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城
    好在这些中了血毒的昆虫,虽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依然还是昆虫。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它们短距离的冲刺快若闪电,但是却无法维持长时间的高速,艾辉他们全力狂奔,渐渐甩开昆虫群。

    四十公里并没有多远,在死亡的压力之下,大家都发挥出强大的潜力,就连平实最娇弱的女生,此时都快得像道闪电。

    当看到松间城的城门,几乎所有人都差地喜极而泣。

    看到守备森严的城门,艾辉知道这些天,一定发生了严重的状况,否则不会如临大敌。他心中有点担忧,楼兰没事吧,师傅师娘和师姐他们也没事吧。

    回来的那天,从松间城上空飞过,看到安静的松间城,他心中也无比平静,哪怕他刚刚死里逃生。此时看到松间城守备森严,他反而有些担心。

    牵挂越来越多了。

    艾辉嘲笑了一下自己,以前自己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死了都不用担心埋不埋。这些糖衣炮弹啊,就是这么把自己腐蚀,偏偏自己还乐在其中。

    胖子一看安全了,就开始没心没肺地嚼起麦芽糖。熟悉的嘎嘣嘎嘣声中,艾辉无奈摇头,胖子真是不浪费一点时间。

    胖子今天又救了自己一命,好吧,这种账是算不清楚的。

    好在他们之中有着辨识度最高的端木黄昏,守卫一眼就认出来,赶紧放行。

    回到熟悉的松间城,大家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连续两次死里逃生,再也不用伪装坚强,许多人的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低声抽泣汇集成一片。仿佛只有这样,他们才发泄心中的后怕,仿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按捺心中的思念,他们想家,想父母亲人。无比地想。

    艾辉默默地看着大家,没有出声,心中轻轻叹息,都只是一群孩子。

    他已经忘记他自己也没有多大。

    胖子停止嚼麦芽糖。看着抽泣的大家,有些愣神。

    心性坚韧之辈哪里都有,一位有些瘦高的男学员,走到艾辉面前,真诚道:“艾辉。这次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们这些人,怕是回不来了。我叫姜维,以后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一定不要客气!”

    这个名字有古代大将风范的学员,是胖子班上的同学,实力非常不错。和艾辉一样是金元力,但是擅长的是箭术,艾辉看到过他出手,非常厉害。

    艾辉没有半点客气道:“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姜维哈哈大笑,大为欣赏,觉得艾辉不做作不虚伪。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上来和艾辉道谢。这两次能够死里逃生,都是艾辉示警,倘若没有艾辉,他们只怕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面对姜维,艾辉表现正常,但是这么多人道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时竟然有些手忙脚乱。

    端木黄昏在一旁酸溜溜道:“你们这么感谢,不如直接给钱好了。”

    艾辉大为诧异地看了一眼白眼狼,白眼狼简直说到自己心里去了,自己脑子里正在转的就是这个想法啊。

    “端木同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一位女生有些生气。站了出来:“艾辉同学是那样的人吗?”

    是啊是啊我就是啊,艾辉正准备开口。

    “端木同学,你这样误会艾辉同学,怎么可以?”另一位女生也站出来抱不平。

    端木黄昏狼狈不堪,他心里委屈得很,明明就是这样的啊。你们不信问啊。但是看到大家的一脸怒视,他只好说自己是开玩笑的,这才平息了大家的怒火。

    当然,端木黄昏也是大家需要感谢的人,他的青花救了很多人。

    艾辉到了嘴边的话,老老实实地缩回去。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说明白眼狼早就知道送钱最实在啊,那上次掰扯什么两个承诺,就是成心想糊弄自己。

    白眼狼!

    艾辉看端木黄昏的眼神愈发不善,果然品性就是这么令人唾弃!

    庄园的护卫一进城就被征调,城里的守卫力量不足。没有人来管他们,到处都很混乱。

    和平太久,需要时间来适应危机,然而,危机中最缺乏的往往是时间。

    艾辉摇摇头,他只是个小人物,这些大场面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和自己有关系的是大碗面。

    带着胖子回到道场,还没进门,艾辉就扯着嗓子喊:“楼兰!我回来了!”

    正在打扫道场的楼兰,停下来歪着头看着艾辉,有些惊喜:“欢迎回来,艾辉!”

    “这是钱代,也叫胖子,我的死党。”艾辉拉过胖子,向楼兰介绍,接着对胖子霸气无比道:“楼兰,我的沙偶!”

    楼兰嘭地一声,变成四个字“欢迎胖子!”

    “哎呦,好玩好玩!”胖子顿时乐得满脸的褶子都在颤动,屁颠屁颠跑过去:“楼兰吃糖,再变一个?”

    楼兰接过麦芽糖,丢进嘴里,嘎嘣嘎嘣,那模样和胖子如出一辙:“有麦芽的成分。胖子,楼兰变什么呢?”。

    变什么呢?胖子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变绷带拉肚子。”艾辉冷不丁插了一句,丢出这个在路上想到的世界性难题。

    “绷带拉肚子……”

    楼兰和胖子两眼发直。

    奸计得逞的艾辉丢下一句他去绣坊,便飘然离开。

    到绣坊的时候,看到明秀师姐和师娘都安然无恙,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居然看到了师傅。师傅看上去比以前要老了许多,师娘也憔悴许多,艾辉知道他们都很担心他,心中很感动。

    大家看到他都非常激动,尤其师傅,高兴得就像个孩子一样。

    重逢的喜悦,让大家费了许久才平静下来。

    艾辉便把这段时间经历,详细说了一遍。

    王守川慨然道:“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奇特的血毒,也不知道是哪位木修折腾出来。这下彻底要乱了,你这段时间哪里都不要乱跑,就留下城里。毕竟松间院在这,加上夫子们的力量,还是比较让人放心。”

    明秀师姐娓娓道来。艾辉才知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

    几天前,有人生了奇怪的病,后来请了许夫子和崔仙子前来查看,判断出此人是感染了血毒。没想到连续几天。都发现有人感染血毒,后来才发现,是一群血鼠,沿着一条废弃的下水道进城。

    好在血鼠还没有蜕变完成,实力不是很强。被一窝端,但是也死了不少人。

    松间城经历这次的风波,风声鹤唳,全城戒严,四处排查可能的隐患。

    感染中毒的人,被送到专门隔离观察之处。

    艾辉听到这些,不由默然,他之前就曾想到,倘若血毒爆发,那场面绝对会非常可怕。没有想到。他最担忧的事情,还是爆发了,而且不是靠近万生园的城市,而是距离万生园非常遥远的松间城。

    松间城都是这般状况,那其他的城镇,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血毒太可怕!

    但是感应场的反应速度,也有点迟缓。想想也正常,只怕这个时候的感应场,还在手足无措吧。

    师傅唯一担心的就艾辉,看到他完好回来。便放下心来。觉得城里到底是比较安全的,人手也足够,夫子们也各有绝学,血兽想攻下这样一个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艾辉没有反驳,只是道:“弟子这次死里逃生,深感自己应变的手段非常不足,想学点招式。”

    王守川一想也是,虽然他觉得城内已经很安全,但是这样的时候。自保的手段才最重要。以前他是想艾辉按部就班,不着急学习招式,但是现在情况恶化,肯定不能像之前那样慢悠悠的学习。

    “为师也在想这件事,你想学哪方面的?”

    艾辉道:“弟子想学些剑招。”

    “剑招?”王守川也没感意外,他早就发现艾辉对剑情有独钟,想了想道:“剑术没落已久,很少有人修炼,能够形成传承的少之又少。其他方面,绝学不敢说,传承还是没问题的。”

    艾辉心中大感纠结,但凡是能够称得上传承的,必有不凡之处。但是如此一来,自己就意味着要放弃剑胎。倘若是以前,艾辉半点都不会犹豫,但是如今他的剑胎愈发厉害,而且自己独特的剑之元力,不用来修炼剑招,那就太可惜了。

    师娘此时在一旁开口,笑吟吟道::“绝学我有啊,小艾辉要是肯学,师娘可以倾囊相授哟。”

    艾辉脑海浮现自己手拈绣花针,身旁无数光针飞舞,回首嫣然一笑的模样,顿时无比恶寒,不由一个哆嗦。

    大家看到艾辉这般模样,不由纷纷大笑。就连韩玉芩,也笑得前俯后仰,一点也不生气。

    艾辉想了想,下定决心:“弟子还是决定朝剑术方向发展。”

    做出这个决定,他反而一片释然。自己体内有剑胎,修炼要挥舞剑招,元力也是剑之元力,这还不朝剑术方面发展,还朝什么方向发展?

    自己本来就不是天赋横溢之辈,资质糟糕的家伙还想着贪多,那是找死。

    王守川和韩玉芩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

    “我和你师娘早就料到。”王守川眼中丝毫不掩饰赞许之色,笑道:“你每逢大事,必然会持剑而作决断,我和你师娘都认为你应该学剑。”

    “剑术没落,那有什么关系?”韩玉芩傲然道:“师娘的刺绣,不也是自己所创?说不定我们小艾辉,将来会成为第一位真正的剑术大宗师!”

    明秀笑吟吟取出一个木盒:“师伯和师娘早就在张罗呢,师弟,快打开看看。”

    从未有过的温暖之感包裹着艾辉,他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