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苦战
    黑色的长发飞扬如瀑,晶莹的眸子冰冷如霜,蓝甲雪枪的师雪漫,踏空而至。

    血螳螂察觉到危险,两根触角竖直,上半身猛地后缩,弯刀状的前肢护在身前,强健有力的胫节就像收缩的弹簧,随时弹出。

    雪白的长枪,带着呼啸尖锐的风声,直刺血螳螂的脑袋。

    血螳螂的眼睛陡然爆出妖异的血光,收在身前蓄势待发的前肢弯刀,带着一抹诡异而摄人心魄的红芒,悍然斩出。

    一红一白两道光芒迎面撞上,就在大家以为硬碰硬的时候,师雪漫手中的长枪忽然化作一团白色雾气。

    突然的变化让血螳螂措手不及。

    白色的云雾,笼罩它的四周,双刀落空,让它意识到危险。

    它张开翅膀,准备冲出着这团古怪的雾气,但是它的红色薄翅此刻却仿佛沾满了粘稠的胶水,怎么都飞不起来。

    师雪漫匪夷所思的一击,让血螳螂快如闪电的速度大受影响,始终被压制的众人也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

    桑芷君的连珠箭就像暴雨般射向血螳螂,血螳螂对这些箭矢没有丝毫畏惧,如同弯刀的前肢,飞快斩出。

    叮叮叮!

    如同雨打芭蕉,密集的撞击声中,忽然响起一缕琴音,血螳螂的动作一滞。树如網址:heiyaпge.关看嘴心章节

    暴雨般的连珠箭中,桑芷君暗中混入一根音律箭矢,发挥奇效。

    姜维全身肌肉暴绽,青筋毕露,和他等高的岩山大弓,被他拉开如满月。岩山需要使用特殊的重箭,弓弦上的狼牙重箭,只比投枪小一号,粗壮得吓人。

    他所有的元力,灌注入狼牙重箭之中。他有自知之明,其他人都尚且如此吃力,自己普通的攻击绝对发挥不了任何用处。

    只有一次全力一击的机会。

    崩!

    恍如金石铁线之音,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间出现在血螳螂面前。

    脑袋有些发沉的血螳螂,依然展现出强悍的实力,在最后关头,扬起左刀挡在面前。

    铛!

    如同重木撞上铁城门,众人心中皆是一颤。

    巨大的力量,直接掀飞了血螳螂,它的后肢死死抓住地面,在地上留下深深的抓痕,到飞出去七八米远才稳住身形。

    当看清楚它摇摇晃晃的凄惨模样,大家露出欣喜之色。它的左前肢连根而断,露出可怖的伤口,鲜血汩汩流淌。其身上的红色甲壳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针尖大小的细孔,那是师雪漫的云雾给它造成的伤害。

    空中的雾气,急剧收缩,重新变幻成雪白的长枪,回到师雪漫的手中。

    艾辉此时也从地上爬起来,刚才那一下,他也撞得不轻。

    看到血螳螂的伤口,他脸上没有半点喜色,只来得提醒大家:“小心!”

    在蛮荒,受伤的荒兽只会做出两种反应,一个是转身就逃,另一个就是凶性大发。越是厉害的荒兽,第二种可能性越高。因为越是厉害的荒兽经历的厮杀越多,更加凶狠,绝对不会轻易认输。

    眼前的血螳螂,没有半点逃跑的意思!

    艾辉的话音刚落,眼前的血螳螂扇动翅膀,缓缓漂浮起来。

    艾辉脸色一变,他这才想到螳螂的另一个特长,低空飞行。所谓低空飞行,又有一个说法,叫做树梢飞行,是指在不超过树梢高度十米的高度飞行。

    擅长低空飞行的大多是昆虫,它们飞行的速度并不算快,但是非常灵活,是可怕的树梢杀手。

    鸟类的领域是高空,越是凶悍的鸟类往往飞得越高。一些大型的凶禽,甚至终年在极高处流连忘返。

    元修的云翼,和鸟类比较类似,擅长快速高空飞行,在茂密的树林里辗转腾挪,并不是他们的强项。

    艾辉选择披风,其实打的也是同样的注意。城内建筑密集,同样适合更加灵活轻盈的低空飞行。他的风蝠剑也能够发挥一部分类似的作用,但是风蝠剑的飞行轨迹还是比较容易捕捉,没有披风那么多变。

    但是该死的,披风才刚刚拿到,他连一次都没用过。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漂浮半空中的血螳螂动了。

    大家只觉得眼前红影一闪,却惊讶地发现,血螳螂并不是朝他们飞过来,而是朝旁边的围墙冲过去。

    艾辉瞬间明白过来,脸色大变,只来得怒吼:“左!”

    胖子默契无比,想也没想,举着重盾扑向艾辉的左侧。

    冲到砖墙的血螳螂强壮的后肢,猛地一蹬砖墙。

    轰,砖墙就仿佛受到恐怖的重击,砖石就像暴雨般向外激射。借着一蹬之力,血螳螂的速度陡增,快到肉眼难以捕捉。

    凄厉妖异的红色刀芒,恍如流星,狠狠撞在胖子的重盾上。

    咚!

    身披重甲手持重盾的胖子就像被踢飞的皮球,倒飞出去,砸倒一大片围墙。

    血螳螂受到反冲也不好受,好像背后有一根线猛地一拽,它的身形陡然飘高,摇摇晃晃就像喝醉了酒一样。

    所有人都被刚才那一刀的威力吓到到了,胖子的体重,加上重甲重盾,差不多千斤。他们也见识过胖子的天生神力,他们每个人都远远不如,可即便如此,胖子直接被一刀砍飞。

    这一刀的力量该多么恐怖……

    就连实力最强的师雪漫,脸色也一片煞白,眼前这只血螳螂的实力,让她感到深深的恐惧。这个时候,她第一反应是寻找艾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艾辉就成为她下意识求救的对象。也许是他永远的镇定从容,也许是他永远的成竹在胸。

    艾辉呢?

    她的瞳孔猛地一缩,艾辉赫然出现在血螳螂的下方!

    摸到血螳螂身下的艾辉注意力无比集中,眉心的剑胎跳动极为剧烈,就仿佛要跳出来一样。

    眼前这只血螳螂的实力,已经非常接近荒兽。如果换作以前,看到如此强大的血兽,他掉头就跑,有多远跑多远。凭借这几个人的实力,去对付一头荒兽级别的怪物,别开玩笑。

    然而现在,能往哪里跑?

    整个松间城都被血兽包围,能跑到哪里去?

    只有拼死一战,才有一线生机。

    他观看无数狩猎荒兽的场面,他在荒兽的眼皮子底下逃生过,但是当他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他依然不自主战栗。强烈的恐惧就像梦魇一样笼罩全身,刺激他身体的每一块血肉,导致它们不受控制的战栗。

    他其实知道自己并不是漠视生死之辈,就像他知道自己其实很胆小很怕死,但是……但是,此时的艾辉却强迫自己冷静。

    冷静得没有半点情绪的波动。

    只有这样,他才能寻找存在理论上的那一线生机。

    他要活下来。

    他的眼睛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只有头顶血螳螂摇晃的身体。他能看到刚才的冲击,让血螳螂原本伤口的鲜血流淌得更快,他能闻到空气血毒独有的特殊香甜,他能看到血螳螂僵直的身体,在迅速恢复。

    强烈的羞愧瞬间笼罩师雪漫全身。他什么时候过去的?

    自己的队友还在拼死战斗,自己却在这里害怕得失去战斗的勇气。她的脑海中浮现一尊伟岸的背影,倘若父亲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失望吧……

    强烈的责任心和羞愧,就像火焰燃烧着她体内的鲜血,少女眼睛内的恐惧一扫而空,只有大海般的坚定。

    丝丝缕缕的白色云雾,从她的后背弥漫开来,它们不断生长,却不飘散。

    背后的云雾,就像水草一样缓缓飘动,轻盈灵动。

    她身形一晃,就仿佛挣脱所有的桎梏,瞬间消失。

    下一刻,她就出现在血螳螂的面前,长枪如龙,直刺血螳螂的眼睛。

    血螳螂察觉到危险,嘶嘶尖叫,仅存的弯刀在空中划过一道红色光痕,挡住师雪漫的长枪。

    云雾缥缈中的蓝甲少女目光清澈,神情坚定无畏,一枪快似一枪。

    血螳螂勉强抵挡,但是依然被刺中,身上多了两个血洞,这也让它更加狂暴。

    正欲落地的师雪漫眼角忽然注意到血螳螂的头迟疑,体内的元力强自扭转,身形再度消失,出现在血螳螂的另一侧。

    全身的元力灌注长枪,身随枪走,一枪刺出!

    这一枪气势极为强盛,血螳螂眼中也闪过一抹暴戾,丝毫不避让,一刀斩出!

    红色的刀芒,狠狠斩在力量最强盛的枪尖。

    轰!

    师雪漫如遭雷殛,如同陨石般呼啸坠落。

    血螳螂也不好受,全身伤口崩裂,鲜血喷涌,身体再次一晃,脑袋发沉。

    就在此时,头顶的青光,忽然浮现无数青花缠枝纹,缠上血螳螂。

    噗噗噗!

    缠枝纹内,爆裂声轻微而密集,一个个黑色的藤环刚刚炸开,就碰到血螳螂的身体,遽然收紧。

    密密麻麻的,几乎死死缠住血螳螂的每个关节。

    刚刚的青花中,端木黄昏丢了整整一包草籽,他的脸色煞白,摇摇欲坠,激发这么多的草籽,耗尽他体内的元力。

    就在此时,艾辉发动。

    沉重的龙脊火在他手中好似轻若无物,强烈的恐惧和更加强烈的求生欲,让艾辉的注意力无比集中,体内每一缕元力的流淌都是如此清晰。

    它们就像溪水流淌、变幻、凝结,两根元力弦,连通他的左右手宫。

    元力弦轻轻拨动。

    !(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