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昆虫
    由于是一边奔跑,一便运行剑招,艾辉要保持身体平衡,他无法再做出前倾之类的动作。|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他的上半身纹丝不动,后腰就像充满弹性又非常坚韧的弹簧,他手上的剑招需要跟着身体起伏的韵律节奏而作微微的调整。

    但是这仅仅是重心的问题,难度更大的是呼吸。

    奔跑中呼吸的控制,比静止在原地要困难许多。作为一名老鸟,艾辉很清楚,如果说元力攻击的精髓是元力的运转,那么呼吸是任何攻击的基础。

    包括最基础的刺剑,对呼吸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如果呼吸不能和剑招相契合,不仅没有威力,还会伤及自身。

    当然,对艾辉来说,还多了一个严重的影响,无法生成剑之元力。

    随着艾辉逐渐找到窍门,他逐渐发现好处。

    剑胎的跳动比以前更加有力。

    最直接体现,生成剑之元力的速度比以前要快了许多。

    新生成的剑之元力,手中的草剑回流体内,开始周天运转,其中约五分之一会被剑胎吸收,剩下的剑之元力流转一周之后,重新进入艾辉的双手宫。

    艾辉的双手宫,从一开始的空虚,迅速被充实,再到渐渐饱胀。

    但是艾辉并没有停止,继续运转,直到双手宫变得有些微微胀痛,才停下来。每一宫开辟出来,就是在一次次修炼中不断壮大,从一个小池塘变得成一个小湖泊。

    这个过程,体质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体质好的人,比如傍晚同学,就好比小池塘周围原本就是沼泽,成为小湖泊非常容易。

    体质不好的人。像艾辉,他就像在沙漠中开辟一个小池塘,再把小池塘扩大成小湖泊。也比别人困难许多。

    然而修炼就是如此,从来就没有公平过。艾辉对这一点毫不在意。有那个时间去抱怨不公平,还不如去修炼。

    艾辉如今对剑胎状态已经没有抗拒之心,因为他已经能够控制剑胎状态的自己,这说明他的心态和实力,都有提升。剑胎状态对于以前的他,就像是婴儿挥舞的重斧,然而现在婴儿已经长大,已经能够驾驭这把重斧。

    停止修炼的艾辉。随手拔起路边的一根杂草,杂草根部的淡淡红色,让艾辉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把杂草放到鼻子前嗅了嗅,熟悉的淡淡幽香,是魔鬼的诱惑。

    丢掉手上的杂草,艾辉的神情恢复如常,心中却是有些黯然。远处的松间城轮廓隐隐可见,安静祥和的松间城,丝毫不知道危险将至。

    喧嚣的道场,熙熙攘攘的人潮。夜灯繁华的街道,以后还会有吗?像以前那样宁静的清晨,清冷的空气中微暖的阳光。伙计们早上惺忪的睡眼,和空气中弥漫的面点香甜蒸腾热气,以后还会有吗?

    艾辉有些失落,心中无声叹息,就仿佛有什么美好的东西,在逐渐远离。

    他摇摇头,觉得自己有点矫情,才过几天好日子,就被安逸腐蚀。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真有道理。

    艾辉打起精神,再怎么糟糕。也不会比蛮荒更残酷吧?

    他抛开心中的杂念,忽然想起之前血绷带卷走血蛇的血肉。当时的情况危急,自己也没多看。此时想起来,连忙检查起血绷带。

    绷带如雪,没有半点其他的痕迹。

    艾辉愣了一下,但是他翻遍绷带,依然什么痕迹都没有。

    到哪去了?

    他想起自己上次手掌渗出来的血,就是被绷带吸收。

    难道是被绷带吞食?

    他想起师娘说过的,血绷带是修真时代某个血炼门派的法宝。血炼,听名字就知道必然和血有关,所以艾辉对于自己上次的血被绷带吸收没有太大的意外。

    但是血蛇的血肉,可是含有血毒,血绷带吸收了,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艾辉忽然哑然失笑,自己还真把绷带当活物了,出什么意外?难道拉肚子?

    想象一下绷带拉肚子的场面……真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想象啊……

    下次就把这个难题交给楼兰,让楼兰来演绎一下。

    他的嘴角一缕微不可察的笑意一闪而逝,但是下一刻,他的耳朵一颤,眸子闪过一道寒光,扬声道:“有情况!”

    所有人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端木黄昏的注意力一直在艾辉身上,别的不说,再小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这个混蛋的感知。端木黄昏不知道艾辉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上次逃生过程中,艾辉已经展现了他这方面的独到之处。

    艾辉拔起的那根杂草,眼尖的端木黄昏看到杂草根本淡淡的红色,脸色也是微变。

    他心中生出一丝庆幸,幸亏他们已经离开庄园。

    艾辉那个家伙虽然混蛋了点,但是比狗鼻子都灵敏啊。

    次时听到艾辉的示警,他的注意力立即高度集中,深吸一口气:“两宫以下,向我靠拢,两宫以上,准备攻击。注意不要离开我的防护范围。”

    此刻夫子们都不在,身为这群学院之中实力最强者,端木黄昏当仁不让担任起责任。

    艾辉有点意外地看了一眼端木黄昏,没想到白眼狼竟然还有点担当啊。

    学员们对端木黄昏十分信服,听到端木黄昏的指挥,连忙变幻位置。场面有点混乱,但还是勉强完成,只是队形松松垮垮。

    端木黄昏也慢慢找到感觉,从小他能博得黄昏哥的名头,对于带着一帮人打架是非常有心得。

    这些年潜心修炼,此时重操旧业,很快就得心应手。

    “注意距离,不要太远。”

    “大家注意相互支援。”

    “大家不要停,我们离松间城没有多远了。”

    ……

    他性子高傲,有追求完美的强迫症,什么事情一旦开始做,就一定会努力要求自己做到最好。

    艾辉看着白眼狼生涩地指挥大家,大家也生涩地努力配合,心神平静无波,在默默等待着血兽的逼近。胖子小心翼翼地呆在艾辉身旁,整个人就像一只如临大敌的肥猫。

    草丛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艾辉的耳中不断放大,他忽然深吸一口气,暴喝一声:“来了!”

    话音未落,手中的草剑,就蓦地刺出。

    一道剑光,艾辉的草剑,正中一只拳头大小的蜘蛛。

    蜘蛛背上暗红的斑纹密布,血红的眼睛,看得让人心直冒凉气。

    叮!

    金石之音贯耳,蜘蛛身体一僵,以更快的速度倒飞没入草丛。

    艾辉的脸色却是微变,自己刚才那一剑,竟然没有破开蜘蛛背部的甲壳!

    他对蜘蛛颇为了解,在蛮荒的时候,他见过许多种蜘蛛。蛮荒的蜘蛛,除了令人畏惧的剧毒,让他最忌惮的还是悄无声息的潜伏和致命攻击。但是蜘蛛的防护,从来不以坚硬而著称。

    刚才的血蜘蛛显然发生了异变,背部的甲壳坚硬无比,可以硬生生承受自己的一剑没有破碎。

    许多身上有红斑的各种昆虫,不断从草丛里激射而出。

    端木黄昏的青花全力运转,青藤缠枝流转不休,带着一抹抹青色的残影。昆虫撞在上面,密集如同雨点。

    柔软的青花缠枝,不断下陷,却牢牢挡住昆虫的冲击。

    其他的学员此时也如梦初醒,连忙发动自己的攻击。

    一时间,各色光芒闪现,火焰、冰片、流沙、藤蔓、刀轮密集如雨。

    艾辉不由暗自摇头,这些攻击虽然看上去热闹无比,但是对这些中了血毒的昆虫伤害很有限。这些以前生命力脆弱的昆虫,如今变得非常难缠。

    刚刚被艾辉刺中的血蜘蛛,再次朝艾辉激射而来,半空中朝艾辉吐出一道红光。

    正准备挥剑迎向血蜘蛛的艾辉,没有想到血蜘蛛竟然还有这一招,瞳孔一缩,心中暗呼不妙,他的力道用老!

    就在此时,一股大力拉得他身体猛地一偏,险而又险让过红光。

    却是始终警醒的胖子,发现不对劲,连忙出手拉他一把。

    一声惨叫从艾辉身后传来,却是一名护卫被红光射中,红光一触及身体,便化作一张红色蛛网,把猎物牢牢捆在蛛网之中。

    艾辉来不及救援,护卫就被潮水般的昆虫淹没,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不见一点血肉。

    艾辉看得毛骨悚然,而且他注意到吞食护卫的昆虫,身上的红斑,变得更加鲜艳,也变得更大。

    难道……

    他们的血肉,能够让血兽变得更强?

    在万生园的时候,艾辉就注意到,血兽对他们流露处的疯狂攻击性,他还有些不明白。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就像元修猎取荒兽,在血兽的眼中,他们就像是最鲜美可口的美食,能够让它们变得更强大。

    “不要纠缠!快走!”

    艾辉大吼一声,便拼命往前掠。胖子也撒开腿,跟在艾辉身后。

    端木黄昏此时也反应过来,大喊:“全都跟上!往前冲!”

    护卫们也早就吓傻了,他们的损失最严重,一个照面就倒下了四个人。端木黄昏他们虽然实力弱小,但是有万生园的经历,知道血兽的特点,最关键的是他们对艾辉的判断坚信不疑。

    护卫们对艾辉的示警半信半疑,反应慢了半拍,又缺乏应对血兽的经验,所以损失惨重。

    此时大家一窝蜂,全都疯了般朝松间城狂奔。(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