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回到道场
    此刻的剑鸣宛如天籁。

    颤动的龙脊火,精准无比从血螳螂的伤口刺入,艾辉体内的元力瞬间被龙脊火抽干,一轮弦月从龙脊火剑尖喷射而出,美丽的弦月剑芒,疯狂破坏着血螳螂的体内生机,那是一轮致命的死亡之月。

    肌肉、骨骼、血管,但凡所拦,尽皆粉碎。

    弦月剑芒自下而上,贯穿血螳螂的大半个身体,没入它的脑袋。

    噗!

    弦月剑芒从血螳螂的头顶直冲而出。

    血螳螂的身体僵住,失去所有生机。

    仿佛很漫长,实际很短暂,艾辉从刚才极度专注的状态脱离,全身的酸痛和虚弱,如同潮水把他淹没。

    赢了。

    他哈哈大笑,任凭自己无力地向下坠落。

    就在此时,忽然他身体一紧,一道白色匹练,直扑上方的血螳螂。

    艾辉的笑容僵住,绷带!

    雪白的绷带就像一条灵活的白蛇,缠住上方血肉模糊的血螳螂。转眼间,绷带就把血螳螂缠得严严实实,就像个木乃伊。

    突然的变故,让大家都吃一惊。

    艾辉眼看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恢复一丝力气的姜维把他给接住。王小山从围墙的废墟中把胖子拖出来,桑芷君则从另一边的废墟中把师雪漫挖出来。

    端木黄昏扶着膝盖,只有喘气的力气。

    艾辉环顾四周,心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虽然大家看上去凄惨了点。

    砰,血螳螂重重砸在地面,绷带就从血螳螂身上脱落,倒卷回来。

    绷带自动缩回艾辉的衣服里。缠上艾辉的身体。就在此时,一股热流涌入艾辉体内,艾辉精神一振。觉得力量又回到自己的体内。

    他大为惊喜,绷带还有这样的妙用!

    上次他知道绷带能够吞噬血肉。但是热流倒是第一次。他精神奕奕,就像恢复到全盛状态,但是他知道这是错觉,因为他体内的元力空荡荡。一般而言,元力消耗殆尽,元修就会感觉到极度虚弱。像端木黄昏这样的身体孱弱、只注重元力修炼的学员,会更加明显。注意**淬炼的艾辉,就要好不少。但是依然会有虚弱感。

    不是元力,那这股热流是什么?

    艾辉心中疑惑,但还是从姜维手上下来。

    姜维一脸震惊地看着艾辉,刚才艾辉还奄奄一息,突然就好像没事人一样若无其事地从他手上下来。

    “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艾辉的目光扫过大家,师雪漫的脸色苍白如纸,半个身体倚在桑芷君身上。但是她的眼睛却是非异常明亮,就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这妞打疯了……

    所谓“打疯了”,是指杀得兴起,进入亢奋狂热的战斗状态。此状态下往往能够超水平发挥。艾辉见过很多打疯了的男元修,但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猛的女人。

    越容易“打疯了”的人,说明对方越容易克服战斗的心理障碍。进而享受战斗,这是非常出色的特质。这类人往往充满斗志,毫不退缩。

    冷得像冰山绝美容颜下,竟然是一腔滚烫燃烧的鲜血。

    艾辉忍不住多看了师雪漫两眼,果然不愧是女学员第一人。

    能够和血螳螂硬拼,第一次战斗就进入狂暴状态,还真没见过这么猛的妞!师雪漫的实力,比他见过的那些狩猎团的许多元修都要厉害。

    胖子哼哼唧唧躺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不过艾辉听到这家伙嚼麦芽糖的声音。不由放下心来,这家伙没事。

    端木黄昏一脸的虚弱。看到艾辉的目光,冷哼一声。强作无事人般站直身体。

    艾辉幽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草籽要看准了再丢,很贵的。”

    端木黄昏的表情僵住。

    趁机捅了傍晚一刀,艾辉的目光落在地上的血螳螂。血螳螂身体的所有血肉,都被绷带吞噬,只剩下空空的躯壳。

    通红的甲壳,就像红水晶打磨而成。

    艾辉心中一动,走过去捡起血螳螂的甲壳,由于血肉肌腱都消失,可以很轻易把它拆开。艾辉熟练地把甲壳拆成一块块,每个人手上拿极快。

    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艾辉解释道:“这上面肯定还残留血螳螂原来的气息,这样能够掩盖我们的气息,让其他的血兽把我们视作同类。”

    其他人将信将疑,但是艾辉的判断,早就让他们信服。

    大家拿着血螳螂的甲壳,在端木黄昏的指路下,有惊无险地回到道场。

    兵锋道场的巷子,没有毁坏的痕迹,应该还没有血兽光顾,大家松一口气。

    当大家看到楼兰,所有人心头紧绷的弦顿时松开,立即东倒西歪。

    楼兰连忙开始给大家治伤。

    艾辉挑了几块甲壳,放在道场的门口、各个角落,希望血螳螂的气息,能够吓退其他血兽。他也不知道这个方法到底有没有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经过楼兰的治疗,师雪漫的脸色恢复几分血色,她走到艾辉身边坐了下来:“你的绷带是怎么回事?”

    大家共同经历这场生死之战,亲切度立即熟悉许多。

    艾辉还是觉得师雪漫对自己的熟稔,就仿佛大家认识很久一样,可是艾辉确定自己以前没见过。

    “以前的血炼法宝,我师娘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艾辉从手腕解下一截绷带,递给她:“以前是快血布,被我师娘拆成两半,有次我的血洒在上面被它吸去,就变成现在这样雪白了。帮我看看,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我心里也有点发毛。”

    师雪漫接过绷带,仔细看了半天,有些意外:“很奇怪的绷带啊。”

    她从小见过的宝贝很多,称得上见多识广,但是怎么也看不出绷带有什么特别之处。拿在手上除了撕不烂之外,没有其他特别之处。可是她亲眼见到血绷带是怎么吞噬血螳螂的血肉,觉得有点发毛,赶紧把绷带塞回艾辉手里。

    “我们现在怎么办?”师雪漫看着艾辉。

    经过休息和补充,其他人体内的元力也恢复不少,听到师雪漫的问题,纷纷凑过来。

    如果说之前大家心头还有点骄傲,今天这一战,把大家心头的那点骄傲直接抹去。这么多人,对付一只血螳螂,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才险胜。况且其中有多少运气的成分,重来一次,谁也没有把握再次胜利。

    他们心头迷茫而不知所措,只觉得前方一片灰暗。

    唯独艾辉和胖子一脸自然,同样的灰暗,对于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只不过是没那么亮的晴天。

    “最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现在是最混乱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有多少血兽入城,缺口有没有堵住,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够关心和解决得了的问题。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学会战斗。这是一场赛跑,跑得慢的人,就会被吃掉。”

    艾辉的语气很冷,冷得让他们心中一颤。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他们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

    “我们就不能击退血兽吗?”师雪漫忽然抬头问。

    “如果你是大宗师,也许可能。”艾辉看了她一眼,那张绝美的容颜透着焦急和担忧,他没有半点客气道:“你不是,我不是,我们连一只血螳螂都差点被干掉。别去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除了送命,还会拖累大家。”

    “也许我们可以团结起来?”姜维不确定地问。

    “也许。”艾辉出人意料点头,但是语气一转:“谁来干?那需要英雄,你?我?城主?好吧,希望城主是英雄。”

    大家有些沮丧,他们也知艾辉说得没错。没人觉得城主能做到这一点,王贞城主在松间城任职十年,他们以前都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

    师雪漫重新抬起头,一脸认真:“不管别人,我们先活下来再说。”

    艾辉此时缓缓口:“我们只需要坚持一段时间,等待十三部的支援。十三部的情况,你们比我清楚,这个时间可能不短。想要得救,起码得活到那个时候。都想想今天的战斗吧。”

    艾辉说完,便没有再理会他们,独自走到一旁。

    他有许多东西需要消化,从院长那里得到原版的【北斗】,他到现在都没有时间认真看一遍。【金风】披风和【红尘】剑匣他需要能够熟练运用。

    比起上次无意识使出【弦月】,今天使出【弦月】也有很多的巧合,但是整个过程每个细节他都有所体会,以前没有头绪的地方,现在琢磨出一点苗头。

    他感觉时间真是紧迫,修炼都不够用,哪有时间去和大家废话?

    这一站师雪漫也好,端木黄昏也好,几乎都犯了很多很愚蠢的失误,但是他没有指手画脚。师雪漫他们都是天才,比自己更聪明,只要多经历几次战斗,就自然知道该怎么战斗怎么配合。

    在这之前,若是不小心死了,哦,那就死了吧。

    血螳螂让艾辉意识到,情况可能比自己预期得更加糟糕。血螳螂的实力之强,比他们在万生园和回松间城途中遇到的血兽,完全不是一个水准。

    让他想起他们躲在土丘下面,外面那些完成蜕变发出吼叫的血兽。

    叮嘱楼兰监督胖子修炼之后,艾辉便立即投入到疯狂的修炼之中。

    强烈的不安,让他更加专注。

    另一个原因,就是他被【北斗】深深吸引。

    楼兰却蹲在艾辉他们捡回来如同红水晶般透明的螳螂甲壳面前,苍白的面具露出的眼睛,一眨一眨,流露出浓郁的兴趣。(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