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谓大师 第二更
    松间城注定要失望,他们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大师的到来。∽↗∽↗,

    院长眸子黯淡下来,掩饰不住的失望。

    王贞心里也失望得很,但是脸上看上去却非常平淡,他看了一眼院长,沉声道:“走吧,我们去研究一下带回来的影豆,看看里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院长强打精神,挤出一个笑容。

    付出了如此重大的损失,才得到的影豆,它的珍贵性如何强调都不过份。

    这次的会议规模空前,松间城所有有头有脸有声望的人物都被召集而来。王贞很清楚,接下来的战斗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支持,松间城没有任何胜算。

    偌大的会议室被挤得满满,但是此刻,却一片死寂,没有半点声音。

    每一位参与会议的人,此刻都是脸色惨白如纸,满脸骇然地看着上面播放的影像。仿佛有绳子勒住他们的脖子,让他们感觉到呼吸困难。

    那些丑陋狰狞的植物,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不,它们应该生长在地狱。

    粗壮的树须,就像巨大的血管,甚至可以看到里面有红色的鲜血在汩汩流动。

    会议室响起一片惊呼,许多人情不自禁站了起来。

    “老天,那是什么?”

    “里面是鲜血吗?太可怕了!这还是树吗?”

    就连见惯了各种奇怪植物的木修,也是脸色发白,眼中尽是骇然。眼前的影像,他们仿佛嗅到了浓郁呛鼻的血腥味,他们也想不出,为什么城外的植物会变成这般恐怖的模样。

    而当一名元修被树须缠住,那些密密麻麻垂下的树须,像蛇一样扬起。所有人的后背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好几个椅子翻倒,瘫坐在地上的人,牙齿在不断打颤。

    没有人笑话他们,此刻每一个人,都是睁大着惊恐的眼睛,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惨重的损失。

    被树须缠上的元修一开始在拼命挣扎,但是随着红色的汁液源源不断注入,他的挣扎越来越微弱。他脸上开始浮现红晕,目光变得迷离,露出享受的表情。尤其是他的嘴角。竟然是在笑,无比满足和享受的笑容。

    透过插在他身体上密密麻麻的树须,汩汩流淌红色汁液散发的红色荧光,倒映在他脸上,让这份笑容透着难以言喻的诡异和阴森。

    众人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攥住,无法跳动。

    他们头脑一片空白,忘记呼吸,浑身汗毛根根直树。

    嘭!

    那道诡异阴森的笑容,陡然在他们面前爆炸。大家不约而同一个激灵。等他们回过神来,恰好看到像天女散花一样爆开的血肉。

    呕……

    近一半的与会者捂着喉咙,弯腰呕吐不止。会议室弥漫着呕吐物难闻的气味,但是此刻。没有人在意。那些没有呕吐的与会者,此刻死死盯着影像,脸白得像纸,他们的手和腿。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很多人想逃离这座会议室,但是他们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

    王贞神情严肃,对于大家的反应。他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

    当他第一次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他的表现比这些人强不到哪里去。他曾经以为自己经过血海尸山,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感到害怕。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这是多么可笑的自以为是。

    “换个会议场。”他对身边的下属道。

    新的会议场,鸦雀无声。

    这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身上沾满呕吐物,手里捧着一杯热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感觉到一丝温暖。他们失魂落魄,脸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从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它们蜕变的方式。注意树干上的树瘤,有没有发现上面的树瘤很多?当那些树须活动起来的时候,那些树瘤就会活动。我们有研究这方面的木修夫子,认为那是吞噬血兽或者昆虫留下来的。确切地说,弱小的血昆虫,提供更强大的血兽蜕变的养分。这一点,我们的探哨沿途没有发现血兽和昆虫,也可以从侧面证明这个猜测。”

    一片死寂的会议室,只有城主的声音在回荡。

    “现在极有可能,有一批更强大的血昆虫或者血兽,正在蜕变孵化。也就是说,接下来,我们会迎来更加强大的血昆虫和血兽。我们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考验我们的时候,很快就要到了。”

    王贞环顾全场,一字一顿道。

    “我们就不能逃吗?地上不好走,天空呢?”有人弱弱地问。

    “往哪里逃?”王贞反问:“感应场有多大?我们飞得出去吗?而且我们会面临飞行类的血兽,别忘了上次的血蝙蝠。失去城墙的保护,大家觉得自己能坚持多久?”

    刚才提问的人顿时不吱声,有些躁动的人群,重新归于一片死寂。

    会议很成功,王贞所有的提议,都得到大家的支持,所有人都知道,到了这个关头,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微薄,只有团结起来。

    看着大家失魂落魄离开,院长忍不住道:“你这样会引起恐慌。”

    院长并不支持让这些人看到那份可怕的影像,他知道这些人的心理有多脆弱。

    王贞满不在乎:“恐慌就恐慌,现在这个时候,恐慌才能让他们抛弃不切实际的幻想。要不然你指望他们谁出力呢?”

    院长知道王贞说得也没错,但还是充满担忧:“恐慌很容易让大家崩溃。”

    王贞猛地转过脸:“你知道在战场怎么才能活下来吗?什么都别想,往前冲。崩溃的家伙,是注定要死的人,谁管得了?”

    院长默然。

    就在此时,两人注意到有人朝他们走过来,却是玉绣坊的韩玉芩和明秀。

    院长和王贞同时行礼问候:“见过韩师。”

    成就大师之后,人们往往在其姓氏之后,加个“师”字,以示尊称。

    任何一位大师,无论哪个领域,都享有超然的地位。无论是院长,还是城主,都会对其保持足够的尊敬。

    虽然他们此刻更希望韩玉芩是一位战斗大师,而不是刺绣大师,但他们丝毫不会因此而有半分轻慢。

    任何领域的大师,对元力的理解,都极为深刻。韩玉芩的战斗力比起战斗类的大师自然是不如,但是依然不是普通元修可以相提并论。双方对元力的理解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哪怕普通的招式,都会有着巨大的差别。

    就连她的弟子明秀,战斗力也相当惊人。明秀出生名门,家学渊源,有一个厉害的兄长。上次的裸男事件,明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强大得令人心惊。

    韩玉芩和明秀是代表玉绣坊而来,王守川并没有前来。

    王贞心中暗自赞赏,这一老一少两位女人,脸色都有些苍白,但是比起其他人,却是镇定得太多。

    “院长好,城主好。”韩玉芩肃然回礼,接着感慨道:“老身没有想到,情况竟然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城主说得对,大家齐心协力,才有可能度过这次难关。玉绣坊上下,城主但凭差遣。包括老身和明秀,需要我们动手,请尽管开口。”

    “城主请勿客气。”明秀也开口道。

    王贞大喜过望,猛地一躬身:“多谢韩师和明秀小姐!”

    他之前根本不敢打玉绣坊的念头,要求一位刺绣大师亲临战场战斗?这绝对是大师的侮辱,他没那个底气。明秀小姐的身份敏感,他同样不敢。

    如今有两位的表态,他无异于多了两位强有力的帮手。

    “城主客气了。”韩玉芩接着道:“对于沙场征战,老身完全是外行。但倘若是守城,老身却是有些想法。”

    王贞有些意外,但还是连忙道:“韩师请讲。”

    韩玉芩想了想方道:“老身第一个想到的是夫君曾说过的阵法,然而阵法之道,早已随修真而消亡多年,老身也不太精通。但是想来道理也是一样,倘若如今也有阵法,应当是元力分布连接之法,和刺绣何其相似。唯一区别,不过是以天地山川为布而绣之,山川太大,以城为布,老身或可一试。”

    王贞被震撼住,他呆呆地看着语气淡然的韩玉芩。

    以城为布……这就是一位刺绣大师的气概吗?

    此刻的韩玉芩,瘦小老迈的身影在他的心中无比高大巍峨。

    他心悦诚服躬身大礼:“恭请韩师一试!”

    院长亦是心悦诚服,恭恭敬敬一礼:“恭请韩师一试!”

    松间城外。

    红衣少女看着面前树上挂着的一颗颗藤球,这是她专门从一百公里外搜寻的一批血兽。她这次丝毫没有在意血兽的素质,她只追求数量。

    山谷的变故,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松间城已经不是个好选择。

    她不是田宽。

    她没有时间再继续磨蹭下去,如果她不能迎头赶上,她很快会被其他人甩在身后。

    但是她同样无法容忍自己就这么灰溜溜离开。

    临走之前,她给松间城准备了一份大礼。

    她飞上天空,注视着远处的松间城,脑海中浮现少年的面容,倏地嫣然一笑:“我还会来找你的。”

    她转身离去,就像一缕缥缈的红色轻烟。(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