆跳如雷:“够了!我来!”

    啪啪啪,不断有血蚂蚁从外面的巷子,跳上围墙。啃食完外面尸体的血蚂蚁,被道场浓郁的血腥味吸引。

    转眼间,围墙上红彤彤一片,密密麻麻的血蚂蚁凶狠的目光盯得大家心里发毛。

    艾辉呆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他一边蹑手蹑脚从端木黄昏身边往后退,一边小声道:“你来。”

    端木黄昏:“……”(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