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六十章 红尘剑匣
    府衙的仓库不大,东西也不算多,在师雪漫等人的眼中,算得上破败寒酸,但是在艾辉眼中,却无疑是宝藏之地。▲∴▲∴,

    他耐心地从一个个武器架、陈旧的箱子前走过,时不时把那些沾满灰尘的装备拿在手上查看。灰尘算什么?当年他蛮荒剥甲的时候,上面鲜血碎肉骨头渣什么都有。

    暗中观察艾辉的端木黄昏咬了咬牙,鼓起勇气拿起一件破旧的武器,心里反复催眠自己,怎么可以被艾辉比下去?

    无论什么方面,都不能被艾辉比下去!

    然而从小就有洁癖的端木黄昏只觉得胸中一阵翻腾……

    抱着不能输给艾辉的念头,端木黄昏终于挑选好他的装备,一袋【镣铐】草籽。这种草籽用元力激发之后,便会变成一个藤环,而一旦它碰到目标,便会急剧收缩,把目标死死锁住,它的质地非常坚硬难以挣脱,就像镣铐一样,也因此而得名。

    师雪漫挑了几根【水蜡烛】,【水蜡烛】是水修一种常用的消耗品,它需要用水元力点燃,点燃后的光芒人眼不可见,但是却能够对水元力产生散射,从而造成令人眼花缭乱的虚影残像。

    桑芷君选了一壶【丝竹】箭矢,是比较少见的音律箭矢。

    王小山选的是一双土黄色的手套,叫做【泥手套】,能够帮助他控制泥土。其实王小山心里一只有些发虚,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艾辉选上。尤其是看看自己的队友,个个都是他以前需要仰望的人物,他心里就更发虚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唯一的亮点就是能控土,选择装备花了心思。

    姜维挑选了一张大弓。【岩山】。

    桑芷君的金丝软弓纤细华丽,姜维挑选的【岩山】大弓却粗犷厚实,是典型的重弓,弓的长度和他的身高差不多,只有身高臂长的人才能使用,威力极其惊人。姜维看到这张大弓的时候。也是惊喜无比,他一直想要一把这样的大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除了艾辉,其他人都挑选完。

    “各位真是好眼光!”始终守在一旁的官员又是赞叹又是肉痛:“这里面一大半都是城主的私人珍藏,城主对装备十分痴迷,才有今天仓库的规模,各位挑选的都是好东西啊。”

    艾辉的目光落在方形的盒子,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盒子上沾满灰尘。他拿起来,吹去上面的灰尘,露出它的真貌。黑色的盒子,是用一种黑色金属铸造而成,盒子的一角有个锁扣,应该是用来挂在身上,盒子的一端开口,里面很深。黑乎乎看不清。

    官员注意到艾辉手上的东西,介绍道:“那是仿古剑匣。里面有三把小剑,舞剑的时候它们会从剑匣内喷出,跟随剑的起舞,没什么实用价值。制作它的工匠喜欢古代的剑修,但是发现没办法控制,也只能一直搁置。城主觉得它有趣。就花了十万块把它买下来。”

    艾辉恍然大悟,难怪自己觉得眼熟,原来是剑匣。以前的时候在剑典中见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

    “十万块?”胖子听到顿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便宜无好货,阿辉。选别的吧。”

    艾辉没有理会,而是转而问官员:“我可以试试吗?”

    官员也不好阻止,只好提醒道:“小心一些,这里的东西比较多。”

    大家有些好奇地散开,包括仓库官员,都满脸好奇。他是跟着城主的老人,剑匣摆在仓库这么多年,就没人动过。城主把他买下来之后,也只是摆着,早就忘记了它的存在。

    可惜买的时候自己不在场,没有亲眼目睹那位匠人舞剑,剑匣怎么用的他也没见过。

    艾辉认真地把剑匣挂在腰间,虽然这是第一次见到实物,但是他对剑匣的了解颇多。

    挂好剑匣,艾辉凝神静气,右手的龙脊火轻轻一抖。

    低沉的颤音让众人心中一凛,剑的重量不轻!

    就在此时,三道红光从剑匣中喷射而出,咻咻咻,三道红光就像三道游鱼,围着艾辉游走。

    大家这才看清楚,三道红光是三把红色小剑,飞行速度非常快。

    小剑只有巴掌大小,两指多宽,剑身半透明,颇为精致。

    大家不由啧啧称奇,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武器,灵动十足。

    艾辉没有停止,手腕一抖,剑招施展开来。这些剑招都是艾辉从剑典中截取而来,剑典早就失效,在里面寻找能够有用的招式,就像在一堆无用的垃圾中寻找可用之物。

    有的是半招,有的甚至是半个动作,有的是呼吸的方式,有的是发力的小技巧,古老的剑典那些早已经枯槁的部分,没有任何价值。

    可以想象它们是多么的零碎、不成体系。

    这也导致艾辉的动作没有什么美感,反而支离破碎,说不出的别扭难受,有的时候前半招飘逸灵动,忽然硬生生变得刚猛,中间甚至能感觉到明显的卡顿和空白。

    就像是有什么堵在心中,明显的挫顿,让大家的呼吸都变得有些紊乱。

    大家几乎不敢相信眼睛,这么别扭难看的剑招,真的是出自擅长剑术的艾辉之手?

    但是令人惊异的是,三把红色小剑,却像仿佛闻到腥味的鲨鱼,愈发灵动。它们围绕着艾辉手中的龙脊火,不断在空中交织一道道红色的剑光,煞是好看。

    艾辉的身影,在红色剑光中若隐若现。

    一道红色剑光,从端木黄昏面前一掠而过,一声极轻微的嘶,就像是利刃划过薄纸,细若发丝的红色剑光在他的视野中一闪而逝,犹如惊鸿。

    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的工匠说难以控制,因为速度实在太快。

    快到肉眼难以捕捉。

    无论是师雪漫还是端木黄昏,视野中只剩下一道道交织的红光。挫顿缓慢的黑色重剑,和快如闪电、灵动如鱼的红色小剑,明明反差无比强烈,偏偏在场诸人又觉得异常协调,好像本来就该如此一般。

    艾辉沉浸在一种奇特的感受之中。

    剑胎似乎非常兴奋,三枚小剑,就像是它的新玩具,他的剑胎状态明显增强,能感受到许多平时感受不到的细节。

    艾辉也有点兴奋,对他来说这同样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龙脊火对小剑有着非常特殊的吸引力,这也是为什么它们会绕着他身体飞快的游走。这种吸力很独特,一旦靠近艾辉,就会减弱,甚至被排斥。而一旦远离,又会变强,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线系在它们上面,用力拽着它们,不让它们飞远。

    小剑的游动范围,就在艾辉的周围区域。

    而且由于小剑的飞行速度极快,这种引力也在急速的变化之中,导致小剑的飞行轨迹变得毫无章法。

    眼花缭乱的红色剑光,在艾辉周围不断交织,此生彼灭,颇为好看。

    “真是漂亮啊。”仓库官员忍不住赞道:“难怪城主会花十万块买下来,非常有意思的小玩意。”

    其他人不约而同点头,他们也是同样的想法。

    是可很有趣的小玩意,但是想把它当做武器,那还是算了吧。剑光混乱无序,在战斗能起到什么作用?说不定一不小心,还伤了自己的队友。

    艾辉手中的龙脊火,就像一支饱蘸墨汁的毛笔,缓缓在空中划了半个圆。

    咻咻咻!

    红色剑光有如夜鸟归林,没入剑匣之中。

    艾辉也收剑归鞘,犹如夜晚星辰般明亮的眸子,缓缓黯淡下来,恢复平日的深邃沉静:“这个剑匣我要了。”

    众人无不大吃一惊。

    胖子急声道:“阿辉,十万块,这东西只值十万块啊,咱不能这么亏啊。”

    师雪漫也开口劝道:“此物虽然华丽绚烂,但是华而不实,容易伤及友军,你不如重新挑选一件?”

    艾辉摇头:“剑匣最适合我,大家放心,在没有运用纯熟之前,我是不会拿出来使用。”

    “你真的选择剑匣?”仓库官员提醒道:“走出这件仓库,可就无法后悔。”

    “就选他了。”艾辉斩钉截铁。

    “行。”仓库官员痛快道:“剑匣上有字,它叫【红尘】。”

    “红尘?”艾辉念了一遍,觉得颇为韵味,不由点头:“是个好名字。”

    虽然大家不明白为什么艾辉坚持选择【红尘】,但是大家也没有反对,只要不会伤及同伴就行。

    一行人刚刚走出仓库,轰隆一声巨响,所有人脸色不由一变。

    “是北门!”端木黄昏有些发白。

    松间城的主城门是南门,北门要比南门小许多。果然北门方向,升起一团烟尘,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城,周围的元修就像疯了一样扑向北门。

    想想之前受到攻击的南门,以及刚才动静更大的北门。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一个词:声东击西!

    大家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不能置信,血兽没有那么聪明吧?

    天空的元修乱成一团。

    “快堵住缺口!土修,需要土修支援!”

    “不好了!有血兽入城了!”

    “先堵缺口!”

    ……

    大家的心沉到谷底,谁也没有想到,局势恶化得这么快。

    “走,回道场。”

    艾辉沉声道,率先冲进街道,其他人慌忙跟上。(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