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遇袭和疏漏 第二更
    师雪漫脸色铁青。》,

    赔钱货……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被说成赔钱货。

    可恶!

    虽然她强自装作若无其事,但是脸色看上去还是有点不对。她用尽全身力气深呼吸,才强自压下心中的怒火,面对桑芷君的关心,她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可能是刚才修炼有点过猛。”

    另一边,胖子忽然反应过来:“所以你其实欠了八千万的债务?”

    艾辉顿是觉得面前的面条有点味同嚼蜡,停了下来,语气不善:“为什么我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

    “不不不!”胖子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我不是有点,我是非常!阿辉你居然欠了八千万。哈哈哈!阿辉,我认真和你讲,同是天涯欠债人,我们要团结友爱,不要随便催债……”

    “我很快就能还清。”艾辉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胖子,他顺便看了一看桑芷君,就像看着一尊金光闪闪的财神。

    有兔毫,必土豪!

    胖子只是嘿然不说话,那贱贱的表情看得艾辉就腻歪得很:“回去百花步,再加两百组!”

    “喂喂喂,姓艾的,你就这么打击报复?”胖子顿时不干了。

    “要不然你买单?”艾辉冷冷一笑,使出杀手锏。

    胖子立即闭嘴,他深刻感受到,什么叫做吃人嘴短。

    师雪漫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寒光,心中冷笑,还有钱吃牛肉面,看来是有钱了。

    “不对啊,阿辉。”胖子忽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脸上有点疑惑:“你刚才说是个小妞?”

    小妞?女人?

    在胖子的记忆里,艾辉的世界只有战斗、修炼、兵器、赚钱。兵器是为了更好的战斗,赚钱是为了更好的修炼。所以说到头,还是战斗和修炼。

    这家伙是个真正的冷血杀戮机器。

    “没错。”低着头的艾辉正在专心和老板算钱。

    “看不出来啊,怎么一出蛮荒,你就开窍了!”胖子啧啧称奇:“居然会帮女生付面钱,你怎么不帮我付?”

    艾辉抬头看了一眼老板,比划了一下胖子面钱堆积如山的碗:“这个他自己付。”

    胖子顿时魂飞魄散,干笑:“帮帮帮,一起付一起付。”

    艾辉又低头开始算钱,死胖子,吃那么多!

    胖子忽然有点感慨:“哎。只剩下咱俩了,要是能看到阿辉你找妞生娃,我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死了也值。”

    艾辉手上动作一顿,继续数钱,头也不抬冷冷道:“还完钱再死。”

    该死,数错了……

    手忙脚乱数了好几遍,艾辉才把账结清。

    师雪漫和桑芷君此时也吃完,心情大好的桑芷君几乎把一碗面都吃完。她吃完之后。看到师雪漫碗里几乎没怎么动筷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走出面馆,夜色已经降临。

    由于血毒的缘故,街道上的店铺。差不多全都关门。天才刚刚暗下来,但是街道已经像是深夜。深沉的夜色,仿佛在悄然吞噬着光和热,稀稀落落的街道。就连南瓜路灯都变得好像有些黯淡。

    真是惨淡啊……

    艾辉感触深刻,他来松间城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夜晚的街道如此空旷冷清。

    这里还是距离万生园非常遥远的松间城。受到血毒的波及都如此之大,那些靠近万生园的城镇,现在变成什么样?

    昔日郁郁葱葱的丛林,变成荒原,大片大片的焦土,就像丑陋的伤疤。放眼望去,一道道滚滚黑烟,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

    离开万生园的那一幕给艾辉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感应场的力量在那一幕体现得淋漓尽致,哪怕用最粗暴的办法,他们也能够很快解决血毒。有的时候连艾辉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如此强大的感应场,怎么会拿区区血毒没有办法?

    但是不安始终没有散去,就像雾霾一样。

    艾辉相信感应场一定有办法对付血毒,也许自己的不安只是担心感应场的效率。松间城都出现血毒,大概这就是自己内心不安的源头吧。

    艾辉暗自摇头,把这些杂念抛之脑后,自己只是小人物,在这里瞎操什么心,抓紧时间好好修炼才是正理。

    身后师雪漫和桑芷君也走出面馆。

    嗯,明天一定要到老李店里去一趟,这么的生意,多少钱啊!

    刚刚还了师娘的账,艾辉手头迅速缩水。虽然明秀师姐委婉地说可以不用着急,但是艾辉还是把所有的欠账都还清。

    自己欠师娘的已经够多了,没钱是没办法,有钱不还那像什么话?

    好在今天兔毫遇土豪,自己有可以赚一把。

    心中乐开了花的艾辉,仔细朝师雪漫两人看了一眼,这么大的主顾自己居然还没正眼瞧过人家,太不应该了!

    忽然,艾辉的瞳孔骤然收缩,厉声大喝:“小心!后面!”

    桑芷君正在舒服地伸懒腰,今天的面实在太好吃了,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喊声,一脸茫然。

    师雪漫的注意力始终有几分在那个可恶的家伙身上,居然说自己是赔钱货,这件事绝对没完!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她注意到艾辉瞳孔收缩的过程。那一瞬间,她心中警兆就升起。

    而且她和艾辉打过交道,知道这家伙的六识敏锐。

    没有任何犹豫,身为感应场最顶尖学员之一的师雪漫,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展现出超快绝伦的反应速度。

    她猛地扑倒一脸茫然的桑芷君,就在同时,另一只手甩出去一团云雾。

    只有巴掌大小的云雾突然剧烈爆炸。

    环形水汽墙,轰然暴绽扩散。

    这些看上轻柔的水汽构成的墙,就像狂暴的野兽,又像是呼啸而至的钢铁之墙,威势骇人。

    后面……

    师雪漫冷静无比,艾辉的示警闪电般在她的脑海中闪过,在甩出小云团的瞬间,她的双脚便猛地一蹬地面,一只手抄着桑芷君,拼命朝艾辉这边一滚。

    砰!噗!

    两个声音几乎在同时响起,师雪漫心中凛然。

    第一声有些沉闷,显然是袭击者撞上水汽墙,而第二声是对方的攻击没入地面,位置就是她们刚才站着的地方。

    师雪漫心中的惊骇无比。

    刚才爆开的水汽墙,力道有多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水汽墙能够轻易把一头大象,弹得飞出几十丈远。

    对方竟然能够硬抗自己的水汽墙,还能攻击她们。

    太可怕了……

    当师雪漫站起来,看到刚才她们站的地方,留下几个深深的爪印,桑芷君的脸色就变得非常糟糕。

    师雪漫表现要镇定许多,但是同样心中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自己稍微大意一点,她们两人只怕已经不死即伤。

    她环目四顾,没有任何发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浓郁的夜色,吞噬了所有的光线。

    “刚才是什么?”她问艾辉。

    艾辉有点意外对方熟稔的口气,但是没多想,危险还没有脱离。他的手握着剑柄,沉声道:“是蝙蝠,应该是中了血毒的蝙蝠。”

    “蝙蝠?”师雪漫脸色微变:“它们是怎么闯进来的?”

    松间城的防御非常严密,因为城外已经出现中了血毒并且会飞的昆虫,松间城特意加强了城市上空的防御。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觉得固若金汤的松间城,竟然被蝙蝠神不知鬼不觉闯进来了。

    艾辉紧紧握着剑柄,背上的冷汗早就打湿了衣服,这是他第一次在剑胎状态,无法捕捉到对方的位置。他舔了舔嘴唇:“小心,它们没有离开。”

    师雪漫的脸色大变,如临大敌。

    而之前满脸茫然的桑芷君,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是同样冷静下来。她从手腕取下一圈金丝,迎风一展,成为一把金丝大弓。

    艾辉第一次见到如此独特的弓,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整张大弓就像是有细小的金丝交错而成,就像一座钢筋龙骨大桥,只有**在外面的钢筋龙骨,没有包裹的桥面。

    这张弓就是如此,有无数细若发丝的金线,堆积而成。纤细华美得就像艺术品,而不是一件武器。

    冷静下来的桑芷君,抽出三根兔毫箭。

    危机关头,她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果决无比。

    师雪漫没有展开云翼,在擅长飞行的蝙蝠面前,自己的云翼压根不够看。天空更加黑暗,自己会处在更不利的环境下。

    但是她垂在身侧的手掌,若有若无的云气,正在朝她的手掌汇集。

    “我们是不是先求救?”胖子在身后弱弱地说。

    艾辉的注意力空前集中,不断扫过周围每一寸空间,嘴上道:“不,现在求救会让场面陷入混乱。那反而会让这几只血蝙蝠更有利,只要给它们一点机会,我们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

    师雪漫和桑芷君听到艾辉的话,也露出赞同之色。

    刚才若不是艾辉示警,她们只怕现在已经中招了。蝙蝠和黑暗中的刺客,一击不中,便会远遁。把身体隐藏在黑暗之中,耐心等待第二次的机会。

    混乱的场面,只有给血蝙蝠更多的机会。

    艾辉额头全是汗珠,但是神情始终保持冷静。他只能感受到几缕非常微弱的气息,飘无不定。他刚才示警,不是因为他察觉到血蝙蝠的存在,而是他看到一道藏在黑暗的夜色中,闪过一抹极淡的暗红。

    艾辉刚才看的清清楚楚,蝙蝠的眼睛是血红色。(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