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三十节 闪光
    艾辉不知道远处有人在暗中观察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太在意。..om 言情首发

    此刻的他,神情专注,全身心都在手中的草剑。

    他绝对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能够从“剑”的角度去感受这个世界。他感觉自己好像附身在草剑上,感觉手中的草剑不是凡物,有如生灵。

    如果不是这把草剑是在李掌柜店里买的,艾辉一定会以为手中的草剑是一把明珠蒙尘的神兵利器。

    以前在剑修道场观看剑典的时候,他看到剑典中描述中那些关于剑魂之说,很是悠然神往。当然,那只是传说,现在连剑修都消亡了,剑魂剑灵剑魄什么的,没人见过。

    艾辉只是把这当故事看。

    古代修真者的描述已经够离奇,而但凡涉及到剑修,那描述就更加夸张。好像一剑不碎个日月什么的,都不好意思出来和大家打招呼。

    一开始艾辉还大为震惊,看多了就麻木。是是是,今天你灭太阳,明天你碎月亮,大后天只能碎星星,什么,你说星星有点多?

    看得多了,见怪不怪,也就不当一回事。

    但是今天,艾辉却感觉到手中的草剑,好似有生命一般。这种感觉并不强烈,但是异常清晰。

    难道剑真的有生命?

    艾辉心中疑惑。

    剑有灵,基本上每本剑典都会说一遍。说的是,当一把剑被铸造成形,它就会被赋予一丝灵性。剑灵有强有弱,有的剑更加神奇,能够随着主人的成长而成长,进化成剑魄和剑魂。

    每本剑典都这么说,艾辉觉得应该不是瞎说,修真时代可能确实如此。但是如今时代早就不同,灵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元力,剑修都已经消失。还有什么剑灵?

    艾辉压下心中的杂念,简单的出剑。

    艾辉看过无数剑典,对于剑术的了解,少有人及。他出剑的动作非常标准。一丝不苟,颇有火候。

    刚刚种下剑胎种子的时候,艾辉能够唯一求助的,便是剑典。越是高级的剑典越没有什无么实用价值,反而是那些粗浅低阶的剑典。能够对当时的他有所帮助。

    然而这次出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平时自己挥舞草剑的时候,觉得很轻松。

    但是今天他刺出草剑的感觉,一点都不轻松。

    艾辉觉得自己变成了手中的草剑,被无所不在的空气包裹。无处不在的阻滞感,让艾辉极不习惯。他感觉自己就像困在水里,压力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剑不动的时候还好,但是剑刺出去的时候,压迫感立即急剧增加,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知道这是他的错觉。但是感觉非常强烈。

    刺剑的速度稍快,艾辉感觉自己的身体,撞上迎面而来的巨浪,剑身在颤抖。

    每一剑都变得沉重无比,艾辉不得不加大自己的力量。他全身的肌肉在鼓荡,铜皮和肌肉就像坚韧而且充满力量的皮带,他手中的草剑就像巨大而沉重的飞轮。

    剑越来越重,空气的阻力越来越大,艾辉的剑越来越慢。

    蜿蜒的汗水之下,艾辉全身的肌肉爆发着惊人的力量。忽然,他的剑尖仿佛把那层无形的阻碍刺穿。

    艾辉身体一震,手中的草剑,陡然放出耀眼的光芒。就连正中午最毒辣不过的阳光,都无法夺走这一剑的光华。

    突然爆绽的光芒,让艾辉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觉得手中草剑一轻。

    紧接一声巨响!

    地动山摇,艾辉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气浪直接掀飞。

    强烈的撞击让艾辉大脑一片空白,耳朵尽是嗡鸣,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子焦急的声音才仿佛从远处传来:“……阿辉……阿辉,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飘忽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艾辉涣散的瞳孔,一点点恢复焦距。

    胖子松一口气:“阿辉,你不要吓人行吗?你这是修炼吗?你这是自杀!我还以为你现在变得和平啊,没想到还是这么残暴,不对,比以前还残暴,想不通,日子过得好好的,欠钱的是我又不是你……”

    胖子的絮絮叨叨,让艾辉有一种回到蛮荒的错觉。

    全身都麻痹不堪,这是受到的撞击过于强烈导致的气血不畅,过一会就能够恢复。十多秒后,他终于恢复行动能力,挣扎着坐起来。

    脑袋还是有一点晕晕乎乎,呸地吐掉满嘴的泥土。

    刚才……是怎么回事?

    艾辉的目光,落在刚才自己所立的地方,顿时整个人如同被闪电劈中,呆若木鸡。

    一个直径大约有六米,深度达到三米的大坑,是如此触目惊心。

    端木黄昏呆呆看着那个大坑,身边不断掠过的身影和嘈杂的声音,都无法让他恢复正常。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有野兽来了吗?”

    “不是说这里绝对安全吗?”

    “老天……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

    所有的学员,都被这么大的动静惊动,全都从房间里跑出来。他们都是惊弓之鸟,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反应过度,更何况刚才那般地动山摇。

    周围的守卫,也全都闻声而来。

    “好大的坑!”

    “怎么回事?刚才有野兽攻击吗?”

    “有谁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一名看上去像首领的家伙转身问周围的护卫。

    “我……”给艾辉指路的那位护卫结结巴巴道。

    “怎么回事?”护卫首领沉声问。

    护卫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刚才有学员修炼,结果……”

    “学员修炼?”护卫首领满脸狐疑,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大坑:“你的意思是,这么大的坑,是一为学员修炼弄出来的?”

    其他人都是满脸不信,以学员的实力,怎么可能炸出这么大的坑?

    “他说的是实话。”端木黄昏忽然开口,他不禁看着满脸茫然的艾辉,心中依然难以平静。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自己对艾辉的轻视是多么的可笑。

    他知道为什么护卫首领不相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相信。他的青花变化莫测,杀伤力惊人,但是想要炸出这么一个大洞,他也需要竭尽全力。

    像这样的爆炸,最考验的不是技巧,是元力的深厚与否。

    就连最暴躁的火元力,形成这样的爆炸,也需要起码开启四宫以上。而其他属性的学员,起码需要六宫才有可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可是,艾辉不是火元力,而是没有爆炸属性的金元力!

    艾辉的实力只有两宫。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开启了两宫,已经让端木黄昏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如果发生在他自己身上吗,他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发生在艾辉身上,艾辉的资质有多糟糕他可是一清二楚。

    虽然非常震惊,但是端木黄昏还是勉强可以接受。毕竟修炼方面,资质糟糕的元修,也同样有突然进度飞涨的情况发生。

    可是眼前这一幕……

    彻底颠覆了端木黄昏的理解。

    护卫首领认识端木黄昏,毕竟端木黄昏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位需要重点关注的人员。他朝端木黄昏点点头,他知道手下说的是真的,但是他心中极度好奇。

    难道……这群人之中还有什么天才吗?

    他缓缓独自朝艾辉走去,路过大坑的时候,停下观察一下,他就大致确定地面受到的攻击是多么猛烈。

    他的面色凝重起来,这样的一击,如果打在他身上,他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小兄弟,怎么称呼?”护卫首领的语气和蔼。

    艾辉此时已经彻底恢复冷静,他的目光里面隐隐有精光闪动,他此时只想马上能够修炼,他察觉到体内的变化。

    “我叫艾辉。”艾辉语速飞快:“能借给我一把剑吗?”

    刚才他的锯齿草剑已经彻底毁了,他手上只剩下剑柄,但是此时他顾不上心疼,满脑子的想法让他迫不及待。

    首领一愣,但是马上反应过来:“没问题!”

    他转头喊了一句:“谁有剑,扔把过来!”

    一名护卫连忙把自己的剑送过来,护卫首领一把抓起来塞到艾辉手上,语气亲热:“艾辉小兄弟随便用,其他人都离远一点。”

    他的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艾辉此时肯定是有所领悟。像这样的时候,是最忌讳别人打扰,灵感来之不易,可遇不可求,谁也不知道灵感下一次什么时候会来。

    艾辉对护卫首领感激道:“谢谢大哥!”

    周围鸦雀无声,每个人脸上都充满好奇。刚才那地动山摇的一下,他们没有亲眼看到,此时看艾辉好像又要重新开始,大家都不肯离开。

    艾辉也不管那么多,众目睽睽之下,他接过剑,摆出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

    端木黄昏眼睛瞪得老大,他记得清清楚楚,刚才就是这个动作。难道艾辉要重复刚才那一击?他立即打起精神,唯恐错过一个细节。

    他刚才只看到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那道光芒是如此耀眼,把艾辉的身形都淹没。

    然后就是地动山摇。

    这次自己一定要看清楚,是什么招式,能够让一位两宫的学员,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威力?

    不光是端木黄昏,在场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睁大眼睛。(~^~)
29salon