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北斗带来的状况
    “灵力”的真实性值得商榷,这只是艾辉的一个猜测。

    不管它是不是“灵力”,艾辉需要思考的,都是如何才能把它利用起来,这才是他迫在眉睫的问题。

    可惜,自己的五府八宫全都被破坏。

    昏迷前的艾辉万念俱灭,所有的付出和梦想都飞灰湮灭。从昏迷中醒来之后,那如坠深渊的绝望消散不少,求生的本能重新占据他的心。

    不对,五府八宫没有全部被破坏,还有一宫保持完好,剑胎所在的天宫。

    如果本命元府没有被破坏,他还会考虑如何才能修复其他七宫。本命元府是五府八宫的基础,是元力修炼的基础,基础完好,其他总能想想办法。然而现在本命元府被彻底摧毁,其他七宫自然也就没有修复的可能。

    等等,其他七宫……

    一道闪光在艾辉的脑海中闪过,他像是抓到什么。

    七宫……七宫……

    艾辉苦思冥想,终于想到那道灵光,也知道为什么七宫会让自己灵光一闪。

    【北斗】不就是需要七宫吗?

    他心中一动,没错,就是【北斗】。【北斗】刚刚到手,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细研究。他得到的【北斗】是初创者留下来的原版,里面有着许多初创者的体悟,所包含的信息数量之多,超出了艾辉的理解范畴。

    他没有想过马上使用,而是打算再消化一段时间之后,才完成最后一步。

    没有人会直接去触碰原版的传承,这样不仅容易浪费那些宝贵的体悟,还非常危险。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循序渐进的道理,对于一个从来没有接受过相关知识的新手来说,突然接受这么多的信息,就像干渴的旅人把自己丢进巨浪里,不仅难以解渴,反而随时可能淹死。

    但是此刻。已经容不得他慢慢研究,现在是生死关头。

    没有时间可以犹豫,也没有什么值得犹豫。

    艾辉毫不犹豫把自己的心神探进【北斗】,就像戳破了一个水球。

    然而水球里冲出来的不是涓涓细流。而是滔天洪流,艾辉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无数信息和体悟组成的洪流吞噬。

    艾辉的意识瞬间变得恍惚。

    无数似是而非的感觉,无数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涌上他心头。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恍惚惚中,自己的意识在别人的世界浮沉,就像一片无根的枯叶,在大海上茫然无序地浮沉飘荡。

    在他的意识探进【北斗】传承中的瞬间,他体内缓缓流淌的细流,就像被一只无形之手搅动。

    平和的细流,变得激荡不休。

    然而就在艾辉恍惚的时候,另一处的动静更大,天宫的剑胎。

    剑胎的跳动频率忽然变得慢了下来,然而变得更加有力。就像低沉的大鼓,每一次跳动,都让体内的细流为之颤动。

    “灵力”从艾辉的肺部出发,经过周天远转,从艾辉的手臂,流入龙脊火,然后倒流回来。

    如果艾辉此刻保持清醒,一定会惊讶地发现,“灵力”的运转路线,和他平时修炼剑之元力。一模一样。

    回流的“灵力”多了一股锋芒的味道,比起元力大约有五分之一被剑胎吞噬,“灵力”几乎完全被剑胎吸收。

    剑胎一点点的壮大,锋芒的气息越发凛冽。

    当剑胎壮大到黄豆大小。便不在膨胀,但是它依然没有停止吸收剑之“灵力”,淡淡的花纹出现在剑胎的表面。而随着不断吸收“灵力”,剑胎表面的花纹变得更加清晰、精致,构成一把长剑的形状。

    长剑花纹出现后,剑胎便不再吸收剑之“灵力”。原本锋芒的气息,也迅速内敛起来,在艾辉的眉心滴溜溜的转动,看上去就像一颗再普通不过的种子。

    回流的剑之“灵力”,依然会流入剑胎,剑胎仿佛对这些“灵力”失去兴趣,有多少“灵力”流入剑胎,就有多少流出来,继续沿着固定的周天运转。

    加入到周天运转的“灵力”越来越多,每一个周天,都会经过一次天宫,都会穿过一次剑胎。

    而每经过一次剑胎,“灵力”就会变得粘稠几分,锋锐的气息增强几分,周天运转也变得越来越缓慢。

    不知道多少个周天,“灵力”粘稠得就像熔浆,它带着森然剑意,缓缓流入艾辉的肺府。它们沿着残破的肺府内壁,缓缓流淌,涂上一层粘稠“灵力”。不断涌入的“灵力”,让肺府的内壁愈发厚实,不断累积。

    这些粘稠的“灵力”经过剑胎一个又一个周天的强化,蕴含着无比精纯的剑意。随着“灵力”越堆越高,艾辉的肺府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灵力”仿佛天生便具备滋养血肉的能力,一部分“灵力”渗透进肺府内壁,它开始焕发生机。当整个肺府都被“灵力”注满,残破的肺府逐渐被修复。

    这些“灵力”中所蕴含的剑意,也被肺府吸收。

    原本残破的肺府,就像一个四处漏风的风箱,当破损之处被修复,风箱便开始鼓动气流。艾辉的呼吸,让肺府有节奏的扩张收缩,原本缓慢流淌的“灵力”,顿时加快速度。

    左手宫以同样缓慢的节奏被修复,右手宫、左足宫、右足宫都以同样的方式被修复,剑意也同样被它们吸收。

    和手足四宫不同,艾辉的门海地三宫本来没有被开辟。但是血毒帮了艾辉的忙,渗透力极强的血毒,不仅破坏了艾辉的手足四宫,就连门海地三宫也被它直接闯入,并且破坏。

    “灵力”的周天运转经过门海地三宫,沿着三宫的残**,流入其中。

    门海地三宫,就像三个残破的水库,注入其中的“灵力”,在开始逐渐修复三宫。艾辉打死想不到,自己的门海地三宫会以这样的形式开辟。

    破而后立,大概这就是最好的诠释。

    当七宫成形的时候,艾辉身体一震。

    在别人世界浮沉。就像是无根之萍。而就在突然之间,飘荡的浮萍突然生根。那些熟悉的体悟和信息,一下子找到去处,始终有隔阂的身体。突然变得无比熟悉。

    艾辉开了【北斗】传承,海量的信息和体悟冲击他的心神,让他一片恍惚。更无奈的是,他的身体没有七宫,那些熟悉的体悟。偏偏无处可去,无处可试。

    就好像突然出现对剑的体悟,可是手上却没有剑,无数体悟就像是堵塞的洪水,这也进一步加剧了他的失神和恍惚。

    直到“灵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重铸了艾辉的肺府和七宫,那些海量的体悟,才一下子找到了实施的目标。

    如果艾辉此刻清醒,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七宫在微微颤动。以同样的频率在震动。

    震动越来越强烈,体内的“灵力”就像沸腾的开水。

    艾辉就在这样的震动中清醒过来,醒转过来的第一感觉,他自己快要被撑爆!

    体内的“灵力”本来就已经处于满溢的状态,而此时七宫同振,体内的“灵力”立即变得激荡不休。

    恐怖的气息,从艾辉体内散逸开来。

    原本在地上趴着的青狼,突然抬起头,前爪不安地刨地,盯着上方的灰色团。嘴里发出低沉凶狠的嘶吼,它感觉不对。

    艾辉的气势在不断攀升。

    原本缠着艾辉全身的绷带,就像是受惊的蛇,嗖地缩回原来的地方。

    扎入艾辉身体的树须。嘭嘭嘭,不断化作飞灰,艾辉的皮肤上竟然光洁如初,看不到半点伤口。

    北斗……

    艾辉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北斗需要七个强宫。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北斗】传承内残留的体悟。哪怕经过这么多年,消散许多,但是依然强大无比。

    他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的本能就接管了一切。

    七宫的震动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强,艾辉的气势也在疯狂攀升。

    青狼惊骇无比地看着灰色团,里面的流露出来的气息,让它本能地敬畏和恐惧。

    嘴里低沉的咆哮,早就变成惊恐的呜咽,它的四肢瑟瑟发抖,上方传来的可怖威压,全方位压制它。就连它身上的血纹,也开始有不稳定的趋势。

    最终,恐惧战胜了对命令的服从,它转身夺路狂奔。

    而就在远处的红衣少女脸色大变之时,另一个方向的松间城,同样被惊动。

    城主和院长几乎第一时间升空,之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松间城所有拥有云翼的元修,全都飞上天空,一脸骇然地望向森林血海深处。

    师雪漫亦是面露恐惧。

    恐怖的气息,就像从远古爬出来的凶兽,天生便带着震慑人心的威严和力量。

    无比压抑的气氛,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在远处山的另一头,丛林的深处,半空中灰色团中的艾辉,全身的肌肉都在扭曲,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北斗的威力强劲凶悍,更要命的是他体内的“灵力”。

    如果这真的是灵力……

    艾辉猛地睁开眼睛,强烈的光芒,几乎要出他的眼睛中溢出来。他已经撑到极致,如果自己体内真的是灵力……那么请问,它们的威力是元力的多少倍?

    该死,课上没学过!夫子没教过!

    艾辉猛地一咬牙,他决定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法,来把体内失控的“灵力”发泄出来。

    半空中的艾辉调整姿势,双手抱剑在怀中,背部朝下,就像一颗陨石,重重坠向地面。

    那么请问,以该姿态,该灵力强度,催动【鱼拱背】,威力几何?

    耳畔的风在呼啸。

    艾辉瞪大眼睛,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

    妈蛋,还是没学过的……

    后背传来触感的瞬间,他的身体本能一张,汹涌沸腾的“灵力”,涌向他的背部。

    修炼过无数次的粗浅招式

    【鱼拱背】。

    轰然爆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