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放倒
    看到艾辉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李海眼中毫不掩饰蔑视和不屑:“哈哈,原来是个软蛋!就这样的货色,也配骑到我们头上?”

    他旋即看到胖子一脸羡慕地凑到自己身边,更是忍不住嘲讽:“穷鬼,没见过?哈哈,来,大爷让你摸摸,开开眼界。≥≥,来啊,摸一下,长这么大多没有看过这么高级的装备吧?哈哈哈!”

    看到胖子眼中的羡慕,他笑得更畅快和肆意。

    何秋明松一口气,他最担心的是艾辉也会坚持,那势必会导致师雪漫下不了台。双方就会直接对立,师雪漫和桑芷君两个人,要是真打起来,他们六个也很头大。而哪怕不打,师雪漫桑芷君真的一心跟在这个小白脸走,那他们也一点没办法。

    现在看来,情况没有到最坏的时候。

    何秋明瞥了一眼师雪漫,见她一动不动,就像没有什么反应。看来师雪漫对小白脸还没有太多的感情,要不然以师雪漫的刚烈,现在就已经和他们直接打起来。

    只是,为什么女神的表情有点奇怪?

    艾辉对眼前家伙的反应都相当无语,自己都走到对方面前了,结果对方还走神看妞!这样的家伙,有多少在战场上都不够死的。跟着这些家伙擦屁股?呵呵……

    “有什么想法你说说……”

    “说”字还带着尾音,何秋明只觉得眼前一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腹部蓦地剧痛,他的表情骤然凝固在脸上。

    直勾勾的眼神,好像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会遭受攻击。

    艾辉的拳头能够感受丝滑的布帛上所蕴含的元力波动,很显然何秋明身上这件衣服,要么对元力攻击有很强的防护力,要么有独特的作用。

    如果这是蛮荒。他会毫不犹豫把对方咔擦。

    真可惜……

    艾辉没有动用元力,这一拳依然力量十足,何秋明身体瞬间弓成虾状,嘴里想说什么,但是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就在艾辉发动的瞬间,口水直流的胖子立即换了副嘴脸,摸着胸部铠甲的手掌猛地化摸为抓,五指猛地伸进对方铠甲的缝隙,他就像一头暴起的棕熊,竟然单手直接把体型魁梧的李海拎起来。

    李海整个人脚下一空。脑子一懵,狂放的笑声戛然而止。

    胖子的另一只手抓起铁木重盾,两只手同时用力一拍,李海和厚实如墙的铁木重盾结结实实撞上,砰,铁木重盾一声闷响。

    胖子就像扔一块破抹布般,把全身软得像面条一样的李海,随手扔掉。

    “找死!”

    “你们想干嘛?”

    “你们疯了?”

    ……

    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剩下的四个人满脸惊慌呵斥。

    白痴!

    艾辉已经懒得吐槽。真是暴露了色厉内荏的本质啊,都遭受攻击了,竟然不是第一时间反击而是呵斥。

    就这眨眼睛,艾辉就闪到另一人的面前。双方的距离太近。

    轻易把敌人放到自己这么近的地方,却没有任何防备,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距离越近,发生变故的时候留给自己的反应时间就越少。反过来。越近对于艾辉这样的家伙,越是有利。

    当他带着残影闯入另一人的视野,对方尖叫一声。下意识后退。但是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身体立即失去平衡向后摔倒,他挣扎着想稳住身形,一只高高扬起有如重斧高举的长腿,出现在他晃动的视野。

    不!

    对方本能地双臂交叉护住自己的面前,全身元力激荡。

    抡起的重腿,带着摄人心魄的呼啸,狠狠劈在对方的手臂上。

    砰!

    就像是刚刚浮出水面的葫芦,突然遭受重击,瞬间没入水底。

    对方手臂剧痛,巨大的力量让他的后背重重砸在地板石砖,他全身骨头疼痛欲裂,大脑一片空白。

    一缕黄沙从此人脚边溜走。

    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总有些人可以很快成为朋友,不知不觉就默契十足、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比如楼兰,当年对于战斗一窍不通的沙偶,跟了艾辉才多长时间,就把艾辉的作风学了个十足。在艾辉朝对方走过去的时候,楼兰就化作一缕细沙,就像在草丛潜行的蛇,悄无声息。

    剩下三人都想主动拉开距离,但是惊骇地发现,黄沙缠上他们的脚踝。

    黄沙的力量不大,但是在这节骨眼上,却异常致命。

    胖子抡起的铁木重盾,就像一堵厚实无比的墙,呼啸碾压而至。在狭小的区域,这样的盾击几乎把每个人都笼罩在内,三人脸色不约而同大变。

    几乎本能地,他们用出自己最强的防守招式。

    三个人的反应,没有任何的配合,各自作战,对自己的队友没有任何信任。如果一个人主动和胖子拼遗迹,另外两个人就能够得到缓冲的机会。

    之前艾辉在院长那,还想着怎么才能带好两个队,现在他已经没有半点带这些家伙的想法。

    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干倒他们。

    在胖子重盾的呼啸声中,艾辉猫着腰,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最远端的那名学员身边。对方身边环绕着三团火焰,流转不休。

    艾辉的龙脊火,就像黑暗中吐出的蛇信,从火焰间的间隙刺入。

    眼看龙脊火就要刺中,忽然火焰暴绽,刺目的光芒,瞬间爆开。

    艾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目不视物,在对方的惊呼声中,他不退反进,手中的龙脊火一抖,就像鞭子一样抽中对方的身体。

    对方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

    突然出现的闪光,让所有人陷入失明状态。但是双方实战经验上的差距,决定了他们这一战的命运。

    胖子手上没有任何收力,他的重盾在这样的情况下,威力丝毫不减。

    而艾辉在抽中刚才那名学员的瞬间,耳朵捕捉到一名学员的惊呼。这一刻。铁木重盾的呼啸声,对方学员的惊呼,迅速让艾辉勾勒出彼此的方位。

    身后!

    没有半点迟疑,艾辉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就像是离弦之箭,团身像后撞去。

    当他的后背传来触感的瞬间,【鱼拱背】悍然反动。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从艾辉的后背传递到身后。

    乒!

    仿佛玻璃碎裂的声音,阻力消失,紧接着艾辉感觉撞上对方的身体。

    嘭!

    一声闷响。巨大的冲击力,让对方如同被狂奔的野兽迎面撞上,整个身体飞出去。不用看结果,艾辉也知道对方肯定昏迷。自己的【鱼拱背】,就连悬金塔都被撞得凹下去,就连艾辉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够承受一记自己强度的【鱼拱背】而不受伤。

    反正有楼兰在,伤了可以治,不死人就行。至于这些人的打击报复。艾辉完全不在意。

    能不能活着出松间城都不知道,那么远的事情,不用考虑。

    哐!

    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刺耳无比。

    和提着三百五十斤铁木重盾的胖子硬拼,忽然间。艾辉对这名勇敢的学员充满了同情。

    能够从蛮荒中走出来,两千人中的仅有的两名幸存者之一,胖子怎么会没有独到之处?

    胆小、警惕,一有点风吹草动。马上就会警惕。

    另一个优点,就是那身肉,天生神力。艾辉和胖子什么都可以比。但是就是不会去和他比力气。没有那一身蛮力,胖子也没法帮人背东西换口粮,也没办法背着重伤昏迷的他跟着队伍跑了几天几夜。

    胖子在蛮荒的时候就用过盾,艾辉印象深刻。可惜胖子胆小,要不真是天生的好盾手。

    不过胆小也要分,在蛮荒面对那些元修、荒兽,胖子当然胆小。要是面对这些学员还胆小,他也不可能走出蛮荒。蛮荒很多战斗,是根本没办法躲得开。

    艾辉相信,胖子对这些学员肯定不会害怕。这家伙人品败坏,是典型的欺软怕硬,遇到软柿子肯定就拼命的捏。

    果然,胖子显然亢奋了,来劲了!

    哐哐哐!

    撞击声一声比一声响,地动山摇。

    此时白茫茫的光芒散尽,艾辉的视野也恢复如常,他看到最后一名学员摇摇晃晃,就像喝醉了酒一样。

    他神情平静地喊了声:“胖子,行了。”

    胖子眼中的那丝暴戾消散,刚才有如愤怒棕熊的胖子,瞬间变成往地上一趟一滩肉泥。

    “哎哟妈呀,累死累死了,胳膊废了。阿辉,我动不了了,让我歇歇。”

    不过就是这个时候,他手上的重盾也没扔掉。

    看着晕晕乎乎的学员在原地打着转,听着胖子的哀嚎,艾辉就像没听到,问楼兰:“楼兰,胖子还有多少组?”

    “艾辉,胖子还又三百二十二组。”楼兰立即给出了精准的数字。

    艾辉哦了一声:“楼兰盯着他,不练完没饭吃。”

    “没问题,艾辉!”楼兰高兴地回答。

    胖子当场从地上跳起来,破口大骂:“姓艾的,你这是过河拆桥!有你这样的人吗?我刚刚跟着你沙场搏杀,你就这样对我,太让人寒心了,我看错你了……”

    “还有一个小时吃饭。”艾辉好意提醒胖子。

    “你!”胖子气得七窍生烟,看到还在打旋的那名学员,恶从胆边生,一个箭步上前,啪地一盾把对方拍飞,这才恨恨转身。

    “胖子加油!”楼兰高呼。

    师雪漫和端木黄昏他们,呆若木鸡地看着地上东倒西歪的六名学员,鸦雀无声。

    一片死寂中,胖子挥舞的重盾呼呼风声重新响起。(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