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艾辉是谁
    血蝙蝠潜入之事,震动松间城。○

    松间城上下以为他们的防护没有死角,然而现实给他们当头棒喝。而且这次遭遇危险的还是师雪漫和桑芷君。

    两人如果遭遇什么不测,那松间城上下难辞其咎,下场一定很凄惨。

    府衙和松间院第一时间派人前去探望,但是都被永正拦了下来。永正的脸色也很难看,当他知道师雪漫差点出事时,也是魂飞魄散。

    师雪漫不仅是家族已经确定的第三代继承人,还是自己好友的女儿,如果在他地头上出事,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对于探访者,他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师雪漫和桑芷君虽然因伤没有出来,但是两人分别提交了一分关于血蝙蝠的战斗力的详细报告。

    在这两份报告内,有着足够的证据,说明血蝙蝠是何等的可怕。

    比如师雪漫被逼到动用【冰露云珠】这个级别的至宝。

    一颗【冰露云珠】价值超过三千万,这是她父亲在她十二岁的时候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所有人在观看这份报告的时候,看到【冰露云珠】四个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随后不约而同感慨师家的财大气粗。

    【冰露云珠】是极为精纯的水元之物。

    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彩云乡的一些彩色云朵,才会孕育出【冰露云珠】,非常罕见难得。

    大家很清楚不到要命关头,师雪漫是绝对不会动用【冰露玉珠】,任何人都不会。更何况,要使用【冰露云珠】,需要用到高难度的【观音印】。

    观音是上古的神祗,当今知之者甚少,可见师家历史悠久。

    师家不止一套绝学,师雪漫所修的绝学是【问水】。【问水】博大精深。光是指法便有【观音印】、【琵琶叹】、【芭蕉雨】、【涟漪】等等,每一种都相当有名。

    桑芷君使用的招数也同样不凡。

    桑家的绝学没有那么多,只有一种,那就是【合箭术】,也就是多箭合一之术。

    桑芷君用的是三箭合一。

    三箭合一在桑家是一个分水岭,能够用处三箭合一的子弟,才有资格独自出行。桑芷君声明不显,这次也让人们对她的实力有一个全新的判断。

    师雪漫以【观音印】驭使【冰露玉珠】,桑芷君三箭合一,这样的战斗力。放在松间城都是让人羡慕赞叹,又有实力又有钱,再厉害的血蝙蝠还能不被干掉?

    然而,两份报告中,无论是师雪漫和桑芷君,都认为她们不是获胜的关键。

    获胜的关键,是一个叫做艾辉的学员。

    艾辉第一个发现血蝙蝠,让她们躲过一劫。艾辉察觉到血蝙蝠在天空盘旋没有离开。艾辉判断出血蝙蝠只有一只。艾辉主动以身作诱饵。艾辉以无比精妙的剑术,正面挡住血蝙蝠的闪电俯冲。为她们出手争取到至关重要的时机。

    艾辉、艾辉、艾辉……

    “艾辉是谁?”

    松间院院长挥了挥手中的两份报告,目光扫过各班负责带班的夫子。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知晓。

    院长的脸色一下沉下来:“竟然没有人知道?”

    大家鸦雀无声,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听说过啊。这家伙难道是从石头蹦出来的?在场的夫子们。谁也没有听过一个叫做艾辉的。

    “是不是你班上的?”“不是,我班上没有!”“我班上也没有!”

    等一圈过去,大家重新安静下来。

    “会不会是许夫子班上的?”忽然有人反应过来,不在场的只有许夫子。

    “不会吧。”

    许夫子班上有个端木黄昏。已经让大家足够嫉妒了。这又蹦出来一个天才?大家这才有点感觉刚才难怪自己看报告有点奇怪,这要是把艾辉的名字换成端木黄昏,咦。简直不要太合理啊!

    好在大家也知道,师雪漫肯定认识端木黄昏,不会弄错人。

    “许夫子去万生园了。”很快有人提醒道,许夫子和崔仙子都被带去万生园,具体的任务大家并不清楚。

    大家很快想到办法,许夫子不在,端木黄昏在啊,找他来问问就知道了。

    府衙。

    “艾辉是谁?”

    正上方的长案后,一个半躺着的魁梧大汉懒洋洋地问,他是松间城的城主王贞。

    下面众人面面相觑,无人回答。

    “查!马上去查!”王贞大手一挥:“我要知道他全部的信息!”

    “是!”

    兵锋道场。

    胖子担忧地看着昏迷中的艾辉:“他真的没事吗?没事怎么还不醒?”

    昏迷的艾辉,右手依然死死抓着剑柄。胖子曾经尝试把艾辉手中的剑取下来,但是无论他如何 用力,艾辉都不松手。

    “楼兰也不知道艾辉为什么还不醒过来。”楼兰歪着头,眼中黄光闪动:“艾辉体内的元力,在不断流动。胖子不要担心,他现在的情况很好,比以前都好。”

    “那就好。”胖子尽量克制自己的担忧,他只能对自己说要相信楼兰。

    艾辉体内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血蝙蝠的冲击,力道之雄浑,完全超出艾辉的承受范围。若不是他的剑胎在关键时候救了他一把,加上他的潜能激发,鬼使神差挥出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的一剑,他早就在如此恐怖的冲击下,化作肉泥。

    但是血蝙蝠这股雄浑得可怕的力量,依然艾辉他的身体,造成无以伦比的冲击,渗透进艾辉身体的深处。

    艾辉体内的元力球,在这股巨大的力量之下,就像雪球一样崩碎。

    可怕的外力,直接摧毁元力团内部的引力。

    崩塌的元力,就在艾辉体内肆虐。它们有一部分,冲进艾辉手中死死攥住龙脊火。艾辉眉心的剑胎受到重创,本来萎靡不振,但是此刻却像是闻到腥味的鲨鱼。一下子活跃起来。

    这些肆虐的元力,立即成为它最好的食物。

    昏迷中的艾辉,剑胎自发地运转。

    元力源源不断从艾辉的手掌涌入龙脊火,又从龙脊火回流到艾辉的身体。受到滋补的剑胎,迅速恢复活力,它在迅速壮大。

    如果艾辉是清醒状态,一定会惊讶于他眉心剑胎的成长。艾辉超水平挥出的抵挡血蝙蝠的那一剑,也大大刺激眉心的剑胎。

    元力团的元力,不断转换成剑之元力。

    随着加入周天运转的元力不断增多,艾辉体内运转的剑之元力。汹涌澎湃。周天远转也变得声势浩大,锋锐的剑之元力,就像是无数锋锐的剑组成的汹涌波涛,不断冲刷着他的身体。

    所过之处,摧枯拉朽。

    艾辉的身体一震,他左足宫开启,刚刚开启的左足宫,立即被蜂拥的剑之元力挤得满满。如果艾辉这个时候是清醒状态,一定会被活活痛得昏迷过去。

    更多的剑之元力。继续往前涌去。

    当它们出现在右足宫,艾辉的右腿一震,右足宫开启!

    刚刚开辟的右足宫,剑之元力疯狂涌入。

    艾辉的双腿在剧烈的颤抖。脚下的鞋子,被透体而出的风锐元力绞得粉碎。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越来越多的元力,源源不断加入周天运转之中。

    到这个时候。楼兰坐不住了。如果只是冲击双足宫,不会有什么问题,哪怕出点小问题也不算什么。但是如果冲击地海门天四宫,任何一宫出了问题,造成的损伤是无法挽回的。

    楼兰急声道:“胖子,快点揍他!”

    “啊!”胖子傻眼。

    府衙。

    “查到了,我们通过委托大厅,查到艾辉的记录!”

    “他住在兵锋道场,属下已经找到具体的地址!”

    王贞一下子精神起来,站了起来:“官服呢?老爷的官服呢?快给老爷找出来!咱么去兵锋道场!”

    松间院。

    端木黄昏被喊过来是还是一头雾水,但是听到“艾辉”两个字,一下子警醒:“没错,是我们班上的学员。”

    他强自镇定。

    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终于找到正主了。

    “那黄昏知道他住哪吗?”院长满脸严肃。

    难道这家伙犯事了?端木黄昏心中一乐,嘴角的那抹幸灾乐祸,怎么都掩藏不住,毫不犹豫点头:“知道。”

    “你来带路!”院长杀气腾腾。

    看来犯的事不小啊,端木黄昏心里嘿然。

    兵锋道场。

    胖子满脸犹豫:“真的要揍啊?”

    “是的,用力揍!”楼兰给胖子鼓劲:“揍得越用力,艾辉好得越快!”

    “真的?楼兰你可别骗我!”胖子道。

    “楼兰不骗人。”楼兰摇头。

    “那阿辉醒过来,楼兰你要帮我作证。”胖子犹豫道。

    “没问题。”楼兰点头。

    胖子脸上露出狞笑,拖着艾辉到修炼场,绑在木桩上。

    姓艾的,你终于落在我手上!咱们新仇旧恨,这次全都算清楚!

    砰,这一拳,百花步!

    砰,这一拳,穿花蝴蝶步!

    砰,这一拳,比我多吃一碗面!

    砰,这一拳,算在刚才那碗面!

    砰砰砰!

    胖子挥拳如雨,说不出的舒畅,能这样欺负艾辉,简直是终极人生梦想啊!从一开始,自己就笼罩在艾辉的淫威之下,今天也让你知道,胖子我也是一条好汉。

    凭什么比我多吃两碗面!

    打你个满头包问神佛!

    打你个体形像我一样胖……

    打着打着,胖子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楼兰,我差不多了,要不换你来?”满头大汗的胖子一边狂揍,一边气喘吁吁转过脸对楼兰道。

    楼兰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胖子加油!”

    不安为什么这么强烈?

    胖子心中愈加发虚。(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