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重逢
    拜剑胎所赐,艾辉早就习惯了周围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在他掌握之中。他的六识敏锐,甚至超出了许多元修大人,就连高空无声飞行的血蝙蝠,都没有逃过他的感知。

    然而身后的声音,却像幽灵一样,仿佛凭空冒出来。

    在声音响起之前,他没有任何警觉。

    虽然心中震惊,但是实战经验丰富的好处在此时体现出来,脑子还没有想清楚,手中的龙脊火本能猛地向后一扫。

    身后空荡荡,龙脊火什么都没有扫到。

    “原来是你啊,一千块少年。”少女的声音甜甜糯糯,从艾辉前方传来。

    艾辉抬头,发现不知何时,刚刚缠住元修的树枝上,一个红衣女子笑盈盈看着他,很随意地坐下来,红色长裙如瀑。

    “是你!”

    艾辉大吃一惊,红衣少女赫然是他在面馆前遇到的那位。

    “能看到故人,实在太让人开心了。”红衣女子上下打量着艾辉,饶有兴趣:“之前来的,要么老要么丑,还是你最好看。你看看,你不给钱人家,人家也说你漂亮哦。”

    艾辉的神经高度紧绷,红衣女子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看上去,似乎……

    他的目光落在红衣女子身下的树枝,刚才还疯狂无比的树须、藤根此时没有任何反应,安静无比。但是刚刚见识过它们是如何把一名元修吸成人干,眼前的场面,更让艾辉感觉可怕。

    他喉咙发干,心脏不争气地越跳越快,他强自镇定:“你是谁?”

    “我是美女啊!”红衣少女一脸理所当然回答,接着眨了眨眼睛:“不是你说的吗?美若天仙哦。”

    她接着自顾自摇头。故作感慨:“男人真是无情无义,才过去几天,就把自己说的话给忘了?果然相信男人那张嘴。还不如信这世上有鬼,花了一千块都不管用!”

    说到最后。她也忍不住忍俊不禁笑起来。

    艾辉没有半点放松,树须没有半点动静,他周围的森林,安静得像睡着一般。眼前的少女妖冶妩媚,实力深不可测,银铃般的笑声,在林间回荡。

    “血毒是你种下的?”艾辉吞了吞口水,强自镇定。

    “人家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哦。”少女重新打量艾辉。忽然道:“小黑是栽在你收上的吧?我刚才在你身上闻到小黑的气味。”

    “小黑?”艾辉瞪大眼睛,不敢有半点放松。

    “人家养的血兽宝宝哦,是只很厉害的蝙蝠。”少女旋即露出疑惑之色:“好奇怪,你实力不怎么样啊?怎么杀得了小黑?”

    艾辉反应过来,头皮一阵发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在面馆对面遇到红衣少女,对方是来追查血蝙蝠!

    “不管了!”少女伸了个懒腰:“你能杀掉小黑,那一定比小黑厉害。人家只喜欢厉害的!而且还那么有趣,美若天仙!人家好害羞!放心啦,以后跟着人家,人家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有趣……自己第一次被别人说成有趣。

    艾辉心中没有半点开心。他在尝试寻找逃跑的机会,局面对他很不利。

    红衣少女的实力深不可测,对方逼近他身后的时候。他没有察觉,飞到树梢上,依然没有察觉。而且周围到处可见的树须滕根,对她都不构成影响,相反,树须滕根对他很致命。

    密集厚实如墙的杂草,也是阻挡自己的天然障碍。

    来的时候,自己小心翼翼,避开杂草的锯齿尖刺。一旦被划破,自己也是死路一条。现在血毒根本无法可解。

    直接逃跑成功的希望很渺茫。

    至于后悔自己来冒险这样的话。在这个时候,更加没有意义。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对方没有直接动手。也许是经验不足,也许是故意为之,也许是猫捉老鼠。不管是什么原因,对现在他的处境来说,拖延时间是一个好选择。

    这次来的元修中不乏强者,如果恰好路过,自己就能趁机逃离。

    对!

    艾辉脑子转得飞快,脸上看不出半点征兆,迅速制定策略的艾辉,便主动开口:“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红衣少女一脸天真无邪:“那你为什么修炼?”

    “掌握自己的命运。”艾辉脱口而出。

    “掌握自己的命运?”红衣少女微微一愣,但是转眼间笑得很开心:“我喜欢这个说法!果然不愧是我的部下,很有意思的人啊。”

    “你们为什么?”艾辉沉声问。

    “只有神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红衣少女重新打量艾辉,目光闪动:“命运的枷锁,岂是凡辈可以挣脱?当然啦,凡人可以挑选一个好一点的枷锁。比如,变成人家的部下,可是前途一片光明哦。好好考虑一下?人家最喜欢心甘情愿的啦!”

    “然后我就会被像他一样被抽干?”艾辉指着地上的无头干尸冷冷道。

    “是你杀了他。”红衣少女笑靥如花,看到艾辉满脸不信,慢悠悠道:“他虽然被抓住了,其实是他的一场福缘。不要小看这些血哦,可是无数的血兽昆虫血灵力的精华,也许是一千只,也许是一万,灌注进他身体,你说这是不是一场福缘?只要他能够活下来,他的实力比以前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比起你修炼,可要快得多。是不是心动了?你是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吗?那怎么少得了力量?我可以给你力量,比你现在不知道要强大多说少倍的力量!怎么样?心动了么?”

    艾辉听到这里,心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你们把所有的血昆虫都吞噬,当成养分,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一个人?不不不!”红衣少女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有人能够承受这么多的血昆虫的力量,就连神也不可以哟,做人不能太贪心!”

    “也许你天赋好也说不定!”红衣少女上下打量艾辉:“待会给你好好试试,放心,人家很大方的。只要你想要,人家就给你。”

    少女表情妩媚地朝艾辉眨了眨左眼。

    艾辉终于明白,为什么树林里如此死寂,没有半点声音。他浑身一阵发冷,就像有一只无形之手,在死死扼住他的喉咙。

    森林里正在上演的一切,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

    啪!

    就像西瓜爆裂的声音忽然在树林深处响起。

    “哎,这些人的素质真差劲。”少女一脸不满:“连这么点血灵力,都承受不了?有什么用?废物神也是不要的哦。废物最好的贡献,就是成为天才的养分。哎呀,现在养分倒是够了,但是天才不够哦。喂,你是不是天才?”

    艾辉深呼吸,强自克制心中的悸动。

    刚才那声爆裂,只怕就是哪一位元修,无法承受灌注的血灵力……

    等等!

    血灵力!

    艾辉突然捕捉到其中的关键,血灵力,灵力!消失了一千多年,曾经建立起无比璀璨光辉的灵力,竟然出现了……

    这不是真的……

    “你刚才说的是灵力?”艾辉问,他的声音干涩沙哑,他的心神彻底失守,这个时候,他甚至忘了逃跑。

    因为灵力。

    他知道灵力再次出现意味着什么。

    他的剑诀可以用,他看过的那些不计其数、被视作垃圾的剑典,它们尘封的光芒、消散在岁月中传说,将再次出现在这片土地。

    曾经消散的修真者,将重新夺回他们的世界。无论是五行天,还是蛮荒,在他们面前都不值一提,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

    这不可能……

    “是啊。”少女笑盈盈道:“是不是很期待?修真啊,都快被人遗忘的词汇。你看,我们总算来得及,捡回一点属于我们的遗产。怎么样?热血沸腾了吗?迫不及待了吧……”

    艾辉猛地发力,整个人就像离弦之箭,朝松间城方向冲去。

    “男人就是这样口是心非!”

    幽幽的声音从艾辉的身后传来,少女吐气如兰,几乎贴着他的身体。

    艾辉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龙脊火悄无声息,从左腋下刺向身后。

    再次落空!

    该死!

    艾辉心中红暗道不妙,没等他回头,幽幽的声音再次从他脖子后面传来。

    “知道为什么我和你说这么久吗?那么多的废物,已经把人家搞得烦透了。所以人家就在等这些树好好恢复一下哦,这样才能给你准备一道大餐呢。我是不是对你特别好?”

    艾辉没有半点征兆陡然一个急刹车,同时双脚同时发力,几乎用尽他全身的力气往后一贴。

    【鱼拱背】!

    然而再次落空,艾辉的心倏地往下一沉。

    脖子后的声音再次响起,少女从后面贴着他,吐出的气息,喷在他的耳朵上。

    “虽然人家最喜欢心甘情愿的,但是做不到的话,那霸王硬上弓,人家也觉得别有情调哦。一千块少年,人家会让你舒服的呢。”

    艾辉的身体猛地一紧,身体被树须一样的东西给死死缠住,巨大的力量,让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他眼前都被缠得严严实实,感觉自己就像腾云驾雾一样。

    要死了吗?

    还是要变成怪物?

    艾辉手足冰冷。(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