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弦月
    丝丝缕缕的元力,不断从艾辉全身的毛孔急速喷涌而出,化作一圈耀眼的炽白光芒。△╦,

    艾辉的大脑一片空白。

    体内的剑之元力数量之多,就像汪洋大海。而这座大海此时怒号狂暴,艾辉的心神就像暴风雨中飘摇无助的树叶,不断被巨浪卷起、坠落,拍碎、吞噬。

    胖子的不断击打,让艾辉体内的剑之元力,主动向外激发。正常情况下,元力是无法从毛孔向外激发的,更何况艾辉修炼成铜皮,皮肤要比一般的学员更加坚韧,元力更难从毛孔宣泄。

    胖子的不懈“努力”,终于起到作用,大量的元力就像蒸汽,从艾辉体内喷涌而出。

    宣泄的元力,让艾辉体内压力稍减,这也让艾辉风雨飘摇的心神,终于得到片刻的喘息之机,得到宝贵的一丝清明。

    “艾辉!出剑!”

    楼兰的提醒,就像在艾辉脑海中炸开,又仿佛从大海的另一端遥遥传来。

    出剑?

    懵懂和茫然之间,一招剑法就像闪电突然在他的脑海中炸开。

    元力如海,然而汪洋之中,一条细长的弦,从艾辉的左手宫连通右手宫。之前始终难以完成的元力弦,此时在艾辉茫然无知的时刻竟然轻松完成。

    当剑弦完成的瞬间,从艾辉体内喷涌而出的元力,骤然为之一变。

    它们没有离开艾辉,而是围绕着艾辉的周围,飞快的旋转。

    嗤嗤嗤!

    就像无数把薄而锋利的小剑在空中高速掠过,原本绑着他的木桩和绳索,瞬间被绞成无数截。碎块漂浮在空中,就像有一只无形之手托着。艾辉脚下的地面石砖。不断出现一道道的剑痕,石屑横飞。

    艾辉体内,当元力弦完成的瞬间,暴躁的元力大海没有任何预兆地静止。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住。

    艾辉就像演练过无数次,仿佛对这一招烂熟于胸,始终没有松手的龙脊火横在身前。踏步挥剑。

    就像打水漂的石片切着水面前掠,两百二十斤的龙脊火,却是无比轻盈而灵动。

    体内静止的元力,像找到溃堤口的洪水,疯狂涌向艾辉右手的龙脊火。

    嗡!

    就像是弹簧片被抡起,龙脊火的颤音低沉得让全身感到微麻,龙脊火黑色的剑身浮现一层凝实的光芒。

    一抹湛然弯月从艾辉的剑尖汇集,又从他的剑尖消失。

    从刚才艾辉气势爆发,院长和城主的脸色就变了。院长受到的冲击巨大无比。自己学院有如此厉害的学员,自己竟然不知道!光是气势的爆发,就超过眼下的学员,哪怕是松间院的第一天才,端木黄昏,也绝对达不到。

    学员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气势?

    王贞同样震惊无比,和院长不一样,当他收到师雪漫和桑芷君的报告。他就详细调查了艾辉的一切信息。艾辉在他眼中没有秘密,苦力出身。在蛮荒呆了三年,被破格准许进入感应场学习。两宫的境界,王守川的弟子,包括兔毫剑有他的收益,王贞都调查得一清二楚。

    真正让王贞看重的,却是艾辉在两次遭遇血兽的情况下。不仅活下来,而且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除了师雪漫和桑芷君的报告,王贞同样还看过许夫子和崔仙子的报告,他们都有提到是艾辉第一个发现不对劲之处。

    艾辉似乎对血毒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敏锐,这才是王贞来找艾辉的根本原因。

    但是。所有的情报,都没有提到,艾辉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和剑术!

    这是两宫吗?这么可怕的元力波动,怎么可能是两宫?这绝对是七宫以上的元力波动!难道这家伙隐藏实力?

    如果仅仅是元力波动,他还不会如此吃惊,可是当剑尖那抹弯月成形的瞬间,他脸颊的肌肉不自主一颤,那股森然剑意,让他浑身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

    就好像有一把剑,已经直抵眉间,只要再往前一点,就会刺入他的眉心。

    无论是王贞还是院长,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王贞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刀,他的气势陡然一变,就像换了一个人,连身体都陡然变得高大不少,整个人说不出的剽悍凌厉,没有废话,一刀斩下,刀光如瀑布倒悬。

    院长宽大的袖子喷涌出大量的泡泡,这些看上去就像肥皂水吹成的泡泡,在阳光底下,五彩斑斓,煞是好看,它们随风飞舞,有如梦境。

    从艾辉剑尖消失的弯月,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就仿佛从虚空中钻出来,与王贞的刀光相交。

    弯月就像是易碎的白瓷,当场无声粉碎。

    王贞的脸色微微一变,横刀立马,左掌拍出。

    轰!

    粉碎的弯月,陡然化作无数剑芒,笼罩全场。

    嗤嗤嗤!

    剑芒撞上气泡,气泡就像针扎一样,立即破碎。但是院长鼓荡的袖子,就像是无底洞一样,数不清的气泡像斑斓的激流,不断喷涌。

    气泡越来越多,把院长整个人都淹没笼罩。

    朝王贞激射的剑芒,就像撞上一堵无形之墙,溅起无数涟漪。

    一缕剑芒飞向端木黄昏,端木黄昏如梦初醒,脚下青花一闪而逝,他周围立即浮现一圈青花缠枝纹。剑芒撞上青花缠枝纹,端木黄昏身体一颤,成功挡下剑芒。但是他脸上没有半点喜色,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在他周身缓缓旋转的青花缠枝纹。

    一枚叶片上,一个细小的孔洞,是如此刺眼。

    怎么可能……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进入道场开始,冲击一波接一波,他觉得眼前的艾辉陌生极了。

    他这段时间的进步极大,万生园的经历、城外的苦战,对他的刺激极大。他天赋本来就是相当出色,连续死亡的威胁,让他的潜能得到充分的开发。

    就在三天前,他开启了第五宫,地宫。

    这意味着他开始进入更高的领域,地海门天四宫,每开启一宫,实力都会有着巨大的飞跃。虽然因为个人体质不同,但是一般而言,地宫能够储存元力是手宫的一倍半。除此之外,地宫的开启,能够让他修炼很多【青花】以前无法的修炼的招式。

    他的实力提升之大,让他喜出望外。

    但那是今天之前。艾辉散发的元力波动,令人心颤,端木黄昏敢肯定,自己五宫的境界,都无法形成如此可怕的波动。

    还有刚才那一剑……

    一剑把城主和院长逼到如此境地,这已经超过了端木黄昏的认知。

    端木黄昏对自己的实力有很清楚的认识,别看他以近乎骄狂的姿态主动挑战,一战成名。但是成名之后,他却迅速低调收敛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他一开始能够取得这样的战绩,是因为大家对他不熟悉,对他的【青花】不熟悉。

    但是他始终还是一年新生,他始终还是只有四宫的境界,一旦大家对他熟悉,很快就能想到对付他的办法。

    境界是个无法回避的弱点,需要天赋,但是更需要时间和耐心。

    然而艾辉身上,却仿佛颠覆这一点。

    从本命元府都没有开启,再到双宫,到现在……这么强的元力波动是几宫?

    还有刚才那惊才绝艳的一剑,是绝学吗?不是说剑术已经没落了吗?这么厉害的剑术,哪里像没落?

    自己的突飞猛进还是有很多道理可讲,天赋绝佳、身负绝学、家族富裕,再加上外面刺激,进步快没有什么奇怪。

    艾辉的进步,完全看不懂,完全没道理讲啊。天赋奇差、穷得掉渣、年龄偏大,这样的家伙进步比自己还大,让人怎么看得懂?

    院长的泡泡看上去轻飘飘无力,一碰就破,但是数量实在太多,无边无际之感。所有的剑芒,竟然硬生生被他挡下来,除了端木黄昏,其他人全都被他护在身后。

    “痛快!”

    王贞一声长笑,沉寂十年的战意,陡然迸发。他发须皆张,双目精光暴涨,提着锈刀,意态昂扬。

    “松间院藏龙卧虎,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高手!艾辉,今天拿出你所有的本事,你我痛痛快快大战一场!”

    王贞的声音震得大家耳朵嗡嗡作响。

    他提着刀朝艾辉走去,龙行虎步,每一步都像踏在大家心中,地面都不由为之颤抖。

    端木黄昏的瞳孔骤然收缩,其他夫子无不色变,谁也没想到从来没有存在感的城主,实力竟然凶悍如斯!

    “艾辉,莫非胆已怯?”

    王贞大吼一声,一个跨步,身形暴涨,宛如蟒蛇腾空于野草,挣脱周围的泡泡,举刀向艾辉方向斩去。

    半空中王贞气势攀升到极点,他只觉得说不出的酣畅淋漓,浑身热血沸腾。

    这一斩,无人可挡!

    嗯?

    下方的艾辉就像根木头桩子,直挺挺仰面而倒,人事不知。

    一旁的楼兰心神彻底放松,他沙核的元力消耗殆尽,眼皮也越来越沉重,梦呓般:“楼兰困了……”

    王贞神情僵硬落地。

    刚刚吹散泡泡的院长也呆住。

    艾辉,昏迷。胖子,昏迷。楼兰,昏迷。

    这……(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