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血林惊魂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当府衙和松间院同时拿出实实在在的好处,前来报名的元修数量立即变得相当可观。王贞也松一口气,城外的异变,让他心中不安至极。

    不过他看到艾辉的名字,还是有点意外,这个名字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他很快皱起眉头,这个小家伙还是学员吧。

    他下意识否决,但是转眼想到院长对艾辉的评价。院长说艾辉是他见过的最成熟的学员,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没有一点少年的冲动。再想到他曾在蛮荒当苦力的经历,或者他有什么自己不了解的独到之处?

    这一点都不奇怪,能够从蛮荒走出来的苦力,都有其过人之处。

    王贞收回自己的念头,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城外血海森林的情报更重要。

    院长已经安排夫子带领学员们开始肃清城内的血兽,按照他设定的计划,整个松间城将被分成二十个区域,每个区域都安排一批夫子和学员。

    今天已经发生了好几场的战斗,夫子和学员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院长专门跑到他这里,希望能够换个方案,但是被王贞硬起心肠拒绝。王贞只希望通过眼下的低强度战斗,让大家开始逐步适应。适应的过程,一定会伴随许多的生命的消失,然而王贞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够面对今后更加艰难的处境,起码大家也不会出现这次的崩溃践踏。

    艾辉没有把螳螂背心穿在外面,他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

    从府衙领取了同心莲和影豆,他便自顾出城。参加的元修数量不少,他们有的是三五成群,也有和艾辉一样的独行侠。

    每个人都是目露精光,神情警惕,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艾辉眼前一亮,这是他在松间城,第一次看到如此众多的老手。不管府衙的警卫。还是松间院的夫子们,个个都是没有实战经验的菜鸟新手。

    老手就是不一样!

    艾辉对这次的行动充满信心。

    这么多人参加,这次的侦察任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对于松间城的防守来说。是一件大好事。而且这么多的人,也能够引开其他血兽的注意力。

    艾辉对血兽的了解比一般人要多很多,从万生园开始,他就始终在暗中观察血兽,观察它们的变化。

    比如这次他们干掉的血螳螂。比起以前的血兽,实力有极大的飞跃,身体特征也有变化。以前的血兽都是通体血红,但是血螳螂的甲壳,不仅通红,还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防护能力也大大增加。

    这些细微的变化,一般的元修不太会留意,而艾辉却注意到,暗记在心中。

    血兽在不断变强,然而到现在为止。血兽如何才能完成蜕变,蜕变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好处,无人知晓。

    他希望自己能够找到血兽蜕变的规律。

    当艾辉走出城门,看到眼前面目全非的森林血海,他一时为之失神。

    妖异鲜艳的红色,一眼望不到边际,往日湛蓝的天空,有染上一层淡淡的绯红,说不出的诡异可怕。高耸、茂密、厚实的森林,就像密不透风的红色血墙。挡住所有窥伺的目光,像在遮掩什么可怕的秘密。

    艾辉在原地发呆了好几分钟。

    他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浑身发冷。他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力量。能够缔造眼前如此疯狂、扭曲的一切。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城主花费这么多,希望能够得到森林内的秘密。

    当他看到这一切,他的想法和城主如出一辙,森林里一定是在酝酿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是要搞清楚!

    艾辉深吸一口气,温暖自己发冷的躯体,他目光中的畏惧一点点消失。眼眸恢复那如同黎明初升天边的微冷苍青。

    他迈开步伐,毅然朝前方的那座血色“城墙”走去。

    艾辉对这一带很熟悉,以前他需要从这里前往悬金塔,走的次数多了,自然熟悉。但是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至极。也不知道悬金塔现在怎么样了?这个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他的注意力便重新放到眼前。

    他在森林边缘停下脚步。

    密不透风的杂草挡住他的去路,这些杂草大约两米高,叶片就像剑一样,通红的叶片边缘,细密而尖锐的刺,让艾辉想起荒兽的獠牙。

    已经看不出来它们以前是什么品种。

    其他的元修纷纷从杂草上空飞进去,艾辉没有这样做。血兽对元力非常敏感,他们这样做很容易惊动血兽。当然,元修大人们的实力强劲,自有手段,不需要他担心。他人微言轻,说话也没什么用,他不是多事之人。

    他找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把外套脱下来,露出里面红色的螳螂背心。

    龙脊火小心地拨开杂草,他毫不犹豫摸进去。杂草比他想象得要更加厚实,前进了十多米,依然是杂草。这些红色的杂草,质地非常坚硬,拨开很费力。他曾试过用龙脊火切下一小段,叶片断口出冒出鲜红如血的汁液,那股熟悉的香甜,再次出现。而且艾辉注意到,香甜变得更加强烈。

    被切下的那半截叶片,颜色一点点变淡,几分钟后,变成枯槁灰色,轻轻一碰就变成散作飞灰。

    艾辉非常小心,没有沾上半点的汁液。他忽然想到周小希,觉得很可惜,心中忍不住微微叹息。那么强大的元修,十三部的精锐,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

    在茂密的杂草中缓慢前行,走了大概一百多米,杂草渐渐稀疏起来。回想以前的地形,他记得前方就要进入深林。

    出于谨慎,艾辉捏碎了一颗同心莲。

    没有任何反应。

    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果然,同心莲被隔绝了。府衙的猜测之一,被验证了。还好府衙考虑到这一点,还专门为他们准备了影豆。比起道场的影豆,府衙提供的是军用影豆,录制影像不需要笨重的豆荚,而且影像非常清晰。

    他准备好影豆,继续前行。到现在为止,一切还很顺利,虽然没有什么成果,但是也没有什么意外。

    随着杂草逐渐稀疏,高大的树木出现在他面前。

    他呆住了。

    五十多米高的大树,粗壮得需要几人合围的树干,布满丑陋的树瘤,一条条扭曲的藤状物,像是缠在树干上,又好像嵌在树干里面。头顶的树冠,厚实得就像毛毡,把天空遮得密不透风。一根根垂下的树须,就像是榕树,它们的另一端深入地面。

    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艾辉陡然一个激灵。

    他小心避开这些树须,飞快前进。

    一名元修被数不清的树须缠上,树须上面的须状物就像无数细小的针,扎入元修的皮肤。

    接下来的一幕,让艾辉脸色大变,后背陡然冒出一股寒意。

    树须变得透明,宛如鲜血的红色汁液,在里面汩汩流动,源源不断注入到元修的体内。元修的尖叫戛然而止,他惊惶的脸庞松弛下来,目光变得迷离,露出享受和陶醉的神色。他的身体,就仿佛吹胀的气球,皮肤变得透明,血管变得清晰可见。

    大树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毛骨悚然的艾辉转过脸庞,发现整棵树都在抖动。缠在树干的藤根也变得透明,就像人类的血管,里面红色的汁液,在汩汩流动。树干上的树瘤,也仿佛活过来,宛如一张张扭曲可怖的面孔。

    艾辉以为他在蛮荒已经经历了时间最可怕的事情,但是此刻,他知道自己错得多么离谱。

    他捏着影豆颤抖的手,暴露出他此时内心的恐惧。

    他不断深呼吸,极力控制自己的心情,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用看,那名元修已经没有救了。

    而且敏锐的艾辉,察觉出这名元修身上,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野兽感染血毒会变成血兽,如果是人呢?人感染血毒,会不会变成……

    血人?

    艾辉的心不禁一哆嗦。

    那样的怪物,还能够被称之人吗?完成蜕变的血兽,没有失去灵智,它们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机敏。如果是血人呢?会变成什么样?

    艾辉心中的恐惧不减反增,血兽都已经那么可怕,让他们疲于奔命。

    如果是血人……拥有人类的智慧,和血兽的躯体……

    艾辉忽然想到血毒的名字——神之血。难道他们想创造出另一种人类吗?

    不,这不可能!

    没有人能够做到!

    艾辉遍体生寒,眼中陡然浮现一抹狠辣,手上多了一把小剑,猛地用尽力气甩出!

    啪!

    那名元修的脑袋,陡然炸开,红色的汁液就像喷泉一样,喷得老高。

    无论红色汁液喷在树干上,还是叶片上,都会瞬间被吸收。

    缠得紧紧的树须松开,惨白没有任何血色的尸体坠落在地。

    艾辉神情稍松。

    “你说,你杀了我一名属下,该用什么赔偿?”

    幽幽的声音毫无征兆在艾辉耳边响起,淡淡的香味钻入艾辉的鼻中,微温的呼吸气息落在他的后颈。

    艾辉的瞳孔骤然收缩,浑身的寒毛就像是炸毛的猫根根直竖。(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