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去死
    艾辉浑浑噩噩,体内一片混乱。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手足宫和本命元府,全都化为乌有。不仅如此,就连其他没有开辟出来的宫,都被破坏。血毒渗入肌肉、骨骼的深层,从根本上改变它们的结构和组成。

    他的身体,从上到下、由内而外的每个角落,都在血毒的刺激下,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这是一场轰轰烈烈、喧闹的蜕变。

    但是,有一个地方风平浪静,那就是天宫眉心。

    血毒霸道猛烈,手足宫和本命元府,都迅速被攻陷,唯独天宫始终稳如磐石。艾辉的脸庞,浮现密密麻麻的血色花纹,就连紧闭的双目,都浮现细密的血纹。

    唯独眉心处,空白如故。

    无论血毒多么猛烈汹涌,把天宫围得水泄不通,但是天宫就是巍然不动。

    血纹并非静止不动,而是像成群结队的红色毒虫,在他身上不断游走变幻,忽聚忽散。

    青狼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艾辉,嚎了两声,似乎在表明自己的羡慕。嚎完之后,它又在地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距离艾辉被绑处几百里外。

    红衣女子看着面前一脸狼狈的男子,忍不住皱起眉头,呵斥道:“怎么弄成这样?”

    男子大约四十多岁,满脸愁苦,看上去就像憨厚老实的农夫,但是全身都是伤痕,头发散乱。

    男子不由苦笑:“遇到几个硬茬。”

    “硬茬?”红衣女子瞳孔一缩:“宗师?”

    “要是宗师,你就见不到我了。”男子一脸愁苦:“我的运气不好,在血炼的时候,结果遇到了一小伙十三部的精锐。杀了几个,但是有个特别难缠。”

    红衣女子松一口气:“不是宗师就好。”

    血炼的时候,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的实力,会跌到谷底,倘若遇到敌人,那肯定会非常狼狈。

    她不动声色问:“你还要血炼?”

    男子脸上神情不变。依然一脸愁苦:“没办法,我的天赋比不上你们,只能多花一些功夫。”

    两人虽然交谈一副熟稔的模样,但是相互戒备。两人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

    大家虽然属于一个阵营,但是关系很微妙,彼此既是队友,又是竞争对手。红衣女子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坚持给自己血炼。

    哪怕是他们,血炼也有一定的危险。每一步都需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神之血】霸道无双,他们到底还是凡胎**,能够承受的血炼也同样有极限。一味的血炼,只会得到爆体而亡这个结果。

    血灾之中,【神之血】唾手可得,力量如海,需要的是克制,而不是一味的精进。

    眼前的男子名为田宽,从她第一次见到。就是一脸愁苦的模样。他不仅是他们之中天赋最差者,也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大者,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选上。众人之中,他是最不被看好者。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轮轮的血炼下来,淘汰无数人,田宽反而坚持到最后,成为六人之一。

    到此时,已经没有人敢小看他。剩下的最后六人,没有一个弱角色。每人都是踏着无数尸骨才走到最后一步。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田宽依然把【神之血】加之在自己的身上。

    他们的极限早就已经达到,需要不断的修炼,才能够再次提高极限。才能够进行下一轮的血炼。盲目修炼,风险极高。所以大家都想着用这一批【神之血】,来制造一批属下。

    田宽的行为,实在太疯狂了!

    红衣少女心中暗动,她觉得自己要重新看待田宽。太疯狂的人,要么死于疯狂。要么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你可以抓一些学员,或者野兽。”红衣少女淡淡道:“下次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还是算了。”田宽摇头拒绝:“我习惯了独来独往。”

    红衣女子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你的小爬虫来了。”

    现在血海的上空,也变得越来越不安全。随着飞禽逐渐完成血炼,元修想要在感应场的上空自由飞行,也会变得越来越危险。但是现在完成血炼的飞禽数量很少,还无法对使用云翼的元修构成什么威胁。

    树林虽然危险,但是在天空,现阶段还是比较安全的。

    红衣少女看着不断飞近的元修,神情自若。几名十三部的普通精锐,她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如果田宽不是在血炼之中,遇到麻烦,也绝对不会被这么几个小爬虫给弄得这么狼狈。

    “你欠我一个人情。”红衣少女悠然道。

    “虽然不是太想,但是确实没有办法。”田宽苦着脸:“想要安安静静血炼都不行。”

    “是你自己想不开。”红衣少女嗤笑道,她旋即有些不解:“难道你以后就一个人?你确定你一个人能做下来?”

    “习惯了一个人。”田宽淡淡道:“而且这么强大的力量,还是放在自己身上最安全。”

    “你一个人用不完这么多的神之血。”

    “和别人打交道太麻烦。”

    “不要坏了大事。”

    “放心,我可不想死。”

    两人识趣地同时终止聊天,实在聊不下去。红衣少女难以理解田宽的思维,宁愿自己独自吸收根本无法吸收的力量。她心中暗自警惕,这是一个绝对不会相信别人的人。

    不过她也不会相信对方。

    活下来的六人,每一个都是从无数鲜血和背叛中活下来。

    红衣少女也不再劝说,大家谈不上多熟,而且能够存活下来,都不是正常人,谁没有点怪癖?

    李维极力催动自己的云翼,眼中就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那是仇恨的火焰。

    他同行的其他同伴,为了诛杀此人,全都牺牲,只剩下他一人。他心中无比悲伤。在前线那么多年,早就见惯生死,但是像这次全队覆没,却从未有过。但是他的战友没有白白牺牲。敌人同样遭受重创。

    李维心存死志,哪怕自己赴死,也必诛此獠!

    他身体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泛着金属光泽,就像是钢铁铸造而成。浑身随处可见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白色痕迹,有些白色痕迹。都隐隐看到血色,足以说明刚才那场战斗的惨烈。

    厚实青铜色的云翼展开,【铜骨鸟】速度并不算快,然而一人一翼,逼人的气势迎面而来,杀气四溢,仿若从神话中走出来的远古战神。

    “气势不错!”红衣少女眼前一亮,忍不住赞道:“没想到兵人部,还有这样的英豪。我还以为兵人部,都是一些铁疙瘩。”

    田宽脸上愁苦依旧:“快动手吧。别瞎想了,他伤了我,还是死了好。”

    红衣少女心中暗自惋惜,田宽说中了她的心思,她只好作罢。为了一个十三部的精锐,得罪田宽没有必要。她和田宽身份平等,有这个人情在,她相当于多了一个隐性的盟友。

    也不错,送了一份人情给自己,那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吧。

    红衣少女身形一展。恍如一缕红烟,奇快无比地飘向李维。速度之快,空中根本无法捕捉到她的身形,如雾似纱。

    杀气腾腾的李维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帮手。

    但是此刻,他却来不及多想,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掌,就像一面厚实的铁墙,轰然朝对方碾压而去。

    “身手差了点。”

    红衣少女轻笑一声,有如一缕轻烟。不知何时飘到李维的身后。

    柔弱无骨的雪白手掌,悄无声息印在李维的背上。

    李维的瞳孔猛地扩张,无比汹涌的力量,排山倒海般从后背碾压而至。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就像被一把重锤狠狠击中,整个人就像呼啸的陨石,朝下方轰然飞去。

    田宽的脸上露出笑意,眼角的杀意,无比狰狞。

    忽然,他脸上表情猛地一僵,李维的身影陡然在他的视野中放大。

    李维燃烧的眼眸中露出快意和果决,嘴角的血迹触目惊心,他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残留着丝丝缕缕的血迹。

    看到红衣女子的时候,他就知道不妙,但是他没有半点退缩的念头。

    他的双手合握,高举头顶,整个人就像一把高高扬起的重斧。全身最后所有的元力,不顾一切地疯狂灌注进他的双掌,他全身金属光泽变得异常耀眼,就像银液在缓缓流淌。他合握的双手,亮起耀眼的银色光芒。

    “去死!”

    怒吼声中,田宽眼中的惊骇化作绝望,红衣少女的脸色大变。

    田宽眼中的绝望瞬间化作暴戾,眉心陡然浮现一团淡淡的血纹,犹如旗幡。

    红衣少女不能置信地看着田宽。

    始终愁苦的田宽,此刻却如同换了一个人,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平日佝偻的背脊挺直,浑身的皮肤变得温润如玉,从田间地里的老农,变成一位翩翩浊世的公子哥。

    田宽嘴角浮现淡淡的微笑,带着一丝嘲讽,说不出的邪气。

    他轻飘飘伸出手掌,轻巧托住恍如战神重斧的银芒。

    他嘴角的笑容骤然凝固。

    手中的银芒轰然炸开,仿佛太阳绽放。

    昏迷的李维就像破败的布偶,被气浪抛飞,他的双臂消失不见,淋漓的鲜血浸透破碎的袖子,洒落长空。

    “我要杀了你!”

    爆照的气浪中,田宽歇斯底里的尖叫,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一道身影忽然从云层里冲出来,就像捕鱼的鸟儿,精准无比地把李维抓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陡然拉高,迅速没入云层之中。

    红衣少女下意识出手,忽然想到刚才田宽眉心的血纹,心中一动,止住身形。

    忽然,她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波动,脸色不由大变。

    那位置……赫然正是她刚刚来的地方!

    ************************************************************

    ps1:这一节在李维身上纠结了很久,这是个我很喜欢的角色。终于想清楚他命运的归宿。

    ps2:过年的事情比较多,方方也准备休息一下,打打麻将充充电。从明天开始,方方也开始过年啦。给自己放五天假。初四,也就是11号,恢复更新。

    ps3:大家新年快乐。(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