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城主王贞
    一拳接一拳,小心翼翼揍了几十拳,艾辉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胖子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胖子嘿然,赶紧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好收拾艾辉一顿,还有楼兰作证,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

    砰砰砰!

    胖子忽然觉得拳头有点麻,他不由看了一眼,立即大吃一惊:“哎呀,他怎么胖了?”

    艾辉现在就像一个吹得鼓起来的气球,整个人看上去浮肿变形。

    “他这是体内的元力太多的缘故,我们现在就是要用这种方式帮他舒缓体内的压力。”楼兰解释道:“楼兰要注意他体内元力的状况,只好交给胖子你来了。”

    胖子咧嘴:“没事,交给我!舒缓压力我最在行!”

    砰砰砰!

    “元力郁积在左脸!”

    “右脸!”

    “下巴!”

    楼兰的双眼黄光不断闪动,不断提醒胖子需要击打的位置。胖子看到艾辉已经被打成猪头的脑袋,觉得实在太有成就感。

    “胖子,加大力量!”楼兰提醒道。

    “好!”胖子揍得更用力。

    时间一点点流失,胖子满脸汗水,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挥出了多少拳,反正艾辉已经完全面目全非,体形膨胀了两三倍有余。

    胖子要是在路上遇到这样的艾辉,打死他也认不出来。

    但是……

    他觉得自己的手臂酸得快抬不起来,就像灌铅了一样,全身都被汗水湿透,喉咙火烧,喘得快断气一般,上气不接下气:“楼兰……差、差不多了吧,我没、没力气了!”

    “胖子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好了。”

    楼兰眼睛黄光闪动。紧紧盯着艾辉的身体,仔细关注艾辉体内元力的流动。

    “肩膀!”

    “大腿!”

    ……

    楼兰不断发出指令,胖子已经有点麻木,体力消耗到极点。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拳头打在艾辉身上,就像打在刺猬身上,他的拳头已经肿得像馒头。

    嗤嗤嗤!

    丝丝缕缕锋锐的元力,从艾辉浑身的毛孔不断向外激发,艾辉现在活脱脱就一个刺猬。

    “胖子再加把力!”楼兰大声道。

    他隐约听到巷子口好像有人争吵,但是这个时候,他的所有心神都在艾辉身上。没有听仔细。

    “楼、楼兰……我不行了!”胖子带着哭音,他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今天自己打了多少拳?他觉得今天把一辈子的拳都打完了。

    “胖子,坚持住!到了关键的时候了!”

    楼兰给胖子打气,眼睛没有从艾辉身上挪开片刻,闪动的黄光几乎连成一片。艾辉体内的元力数量实在太恐怖了。楼兰想不通艾辉体内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元力,明明已经远远超出艾辉身体承受的极限。艾辉是怎么做到安然无恙的?换一个人,一定会被这么多的元力撑爆!

    但是情况也非常危急。

    艾辉的双足宫开启,只让他情况好转了片刻。他的双手宫和刚刚开启的双足宫。都在被蜂拥涌入的剑之元力野蛮粗暴地拓展。然而四宫拓展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元力被拓展的速度。

    而且这样野蛮粗暴的拓展,对身体损伤很大,双手宫和双足宫没有太大的问题。楼兰有很多办法可以帮助艾辉修复这些暗伤。但是仅限于这四宫,地海门天四宫,出现了暗伤那会很麻烦。

    艾辉体内的元力,必须得到宣泄。

    用击打艾辉身体的方式。能够帮助艾辉宣泄一部分的元力。整个过程楼兰需要关注艾辉体内的元力不能在局部郁积过多,那会对艾辉的身体造成破坏,所以需要胖子动手。

    之前楼兰还在担心胖子体力不够。没想到胖子的力量很充足,击打得也很充分。

    真是好兄弟!

    楼兰在心中赞叹,胖子下了死力呢,只有自己的兄弟才能够这么不在意汗水和劳累吧。

    胖子真是个好人。

    胖子不知道楼兰的心中的赞叹,他都快哭了,他的两个拳头都肿得像两个沙包,每一拳都像是酷刑。为什么自己要揍艾辉?这是揍艾辉吗?

    楼兰,我要修炼!

    百花步!穿花蝴蝶步!什么步都行!

    一百组,五百组,八百组……多少组都行!

    胖子悲痛欲绝,泪流满面。

    砰!

    一拳下去,胖子感觉不对了,这一拳,就像陷在棉花堆里。

    “胖子小心!”

    小什么心……

    满脸茫然的胖子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就感觉被一头狂奔的野兽迎面撞上,整个人就像出膛的炮弹,笔直倒飞出去。

    终于结束了……

    楼兰却陡然紧张起来,艾辉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院长没有想到自己在巷子口竟然会遇到王贞,他的脸色不太好:“你来干什么?”

    王贞笑眯眯:“院长来什么,我就来干什么。”

    “艾辉是我们松间院的学员。”院长脸色阴沉下来:“城主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干涉起我们松间院的事务了?”

    长久以来,王贞和府衙都没有什么存在感。松间城最重要的就是松间院,府衙的职责有限得很,在感应场,分院的地位比府衙高得多,所以院长看到王贞,没有半点畏惧之心。

    “艾辉同学在我松间城学习生活,我这个当城主的,当然要关心关心。”王贞慢悠悠道。

    院长忽然向其他人道:“你们先后退一点,我和城主说两句话。”

    待其他人都退后,院长压低声音:“你什么意思?”

    王贞也收起脸上的笑意:“我只是不想松间城在我手上出什么意外。”

    院长眼角一跳:“不要危言耸听,感应场已经在控制局面。”

    王贞脸上浮现一抹嘲讽之色:“那为什么院长大人会来?”

    院长端详着这位自己都没有见过几次面的城主,第一次发现对方不是废物。感应场的城主不好当,感应场与世隔绝,自成天地,非常独立。感应场城镇的城主,被称为最憋屈的城主。因为各城权力基本都在当地的分院手上。而且感应场的治安极好,城主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愿意来感应场担任城主的,大多都是一些来养老的官员或者胸无大志的混吃等死之徒。

    “城主觉得情况很危急?”院长直接道。

    王贞郑重点头:“没错,非常危急。”

    他一直想得到一个和院长沟通的机会,但是他知道院长是不会听他的。他虽然是城主,但并无实权,松间院的夫子们不会听他的调动。

    “怎么说?”院长也知道轻重,他也需要为松间城负责,双方的立场没有任何冲突。

    “我不知道你们感应场有什么计划,但是到目前为止。血灾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在恶化。”王贞直视道:“血蝙蝠出现,已经让大家感觉到恐慌。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还没有找到血蝙蝠是如何潜入进城的。”

    院长的瞳孔一缩。

    王贞坦然迎着院长的目光:“我大致能猜到你们的手段,风铃蒲公英对不对?”

    院长心中有些吃惊,但是嘴上道:“这个随便谁都能猜到。”

    风铃蒲公英是很久之前木修就培育出的物种之一,它主要用于警戒,到现在已经发展成一种非常成熟的警戒手段。微小的蒲公英种子。能够非常持久地悬浮在空中,大量的蒲公英种子可以形成完全没有死角的警戒层。

    一旦有敌人闯入境界层,这些细小无比的种子,就像风铃一样会发出微小的波动。负责警戒的木修便会在第一时间发现敌人入侵。

    “我希望能够主导防务,这方面我更有经验一些。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但是也在前线呆了十年。”王贞看着院长,毫不避讳拉起自己左腿的裤脚。

    一只粗陋的金属腿。

    院长哑然。但是眼睛里还是多了一丝敬意:“什么时候受伤的?”

    “十年前。”王贞不以为意道。

    院长沉吟道:“我可以把城防交给你,但是我会盯着你。”

    “没问题。”王贞痛痛快快答应下来。

    两人都不约而同松一口气,王贞最主要的目的达到。而院长也能够从焦头烂额中抽身出来。

    院长示意后面的人过来,立马道:“从现在开始,城防就由城主来负责,所有的夫子、学员,都要配合城主。”

    他随即对王贞笑道:“我们一起进去吧。”

    王贞也作了个请的手势:“请!”

    道场的大门是敞开的,两人率先跨过门槛,就在此时,忽然一道黑影带着风声直扑而来。

    两人都吓一跳。

    王贞反应更快,想也不想左腿扬起,一个狠辣的侧踢。但是他错误地估计黑影的冲击力,整个人就要被撞得斜飞出去,好在反应过来的院长连忙抓住他,让他没有当场出丑。

    但是他落地的时候,险些脚底一软跪在地上。

    好强大的力量!

    当他们看清是个人的时候,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不会这位就是艾辉吧。

    一声巨响,地面颤动,胖子重重砸在地面,扬起漫天灰尘。

    王贞和院长一下子呆住,两人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忽然院子响起一个声音:“艾辉!出剑!”

    艾辉……出剑?

    两人松一口气,看来刚才那个不是艾辉。

    等等!

    出剑?

    一股锋锐凛冽的强大气息骤然爆发。

    院子正中心被绑在木桩上周身笼罩着炽烈白光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

    空洞的瞳孔冰冷漠然却又深邃如虚空,就仿佛一头山岳镇压之下、万锁加身以大地为牢的万古凶兽,从漫长而悠久的万载沉睡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

    两人同时色变!(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