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剑之元力
    艾辉手中持剑,和刚才一样,准备刺出。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

    时间一点点流逝,十分钟,二十分钟,艾辉还是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开始有人等得不耐烦,转身离开。

    “搞什么搞,故弄玄虚!”

    “走了走了!”

    大部分学员都离开,只有少数学员还留下来,不过大家在阴凉处找地方坐下来,三五成群地交谈起来。

    艾辉刚才的大动静,把毫无防备的大家吓一跳。

    不过被这么一惊,大家心头的阴霾反而消减不少,心头轻松许多,也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毕竟都是年轻人,一打岔,情绪马上变得积极起来。

    大家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惊惧,但是眉宇间却要开朗许多。许夫子脸上浮现一抹羞愧之色,自己这些天也处于恍惚之中,居然都没有注意到学生们的精神状态。要不是艾辉弄出这么一个大动静,学生们肯定还沉浸在之前的冲击中无法自拔。

    他松一口气之余,目光不由落在艾辉身上,有些疑惑。

    他对艾辉的印象很深,这是一个资质很差但是非常刻苦勤奋,非常有礼貌的学生。但是……看到地面上的大坑,他心中震惊无比。

    场内那个持剑而立的少年,真的是自己心目中那个资质糟糕的艾辉吗?

    艾辉在许夫子心中一下子变得神秘起来,万生园的许多细节不自主浮现在他脑海中,那时的艾辉,就充满令人信服的力量。

    整个班上被夫子收为弟子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端木黄昏,另一个则是艾辉。

    他的目光扫向一旁的端木黄昏,端木黄昏的目光没有离开艾辉片刻,极为专注。夫子不禁莞尔,他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端木黄昏有一个竞争对手,是一件好事情。

    艾辉完全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情况。草剑一入手,艾辉的心反而镇定下来。他开始仔细检查自己体内的情况,梳理心中不断涌出的灵感。

    艾辉的眼睛越来越明亮。

    他身体忽然动了一下。

    许夫子注意到端木黄昏的身体微微一震。

    他立即反应过来,连忙看向艾辉。果然,艾辉站了起来。

    护卫首领的经验更加丰富,艾辉之前一动不动,他没有半点不耐烦。直到此时,看到艾辉突然动了。眼睛不由一亮,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

    顿悟对于修炼者来说,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的,对于旁观者来说,也同样大有裨益,这样的机会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

    他很有耐心。

    艾辉现在的注意力空前集中。

    他摆出起手式,然后开始缓缓运剑。

    他的剑非常慢,慢得就像老太太一样。但是随着他的剑招运转开来,一缕元力从本命元府内的元力团中被吸引出来。手中的草剑。就仿佛是无比鲜美的猎物,散发着无法拒绝的致命诱惑,引得艾辉体内的元力蠢蠢欲动。

    艾辉运剑的速度极为缓慢,元力就像是强自勒住缰绳的野马,缓慢前进。它缓缓进入艾辉的右手宫,再进入他手中的草剑。当元力迅速被注入到草剑,剑胎和草剑之间的感应,陡然变得强烈无比。

    几乎在瞬间,艾辉眉心的剑胎,便开始跳动。

    仿佛心脏一样有节奏地跳动。速度不快,但是在艾辉脑海中却有如重锤。

    艾辉强自收敛心神,不被剑胎跳动所干扰,为了保持着元力以同样的速度远转。他挥动的剑招依然慢得像乌龟一样。

    咚咚咚!

    无声的跳动,强健有力。

    草剑内的元力,仿佛听到召唤,在草剑内缓缓流转一周,重新流入艾辉的体内。

    艾辉心中狂喜,他知道自己想的没错!刚才那次意外。让艾辉对剑胎有了新的认识,他能感受到草剑对元力的吸引,以及剑胎对草剑内元力的吸引。

    刚才之所以发生爆炸,是因为他没有控制好元力运转的速度,导致大量的元力瞬间流入草剑。而当时自己的剑招,就是触动剑胎的媒介。

    这是艾辉以前没有想到的。

    以前修炼剑招的时候,艾辉的元力少得可怜,他压根不会忘草剑中灌注元力。直到如今他体内的元力恢复比较快,他才开始在修炼中,也运转元力。

    当元力从草剑中缓缓引入艾辉的体内,艾辉就知道自己这次赚大了!

    流入体内的元力,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锋锐的气息更加浓郁,如果让艾辉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多了一丝“剑”的味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缕气息,但是他会第一时间想到剑。

    之前艾辉体内的金元力自悬金塔,性质和悬金塔的金风一样,而且由于元力的等阶过高,艾辉无法炼化。

    本命元府的那个大号元力团强大吸力,导致艾辉对元力的控制非常有限。

    从草剑回流的元力更加易于控制,这让艾辉欣喜莫名。因为回流的元力,不受本命元府元力团的吸引。元力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改变,元力之间的吸引力,只存在于同一性质的元力之间。

    回流到艾辉体内的元力,开始自发作周天远转。

    当元力经过艾辉的眉心时,艾辉惊讶地发现,一部分元力被剑胎吸收。他虽惊不乱,依然维持稳定地舞剑。

    剑胎吸收的元力,大概有五分之一。

    艾辉松一口气,要是剑胎一口吞掉一半的元力,那自己就要哭了。

    一丝丝元力源源不断从本命元府中引出,流入草剑,再从草剑回流进艾辉体内,进行周天运转,被剑胎吸收一部分,剩下的元力,储存在他的左右手宫。

    两条元力线并行不悖,毫不冲突。

    没一会,艾辉的左右手宫,就开始变得鼓胀。艾辉知道这已经到极限了,修炼讲究的是循序渐进,一时过猛反而容易伤到身体。

    每一宫的开辟,也是由大到小,慢慢扩充。

    艾辉见状,正准备停下来,但是心中一动。他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剑胎到底是什么,但是已经有一些模糊的想法。

    但凡是和剑有关的东西,都会引起剑胎的反应。

    自己现在只是单纯的出剑,若是自己运转剑招呢?

    剑随心动,他不是单纯的刺剑,而是完整地按照一部剑典上面的剑招,一板一眼,开始修炼。

    剑招很普通,是他非常熟悉的风蝠剑。

    风蝠剑的特点是剑招走曲不走直,仔细看艾辉的剑,便会发现他每一剑,都是带着独特的弧线。一道道弧线在空气掠过,每次弧线下落之后会突然弹起,就像用石片在水面上打水漂一样。

    艾辉曾经用风蝠剑完成空中变向。

    空中变向是非常实用的技巧,所以艾辉对风蝠剑的研究要深一些。草剑在空中划过的痕迹,就像是风蝠鼓荡的翅膀。

    随着风蝠剑招的波纹,一招招荡开,艾辉体内的剑胎变得躁动起来。

    细如剑芒的剑胎,就像琴弦一样急速颤动,艾辉刚刚储存在双手宫的元力,也开始变得躁动。

    艾辉的剑招越来越快。

    体内的元力,就像烧开了的水,沸腾不休。

    端木黄昏的身体猛地一震,场内正在练剑的艾辉,浑身忽然散发出一股极为锋锐的气势,场内不是艾辉,而是一把惊世骇俗的宝剑,散发着难以直视的凛冽锋芒。

    场内的艾辉是如此陌生,端木黄昏一时之间,有些呆住。

    许夫子脸上也露出惊色,这是什么情况?他知道艾辉是金元力,金元力以锋锐著称,按理说艾辉的气势很符合金元力的特点。但是许夫子的学识渊博,却从未见过这类气势。艾辉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想到了古代的剑修。

    再看艾辉舞剑的风采,还真有点剑修的味道。但是剑术没落已久,现在的那些所谓剑术大师,大多都是一些招摇撞骗之徒。

    到时好好问问艾辉,他不想艾辉走上歧途。

    护卫首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心中暗自凛然,好锋锐的气息!这股气息不仅锋锐直逼眉间,还有着难以形容的凌厉和刚锐,和有进无退的纯粹攻击之意。

    他对这种气质有着天生的喜爱,这样的家伙,可是天生的好先锋。

    这个班,最有来头的是端木黄昏,其他人上面没有特别关照,那也就是没有什么背景。或者自己可以考虑拉拢拉拢?

    艾辉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他只觉得自己体内沸腾的元力快要失控,他本能地察觉到危险,几乎下意识地,他硬生生中断剑招。

    沸腾的元力,骤然冷却,就像是扬起的巨浪,突然失去所有的力量,重重砸下来。

    艾辉只觉得双手宫一阵剧痛,鲜血从他的手掌皮肤渗透出来,一粒粒血珠汇集,涔涔而下。

    漫天的剑势骤然消失不见。

    艾辉重新变回那个普通不过的少年,几乎让人以为刚才那一幕只不过是眼花。

    眼看鲜血流淌到艾辉的手掌边缘,就要滴落地面,艾辉手臂缠着的雪白绷带,忽然就像一条灵活的白蛇,猛地往前一探,接住那滴鲜血。

    鲜血滴在雪白的绷带上,瞬间消失。

    意犹未尽的绷带,忽然缠上艾辉受伤的双掌,转眼间,艾辉手上的鲜血就一滴不剩,没有任何血迹。

    血绷带自动缩回去,和之前一模一样。

    艾辉目瞪口地看着双掌,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