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五十章 血色涟漪
    “应该就在这附近,大家好好找找。”

    乔华的嗓音虽有有点沙哑,但是却依然流露出他的自信。他蓬头垢面,但是精神看上去却还不错,目光依然自信而沉着,脸上浮现一抹病态而亢奋的红晕,只有眼角能看得出来他的疲倦。

    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乔华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血灾在迅速恶化,很多城镇都发现血兽。深入万生园的他们,对血灾加重的感觉更加明显。就连之前燃烧过的地方,竟然还有鲜红的嫩芽,从焦黑的土地中钻出来。血植生命力的强韧,让大家感到恐惧。

    血兽变得更加强大,七天前他们遭遇一只血狼的偷袭,三人死亡,六人受伤。这是他们进入万生园以来,第一次出现重大的伤亡。那只血狼就像一头强大而狡诈的荒兽,成为大家的梦魇,整个队伍从此就有如惊弓之鸟。

    然而这并没有帮助他们改善处境,他们开始不断遭受各种血兽的攻击,伤亡变得更加惨重。但是这愈发让大家确信,他们没有找错方向。

    乔华一边继续命令深入,一边向上面请求支援。

    乔华心中的压力倍增,但是他不断鼓舞自己,深信这是最好的选择。只要找到第一棵血树,他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普通的办法,根本对付不了血毒,看看那些从焦黑土地里长出来的血草吧,它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生长。只不过几天的时间,长出来的血草已经没过他们的膝盖。

    焚烧不仅没有防止血毒的蔓延,反而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

    乔华研究了这些新生的血草,发现它们体内的血毒,和他最初研究的血毒,并不完全一样。食草血兽啃食新生的血草,它们也会变得更加强大。而它们被食肉血兽捕食,又会促使食肉血兽蜕变。

    一层层蜕变,血毒会变得异常强大,强大到让乔华感到恐惧。

    乔华没有流露自己的恐惧和担忧,因为他知道队伍的士气,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迟迟没有找到司南留下来的血树,让每个人的神经都在紧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沿途不断遭遇袭击,血兽越来越强,加上人员的损失。让许多人对乔华的信心都在发生动摇。

    信心的流失和强烈的不安,让他们变得非常脆弱。

    乔华刚硬的性格此时就体现出来,他没有半点犹豫,依然坚持如故。他坚信自己是正确的,没有半点动摇。

    众人开始散开,四下寻找有可能的目标。

    司南笔记年代久远,感应场如今发生了许多的变化,甚至地貌都有明显的变化。而且司南笔记是司南的学生整理而成,许多地方都有些含糊不清楚。

    乔华详细分析了司南笔记。把一些可能的地方标记下来。

    大部分人看上去都没有什么精神,并没有因为乔华的话而受到鼓舞,之前他们搜索了很多次,但是每次都落空。乔华的名头实在太响。大家都在努力维持自己的耐心。但是像这样的耐心,他们已经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队伍中已经有人怀疑,到底司南笔记是不是真的。

    “找到了!”

    忽然一个激动无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不自主停下手上的动作。短暂的寂静之后,却是震天的欢呼。

    大家纷纷涌向高呼之处。

    乔华觉得自己两脚发软,再也不顾及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一般。他没有想到此行竟然会这么不顺利,也没有想到血灾恶化得如此之快,没想到自己肩膀上的压力会如此之大。

    局势恶化速度之快,超过所有人的预估,包括乔华。就连被他说服的感应场长老们,都传出很多对他不满的流言。

    胜利者赢得一切,失败者一无所有。

    如果他解决这次的血灾,他会迅速成为整个感应场,不,整个五行天的英雄。对他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只要能成功,他的声望会被推倒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一直在渴望和期待有这样的机会,他的野心,早就蠢蠢欲动。

    终于找到了……

    只要找到血树,他就成功的一大半,意味着一场盛宴拉开序幕。

    这是他胜利的盛宴,这是对他最好的褒奖,他所有的付出和勇气,都会得到无数倍的回报。他仿佛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看到自己的名字,受万人称颂。

    他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量,站了起来,朝人群汇集出走去。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就像迎接加冕的王者。

    乔华步伐坚定,头颅高昂,迎面而来的目光,早就没有之前的怀疑和猜忌,而是充满佩服和崇拜。找到了血树,足以说明乔华的理论,正确无误。

    所有人都相信,他们讲见证血灾被消灭的伟大一幕,许多人内心激动无比。

    乔华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冷静下来,走道血树面前,他已经恢复彻底的冷静。他开始详细地检查血树。

    四百年的生长,让当年的树苗,成为一棵苍天古树。

    在他周围的五十米范围内,寸草不生。

    鲜红而浓密的树冠,就像是深秋的晚枫,美得令人窒息。乔华没有抬头,他的目光被树干上的黑色斑纹吸引。

    暗红色的树干,布满黑色的花纹,就像古代的图腾,给人说不出的阴冷和邪恶之感。

    “老师,这黑色的花纹是什么?”乔华的一名学生鼓起勇气问。

    “是血纹。”乔华没有挪开目光分毫,他的手指轻轻地摸过黑色的花纹,继续道:“是修真时代血炼的一种禁制。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懂这些了。司南前辈对血炼的研究之深,真令人吃惊。”

    周围的人群浮现敬仰之色,乔夫子真是博学。

    血炼在大家眼中都是陌生而神秘,很多人对于血炼的了解仅仅是只知道血炼之物。

    对于喜欢研究稀奇古怪的夫子们来说,没有飞灰湮灭的血炼之物,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在沾满灰尘紧锁锈死的大门之后,是修真时代遗留下来的财富。也许一文不值,也许能够改变世界。

    然而这间大门实在锁得太紧,到现在依然没有人打开过。

    血炼之物没有灰飞烟灭,但是依然没有人能够使用,也没有人发现什么神妙。修真时代的之悠久,积淀之深厚,是五行天人无法想象的。哪怕只是冷门生僻的血炼,留下来的物件依然并不稀罕少见。

    除了像艾辉身上的血绷带这样本来材质就有些特殊,能想到特殊用处,才会被留下。更多的是用它垫桌脚都嫌不平。堆在角落里落灰。

    大家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乔华脸上露出迷醉之色,他了解更多,更能够感受到树干上血纹的强大、协调、美,他仿佛看到在修真时代的长河中,一个不起眼角落里,那朵鲜艳妖异的血色烟云,它并不强大,却始终未曾断绝。

    真是令人向往的时代啊!

    乔华悠然神往。他无法想象修真时代的浩瀚。只能算得上旁支的血炼,竟然至今生机未绝,掀起如此惊人的波澜。

    他发了一会呆,目光重新恢复焦距。自信和干练重新回到他体内。

    也许当年的血炼很强大,但是时代已经变了,现在是元力的时代,是他的时代。

    “庚子号药水!”

    他充满自信对自己的学生道。

    学生背上藤筐忽然一阵蠕动。那些纤细的藤条分开,露出筐内的景象。只见筐内的藤条垂下一个个花苞,每个花苞上面都写有甲乙丙丁等编号。

    他找到庚子号花苞。注入一缕元力。

    花苞缓缓绽放,里面的一管透明如水晶的竹节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水晶竹节内,装着黑色的液体。水晶竹的培育难度很大,生长缓慢,所以价格非常昂贵,只会用来盛放更珍贵的药剂。

    学员小心取下水晶竹节,他的动作很轻柔。水晶竹节里面的黑色药水,就像是黑色的熔岩,哪怕隔着水晶竹节,大家都能感受到一股热浪。

    乔华的自信并非没有原因,他深入研究了司南笔记的每个细节,而且很有针对性的设计了好几种药水,以应对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现在看来,并没有超过他的准备范围。

    “所有人,退出五十米。”

    他沉声下令。

    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大家飞快退出五十米开外。他们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这注定是他们终生难忘的伟大时刻。

    令人恐惧的血灾,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

    乔华深吸一口气,莫名地,他都点紧张。仔细思考一遍,觉得自己所有的地方都考虑到,目光陡然变得坚决。

    他小心拔出水晶竹节的盖子,一股炙热难闻的气息冲面而来。他神色不动,沿着树干的血纹,缓缓倾倒。

    最后一滴黑色的药水从水晶竹节中流出,黑色的药水,瞬间渗入要树干之中。

    乔华露出欣慰之色,他配的药水,是血毒的克星,它就像另一种血毒,会让血毒中毒,然后像血毒一样蔓延。所有中了血毒之物,无路可逃!

    树干开始浮现丝丝缕缕的黑色,乔华感到兴奋,开始了!

    黑色越来越重,树叶纷纷坠落,红色的落叶纷飞如雪,乔华哈哈大笑!

    真是绝美啊!

    转眼间,古树已经光秃秃,没有一片树叶。

    乔华更加得意,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根枯枝,瞳孔骤然收缩,表情凝固在脸上。

    一枚更加晶莹鲜红的嫩芽!

    为……什么……

    他呆呆地看着刚刚还光秃秃的树枝,瞬间长满了更加鲜艳如血新芽,新芽在以惊人的速度生长。

    转眼间,树冠尽染,如同一片更加深沉更加有妖异的血海。

    五十米外的红色血草,突然开始疯狂生长,在众人的惊呼声和尖叫声中,它们就像妖异的怪兽,张开血盆大口。

    血红的涟漪,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向外扩散。

    ********************************************************

    ps:明天双更。(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