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一百六十五章 螳螂背心
    道场今天很平静。+◆+◆,

    所有人都在忙着修炼,除了胖子艾辉要盯着之外,其他人完全不用他操心。师雪漫和端木黄昏迅速找到自己针对性训练的方法,比起自己的那些土办法,简直超出不知道几条街。

    他只有感叹,天才真是一群怪物啊。

    他不知道其他人眼中,他同样是一头怪物。

    稳定得就像机械,专注得从来不受干扰,做任何事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遇到情况一点都不慌张,而且考虑问题非常周详,无论干什么都让人放心。

    短短的时间,他就赢得大家的信赖。

    这些可不仅仅是混过蛮荒就能做到,看看同样是从蛮荒出来的胖子,总是一副混吃等死的模样。

    艾辉是怪物,就连他的沙偶都是怪物。

    他们见多识广,见过很多沙偶,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的沙偶。没有什么是楼兰不会做的,而且无论做什么,都给人一种“楼兰好开心”的感觉。

    师雪漫和桑芷君对楼兰都是两眼冒星星,喜欢得不得了。

    楼兰把自己变成一把沙锯,在讨论甲壳上锯得不亦乐乎。螳螂壳被楼兰锯成巴掌大的小块,然后楼兰又变成一团小型沙尘暴,把这些巴掌大小的螳螂壳卷进去,过了一会,“吐”出一堆打磨的光滑的红壳片。

    当楼兰把这些打磨好的红壳片编织成一件背心,递给艾辉的时候,师雪漫和桑芷君眼睛一下子红的像兔子,那模样就像恨不得从艾辉手上抢过来。

    不得不说,楼兰的手艺实在好得没话说,每一块甲片都犹如精心打磨过的红宝石。就连从小就见惯了各种珠宝的师雪漫,都惊叹不已。

    “谢谢楼兰!”

    艾辉也是惊喜无比,他把螳螂壳拖回来。也是觉得是一种不错的材料。不仅很轻,而且很坚硬,这一点让他们战斗的时候吃足了苦头。沉浸在修炼之中的艾辉,没有时间去折腾,没想到楼兰给了他一个惊喜。

    楼兰很开心:“不用客气,艾辉。”

    “看看人家的沙偶。”桑芷君忍不住酸溜溜道,楼兰完全颠覆了她对沙偶的认知,她第一次知道这世上还有楼兰这么聪明的沙偶。

    “快点修炼。”师雪漫虽然也眼红,但还是克制住,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去买一个像楼兰这样的沙偶。

    忽然,奇异的呼啸声,迅速拉近,又迅速远去,就像巨浪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

    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下来。

    “那是什么声音?”王小山弱弱地问。

    没有人回答他,大家的脸上都是惊疑不定,那是一种大家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是城外。”艾辉露出倾听的神情,神情凝重。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师雪漫看向艾辉。

    艾辉想了想摇头道:“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就算外面发生了什么。想必也不是我们能解决的。”

    其他人一想也是,和血螳螂一战,也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实力有多么孱弱。

    王贞焦急等待,在他身前桌子上。六碗水一字排开。

    每个碗内都漂浮着一粒黑色的莲子,那是同心莲。同心莲的学名叫阴阳同心莲,是由一位热爱莲花的木修培养而成。当时他的莲塘内,出现一个一半黑一半白的莲蓬。莲蓬内只有两颗莲子,一颗白一颗黑。他觉得非常有趣,就悉心培养。阴阳同心莲出现的前十年,都是以观赏植物存在。

    直到有一次,木修不小心捏碎了其中一颗莲子,才发现同心莲的妙用。

    城外的老于他们捏碎手中的同心莲,碗里的同心莲也会同时碎裂,并且呈现出配对莲子破碎时的景象。

    时间很短,只有大约两分钟。

    随后同心莲被运用在对蛮荒的战斗中,并且大放异彩。能够及时收到前方的影像,对于将领来说有着巨大的价值。

    当然同心莲也有其特有的缺点,比如使用距离不能超过百里,时间太短暂等等,但是它的价格便宜,容易培育等优点,让它被广泛使用。

    每个人都沉默不语,血浪展现出来的改天换貌的力量,令人恐惧和绝望。他们不知道如何抗衡这个强大到让他们绝望的敌人,他们想不出任何办法。六个老迈却走向死亡的背影,增加一抹悲壮的色彩。

    安静让时间过得特别缓慢。

    时间一点点流逝,碗内的莲子没有丝毫动静,王贞越来越焦躁。

    一个小时过去。

    王贞的脸色反而恢复如常,一个小时了,老于他们只怕已经遭遇不测。恢复冷静的他,脑海中的思路也变得清晰许多。

    他自言自语:“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老于他们在一个照面就被干掉,来不及捏碎同心莲。另一个是,血海能够隔绝同心莲的相互感应。”

    院长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他的实力不弱,但是从来没有上过战场。

    王贞看了一眼没有反应的院长,不由苦笑。感应场为了保持绝对的中立,从来不会挑选十三部和世家子弟担任院长。所有的院长大多出身普通,没有上过战场,专注于学术,得益于此,感应场的学术氛围浓郁,称得上百家齐放。

    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

    当灾难从感应场内部爆发,这些学识渊博的夫子和院长们,就变得无比笨拙迟缓,惊慌失措。

    王贞心中也后悔,这些年他也疏于训练士卒,当危险发生之际,他赫然发现自己无人可用。他为自己十年来的混日子付出代价。

    不光是感应场,整个五行天,所有的危机感,都来自蛮荒前线。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麻痹大意,付出代价。

    倘若这次灾难是人为,那真是挑了一个五行天最薄弱之处……这次血灾的代价,真的有点惨重啊,五行天创建以来。最惨重的损失。

    所有的苦涩和后悔此时都只有往肚子里吞,王贞的目光变得坚决:“我需要有人进去查清楚里面的到底什么情况。”

    “派谁去?”院长的目光茫然。

    王贞搜肠刮肚,拼命寻找能够身负重任的人选。越是危险的任务,对任务者的要求就越高。心理素质糟糕经验空白的家伙,甚至还等不到开始任务,自我就崩溃。

    他恨不得自己动身,但是他更清楚,如果他出了意外,松间城连一个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只怕会立即崩溃。

    “招募吧。”他想了想:“各家道场。工坊,总有几个擅长潜伏侦察的。但是问题是,怎么才能打动他们?他们可没有义务去送死。”

    院长顿时明白:“需要什么?”

    现在整个松间城内,最有实力的,还是各家道场的人。能够在道场担任仲裁、护卫,都是有几把刷子的。他们往往都混过狩猎团,等上了点年纪,想求个安稳,大多都会选择护卫、道场仲裁之类。

    然而这些人。个个都是老油条,轻易是绝对不会出手。

    王贞沉吟:“多管齐下吧,我这边出钱、出装备物资,你那边出些传承之类。”

    “好!”院长很爽快答应了。连原版的【北斗】都送出去了,其他的传承什么的,他早就已经不放在心上。

    天空的元修,不断沿途大声宣读招募探哨。

    艾辉他们这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怎么样了?怎么突然会有血浪呢?”桑芷君满脸担忧。

    不光是他。大家都忧心忡忡,从血灾开始,情况越变越糟。大家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胖子注意到艾辉的目光,不太确定:“阿辉,你不会想去吧?”

    “嗯,院长和城主这次是下了血本啊。”艾辉眼睛中就像有一道光在隐隐跳动。

    艾辉的回答,把所有人吓一跳。

    “不行!太危险了!”师雪漫想也不想便否决。

    “对啊,阿辉,你刚才不是还说,外面不管什么,我们都没实力解决啊。”桑芷君也跟着劝道。

    端木黄昏一脸奇怪地看着艾辉,他不知道艾辉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这么冲动的念头,可不是艾辉的风格。

    还是胖子了解艾辉,直接问:“你看中了啥?”

    艾辉很直接回答:“荒兽肉,元食。”

    大家都被艾辉的回答给气乐了,倘若是绝学什么的,大家还能理解。元食?他们什么时候缺过元食,对他们来说,元食是最常见的东西。

    “时间太短,我们想要提高实力,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元食。刚才罗列的,有不少好东西。楼兰很擅长元食。”艾辉接着提醒道:“现在像荒兽肉之类物资,钱可是买不到的。”

    师雪漫还是反对:“我很赞同你说的我们要尽快提高实力,但是太危险,我们不需要那么着急。”

    艾辉解释道:“其实没有那么危险。”

    众人都是满脸不信。

    艾辉指了指身上的螳螂壳背心:“我有这个。它的气息,会遮住我的气息,如果小心点,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你们没发现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血兽靠近吗?我觉得风险不是很大,这个险值得冒。”

    众人这才露出恍然之色,原来艾辉早有考虑。

    “我陪你去。”师雪漫挺身而出。

    “你会潜行?”艾辉一脸怀疑。

    师雪漫神色一滞。

    “大家等我回来。”

    *************************************************

    ps:抱歉,今天只有一更。思路不佳,写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有个地方自己想错了。两更只有先欠着了。(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