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发财
    木盒里面,黑色的天鹅绒布上,一颗银球安静地摆放在那。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这是剑丸。”王守川看得出艾辉第一次见到剑丸,解释道:“徒弟你对熟读古代剑典,应该知道剑丸。不过如今的剑丸,却与修真时代大不相同。剑丸是封存剑术之物,用银雾海的上乘金元之液,天宫倒悬之法,把剑术心得烙印其中,便是剑丸。但凡厉害的传承,必然有许多微妙之处,意会不可言传。用这个方法,便能够让后学者,领悟其中所需意会之处。当今的天宫倒悬之法,也是学自古代的玉简。金元力的招式,大多都是以此法封存。”

    前面一大段,听得艾辉一头雾水。银雾海他知道,五行天之一,金行之地。天宫倒悬之法,听上去就一种感觉,听不懂但是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但是一说到玉简,艾辉就一下子明白了。

    那些剑典大多都是用玉简记载,艾辉经手的玉简不知凡几。玉简到如今,已经波动微弱,再过个百十年,估计就要碎裂消散了。

    在修真时代,玉简的传承年限往往都是以万年为单位。

    王守川道:“你把剑丸放手中,注入一点元力进去。”

    艾辉闻言,从木盒中取出银色的剑丸,放入掌心。剑丸不大,就像一颗略大的药丸,艾辉小心注入一缕元力。

    掌心的剑丸陡然释放耀眼的光芒,光芒中不断有身影闪动。这些身影持剑演练,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一闪而逝。

    艾辉的心神,一下子就被吸引。

    闪动的身影快如闪电,看得他眼花缭乱,一股凌厉肃杀之意直冲他眉间。

    艾辉吓一跳,但是很快心中狂喜。他看过的剑典很多,但是那些剑典中的真意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他只能凭借字和图形的记载。去回溯和还原。

    他不由急声问:“师傅,这里面是什么剑术?”

    看到艾辉这番猴急的模样,王守川和韩玉芩都笑了。艾辉一直表现出超乎年龄的成熟,很少能在他身上看到少年的稚嫩和飞扬。夫妇俩虽然喜欢艾辉这般成熟稳重。也希望他能够像普通的少年那样开朗和意气风发。在他们看来,少年时光可是最好的年华。

    “没名字,是三招散招。”王守川露出缅怀之色:“这是我昔日老友留下来的,他叫成柔,是个怪才。他的兴趣很广泛,什么都有涉猎。他是罕见的五行体,身负五行。五行体非常难修炼,不过他天赋才情,但凡所学,必有所成。他性情琢磨不定,非常随性。有段时间,他对剑术产生了兴趣,便和我说要自创一套剑术。”

    艾辉和明秀听得都很入神,就像在听故事。

    王守川说起当年往事。满脸唏嘘:“他花了七天时间,创出三招剑术。我亲眼看他是怎么创出这三招剑术,真是才华惊人。迄今为止我见过那么多天才,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

    韩玉芩冷哼一声:“可惜浪费了自己的才华。小艾辉切记不要向他学,东一榔头西一锤的,什么都不成。”

    艾辉心里嘀咕,这成柔前辈当年肯定得罪过师娘。嘀咕归嘀咕,但是师娘说的道理,艾辉还是打心眼里认同。天才任性点还是天才,至于自己这样天赋平平的家伙。只有盯着一件事情死磕才能搞出点动静。

    王守川笑了笑,也不反驳,继续道:“三招之后,他说自己灵感创意已经用完。便没有继续下去。三招剑术过于零散,不成体系,也组不成传承,便随手丢给了我。”

    “哼!别人当垃圾不要的东西,你倒是当个宝!”韩玉芩继续冷哼。

    艾辉这个时候已经百分百肯定,成柔前辈当年一定得罪过师娘。而且肯定得罪得还不浅。

    王守川也不生气,哈哈一笑,接着道:“我以前也没想过还有把它翻出来的一天。这三招虽然都是散招,但是威力不错,构思精巧,很适合你学。你就拿去慢慢揣摩吧,能学多少算多少。剑丸的用法很简单,一开始的时候,你像刚才那样,用元力激活剑丸,便能看到其中影像。先学姿势、步伐、动作,等这些精熟之后。便把剑丸置于眉心天宫,辅以观想之法。剑丸封禁的真意,便会浮现你脑海之中,你便能感受到其中真意。切记,一定要先把动作练得熟练,剑丸一旦解禁,其中的真意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

    “谢谢师傅!”艾辉小心翼翼把剑丸放在盒子里。

    看到艾辉视若珍宝的模样,大家也不由莞尔。

    “师弟这段时间,可是发了不小的财。”明秀师姐笑道:“血兽肆虐,情况糟糕,师弟的兔毫箭前段时间大放异彩,对付血兽颇有效果。李掌柜店铺里的兔毫箭全都被征用,虽然比不上平时的三万售价,但是两万一根的价格,加上量大,非常不错。李掌柜这些天忙得昏天暗地,都在制作兔毫箭。我估计师弟这次要进账千百万。”

    师娘一乐:“那敢情好,我那工坊的八百万,终于有点苗头了。”

    艾辉有点郝然。

    “师弟待会去一趟李掌柜店铺,他急得头发都快白了,兔毫箭大卖,他最担心的就是兔毫的问题了。”明秀师姐叮嘱道。

    “我待会就去。”艾辉眼中仿佛有无数小钱钱在飞舞。

    忽然想起绷带的事情,他问师娘:“师娘,那绷带您还记得什么么?”

    韩玉芩没想到艾辉问起绷带,讶然道:“莫非绷带有什么问题?”

    艾辉忙道:“没什么问题,就是好奇,材质挺怪的。”

    绷带吞食血肉的事情他不想和师傅师娘说,要不然他们又要担心。

    韩玉芩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摇头:“没什么印象,也是当年别人送给我的。我当时也是觉得材质很特别,这种布料没见过才留下来。”

    艾辉有些失望,但是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叮嘱师傅师娘要注意安全,结果在师娘鄙视的眼神下败走。绣坊有师娘坐镇,明秀师姐也那么厉害,想到这艾辉也觉得自己有点瞎操心。

    绣坊还和以前一样,异常忙碌,和外面就像两个世界。

    离开绣坊的艾辉,直奔李掌柜的店铺。

    李掌柜看到艾辉就像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老天!老弟你可来了!我去绣坊好几次,他们都说你没回来。哎呀,我那个心啊,七上八下的。现在世道这么乱,老弟你本事高超,也要小心啊!咱们钱途广阔,能不冒险的,还是要少冒点险。”

    说到后面,李掌柜语重心长。

    艾辉乐了,一摆手:“那就指望李老板你帮我多赚点钱了。”

    说起钱,李掌柜精神一振:“就等您来勒!这次咱们的兔毫箭被征用,两万一根,刨除成本六千,每根咱们的利润是一万四。猜猜咱们卖了多少?”

    艾辉精神也是一振:“五百?”

    李掌柜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艾辉。

    艾辉顿时更加兴奋:“一千?”

    “信心!信心!信心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李掌柜故作不满。

    艾辉一个哆嗦:“难道是两千?”

    李掌柜满脸傲然地伸出三根手指头:“是三千!”

    艾辉的眼神一下子直了。

    “三千哇!”李掌柜唾沫横飞:“你知道我多就没睡了吗?为了这三千根兔毫箭,我可是连老命都拼了。没日没夜,那个苦哇,那个累哇,腰都直不起来哇。我年纪这么大容易么,老弟,看我这么辛苦的份上,能不能……”

    刚刚还眼神发直的艾辉陡然警醒得就像夜晚的饿猫,眼睛闪动着光芒,那是金光闪闪的光芒,他二话不说打断李掌柜:“不行!分钱!现在就分钱!”

    一千根自己就可以分七百万,三千根,那就是两千一百万。

    两千一百万!

    这是他以前从来不敢想的巨款,把师娘的先还了。工坊八百万,其他消耗加起来,估计一千万。

    自己还有一千一百万,妈呀,好多钱,为什么自己心跳得有点快……

    “分分分!”李掌柜爽快点头,二话不说,拿出一张印有五行天标记的精美钱卡。

    真是高级!

    艾辉接过钱卡,这么高级的钱卡他以前看人用过,自己倒是第一次用。这张钱卡是不记名的钱卡,艾辉需要先打上自己的印记。他小心注入一缕自己的元力,黑色的钱卡右下角,浮现一把银色小剑的标记。

    “剑术啊,有品位!难怪我一眼就看老弟大为不凡。”李掌柜连声赞道。

    钱卡能够识别元力的属性,形成千奇百怪的烙印。每个人元力的烙印都不相同,根据属性,修炼的传承,都会有所不同。

    艾辉心神一动,黑色的卡面,浮现出里面的数额,确实是两千一百万!

    发了!发了!发了!

    兔毫这名字起得真好!

    艾辉瞬间就激动了,从来没有这么有钱过。

    “上次知道老弟是修炼剑术,我就留了个心眼。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给我收到一把好剑。这可是真正的好剑哦,老弟要不要看看?现在世道这么乱,没有神兵傍身,那多不安全。”

    李掌柜笑眯眯道,那嘴脸俨然是标准的奸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